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傍晚的時候,光線忽明忽暗了,咱們遙控着快艇躲在布魯斯的運輸船航線上,等他們出現的時候,用快艇撞他們……”

曼陀羅和追魂簡直就要暈倒了,這是什麼鬼主意,腦子裏面進了海水還是出了什麼其他毛病?布魯斯分公司運輸商品的貨船,噸位相當大的,這個小快艇裏面裝的是黑**,比煙花的威力大不了多少的,就算上面有一個遙控**,也沒有任何作用啊。

“你是打算用這個攻擊布魯斯的運輸船?是不是有點開玩笑了?”曼陀羅有氣無力地說道。早知道是這麼一個水貨計劃的話,她纔不忙前忙後的呢,這會兒都汗流浹背了。

“切,一看你們就不知道輿論戰的威力。在財團的競爭中,這就是最厲害的武器!”

“沒明白!”曼陀羅和追魂一起搖了搖頭。

“等小快艇在運輸船邊爆炸的時候,咱們把全過程偷偷錄製下來,然後剪輯發送到新聞網站上面去。標題就寫維斯家族旗下的殺手組織查爾曼俱樂部惹上神祕強敵,導致運輸船遭到襲擊。然後,緊接着就再來一條,運輸船貨物遭到生化武器襲擊,導致嚴重污染,近期上架的商品請客戶仔細辨別。”

“兩條新聞就足以把布魯斯分公司前面豎立起來的口碑給徹底摧毀了!到時候,你們再弄一切查爾曼的大新聞出來,讓大家知道,查爾曼和布魯斯其實都是一個幕後老闆的產業,這不就行了麼?”

曼陀羅和追魂一副茅塞頓開的表情,簡直就跟聽到了天書一樣。

“這也太玄妙了吧!”

“那當然啊,你以爲財團的競爭跟殺手之間的打打殺殺能一樣麼?這纔是最高明的手段,殺人誅心呢。”辰光得意地背過手去,在兩個人面前轉悠起來。

“還不趕緊動手,到時候我還要看好戲呢!”

在辰光的計劃下,幾個人把所需要的東西完全準備妥當了。

傍晚的時候,辰光在海島的宿舍裏面,打開了筆記本電腦,視頻已經跟前線連起來了。 修真大工業時代 ,布魯斯的運輸船一側,火光閃爍濃煙滾滾。

其實,運輸船沒有受到多大的傷害,這種散裝黑**的威力,還沒有一個巨浪厲害呢。再是錄製到了視頻裏面,卻顯得非常嚴重的樣子。

運輸船沒有武器裝備,也不可能有武器裝備。要不然的話,連臨江市的港口檢查都不可能通過的,還會連累到布魯斯分公司。

這種程度的襲擊,搞得布魯斯運輸船上的人莫名其妙,沒有任何人員傷亡,沒有任何後續攻擊,甚至連敵人的影子都沒有發現,就看到一個孤零零的小船在龐大的運輸船旁炸出了火焰和濃煙。

曼陀羅和追魂飛快地回到了海島上,來到了辰光的面前。

“視頻錄製的清晰度還算是不錯的,你們兩個過來看看吧!”

曼陀羅和追魂湊了過來,看着電腦屏幕,覺得也可以呢。

“抓緊時間弄吧,一定要趕在第一時間發出去,這樣才能主導媒體的輿論方向。”

在辰光的授意下,兩個人馬不停蹄地開始炮製假新聞。

整個事情, 霍少的契約寵妻 。效果真是沒的說啊!

回到了臨江市別墅以後,已經是後半夜了。但是這件事情要爭分奪秒的去做,要不然等到大家都明白過來事情的真相了,或者被布魯斯分公司開始闢謠了,效果就要打折扣了。

“蘇媚兒,不好意思這麼晚打擾到你了,我是曼陀羅。”

在別墅裏面,曼陀羅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已經是凌晨兩點多了。但她還是撥通了蘇媚兒的電話,凌妃煙不在的時候,除了蘇媚兒就是凌霄了。這個時間,也只能是聯繫蘇媚兒比較合適。

“哦,你們那邊出什麼事情了?”蘇媚兒一下子就精神起來了。她當然知道這幫人的身份,這個時間打過來電話,一定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了。

“凌妃煙出事了?葉塵出事了?到底怎麼了?”

