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讓他帶隊而來,艾瑞克甚至有些不滿,覺得是大材小用了

倒是蕭無虛冷笑了一聲:「你不要大意,那個葉寒自身的實力,就比我們稍微弱一點,還有刀王楊崑崙,更是修真境中的佼佼者,你不一定是他的對手。」

艾瑞克瞪了蕭無虛一眼,不屑的一笑,說道:「你不是對手,並不代表我打不過他,什麼刀王,從來沒有聽說過,他今天若是敢來,我就將他斬殺,讓你知道誰才是最厲害的高手。」

見艾瑞克如此自信,胡爺頓時露出滿意的笑容。

而一邊的蕭無虛,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

這老外太自大了,真的以為自己天下無敵呢嗎?

蕭無虛可以肯定,若是面對刀王的時候,他還是這種態度,絕對撐不過五十招。

刀王有多可怕,他可是親自感受過。

想到這裡,蕭無虛只能在心中暗暗打算,一旦對方出現危險,他盡量救援。

如今要擋住葉寒他們,還必須依仗艾瑞克。

蕭無虛淡淡一笑,他不再說話。反正現在他說什麼,艾瑞克都不會相信。

而到了那個時候,艾瑞克自然就會明白。

夜幕降臨。

一道道身影,如同鬼魅一般,穿行在黑暗之中。

他們進入胡爺的府邸,一個個守衛被他們解決,沒有鬧出一點動靜。

一直到葉寒他們解決了八成護衛之後,對方這才發覺。

「敵襲。」

蕭無虛立刻跳了起來,厲聲示警。

他的話音剛落,一道閃電般的劍光就向他殺來。

葉寒出手了,直接對上蕭無虛,繼續之前沒有完成的戰鬥。。 她哪裏不知道風沁雅也喜歡四哥呢?

四哥都已經結婚了,而且跟溫惜關係親密,這個風沁雅插過來做什麼!

陸綰之立刻說道,「是啊,四哥現在昏迷不醒,你休息不好,何止是你休息不好啊,我可是四哥的親妹妹,溫惜是四哥的妻子,我們自然都擔心啊,輪得到你在這裏賣慘嗎?」

溫惜沒有想到,陸綰之這就諷刺上風沁雅了。

她也知道陸綰之的性格,抬手搭在了陸綰之的肩膀上,輕輕喊著,「綰之。」

「好了好了,知道了,我不跟她一般見識,我聽四嫂的。」

風沁雅咬着唇,她擦着眼淚,陸綰之是明著諷刺自己,但是她卻不能回諷過去。她只能咬牙忍着,「綰之,我不知道你對我的敵意怎麼這麼大,如果是我之前做錯了什麼,希望你不要生氣。我醒過來,只當你是我妹妹,以前不好的事情,我也都忘記的差不多了。」

陸綰之,「得了吧,這裏也沒有其他人,別跟我裝了。」

風沁雅手指緊握。

骨節蒼白。

溫惜說道,「好了,你們也別爭執了,讓卿寒好好休息。」

陸綰之,「是啊,就讓我四哥好好休息,風沁雅,你走吧,外面,風珏的保鏢還等着你呢。」

風沁雅站起身,緩緩的走到溫惜身邊,「四嫂,那我就先走了,我改日再來看四哥。」

「嗯。」溫惜見風沁雅腿腳不便,扶着她,將她送出了病房門,外面,風珏安排的保鏢守在門口,見到風沁雅出來,立刻讓她坐在輪椅上,風沁雅禮貌的說道,「謝謝四嫂。」

「不用客氣,你慢一點。」

風沁雅並沒有立刻走,而是柔柔的說道,「四嫂,我跟綰之其實有一點小矛盾,但是這是我跟綰之的事情。我希望,不要影響到我們的關係,你是四哥的妻子,我也很尊敬你,也很感激你陪在四哥身邊。」說着,她泛紅了眼眶,「四嫂,我知道,你可能也不太喜歡我,我希望你不要攔着我過來看四哥。」

