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晶鳥開口提醒道:「這饕餮冰蛟沒你想的那麼簡單,之前你修鍊之時它在水下已潛藏多時,待你正要突破升入淬體境時方才出手,說明它的靈智已高於一般妖獸,你與它對敵定要小心。」

哈——


饕餮冰蛟嘴中吐出寒霜,這一次的寒霜里有數十道冰棱,這些冰棱不鋒利卻以高速向三人飛來,若是沒躲過,以冰棱的高速可以直接把葯魂等人的身子穿破。

三人都沒有達到淬體境七重,還未開始煉臟,也根本不懂體內止血,只要被冰棱射穿,內臟大出血,神仙也難救。

這也是為何強如葯族在精英弟子參加大比決出勝負之前要帶他們下藥王峰歷練的原因所在,不管是煉丹還是武學,沒有在生離死別的環境下徘徊過就不懂生命的可貴,也不會懂修鍊的妙處。

沒有感受到煉臟好處的武者又怎麼會挺得過煉髒的痛苦?

如果達到後天九重,內臟被穿射也能及時體內止血,並且淬鍊之後的內臟比淬鍊之前的內臟不知要強悍多少倍,豈是一根冰稜柱就能讓淬體境後期的武者流血而亡的?

如果死了那才是笑話,承受劇烈痛苦得來的只是老弱病殘的身子,誰還會去修鍊?

葯魂三人更施身法將冰棱攻擊躲掉,卻有兩物怡然不動,冰棱躲在它們身上噹噹作響卻沒有讓它們受一點傷。

奇葩!絕對奇葩。

血蟒眼神孤傲,望著耀武揚威的饕餮冰蛟,他們是人類武者要躲你,我是蟒界精英,為何會懼你?

但它被寒霜冰住了,成了挺立七八丈的大型蟒雕!

蘭博身上的精鐵也能擋住冰棱攻擊,也被凍住了。

「兩個蠢貨……」葯魂止不住罵了一聲,現在不是比拼優勢的進修,你們有肉身精鐵也不是這樣顯擺的,他橫向邁了一步,想要上前施救。

砰——

血蟒身上的寒冰炸碎,連同七彩血蛛一同現出身子。

轟隆隆——

似乎有有火焰在寒冰下焚*燒,蘭博的縱炎盛宴豈是雞肋技能?直接火*焚自身,燒化身上的寒冰。

蘭博這小子也太逗了,發現冰屑將它的滾輪凍住,火焰開始燒腳。

蘭博的火焰,葯魂三人若沒有火焰護體,沒有一人敢硬接,那高溫火焰是高過地下岩漿的存在,竟用來燒自己的腳。

葯魂發現那火焰傷不了蘭博操縱的機械傀儡一分一毫,只是把身上的雜技燒掉,讓傀儡變得更加亮眼而已。

(還有紅票么?) (上架了,謝謝大家近段時間來的支持。求首訂。)

饕餮冰蛟似乎感覺到了侮辱,區區怪蟒也敢和它針尖對麥芒這不是找死么。


它怪吼一聲,遠處平原上的妖獸被這一聲吼嚇得拔腿直躥,樹林里的飛鳥展翅高飛迅速離開這個充滿殺伐之地。

饕餮冰蛟身子下潛,它有四隻利爪,比起只能利用身子爬行的血蟒它有奔走的優勢。這條血蟒它早已看不慣,必須先行對付。

嘶——

血蟒張開大口噴出火息,這道火息飛射而出立馬變成火焰向饕餮冰蛟燒去,它似乎想替葯魂打頭陣。

胡龍站在不遠處倒退了兩步,眼前兩條巨獸的打鬥實在是太震撼了,完全是力與美的結合。

饕餮冰蛟竟不懼火焚,穿過火焰兩隻前爪向血蟒頭顱爬去。

啪——

血蟒長尾猛的反甩,正中冰蛟兩隻前爪。這一尾之力就是十頭赤焰野豬也會被轟飛,但那冰蛟只是跌落在地,四腳砸出四個大坑,並未受傷的模樣。

葯魂驚愕,不過想來也對,按火晶的說法,這是要化龍的冰蛟,肉身已達到蛟的極至,血蟒傷不了它。

四腳強猛如虎,冰蛟跳躍而起,撲向血蟒。

血蟒不能被控制住,否則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葯魂心思如同電轉,想要衝過去。但眼前發現的事卻讓它驚愕不已。