“別緊張啊,大家都很OK的!”曼陀羅安慰道,“你先打開電腦,看看咱們臨江市的最新消息。”

蘇媚兒急忙照做,一打開網頁,就開到了布魯斯運輸船濃煙滾滾的樣子,這個照片已經被PS過了,顯得更加嚴重一些。 “這是……出事了?”蘇媚兒一時間沒有明白過來,布魯斯的新聞跟她有什麼關係呢。

“你先把下面的兩條新聞看了再說!”

蘇媚兒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花了十來分鐘,才把新聞看明白過來。

“該對他們發一個連環大招了。你明天就安排人,到布魯斯大樓的門前進行排隊,然後拿着之前在他們那裏購買到的東西進行退貨,就說網上的新聞是真的,布魯斯的商品在運輸船受到攻擊的時候,被污染了。同時,你還要通知一些關係不錯的媒體朋友,到這裏來採訪!”

“明白了,這不就是商業財團之間的輿論戰麼!”蘇媚兒的腦子比曼陀羅和追魂好使多了,幾句話就明白了整個計劃的過程。

而這一些迅雷不及掩耳的事情,佐美欣和布魯斯分公司的人都還絲毫不知道呢。因爲運輸船沒有發生嚴重的事故,船員並沒有做彙報,只是檢查了一下受損情況,覺得沒有什麼問題,然後慢慢悠悠朝着臨江市的港口繼續前進。

雖然還不到凌晨三點鐘,蘇媚兒也不能繼續躺在牀上了,明天一早,就要對布魯斯分公司安排一波驚天好戲了,現在要抓緊時間做準備。

掛斷了電話以後,曼陀羅和追魂開始炮製其他的假新聞,然後等待何時的時機進行發佈。

第二天一大早,各種老頭老太太等在了布魯斯分公司的大門口。手裏面拎着各種布魯斯商場裏面購買的商品,同時,媒體的採訪車也到位了,就等着一開門,來一個現場報道。

像往常一樣,布魯斯的工作人員以爲這些人還是排隊來這裏掃貨的,高高興興開門迎客,沒想到,大混亂開始了。

“不好了,不好了!”剛剛到清晨七點四十,公關部經理茂才、商務部經理樂冰、採購部經理雅麼琪就像三隻無頭蒼蠅一樣,在佐美欣宿舍門外開始吵鬧了起來。

爲了安全考慮,佐美欣一直睡在分公司辦公大樓裏面的自帶宿舍裏。除了她,整個大樓裏面還有查爾曼的優秀殺手與他們同吃同住,保護他們的安全。

“撞鬼了麼?大清早的就開始瞎嚷嚷!”佐美欣用最快地速度畫了一個淡妝,然後出現在他們三個人的面前。

“咱們的運輸船出事了,商品也出事了!”

公關部經理茂才雙手捧着筆記本電腦,把新聞界面調了出來。佐美欣看了以後,目瞪口呆。

這一晚上的時間怎麼就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呢?

“大門已經被退貨的人給堵死了,現在沒有辦法正常營業,怎麼辦呢?”商務部經理樂冰認爲最好的方式就是先退貨,但是金額太大了,他做不了主。

“除了退貨的人,還有其他人麼?”

“媒體!”

佐美欣一聽到這個詞,頭都大了一圈。真是怕什麼就來什麼啊,還沒開始闢謠呢,就又要被人接連不斷地抹黑了。

“趕緊退貨,然後跟媒體表態,咱們會跟有關機構立刻合作,對商品進行檢驗,在第一時間公佈檢驗結果,請大家放心!”

