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是因爲太想念這小子(小鬼),導致我產生幻聽?’

但下一秒,那一道孔子聽了想砍人,如來聽了要吃肉,極度犯賤和熟悉的聲音再次傳來。

“我靠!人呢?老頭你們人呢?該不會都隕落了吧?龜龜,千萬別死啊,老子還沒坑夠呢。”

畢雲濤身體一哆嗦,轉頭看向廣場,屏幕上正顯示着一個賤人。

在這一刻,羅森門十殿山上下震動,即便是祖山也暴射出五道人影,齊齊出現在了廣場上。

十五位羅森門高層齊聚廣場,十殿長老,羅森門宗主,以及四大太上長老。

嗨,給姐笑一個 ,四周煙霧繚繞,將整個廣場遮掩在其中。

而後有弟子、長老陸續趕到廣場邊,卻發現廣場已然被封鎖在內,不聞其聲,不見其人。

這時從被封鎖的廣場內傳出了畢雲濤的聲音,“都退下吧。”

既然刑殿長老有令,圍觀弟子長老這才退下。


“喲,人都挺齊的嘛,看來還沒死啊。”劉茫沒想到這十幾位羅森門高層竟會如此大動干戈,有些意外。


“你他娘才死呢,你這臭小子怎麼還沒死在外面?”畢雲濤當下直接破口大罵,但細看之下,可見其渾濁的雙眼閃動着星星淚光。

“小傢伙,你真沒死?”

周雨煙也是激動得有些不知所措,手不自覺的緊抱姬天涯手臂,開口一句話便差點讓劉茫一個踉蹌摔死。

劉茫無語的瞥了衆長老一眼,吐槽道:“臥槽,不是吧,老子好歹是羅森門的一份子,就算坑過你們一點東西,也不至於這麼盼着我死吧?”

“叮,宿主恬不知恥,獎勵1000點無恥值。”

錢前虔聞言,指着劉茫的鼻子破口大罵,“一點?你個臭小子偷了老子內殿一半的家底,你竟然敢說一點?你還不快回來,老子要揍你一頓。”

劉茫對此嬉笑道:“嘿嘿,都是自己人,自己人,幹嘛這麼計較呢?對吧?再說了,我這不是擔心咱家裏遭賊嘛,先幫你保管一些。”

周雨煙見劉茫還是老樣子,不由責罵道:“你這小傢伙,你知不知道你讓我們難過了好一陣子啊。”

“難過?”劉茫原本有些不解,但旋即想到掉入黑洞之事,但也有些疑惑.

“你們怎麼知道我掉入黑洞的?” 而後周雨煙將心月狐拜訪羅森門一事告知劉茫,劉茫這才知道原來大家都以爲自己死了。

不得不說,這倒是挺出乎劉茫意料,要知道,劉茫掉入黑洞的事情,心月狐要負主要責任,畢竟是心月狐抓走了劉茫。


“這老女人這麼有良心?哎呀,說得我都有些感動了。”即便內心感動,但劉茫表面還是一副沒心沒肺的樣子。

怪不得畢老頭剛剛眼泛淚光,劉茫還以爲自己看錯了,現在再看看眼前衆長老,羅森門確實待自己不薄。

而周雨煙此時雙眼微眯,審視着劉茫,“小傢伙,那心月狐這麼關心你,你還要罵人家老女人,你該不會也在背後罵我老女人吧?”

“怎麼可能!姐姐怎麼能跟那種人相比呢?姐姐永遠是姐姐,美中不足就是嫁了個糟老頭。”劉茫慌亂解釋道,差點咬了舌頭,這女人的心思果真不按常理走。

“你說誰老頭呢?你有種再說一說!”姬天涯聞言暴脾氣上來了,這簡直就是對自己人格上的侮辱,掄起拳頭就要砸爛屏幕。

周雨煙一把捏住了姬天涯的耳朵訓斥道:“行了,你跟一個孩子計較什麼?真是不害臊。”

“給點面子,這麼多人就給我點面子,我好歹也是你丈夫啊。”被周雨煙一罵,姬天涯頓時選擇認慫,趕緊求饒。

與劉茫開完玩笑,周雨煙也開始詢問起了劉茫的狀況。

“小傢伙,你這是在哪?”從劉茫身後背景來看,周雨煙可以確定劉茫還在雲荒。

“我?我在魔地啊。” 現代修仙警告手册 ,讚歎道:“你們看,這裏山清水秀,風景迷人,就是習俗不太行,總是要殺人。”

周雨煙都不知該說劉茫什麼好,只能苦笑勸道:“小傢伙,小祖宗喲,算姐姐求你了,咱就不要再到處瞎玩了行嗎?你偷的。。。”

不等周雨煙說完,劉茫理直氣壯的打斷,“我沒有偷!這叫暫時保管!”