血蟒騰空飛起,蜞尾被巨蛟抓住,瞬間冰封,血蟒依然向一旁飛去,冰碎血蟒,冰蛟的巨爪把血蟒尾部的鱗片撕落,血蟒尾巴流出汩汩鮮血。

七彩血蛛嘴裡的蛛絲連在一旁的大樹上,是它用蛛絲纏繞巨樹,將血蟒和它一起拉向高空,速度極快,否則血蟒和它都會被冰蛟巨爪按住,到時就危險了。

「漂亮。」葯魂心中贊道。

他想出手,卻將數百條古藤從地底鑽出將冰蛟纏成黑色棕子,古檀出手了,冰蛟似乎想要動,但古檀化出的古藤似乎有極強的纏繞能力,將冰蛟纏得死死的,掙脫無效。

「魂哥,你的戰獸實力太強了。」胡龍興奮的叫道。

蘭博本不是葯魂戰獸,本可以當局外人,但那巨蛟會把它當局外人嗎?答案是否定了。

先下手為強,蘭博發出咔嗒聲響,開始動了,縱*火盛宴,烈火瘋狂的焚燒的冰蛟,古藤裂了再生,這火焰不比血蟒火息,似乎讓冰蛟有些觸動,擊身寒氣四起,瞬間冰封自己,蘭博的火焰也只能附在寒冰之上燒灼不進去。

「好的,機會。」胡龍揚起手中大刀,似乎就想這樣衝過去拿冰蛟開刀了。

「小心!」葯魂和唐絲絲異口同聲道。

唐絲絲不出手是因為想要觀察冰蛟的弱點,看了這麼久,就冰蛟戰力堪比狂龍,哪裡有絲毫弱點,而葯魂不出手是因為想要見識他手下的這些戰獸聯手是有犀利,目前看來,他很滿意。

胡龍的突然出手讓葯魂和唐絲絲心驚不已,那冰蛟的冰封自身又怎麼會沒有後手,它的利爪能破開血蟒的鱗甲,胡龍現在衝上去不是送死么?

砰!

寒冰炸裂,一塊巨冰砸到胡龍身上,胡龍嘴裡立馬噴出一口鮮血,如斷翅的鳥兒一般落到地面,暈厥過去!

唐絲絲衝上去塞了兩顆大力金鋼丸到胡龍嘴裡,一探鼻息,人還活著,她嗔怒的看了胡龍一眼,這個吃貨走哪都不省心,進入水雲草原時被死幻粉蝶弄暈,吃了夢蘿樹心后還是不長進被一塊冰給砸暈。

葯魂手擔玉龍劍,眼瞳中升起凜然殺意,走到唐絲絲身旁,「胡龍沒事的,畢竟是淬體境五重,若是這怪物有先天水平或是化龍,剛才那塊冰足以讓他內臟碎裂而死。」

唐絲絲心中也是激蕩不已,現在局面已亂,本來胡龍還有一戰之力,剛一出手就被巨冰砸暈,直接讓他們少了一個攻擊輸出點。

火克水,這頭饕餮冰蛟是冰系妖獸,胡龍就算幫不上什麼大忙,他的紅燭武魂也是可以對冰蛟形成一定壓制的,至少可以幫到葯魂和那些強力戰獸,可是現在……

唐絲絲眼光憤恨的掃了胡龍一眼,等這小子醒來定要再好好教訓他!