公關部經理茂才和商務部經理樂冰趕緊一路小跑來到了樓下,平息大門外的吵鬧。

“還傻愣着幹嘛,難道沒你的事情麼?還不跟着幫忙去。”佐美欣看着剩下的採購部經理雅麼琪,氣不打一處來。怎麼自己的手底下就沒有個機靈點的人物呢。愁都愁死了!

無奈啊,盛琿、君美夕、雲下世這三個查爾曼俱樂部的高手,押送曲華回東瀛羣島去了,身邊沒什麼優秀的人才了。要是這件事真的有人在背後搞鬼的話,自己的安全問題也要多加小心啊。

這是,索斯菲從宿舍裏面走了出來。



殺手都是非常自律的,不會隨隨便便睡懶覺。清晨,樓下的動靜早就把她的注意力吸引過去了。

“頭疼了?”

“不至於。我什麼樣的風浪沒有見過,小菜一碟而已!”

“沒錯,不用驚慌,只要跟葉塵他們成爲對立的立場,以後這種事情還多着呢。”索斯菲輕描淡寫地說道。

“葉塵?你是說這件事是他的人在背後搞鬼麼?”

“既然發生在臨江市,我想不出還有什麼其他的人了。這種損招,就是費力不討好,自己也得不着什麼,就是想把對方拖下水。在臨江市,除了葉塵,就是地頭蛇秦海山了,但現在,秦海山也是葉塵的人,誰還能有這個膽量在布魯斯這裏鬧事情呢?你要是想得到一個準確的證據的話,還是趕緊跟安全行動隊的人聯繫吧!”

史上最強仙帝 ,這不就成了賊喊捉賊麼?

她不在理會索斯菲了,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裏面,立刻把運輸船船長叫到了自己的跟前。

“到底是怎麼回事?爲什麼那些照片會出現在網上?而且是在半夜的時間就出現了?你爲什麼不第一時間把運輸船被襲擊的事情告訴我?”佐美欣夾槍帶棒地對船長就是一頓怒吼。

船長理虧,根本沒法給自己洗白。只得把整個過程磕磕巴巴複述了一遍。

“您先消消火,既然對方是在造謠,那隻要商品的質量檢測報告一出來,咱們就算分辯清楚了……”

“你是不是豬腦子,查爾曼俱樂部的事情怎麼分辯?這都是鐵板釘釘的事情,只不過大衆不知道而已,哪個地方的情報系統都有維斯老大和查爾曼俱樂部的信息吧?”

“這個……”船長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你趕緊給我滾吧,暫時不用把東瀛羣島的商品往這裏運輸了。跟島上的工廠也說一聲,暫時減緩產量。現在咱們布魯斯的商品成爲全民黑了,怎麼可能還會賣得出去呢?”

船長趕緊關門離開,生怕呆久了還有別的事情遷怒在他身上。

佐美欣打開了電腦,調出了門口的監控視頻。來退貨的隊伍已經穩定下來了,媒體也開始在一旁採訪了,事情跟想象中的一樣糟糕。

維斯老大從來就不管商務上的事情,不論是賺是賠,但這次,把查爾曼俱樂部也牽扯進來了。會不會讓維斯老大暴跳如雷呢?

不管怎樣,艱難地闢謠工作要開始了。 對於霸道總裁佐美欣來說,這種商業財團之間的競爭很稀鬆平常。無論是在那個地方,甚至是在東瀛羣島,都有競爭。有買賣的地方就會有競爭,宣傳、價格、質量等等。

佐美欣不擔心虧損問題,她擔心的是查爾曼俱樂部會把整個布魯斯的聲譽拉下來。經營跨國業務的時候,很多情況下都會對公司進行背景審查,一旦發現身家不清白的情況,很可能就會把整個商業公司排除在外。

“滴滴滴……”佐美欣辦公桌上的電話響了起來,接聽後,是公關部經理茂才的聲音。

“老闆,有安全行動局的人過來找您了……”

