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的雷劫不可怕,他自信無比,但兩大規則之力爆發,讓他遭遇了大麻煩。

「撲哧!」

「撲哧!」

擋不住了風屬性規則之力的風刃,但卻被虛空刃襲殺,讓林楠瞬間身上出現一道道血痕。

若非及時調整,快速發動空間至高屬性規則之力抵禦,只怕危險了。

甚至,受這點影響,林楠連頭頂降落的雷劫都沒有完全擊碎,對著林楠重重的劈了下來。

一瞬間,傷勢不輕!

「什麼!」這一幕,著實讓周圍很多人意外之極。

「怎麼回事,這第七道這麼強嗎?他竟然擋不住了?」

崔慶更是擔心不已。

「不應該啊,第七道雖然比第六道強的多,但他的實力不該如此吧?」崔慶自語,很是奇怪。

三長老乾祥的仙宮內,原本他們正在觀看曹坤那邊的情況,突然間迴轉過來看到了受傷了林楠,他們也奇怪了。

「你這個徒弟怎麼突然間又不行了,第七道就受傷了?」一位長老好奇不已。

三長老乾祥也是一樣。

「該不會對風屬性規則感悟的不夠?掌控力太差了吧?」

又是一個疑惑,哪怕他們是天仙境強者,也搞不懂了。

林楠不管這些,此刻臉色凝重。

他沒想到這道天劫之中竟然還夾雜著空間至高屬性規則的攻擊。

醉臥君懷:嫡女神醫 正常而言應該只有一道的!

這道天劫,林楠傷勢不重,皮外傷而已。

但他擔心,擔心第八道與第九道!

「無論如何,都要擋住!」林楠臉色凝重,開口自語。

正想著,第八道天劫滾滾而下。

比第七道看起來更恐怖,周圍一道道風刃形成,密不透風,直奔林楠而來。

除此之外,林楠也察覺到周圍虛空中隱藏的那一道道微型空間裂縫,一道道的虛空刃!

相比於風刃的聲勢浩大,它們顯得更隱晦與低調,哪怕是周圍天仙境強者都探查不到。

「先破解空間至高屬性規則,再抵禦風屬性規則!」林楠很快便有了決定。

大威脅,要先解決,而且趁著雷劫落下的瞬間,周圍之人更是無法感覺的到,能夠隱藏起來。

「斬!」

依舊是怒斬,接連三刀,一刀比一刀強,直接衝天而起,爆發出三道巨大刀茫,直接與滾滾而下的雷劫撞擊在一起!

「轟隆!」

巨響不止,強大的波動傳動,波及方圓數十上百里,更是將整個石台完全籠罩在內。

而與此同時,林楠體內的空間至高屬性規則瞬間爆發。

「覆滅!」林楠心中爆喝一聲,空間至高規則屬性展露出強大一面,雖然在仙緣洞內沒有將第一階段修鍊到大圓滿,但論掌控,絕對不差。

頓時,一波波空間之力爆發而出,守護在林楠周身,與一道道空間裂縫交匯在一起,與一道道虛空刃碰撞,發出一道道悶響。

而與此同時,聲勢浩大的風屬性規則之力的風刃也到了。

「風之律動,風遁!」

林楠開口/爆喝一聲,剎那間整個人速度暴漲,身形顯得有些飄逸,不斷的躲避著風刃的攻擊。

然而,依舊晚了一些,到處都是風刃存在。

一道道凌厲的風刃,直接坐在林楠身上,一道道血痕出現,甚至差點斃命。

臉頰,胸前,後背,四肢之上,盡數都是風刃帶來的傷勢。

只是一瞬間,林楠化成一具血人,看起來極為恐怖與瘮人。

若非這一年多來林楠早就練就了一副銅骨鐵臂,只怕這一瞬間,林楠便要被無數的風刃切碎。 就是這種感覺,秦未央當初給自己的感覺。

一開始,她是隱忍的,當她忍不住的時候,立馬就變得強勢起來。

這樣的秦未央,在他的眼裡,他的心裡,一直都那麼耀眼。

這樣的秦未青,也像極了當初的秦未央。

季修的嘴角,緩緩升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就像是獵人看到了獵物一般。

當然了,季修根本不知道,秦未青的所作所為,就是引起了他的注意。

隨著秦未央的重生,每個人的命運的軌跡,似乎開始發生了變化。

秦未央正要去吃午飯,秦未青就回來了。

秦未央剛剛打開門,秦未青還衝著她笑了笑,秦未央覺得有點驚悚。

畢竟,秦未青之前,對她一直都是敵對的態度。

不僅如此,她昨天還設計自己,說好幫她列印東西,結果,最後卻擺了她一道。

雖然短短一天時間,可是,秦未央對秦未青的信任度,可謂是低到了極點。

可是,她沒想到,秦未青居然會對著她這個競爭對手笑,難不成,她遇到什麼好事了?