風沁雅一副受到了欺負一樣。

彷彿是溫惜將她趕出來,不讓她來看望陸卿寒一樣。

溫惜一笑,「你隨時過來都可以,但是你也要估計自己的身體,畢竟你身體還沒有恢復。」

風沁雅露出笑顏,梨花帶雨,「謝謝四嫂。」

風沁雅走後,溫惜收回了笑臉,她轉身回到了病房,陸綰之一見到溫惜回來了,立刻就說道,「四嫂,你沒有看,之前風沁雅在比病房裏面,對四哥的這一幅嘴臉,你怕是不知道,她是喜歡四哥的吧。」

「我當然知道了。」

「知道了你還這麼大方。」陸綰之說道,「她可能偽裝了,把爺爺,姑姑,爸爸媽媽還有風珏,都騙的團團轉。一朵頂級白蓮花,彷彿我欺負她一樣,你信不信她回去就跟風珏哭訴,我跟你聯手欺負她不讓她來看四哥。」

溫惜自然相信的。

「好了小五,她想來看就讓她來看,就如同她說的,你們是一起長大的,她跟風珏還有卿寒自然關係不淺,再加上,她救過卿寒,我也不可能攔着她不讓她進來。」 那飛龍身旁掀起一陣陣金色氣機漣漪,無數狂風大作,比之白袍和尚的那隻類似於「心猿」出竅的神通不遑多讓,自那一隻睜開雙眼的那一剎那,李清源體內一身氣機便被牽引過去,當然,這並沒有損耗李清源太多的靈炁,以至於李清源如今的體內溪流長河仍舊波瀾壯闊,只是因為牽引了那自酒葫蘆之中掏出的金色真龍精魄,如今他體內的溪流長河並不怎麼平靜就是了。

那一滴金色真龍精魄與李清源尋常所喝的已經是被稀釋了無數倍的金色酒水,四字之差,天壤之別。

這也早就了如今李清源這一拳頭,氣機極其得強勁,而那一身拳意,同樣不差,若是那行走江湖的江湖武夫瞧見了,說不得此刻已經拜服下來,喊上一聲「恭迎武仙降世」了。

之所以能夠如此,自然與李清源在那座黃泉之鄉時候就將自己所修習的那兩部同根同源的經書,有莫大關係。當然,這也只是其一,之後還有少年人真正將太易,太初兩部經書給吃透,銘刻在血肉之中,囊括了少年人體內靈炁的每一次走向,這才有了李清源如今的這副「拳頭未至,拳意已經奪眶而入」的駭人聽聞的地步。

此為其一,少年人之所以能夠到達如此境界,自然更多的,還是因為某一部此刻已經與某位一襲青衫讀書人的朋友結締了契約的金色大書,所留給自己靈台之上的那一個個細緻迎頭金字,字字如金,當真是比真金還要真的價值連城。

雙拳皆是被一縷縷猶如小金龍的靈炁溪流給纏繞着,李清源伸手又一震手,整個人重踏一步出去,沒有使用自己如今已經逐漸熟稔的御風飛行,而是一步一個腳印,緩緩而行,之後速度愈來愈快,最終驟然加速,化作一條雪白,又有兩道金色流螢追隨,重重一拳砸在那金姓老人面前。

那飛龍身旁掀起一陣陣金色氣機漣漪,無數狂風大作,比之白袍和尚的那隻類似於「心猿」出竅的神通不遑多讓,自那一隻睜開雙眼的那一剎那,李清源體內一身氣機便被牽引過去,當然,這並沒有損耗李清源太多的靈炁,以至於李清源如今的體內溪流長河仍舊波瀾壯闊,只是因為牽引了那自酒葫蘆之中掏出的金色真龍精魄,如今他體內的溪流長河並不怎麼平靜就是了。

