沙地崩裂,頓時沙石橫飛,捲起高達十丈的沙浪。

秦少羽這一拳之威,超出了靈尊強者最頂峯的力道,簡直強大到恐怖。

他緊接着再次凌龍而起,以極快的速度再次出拳。

秦少羽強勢暴起,強大的氣勢鋪天蓋地,將那從沙石中橫飛而起的大魚鎖定,而後又是強力一拳。

碰!

這一拳之力,正中大魚的頭顱,直接將大魚崩飛。

“無量那個天尊,這小子戰力這麼強勁?”無良道士訝然,他緊緊的盯着秦少羽,一時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

“無良道人,這可是地龍魚?”秦少羽指着眼前似魚非魚,似龍飛龍的大魚道。


“沒錯,這正是地龍魚!小夥子,你是怎麼釣到的?”無良道士既激動又驚訝,地龍魚難釣,這是他切身體會過的,特別還是這條魚特別大,而越是大條的地龍魚,也就越發難以垂釣,要不是這個原因,他也不會如此驚訝。


無良道士作爲釣魚界巔峯的存在,即使以他最頂峯時期,一個月頂多釣上一條,沒想到眼前的年輕人,會在不超出一天的時間搞出一條這麼大的地龍魚,實在令他匪夷所思。

“運氣好,瞎釣的!”秦少羽隨意道。

“真的假的,老頭子我垂釣了這麼多年,怎麼這等運氣我就遇不到!”無良道士明顯不信。


“無良道人,你怎麼不說你在九幽地府這麼多年,你怎麼沒有中咒呢?”吞天直接諷刺道,眼前的無良道士可是爲了他的魚而視秦少羽的咒印不顧,他一直耿耿於懷,此番正好藉此機會奚落對方一次。

“嘿嘿……那個……各位,是老頭子我不好!來來來,這魚給我,我立嗎帶你們去尋找家師!”無良道士看着如小山般大小的地龍魚,眼裏直冒金光,看來他真的十分垂涎這地龍魚。

“哼,沒門,如果沒找到無缺道師,這魚你無論如何都不能拿去!”吞天當即否決,他可擔心這無良道人從中使詐,畢竟,從對方的名字看來,這不是一個好道士。

“還請前輩帶路!”秦少羽也默認了吞天的話。

“那個……好吧!”無良道士很不甘心的看了地龍魚一眼,然後便指着死海深處道:“師傅在半個月前便去了死海之心,我們去那裏也許能遇見他!”

“走!”秦少羽一聲令下,衆人當即向死海之心行去。

當然,在吞天的強烈要求下,這扛魚的重任自然也交給了苦力蠻。

一路上,無良道士眼角的餘光總是盯着地龍魚觀看,害得牛蠻一陣心虛,他這是擔心無良道士會強多了他的地龍魚而逃。

“你不用這樣看着我,我只是想提醒你們,新鮮的地龍魚才最好吃,你們這樣將他放置在外,會消散它體內的藥性!”無良道士嚴肅道。

“這魚很補嗎?”秦少羽疑惑。

“這魚何止補,簡直堪比仙王寶藥,要不然我老頭子也不會每天在此垂釣!”無良道士解釋道。

“仙王寶藥?吹牛吧你,況且,你們生活在這裏,即使大補又有何用?你們長此以往的壓制自身實力,即使再補,頂多也就能修煉到靈尊之境!”吞天嗤之以鼻,認爲這魚的藥性對九幽地府的靈尊強者來說沒有大用。

“你們真是無知,我們雖然被壓制了實力,但是,那股力量是被我們壓制在體內,假以時日,如果出了這就有地方,那實力就是以閃電的速度攀升,你說這力量對我們來說有沒有用?”無良道士認真解釋道。

“噢?還有這時?前輩,你的意思是這股力量只是暫時壓制,一旦出了就有地方,那股力量仍然積存在你們體內?”秦少羽好奇道。

“當然,要不然這麼多年來,這裏的四大部落爲何會處心積慮的收集寶藥,他們就是希望以後從這裏走出,然後以飛躍的速度提升境界!”

“原來如此,那前輩,如果沒有壓制實力,你現在已經達到了什麼境界?”秦少羽繼續追問道。

“不是我吹牛,要是我在外界,如今我的實力定是在準仙王之位!”無良道士自豪道。

“啊!準仙王,無良……那個……前輩,你到了外界,真的有準仙王的戰力?”吞天立馬改口,他沒想到眼前的糟老頭子竟然是一位準仙王。

“對於這事,無良道士從來不打誑語!”無良道士驕傲的點頭道。

“這麼說來,那無缺道士豈不是擁有仙王的戰力?”秦少羽以此類推,他突然發現這裏的人真是強大的太過離譜。

“那個……就不知道,師傅做事一向隱祕,不過曾經師傅醉酒後吐露過真言,他的真身在外界!”無良道士輕描淡寫道。

“什麼?”衆人越發驚恐,這也太過驚駭世俗,“一人分身兩具身體,這也只有真正的仙帝才能夠做到吧?”