“叮,宿主恬不知恥,獎勵1000點無恥值。”

周雨煙對此也只能搖頭苦笑,無奈應道:“行行行,這些暫時保管的就永遠在你那保管着,你現在在哪,我一會讓天涯去接你。”

“別!打住!我自己能回去,我一會就朝百城聯盟的城池趕,過兩天應該就坐傳送陣回去了。”聽到要讓姬天涯這個逼來接自己,劉茫二話不說表示拒絕。

龜龜,要是讓這個逼來接人,自己回不回得去都是個問題吧?

無論周雨煙怎麼勸,劉茫卻執意如此,也只好如劉茫所願,但也嘮叨了劉茫足足五分鐘,警告劉茫不要惹是生非,老老實實回到北州纔是主要的。

待周雨煙唸叨完,畢雲濤也大聲喊道:“小子,給老夫完完整整回來,老夫還要喝你泡的茶,這白老頭一直不信你的茶道比他強。”

劉茫也注意到了畢雲濤身旁一老頭,白髮蒼蒼,如果不仔細看都看不到那深陷的雙眼,不用猜也知道這老頭是長老中最年長的。

明明是風燭殘年,但這老頭身上的衣服卻無風自動,如蒼松巨樹般屹立在原地。

而白不凡也好奇的看着屏幕中的劉茫,原本以爲此子只是天賦逆天,但從畢雲濤與周雨煙口中得知,劉茫的茶道也很是了得。

在白不凡看來,茶道需要歲月閱歷的沉澱,才能泡出好茶,認爲周雨煙與畢雲濤不過是誇大此子罷了。

與衆長老扯完蛋,劉茫也關掉了攝像頭,開始了歸家之途。

···

遼闊的平原上。

“嘟嘟!嘟~!”

一輛非常拉風的鈦合金重機車馳騁在平原上,那震耳欲聾的聲音引得其他修士紛紛側目。

炫酷的黑色機身,再加上那機身後的四管排氣筒,正冒着藍色火焰,簡直帥得不行。

重機車的速度更是快得恐怖,肉眼也只能抓到殘影,連車上之人都無法看清,皆以爲是哪個妖獸。

也有不怕死的修士試圖攔下,卻不知被何物攔腰斬斷,一命嗚呼。

這輛重機車是劉茫與系統討價還價,最終以二萬點無恥值的價格拿下,性能各方面都要強於上一代的白霜。

對於這兩黑色鈦合金重機車,劉茫還給其起了一個霸氣的名字,與白霜遙相呼應。

全鈦合金屬機身,外裝四管排氣筒,再配炫酷藍色火焰特效,裝逼於無形之間。

黑狗!沒錯,這臺炫酷重機車就是叫黑狗。

然而耍了大概五分鐘,劉茫就有些膩歪了,“系統,幫我設置自動駕駛,我嗑個瓜子,喝點啤酒。”

將黑狗放與系統自動控制,劉茫橫坐在黑狗上,一邊看着風景,一邊嗑着瓜子。

魔地,血光沖天.無盡地血色霧氣在大地上繚繞,,陣陣腥風聞之令人慾嘔,整片大地被渲染成地獄一般,森然恐怖,充斥着無盡的陰森氣息。

神經病,還血光?還地獄?你科幻片看多了吧?