那一滴金色真龍精魄與李清源尋常所喝的已經是被稀釋了無數倍的金色酒水,四字之差,天壤之別。

這也早就了如今李清源這一拳頭,氣機極其得強勁,而那一身拳意,同樣不差,若是那行走江湖的江湖武夫瞧見了,說不得此刻已經拜服下來,喊上一聲「恭迎武仙降世」了。

之所以能夠如此,自然與李清源在那座黃泉之鄉時候就將自己所修習的那兩部同根同源的經書,有莫大關係。當然,這也只是其一,之後還有少年人真正將太易,太初兩部經書給吃透,銘刻在血肉之中,囊括了少年人體內靈炁的每一次走向,這才有了李清源如今的這副「拳頭未至,拳意已經奪眶而入」的駭人聽聞的地步。

此為其一,少年人之所以能夠到達如此境界,自然更多的,還是因為某一部此刻已經與某位一襲青衫讀書人的朋友結締了契約的金色大書,所留給自己靈台之上的那一個個細緻迎頭金字,字字如金,當真是比真金還要真的價值連城。

雙拳皆是被一縷縷猶如小金龍的靈炁溪流給纏繞着,李清源伸手又一震手,整個人重踏一步出去,沒有使用自己如今已經逐漸熟稔的御風飛行,而是一步一個腳印,緩緩而行,之後速度愈來愈快,最終驟然加速,化作一條雪白,又有兩道金色流螢追隨,重重一拳砸在那金姓老人面前。

那飛龍身旁掀起一陣陣金色氣機漣漪,無數狂風大作,比之白袍和尚的那隻類似於「心猿」出竅的神通不遑多讓,自那一隻睜開雙眼的那一剎那,李清源體內一身氣機便被牽引過去,當然,這並沒有損耗李清源太多的靈炁,以至於李清源如今的體內溪流長河仍舊波瀾壯闊,只是因為牽引了那自酒葫蘆之中掏出的金色真龍精魄,如今他體內的溪流長河並不怎麼平靜就是了。

那一滴金色真龍精魄與李清源尋常所喝的已經是被稀釋了無數倍的金色酒水,四字之差,天壤之別。

這也早就了如今李清源這一拳頭,氣機極其得強勁,而那一身拳意,同樣不差,若是那行走江湖的江湖武夫瞧見了,說不得此刻已經拜服下來,喊上一聲「恭迎武仙降世」了。

之所以能夠如此,自然與李清源在那座黃泉之鄉時候就將自己所修習的那兩部同根同源的經書,有莫大關係。當然,這也只是其一,之後還有少年人真正將太易,太初兩部經書給吃透,銘刻在血肉之中,囊括了少年人體內靈炁的每一次走向,這才有了李清源如今的這副「拳頭未至,拳意已經奪眶而入」的駭人聽聞的地步。

此為其一,少年人之所以能夠到達如此境界,自然更多的,還是因為某一部此刻已經與某位一襲青衫讀書人的朋友結締了契約的金色大書,所留給自己靈台之上的那一個個細緻迎頭金字,字字如金,當真是比真金還要真的價值連城。

雙拳皆是被一縷縷猶如小金龍的靈炁溪流給纏繞着,李清源伸手又一震手,整個人重踏一步出去,沒有使用自己如今已經逐漸熟稔的御風飛行,而是一步一個腳印,緩緩而行,之後速度愈來愈快,最終驟然加速,化作一條雪白,又有兩道金色流螢追隨,重重一拳砸在那金姓老人面前。

那飛龍身旁掀起一陣陣金色氣機漣漪,無數狂風大作,比之白袍和尚的那隻類似於「心猿」出竅的神通不遑多讓,自那一隻睜開雙眼的那一剎那,李清源體內一身氣機便被牽引過去,當然,這並沒有損耗李清源太多的靈炁,以至於李清源如今的體內溪流長河仍舊波瀾壯闊,只是因為牽引了那自酒葫蘆之中掏出的金色真龍精魄,如今他體內的溪流長河並不怎麼平靜就是了。