“唉,具體我也不知道,反正我是他一手提攜的,他的戰力肯定會遠遠強於我!你們也別去揣摩了!”

“咳……不說了不說了,你們九幽地府的人都是一羣變態,真希望你們不要走出這個地方,不然外界肯定大亂!”吞天很沒良心的詛咒道。

“熊孩子,你是有所不知,這次九幽地府的開啓不同以前,一些骨灰級別的大人物曾經推演過,這次九幽地府有大異變!”

“有大異變?前輩,能否告訴我到底情況如何?”秦少羽急問道,從無良道士的話中,他總感覺有什麼大事情要發生。 “嘿嘿……你們真想知道?”無良道士看着牛蠻肩上扛着地龍魚,露出奸詐的笑容。

“把你知道的都告訴我們,這地龍魚便都是你的!”秦少羽早就看穿了無良道士的心思,不過,他以此作爲交換,也算是各取所需。

“真……真的?”地龍魚也沒想到秦少羽會這麼大方,他還真有點不敢相信。

“君無戲言!”秦少羽斷然道,在他看來,地龍魚比起這些大祕來,根本微不足道。

“好!成交!”無良道士大喜,雙眼更是冒着賊光的緊盯着地龍魚,似乎極爲覬覦。

“無良道人,還請快說吧!”衆人再次催促道。

“其實,九幽地府中有禁忌人物存在,只是他們壓制了本身實力,之所以這些人選擇在九幽蟄伏,正是源於這次的異變!”

“禁忌?那最少也是帝仙般的存在吧?”吞天驚訝道。

“沒錯,禁忌人物,至少也是擁有仙帝的戰力,甚至有強者,早就觸摸到了長生之道!”

“什麼?”衆人難以置信,九幽地府還有這等人物存在,幸好這片天地有法則壓制,不然,真正大戰起來,他們這些靈尊境界的人,還不被通通碾壓。

“唉,所以對於我來說,我只是這幾年的一個小蝦米罷了!”無極道士沮喪道。

“老頭子,快說重點!”吞天迫不及待,他想要快點得到大異變的消息。


“其實,不用我說你們也許也知道了一些蛛絲馬跡,那就是整個大世界即將大亂,史上最爲黑暗的紀元即將來臨,屆時會生靈塗炭,這個大世界都不復存在!”

“怎麼可能?史上最黑暗的一個紀元?”衆人惶恐,沒想到這大異變比他們想象中還要慘烈。

“沒錯,就是最爲黑暗的時代,而在此之前,這個世界也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而作爲這個大世界中的九幽地府,也會因此大變!”

“九幽地府到底會變成什麼樣子?”秦少羽疑惑,九幽地府自成一界,沒想到也沒能躲過大世界的動亂時代,秦少羽驚訝之餘,更是好奇。

“有人推演,九幽地府這次開啓之後,不出百年,必定崩塌淪陷!”

“什麼?九幽地府會崩塌?”


“沒錯,不但九幽地府會崩塌,就連十地也會化爲虛無,所以,這次的九幽地府,會異常的動亂!”

“這麼說來,外界的大人物肯定也知道了其中的異變!”秦少羽揣摩道。

“當然,你們難道沒有發現,這次參與九幽地府的人比之歷屆,要高出十倍不止麼?”

“我現在終於知道,爲什麼龍族會將一衆龍血軍派入九幽地府了,感情他們也是知道了這個世界的大變,想要在此之前進入九幽地府大撈一筆!”吞天釋然道。

“呵呵……熊孩子,你們知道的僅僅是一點皮毛而已!”無良道士嗤笑道。

“對,這其中一定有什麼祕密,九幽地府絕對不簡單!”秦少羽點頭贊同,然後期望的眼神瞄向無良道士,“前輩,這九幽地府中到底有什麼驚天大祕,如果僅僅是逆天的寶藥和玄法,我相信外界的定不會比九幽地府少!”

“嗯,你很聰明,但是即使我告訴你們,也是於事無補,對你們沒有半點好處!”