「現在怎麼辦?它的身體彷彿無堅不摧,火土攻擊都是無效。難道放棄戰獸讓它們拖延一下離開嗎?」唐絲絲看向葯魂的眼神已經慌了,已經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

葯魂定定的看著他,「跑?你覺得這個怪物會放過我們嗎?還有,我葯魂是放棄隊友獨自離開的人嗎?不說別的,」葯魂踢了胡小胖一下,「就說這胖子不下一百斤的體重,我們怎麼才能弄走他。」

「那現在怎麼辦?」唐絲絲望著葯魂,「還是老樣子,我輔助你?」

葯魂點點頭,「你自己小心點,見機行事,這冰蛟有饕餮血脈,是《萬生典》里擔到的饕餮冰蛟,擅長吞噬性淫,它可能看中我的武魂有吞噬能力,所心想要吞噬我。」

葯魂知道冰蛟看中的是鳳血,而且先天武魂也不能被吞噬,不過鳳血這些事現在他還不打算告訴唐絲絲。

唐絲絲點點頭,「原來如此,我說他的主攻對象是你,眼裡完全沒有我和胡龍的存在。」

「剛才你也看見它是如何撲抓血蟒的,它的速度很快,你輔助我一定要小心的,」葯魂提醒道,「用子母鳳環壓制它,它的實力還在淬體境九重,你的鳳環可以對它造成傷害。」

「你忘了,我有紫電貂武魂,它想要抓住我門都沒有。」說話間唐絲絲接收了紫電貂武魂,臉上泛出紫光的唐絲絲別有一番風采。

「這就好,待會兒別把戰場往胖子這裡引,免得它在睡夢中被撕爛了。」葯魂身上散出黃銅色的光芒,一層銅皮至少可以幫它減低冰蛟的肉身撞擊,而後一對華麗的翅膀從他身後飛出,紅晴火斑虎王的力道貫通他全身。

葯魂頓時感覺他的肉身已達到目前的極至,這一戰若是不拿下來,他和唐絲絲胡龍都會被饕餮冰蛟撕成碎片。

「上吧,絲絲。」葯魂眼神篤定,別人要他體內的鳳血,他就要別人的龍血,這是弱肉強食的世界,沒有一點憐憫可言。

你要戰,那便戰!

葯魂心中已有定計,現在的他只等一個缺口,只要找到對付饕餮冰蛟的缺口,就算對方真的是龍,今日他也要屠龍。

血蟒和七彩血蛛回到葯魂兩人身邊,兩人兩獸向冰蛟沖了過去。

冰蛟知道古藤的厲害之後,古檀的古藤再也觸碰不到它,古藤就算出現得再突然,冰蛟也能瞬間冰封古藤讓其碎裂。

冰蛟嘶嘶喘著氣,蘭博成了它施放怒火的對象,這裡的所有人和獸它都要全滅了,這一區域是它的天下,只要讓它吃了那個身懷鳳血的人它就能立馬化龍,長時的等待已經讓它快要抓狂,此刻的它只想要立馬化龍。

龍能撕碎空間,它有了空間轉移的能耐這無極大陸再沒能人能要了它的命,它還能隨意穿梭到更高級別的位面,從此走上無限修真之路,再也不用躲在這個小湖泊里怕強者來獵殺它。

有些強者實力已經通天,蛟龍在他們眼中不算什麼,但他們還有家,有家族觀念,冰蛟對他們的修行沒有任何幫助,但是不代表對他們家族中的晚輩也沒有幫助。

不但不是沒有幫助,先天境下的精英若能得到蛟龍身上的皮肉,哪怕是多喝幾口血,對於境界的提升對於大道的感悟都是有莫大的好處的。

相對於普通妖獸,有龍血存在的冰蛟可是眾人眼中的香勃勃的,這也是為何蛟龍並不是時時騰飛於空中,那幾乎是成為強者靶子的存在。

蛟龍潛於水或臨於淵。

潛龍勿用說的就是這個意思,何況饕餮冰蛟還不是龍,它也沒有笨到以淬體境九重的實力就四處遊走然後被人獵殺那種程度。


轟——

一口冰霜噴到蘭博的臉上,饕餮冰蛟眼中怒火盛極,一個傀儡竟然敢和它爭鋒,這是什麼世道?就算他還沒有化身成龍,但好歹是只蛟吧,體強肉厚,發展勢頭一片大好,怎麼著輪不到一幫淬體境到武者和幾隻莫名其妙的戰獸來終結吧。

冰蛟巨爪抓在被凍成冰雕的蘭博身上,你們終結不了我就讓我來終結你們!