想到這裡,秦未央突然想到,之前在路彥昭辦公室,秦未青被季修訂下來,說是負責什麼項目。

難不成,就是因為這件事,她便高興成這樣了?

秦未央心裡有點納悶,只不過,她還是尷尬而不失禮貌的,笑著秦未青笑了笑。

秦未央走了,秦未青想到,自己剛才對著秦夭夭笑了,她的變輕頓時有些僵硬。

這個秦夭夭,不僅跟秦芸芸不對頭,在公司里,更是她的眼中釘,肉中刺。

只不過,好的是,這個秦夭夭,沒有引起季修的主意,不然的話,如果季修要是選擇讓這個秦夭夭負責兩個公司之間的合作,那她會使出什麼手段,她自己都不知道。

畢竟,她來到這裡,一切都是為了季修。

她不允許有任何人破壞她的計劃。

秦未央當然不知道,秦未青心裡有這麼多的想法。

她更不知道,秦未青的真實身份。

秦未央下了樓,本來想去盛世集團餐廳吃飯,只不過,她走到電梯口的時候,又改變了想法。

她在公司里,也不認識幾個人,怪尷尬的,還不如出去吃飯呢!

想到這裡,秦未央直接按了一樓。

電梯走走停停,員工進進出出,終於到了一樓。

結果,秦未央剛從電梯走出來,臉上的笑容都沒有綻放出來,就僵住了。

因為她的頭一側,就看見路彥昭和他的助理唐雲飛走出電梯。

唐雲飛看見秦未央的那一刻,臉上立馬露出一抹驚喜的笑容:"秦夭夭,你過來!"

秦未央心裡暗罵了一聲見鬼,硬著頭皮走過去:"怎麼了?"

唐雲飛笑著看向秦未央:"是這樣的,我現在要去給總裁拿兩件乾洗的衣服,你陪著總裁去吃飯吧!"

秦未央皺眉:"陪總裁吃飯?"

難道現在路彥昭吃飯,都需要人陪著了嗎?

她以前怎麼不知道,路彥昭還有這樣的習慣。

看著秦未央的眉頭皺的厲害,唐雲飛解釋道:"我今天中午的時間,著實有些緊張,不能跟路總過去吃飯!"

說罷,他壓低聲音:"秦夭夭,你就幫幫忙吧,今天中午本來約了人吃飯的,飯我都訂好了,剛才在電梯里,路總心情很不好,我這馬上就要走了,餐廳那邊,已經把飯菜做出來了,總不能讓路總一個人去吃吧,那多凄涼,奔著不浪費的原則,你跟路總去吧!"

唐雲飛一臉秦未央肯定很贊同他看法的表情。

秦未央皺了皺眉,剛要說話,結果,路彥昭突然板著臉開口道:"唐雲飛,你那麼大聲,以為我是聾子嗎?我一個人難道還吃不了飯了?"

唐雲飛的嘴角抽搐了兩下,也不知道是誰剛才在電梯里,臉色瞬間差到了極致。

唐雲飛乾笑著轉身:"路總,秦夭夭如果以後留在公司,是要當您的秘書的,對於您平時約人見面的地點,以及您的口味,合作商的喜好,她都是要了解以下的,今天中午,就當是免費給她開課了!"

"我沒那麼閑!"路彥昭的聲音,帶著濃濃的嫌棄。

奪愛:婚外燃情 秦未央差點就罵人,她是真不知道,自己到底哪裡差勁兒了,怎麼就那麼造路彥昭嫌棄呢!

她也在鏡子里照了照,這個秦夭夭的長相,雖然跟她以前風格不同,但是,那也是絕色的大美人一個啊!

想到路彥昭對自己的態度,她那叫一個心塞。

畢竟,她來到這裡,就是為了路彥昭,結果,路彥昭對她的態度這麼差。

雖然她很了解路彥昭,但是,這樣被刺激的次數多了,她還是會失落的,好不好啊!

其實,本來唐雲飛說了,她就打算答應,陪著路彥昭吃飯的。

畢竟,她來盛世集團,就是為了路彥昭。

可是,路彥昭這麼不客氣的態度,倒是讓她心裡的征服欲,一下子熊熊燃燒。

想到這裡,她立馬笑著看向唐雲飛:"唐助理,你人真的是太好了,我很感謝你給我這次的學習機會,我一定仔細觀察,把路總和合作商的喜好記得清清楚楚,更會好好陪著路總吃飯,就算是合作商今天放了路總鴿子,我也會讓路總心情愉悅的吃頓飯! 報告上將,萌妻來襲!