那一滴金色真龍精魄與李清源尋常所喝的已經是被稀釋了無數倍的金色酒水,四字之差,天壤之別。

這也早就了如今李清源這一拳頭,氣機極其得強勁,而那一身拳意,同樣不差,若是那行走江湖的江湖武夫瞧見了,說不得此刻已經拜服下來,喊上一聲「恭迎武仙降世」了。

之所以能夠如此,自然與李清源在那座黃泉之鄉時候就將自己所修習的那兩部同根同源的經書,有莫大關係。當然,這也只是其一,之後還有少年人真正將太易,太初兩部經書給吃透,銘刻在血肉之中,囊括了少年人體內靈炁的每一次走向,這才有了李清源如今的這副「拳頭未至,拳意已經奪眶而入」的駭人聽聞的地步。

此為其一,少年人之所以能夠到達如此境界,自然更多的,還是因為某一部此刻已經與某位一襲青衫讀書人的朋友結締了契約的金色大書,所留給自己靈台之上的那一個個細緻迎頭金字,字字如金,當真是比真金還要真的價值連城。

雙拳皆是被一縷縷猶如小金龍的靈炁溪流給纏繞着,李清源伸手又一震手,整個人重踏一步出去,沒有使用自己如今已經逐漸熟稔的御風飛行,而是一步一個腳印,緩緩而行,之後速度愈來愈快,最終驟然加速,化作一條雪白,又有兩道金色流螢追隨,重重一拳砸在那金姓老人面前。

那飛龍身旁掀起一陣陣金色氣機漣漪,無數狂風大作,比之白袍和尚的那隻類似於「心猿」出竅的神通不遑多讓,自那一隻睜開雙眼的那一剎那,李清源體內一身氣機便被牽引過去,當然,這並沒有損耗李清源太多的靈炁,以至於李清源如今的體內溪流長河仍舊波瀾壯闊,只是因為牽引了那自酒葫蘆之中掏出的金色真龍精魄,如今他體內的溪流長河並不怎麼平靜就是了。

那一滴金色真龍精魄與李清源尋常所喝的已經是被稀釋了無數倍的金色酒水,四字之差,天壤之別。

這也早就了如今李清源這一拳頭,氣機極其得強勁,而那一身拳意,同樣不差,若是那行走江湖的江湖武夫瞧見了,說不得此刻已經拜服下來,喊上一聲「恭迎武仙降世」了。

之所以能夠如此,自然與李清源在那座黃泉之鄉時候就將自己所修習的那兩部同根同源的經書,有莫大關係。當然,這也只是其一,之後還有少年人真正將太易,太初兩部經書給吃透,銘刻在血肉之中,囊括了少年人體內靈炁的每一次走向,這才有了李清源如今的這副「拳頭未至,拳意已經奪眶而入」的駭人聽聞的地步。

此為其一,少年人之所以能夠到達如此境界,自然更多的,還是因為某一部此刻已經與某位一襲青衫讀書人的朋友結締了契約的金色大書,所留給自己靈台之上的那一個個細緻迎頭金字,字字如金,當真是比真金還要真的價值連城。。 「我知道我,我爺爺的醫術目前來說應該是暹羅國的第一,可人外人有人···」薩娜笑着說道,「神州的道術以及中醫,都是源遠流長的,我想學。」