魔地雖然被稱爲魔地,但也只是因爲這片地方的性質,因此被稱爲魔地。


www .Tтkд n .¢ ○

魔地其實與其他地方並無不同,不僅有高山流水,更有廣闊平原,但這青山綠水的背後,也是暗流涌動。

劉茫一路上遇見了諸多是是非非,大小戰鬥廝殺皆有,大多是組團作案,少部分單獨行動。

而團伙搞事的,事成之後翻臉的也不在少數,單獨行動被人黃雀在後的也有。

總而言之兩個字:混亂不堪。

那前面爲什麼又要說這麼多呢?目的不言而喻。

然而劉茫並沒有多管閒事。

看着這混亂的世道,劉茫無奈道:“雖然我年少華美,器宇不凡,更有顆行俠仗義的俠客仁心,奈何心有餘而力不足,能力有限,爸爸也救不了你們啊。”

“叮,宿主恬不知恥,獎勵1000點無恥值。”

這時,劉茫的眼睛瞥到了令人髮指的一幕,劉茫調轉車頭往目光方向衝去。

只見劉茫憤然怒吼道:“一羣畜生,你們在幹什麼?!”

雖然這裏是魔地,但在這遼闊的平原,衆目睽睽之下,一羣赤膊大漢竟圍着一個弱小女子,這讓劉茫非常憤怒,這太無恥。

元氣少年 ,自己也看到了,那就應該分自己一份纔對!

“叮,宿主恬不知恥,獎勵1000點無恥值。”

劉茫掏出四十米大砍刀,提刀跳車便往人羣狂奔而去,“姑娘別怕!我這就救你於水深火熱之中。”

劉茫可以發誓,自己絕對不是因爲此女長得傾國傾城,膚光勝雪,絕色麗人。

更不是因爲包圍女子的大漢修爲皆是萬道五境,劉茫自認不是一個貪生怕死之人。

一羣大漢見此連忙掏出武器,大聲怒斥道:“你是何。。。”

不給這羣厚顏無恥之徒多逼逼的機會,劉茫提起四十米大砍刀三下五除二幹翻了所有人。

那絕色女子見此手足無措,連連退後,見劉茫上前,驚慌問道:“你,你要幹什麼?!”

劉茫在轉身的三秒中,一秒整理頭髮,二秒擺好姿勢,三秒掛好笑容,自以爲很帥的問道。

“小姐莫慌,他們追你只想跟你上牀,我與他們不同,,我地上也行,還有空中,海里,沙漠,陽臺都可以。”

絕色女子聽到劉茫的污言穢語,臉都嚇青了,手不自覺抱住了自己。

只見女子眼淚都快出來了,求饒道:“求求你放過我,放過我,你要什麼?我讓家裏給你,只要你不傷害我。”

劉茫見此安慰道:“小姐這是哪裏話,行俠仗義乃是我等俠士的本分,又怎麼會傷害你呢?”

絕色女子卻面露不解,“那你爲什麼要打傷我家僕人呢?”


“僕,僕人?”劉茫愣了一下,旋即反應過來,“操你媽,告辭。”

緊接跳上黑狗,以三千六百邁的速度消失在了衆人面前,留下了一臉懵逼的衆人。 倍感丟人的劉茫正坐在黑狗上瘋狂罵娘,“幹他孃的,才一天就丟了幾次人了?三次?還是四次?麻賣皮。”

劉茫不由摸了摸自己的狗臉感慨道:“這混亂的世道,難道真容不下我等俠客仁心者嗎?”

“叮,宿主恬不知恥,獎勵1000點無恥值。”

難以忍受委屈的劉茫開始了胡吃海喝,大口喝酒,大口吃肉,以此彌補內心的創傷。

秋陽西斜,原本耀眼的光輝逐漸沉睡,極目遠眺,悠然漂浮的白雲,被暈染成燦燦金色。

到了平原的邊緣處,周圍地形也開始變成起伏頗大的丘陵,劉茫將黑狗停在了一顆較高的樹下,打開雲荒大地圖尋找自己所處位置。

爲了獲取周圍更多的信息,劉茫爬到了樹頂,一個高跳眺望視野缺失的丘陵,卻不想隱約看到不少人聚集於丘陵遠處。

“這種鬼地方也有這麼多人?”劉茫啃着雞腿彌補內心創傷的同時,也非常不解。

劉茫大概算過,根據黑狗三千六百邁的速度,在這平原行駛了足足半天,這平原的大小可想而知。

然而就是如此之大的平原,在魔地只不過是那麼一小塊的地盤,魔地之大真是令人歎爲觀止。

劉茫邊研究地圖,邊朝遠處人羣所在方向趕,黑狗剛啓動,因車速太快,地圖不小心被風吹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