蘭博在空中倒飛,啪的落在地上,身上寒冰碎裂,縱火盛宴?

這一次沒有火焰飆射而出,巨蛟衝到眼前,有精鐵罩住全身的蘭博有些急了,手中巨錘向巨蛟爪子轟去,白色電流狂閃,倒下不能施展全力的電子魚叉也發揮也了七八成力道,那白色電流似乎讓冰蛟微微一滯,旋即嘴中哈出冰氣,另一支爪子向蘭博的頭拍去……

蘭博身上破碎護持升起,沒有用的,饕餮冰蛟這一爪已出全力,若是拍是蘭博的頭就算它有破碎護持和精鐵罩頭,也會被拍成肉渣。

蘭博也不過是一個愛好操縱機械傀儡的精靈而已,它哪裡有強悍的肉身防禦力。

轟——

狂風刮出,那團狂風目標明確,直襲向饕餮冰蛟。

冰蛟巨爪還未落下,狂烈的巨風將它的身子掀起,它被迫向一側飛出四五丈。

葯魂飛射至蘭博邊,拉起蘭博,將蘭博扔向血蟒,血蟒將蘭博緊緊纏住,放在地面。

「不要插手,你們還不是這妖獸的對手。」葯魂對身後的幾隻戰獸說道。蘭博現在還不是戰獸,不過實戰能力已不輸胡龍。

「饕餮冰蛟,你的對手是我,不對付我去對付它們,你也是傻到家了,你想要的東西在我身上,有種來拿啊。」葯魂和唐絲絲並肩而站,他們二人和冰蛟站在高樹后的葯田裡,只隔幾丈距離互相對峙。

吼!一道類似龍嘯之聲從冰蛟口中發出,葯魂和唐絲絲能感受到冰蛟的憤怒,對方要和他們不死不體。

「呵呵,你也不要嚇我們。你也不過淬體境九得而已,我會讓你明白你不該跑出那個湖泊的,今天是你的死期——」

話未說完,饕餮冰蛟吐出一道冰息,想要冰封兩人,對於它來說,只要冰封了兩人,憑它肉身強悍程度輕輕幾掌就可以將這兩個武者終結,吃了他倆,其他的就不在話下了。

「保護好胡龍。」葯魂斬碎冰息,微微撇頭對不遠處的血蟒和七彩血蛛道。

兩隻戰獸和蘭博移*動到胡龍周圍將其牢牢圍住。

玉龍劍上閃電流轉,葯魂只等一個缺口而已,他高估了血蟒等戰獸,這個缺口還得他自己來打開。

「絲絲,遊走,我來主攻,不要離它太近,它是不會憐香惜玉的。」進入戰鬥狀態葯魂眼神陡然變得犀利起來,這是饕餮冰蛟的死局也是他的死局,就看誰能率先找到機會了。

聞言,唐絲絲嗯了一聲,雖然饕餮冰蛟佔盡優勢,不過以她的紫電貂的瞬間速度,想要抓到她還有一些難度。 葯魂挺劍直接沖了上去。

冰息轟在葯魂臉上,即便有銅膜保護全身,葯魂還是感覺那冰息中的寒冰凍得他臉彷彿要裂開一般。

冰蛟見葯魂不閃不避,眼中閃過一抹凜然之色,揮爪直接向葯魂頭部重擊而來。

鏘!

冰蛟巨爪和玉龍劍撞到一處,火花四射,巨力傳到葯魂身上讓他立馬倒退數步,他沒有想到火斑虎王和銅電晶體的能量竟然不能與冰蛟相持,葯魂嘴裡吸進寒氣,內臟被這沁骨寒氣凍得生疼,這就是沒有經歷過煉臟之苦的淬體境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