葉塵一笑,這馬里奧可真給薩娜洗腦了,非要學那個什麼道術和中醫。

「葉塵哥哥。」

薩娜撒嬌的說道;「你就收下我吧。」

「你可是收我送給你鮮花了。」

葉塵無語道;「那是你坑我的好吧。」

「我不管,你收下我送給你的鮮花,就證明,你要收我當徒弟。」薩娜說道,本來想說要當葉塵的女朋友了,始終是女孩子,麵皮薄了一點,當徒弟應該可以了。

葉塵:「看在你這麼有誠意的面子上,我就勉為其難的收下你當徒弟吧,至於你能不能學道術,就看你的天賦了。」

「謝謝,謝謝。」薩娜高興,葉塵終於答應了,爺爺知道一定會很高興。

「別高興太早啊。」葉塵波冷水道,「這道術可不是武功,不是想學就可以的,需要很高的天賦,改天,我看下你的慧根。」

薩娜點頭,「沒問題,我24小時待命。」

薩娜又和葉塵跳了一曲舞之後,就讓葉塵回去和蔡悅聊天了,她得把這個好消息告訴爺爺。

「又騙人家小姑娘了?」蔡悅打趣道。

葉塵把薩娜要學藝事情這麼一說。

「你答應了啊?」蔡悅問道。

「嗯。」葉塵說,「這姑娘家很有誠意。」

蔡悅說:「是看中了小姑娘吧。」

葉塵一臉無語,悅姐想多了啊,他真不是看中了薩娜,當然,薩娜是一個好看的美女,哪一個正常男人不喜歡美女?

薩娜之所以要學這個道術,目的就是要當太醫學院的院長,第一首席皇室的醫王,他自然會幫忙的。

因為,他喜歡那種有夢想的人。

「那不至於。」葉塵邪笑道,「我都沒和悅姐你睡覺呢,目前對一個女人都沒興趣。」

蔡悅:「滾。」

葉塵嘿嘿一笑,目光朝着那邊鄭明義瞅了一眼,這皇帝在那邊和很多人談的有說有笑的,很不着急的樣子。

現在葉塵就特別的想知道,鄭明義這邊到底是什麼個處理辦法,直接抓鄧肯呢?還是什麼的?總得說一下吧。

「不要着急。」蔡悅看出葉塵的想法。「他作為暹羅國的國王,愛子被殺,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葉塵道:「悅姐,這你錯了,如果對方不是山姆國的人呢,換做另外一個國家的領事,早就叫軍隊包圍了。」

蔡悅點頭;「你說的也有道理,鄧肯是山姆國第一領事領導,一旦軍隊包圍領事館,山姆國指不定要開始大軍壓境了。」

「是啊,我擔心也是這個,山姆國可是霸道得很。」葉塵說,「要是這鄭明義態度強硬的話,我覺得不至於拖到最後。」

就應該在他說出鄧肯是幕後黑手的時候,馬上派人捉拿,現在弄出一個晚會出來,就是請君入甕了。

葉塵是不太相信鄭明義直接下手的,如果真這樣,葉塵覺得鄭明義牛逼。

目前看來,鄭明義剛才鄧肯握手的時候,非常友好。

「我現在就是擔心鄭明義和鄧肯之間有什麼協議。」蔡悅說道。

「不可能吧。」葉塵瞪眼,這尼瑪,兒子都被幹掉了,還要和仇人談利益,談錢,這態扯淡了吧。

「葉塵,事情說不準的,不要忘記,他是暹羅國的國王。」蔡悅說,「我們拭目以待吧。」

「我現在突然覺得你給鄭明義下毒是一件好事了,未雨綢繆。」

蔡悅之前是一臉震驚駭然,覺得葉塵膽子太大,現在細品的話,葉塵這也是給兩人買了保險。

葉塵嘿嘿一笑;「悅姐,是吧。」

「看吧。」

那邊,鄭明義終於和一些友人聊完天了,一副很高興的樣子,至少看上去是如此的,接着,眾人看到鄭明義朝着葉塵這邊走過去。

「他來了,他來了。」

蔡悅有點搞笑的說。

「悅姐,你說相聲呢。」

「鄭明義這是要和你攤牌了,你看着辦。」蔡悅壓低聲音說道。「你小子說話注意分寸啊。」

對山姆國的時候可以牛逼轟轟的,對鄭明義,要客氣點,這裏是鄭明義的地方。

「明白。」

葉塵表示自己很低調。

「陛下終於去葉塵那邊了。」

「有好戲看了。」

「我們暹羅國可是費了九牛二虎才從神州國把葉塵引渡過來了,鄭爭王子死了,他也要死吧。」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Post rating: 0 from 5 (according 0 vo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