“沒事,讓他們上來吧,我就在辦公室裏面等着他們!”佐美欣的語氣十分鎮定。

安全行動局頭頭陸猛親自帶隊,身邊還跟着李珊和吳強。

“你們公司最近的名氣也太火爆了吧……”

陸猛翹着二郎腿,直接坐在了佐美欣對面的沙發上,開始問話。

“小本買賣,就是混口飯吃!”起茶倒水,都是佐美欣親自忙活。

“我不是來管你商品質量有沒有問題,那是質量檢測中心的事情。我這次來是要調查你們公司跟查爾曼俱樂部的關係!”陸猛開門見山。


“您看,我就是一個公司的負責人,至於您說的其他什麼組織情況……我確實不太瞭解。”佐美欣不慌張,因爲維斯作爲幕後老大,沒有在任何公司上掛名,也沒有把所有的機構都攢在一起,大家都是各自爲戰的狀態。

“我瞭解,你們維斯老大和查爾曼俱樂部的事情我都瞭解!畢竟,這麼大的一個殺手俱樂部,知情人怎麼會視而不見呢?你們肯定已經在法律條文上做的滴水不漏了,我不可能在明面上找到什麼蛛絲馬跡,不過你別忘了,我們也有我們的情報網,不是鬧着玩的。”

“你現在不用說什麼廢話,也不用配合我做什麼事情。從現在開始,所有布魯斯臨江分公司的人員和物流商品,都要經過我們地方安全行動局的檢驗。這兩個人一個叫李珊、一個叫吳強。就是來處理這兩個事情的。”

佐美欣調整了一下坐姿,表情很不自然,“那你們具體打算怎麼做呢?”

“李珊,負責你們所有分公司人員的資料統計,分成兩個部分,一個是華夏人、一個是東瀛人。只要在你們分公司就職的,都要去登記。如果有隱瞞被發現的話,直接按照非法用工來處理,還會遣返相關人員。”

“至於吳強,你們所有的物流運輸物品,除了在港口海關例行檢查外,還要在他那裏報備進行抽查登記。”

這種監控手段可真實厲害了,佐美欣聽着陸猛滴水不漏的安排,一時間也找不出什麼對策來。她不可能親口跟陸猛說維斯或者查爾曼俱樂部的事情,但要是這麼無止境地檢查下去,很多東西都不可能從東瀛羣島進來了。

這件事發生之後,不僅是臨江市的港口,所有的沿海港口都要對布魯斯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貨物和人員進行嚴格管控了。


“那……這種檢查什麼時候纔是和頭呢?”

“很難說啊,我們什麼時候認爲你們公司是一個沒有潛在威脅性質的公司,什麼時候就會把這種形式的檢查結束掉的。”

佐美欣沒有辦法了,只好用電話召喚上來幾個工作人員,讓他們帶着李珊和吳強進行他們的工作。而樓下,李珊和吳強自己帶來的人手,也陸續進入了分公司的辦公大樓裏面。

“怎麼看上去愁眉苦臉的呢?”陸猛打趣道。


“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我難道還要開心麼?說不定以後要喝西北風去了呢。”

“你可以回去勸勸你們維斯老大,學一學黑龍馬歇爾,既然是黑色的,就別想着漂白的事情了,這簡直就是徒勞無功的。你以爲沒有這檔子事情,你們布魯斯公司就能發展的一帆風順麼?你要是有這種想法的話,簡直就是對我們的情報系統產生了誤解!”

說話,陸猛起身離去。

不是說,做所有的事情都需要證據。佐美欣跟陸猛他們打馬虎眼的方式根本就起不到什麼作用。甚至,有沒有佐美欣的解釋都是無所謂的事情!

在落地窗上,佐美欣看着陸猛的商務車緩緩離開了公司大樓下面的停車場,連忙給維斯老大去了一個電話。

“老大,這裏的情況不樂觀啊……”

“燕京市的分公司那邊,也是這種情況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