“前輩,我們只是想要知道真相,並不想參與進去!”秦少羽知道,九幽地府一定有逆天神物存在,而想要得到那逆天之物,必定要有強大的勢力,所以他纔會如此說。

“你們在此之前,有沒有聽說過一把逆天神劍?”無良道士反問衆人。

“逆天神劍?是誅仙劍嗎?”唐三狐疑道。

“果真如此,你們都已經知曉了一些!”

“前輩,那誅仙劍到底強到何種地步?爲何會遭到禁忌的覬覦?”秦少羽疑惑道。

“什麼禁忌的覬覦,實話告訴你,有大人物推演出,如果想要在這次的黑暗動亂的時代存活,那誅仙劍便是唯一能躲避動亂時代的神物!”

“什……什麼?”

“古人曾言,得誅仙劍者得永生,你們各自好生揣摩一下這句話的意思!”

“不可能,哪有那麼牛逼的道器,我真懷疑古人是不是當時喝醉了酒,在胡言亂語!”吞天搖頭,對古人的話似乎存在質疑。

“你個熊孩子,話已至此,你愛信不信!”無良道士直接以白眼還擊吞天。

“前輩,你別動怒,我們相信您?只是,這黑暗動亂,到底是何人發起?爲何連禁忌人物都非常顧忌?”歐陽詩詩一臉茫然,似乎對其中的事情很是不解。

“唉,實不相瞞,黑暗動亂的始作俑者到底是誰,至今都無人知曉,不過,如果你們能遇上長生者,他們應該知道其中的祕密!”

“長生者?老頭子你是不是在吹牛啊!長生者那是至高無上的存在,我都懷疑這個世界根本就沒有長生者!”吞天不以爲然,他還是對老者的話抱着懷疑的態度。

“你?熊孩子,你要是不相信老頭子,那就當我剛纔說的話是在放棄!”無良碑吞天道士氣得吐血,要不是他惦記着那地龍魚,他纔不會將這些大祕說給秦少羽等人聽。

“前輩,我們相信你,只是我還有一些地方不理解,這誅仙劍真的在九幽十地中麼?”秦少羽再次詢問道。

“在,當然在!”無良道士果斷道。

“那到底是在九幽地府還是十地之中?”秦少羽繼續追問道。

“都有!”

“日你個仙人闆闆,老頭子,我再也不相信你了,什麼還都在,你真拿我們當三歲小孩耍呢?不幹了,那地龍魚不給你!”吞天怒道。

“冤枉啊!我可以發誓,這都是真的,絕對沒有隱瞞和欺騙!”無良道士急忙解釋,生怕吞天因此不給地龍魚。

“說吧,那誅仙劍到底在哪?”秦少羽也對無良道士的話產生了懷疑,九幽十地根本不在同一個地方,何來都藏有一把誅仙劍?他當然不可能信服。

“我說過,就在九幽十地中,因爲……”無良道士突然踟躕,一時沒有說下去。

“因爲什麼?”衆人見無良道士止住了話,便立即問道。

“你先把地龍魚給我,我才告訴你們!”無良道士關鍵時刻,又把目光投向了地龍魚。 “好,我答應你!”秦少羽命令牛蠻直接將地龍魚扔給了無良道士,“現在你可以說了吧!”

“好!哈哈!地龍魚王,哈哈……發達了!”無良大喜,笑得合不攏嘴。

“前輩,快說吧!”秦少羽急道。

“那誅仙劍橫跨九幽十地,所以……我沒說謊!”無良道士露出邪笑道,似乎頗爲得意自己的能力,“知識改變命運,說的就是我啊!”。

“什麼?橫跨兩域,前輩,你們忽悠我們吧?”秦少羽質疑道。

“老頭子我可以發誓,如果欺騙了你們,我甘願五雷轟頂!”無良道士說着當即就要發誓。

轟隆!

與此同時,虛空之中真的有雷閃電鳴產生,當即把幾人嚇了一大跳,其中最害怕的,當屬無良道士。

“咳……你們別用這種眼神看着我,這絕對屬於巧合,我的沒有撒謊!”無良道士叫苦不迭,此刻頭頂,似乎有億萬頭草泥馬飄過。

“不要說我們不相信你,這是老天在懷疑你啊!”衆人搖頭,質疑的目光同時集聚到無良道士身上。

“我……冤枉啊,這肯定是要變天了,對,肯定是天下下雨的原因!”無良道士急忙解釋。

轟隆!

好像是老天故意在捉弄無良道士一樣,此刻的太陽異常耀眼,大有將大地烤焦的架勢,特別是此刻雷聲異常猛烈,幾乎振動了整個礦區勢死海。

“我……無量你個天尊,你這是在幹嘛?大晴天打雷,你是要鬧哪樣?”無良道士到了後來,直接指天開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