秦未央的話說完,唐雲飛笑了起來。

路彥昭的俊臉,卻一下子黑了。

唐雲飛暗嘆,這個秦夭夭的膽子真大,現在的路彥昭,就像是易燃易爆的危險品,他可得趕緊溜。

唐宇飛笑了一聲:"那秦夭夭,就擺脫你了! 重生80醫世學霸女神

唐雲飛說完,就向著公司外面跑去。

路彥昭冷冷的看著面前的女人,他倒是很想知道,這個秦夭夭,怎麼讓自己心情愉悅的吃頓飯,他心情不好,難不成她還能讓自己高興起來不成。

面對路彥昭冷的嚇死人的模樣,秦未央一點都沒有害怕。

她反倒是一臉笑嘻嘻的笑容:"路總,吃飯的地兒在哪裡,我們現在就過去吧!"

路彥昭壓根沒有搭理她,他冷哼了一聲,直接向著外面走去。

秦未央癟了癟嘴,快速的追上去。

對於路彥昭這樣的人,就是得受得住打擊,不拋棄,不放棄。

否則的話,你還不等成功,就要被打擊死了。

她一路跟著路彥昭,向著外面走去。

路彥昭的腳步挺快的,秦未央要跟上,還得小跑著。

秦未央再次感嘆,秦夭夭這嬌小的身材,真的跟自己上一世完全不同。

看來,她要靠這個小身板,達到上一世的武力值,估計得好久呢!

秦未央跟著路彥昭,心裡胡思亂想著。

結果,她壓根沒注意到,路彥昭已經停下來了,所以,她一個沒剎住,直接撞了上去。

路彥昭硬邦邦的後背,撞的秦未央鼻子發酸。

路彥昭被撞了一下,他僵硬的轉身,臉色難看的看著秦未央。

秦未央揉著鼻頭,鼻子酸的眼淚花都出來了。

她抬頭,可憐巴巴的看著路彥昭,那表情像要哭了一樣。

路彥昭陰沉的臉,變得有些彆扭。

他沒想到,撞了一下,這個女人都能哭出來了,要是秦未央的話……想到秦未央,路彥昭的眸子,一下子暗了下來。

他的表情,有些難看。

他的語氣很不好:"是你撞了我,你這是什麼表情?"

秦未央壓根不知道,自己現在的模樣,眼淚汪汪的,可憐又無辜,讓人忍不住心疼。

她癟了癟嘴:"我也沒有說是你撞了我啊,我就是鼻子疼!"

路彥昭盯著她看了兩眼,最後丟下兩個字:"嬌氣!"

說完,他就向著餐廳走進去。

轉身的那一刻,他心中突然一片荒蕪。

為什麼看到秦夭夭,他就能想起秦未央,這個女人,跟秦未央一點也不一樣。

秦未央根本不會露出那樣可憐巴巴的神情,那樣委屈無辜。

秦未央也不會那麼嬌氣,先別說,如果真的撞一下,秦未央壓根不會露出要哭的表情。

更重要的是,無意間撞在別人身上,這樣會上短板的事情,秦未央也做不出來。

秦未央在別人靠近她五米之內,她就警惕了。

這樣的女人,到底是什麼特質,讓自己不斷的想起秦未央呢!

想起那個亮眼奪目的女子!

她們完全不是一類人!

路彥昭心裡亂七八糟的,直到他進了包廂,他才看見,那個秦夭夭也一臉蔫蔫的表情,跟著走進來。

路彥昭坐下來,菜已經上全了。

他無視那個秦夭夭,直接吃飯。

秦未央看到路彥昭冷酷的表情,心裡有些難受。

雖然她知道,路彥昭這人,很多時候,都心口不一。

可是,被他冰冷的打擊幾次,她還是有點受傷。

秦未央坐在距離路彥昭最遠的地方,沉默的開始拿著筷子吃菜。

可能是秦未央幽怨的情緒太強大了,路彥昭想要忽視好像都不行。

他冷著臉,吃了半天菜,突然把筷子放在桌上,冷著臉看向秦未央:"秦夭夭,你不是說,要讓我心情愉悅的吃完這頓飯嗎?你自己看看,我現在這模樣,像是有一點開心的樣子嗎?還是說,你之前在公司,跟唐雲飛說的話,全都是空話,你這人就是只能說,不能做!" 石台上,天劫肆虐,聲勢頗為好大,比正常的天劫竟然強上不少,讓不少人眉頭微皺,都覺得好像不大對勁。

之前林楠表現的極為不弱,一刀刀斬出,硬撼天劫。

但在這個時候,竟然出現了不支。

當第八道天劫結束之後,林楠整個人渾身是血,身上被無數道風刃切碎,一道道觸目驚心的傷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