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我願意臣服你!」一道銀色的靈魂精血從金剛囚龍罩里飛了出來,緩緩地飛到江帆面前。

江帆一把抓住飛翼銀龍王的靈魂精血,他瞬間與它建立了主僕契約,江帆也瞬間得到了所有的飛翼銀龍王的信息。

江帆一招手,金剛囚龍罩飛回手中,飛翼銀龍王立即走到江帆面前跪下道:「小的參見主人!」

「嗯,很好,你就帶領你的那些屬下到我的符咒世界中去吧!」江帆微笑道。

「是的,主人。」飛翼銀龍王道。

隨即飛翼銀龍王著急那些屬下,到了江帆面前,江帆一揮手,那三十六頭飛翼銀龍全部進入符咒世界之中。

「主人,現在我們可以去山洞裡找傳承廟宇了!」納甲土屍興奮道。

江帆和納甲土屍進入懸崖的山洞裡面,山洞很深,他們走了半個多小時也沒有走到盡頭。山洞裡面是越走越寬,最後終於走到了山洞盡頭,「傻蛋,怎麼沒有看到你的傳承廟宇呢?」江帆驚訝道。

「主人,傳承廟宇就在這裡,這裡有石門,只要打開機關就可以進入傳承廟宇之中了!」納甲土屍摸著石壁,找到了一個凸起,用力按下。

只聽到吱的一聲響,山洞石壁上裂開了一個口子,江帆和納甲土屍進入裂口之中。這裡是更加寬,順著山洞繼續走,大約走了十分鐘,眼前出現了一座廟宇是的建築。

那是一座銀色的建築,緊接著石壁建築,大門前是一對石雕的飛翼銀龍,銀色的石台階,銀色的大門。

「哦,主人,這就是傳承廟宇了!」納甲土屍興奮道。

「嗯,應該是了,你感覺去吧!」江帆點頭道。

納甲土屍立即奔跑過去,當他踏上台階的時候,突然吱的一聲,四處飛射出銀色的箭弩來。納甲口頭上揮手手中骨刺,打掉那些箭弩,他急忙後退。

「我靠,還有機關啊!」納甲土屍驚訝道。

「呵呵,這可是你們納甲土屍族的聖地,當然要設置點機關,否則被外人進入了!」江帆笑道。

等到銀色箭弩停止之後,納甲土屍張再次登上台階,四周再次出現箭弩,這次納甲土屍已經有準備了,他大喝一聲:「銀甲護身!」

身體泛起銀色光芒,那些銀色箭弩擊中納甲土屍發出金屬板聲音,納甲土屍冒著箭雨道了廟宇門前。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到! 納甲土屍伸手就去推傳承廟宇大門,突然咔吧一聲,門的上面掉下一口大鍘刀。納甲土屍頓時躲避不及,被大鍘刀斬中雙手,砰地一聲,雙手雖然沒有被斬掉,但是手臂生疼。

「我靠!老子是來接受傳承的,如果被害死了,還接受個屁傳承啊你!」納甲土屍破口大罵道。

納甲土屍雙手用力,把大鍘刀舉了起來,當他剛舉起大鍘刀的時候,突然門打開了,納甲土屍立即露出微笑:「哦,門開了!」

他的笑容還沒落下,突然門裡面飛出一支大鐵鎚,砰的一聲砸在納甲土屍臉上。這一下這砸得不輕,納甲土屍頓時從台階上滾了下去。

江帆看到了不禁搖頭道:「哦,可憐傻蛋,又遭暗算了!」

納甲土屍翻身爬了起來,擦了一下鼻子,「我靠,鼻血都出來了!你這是誠心想整死我是吧!老子不要什麼狗屁傳承了!」納甲土屍轉身就走。


納甲土屍剛走兩步嗎,地面上突然翻起一塊石板,砰的一下,打中納甲土屍的面門。納甲土屍仰面摔倒,「啊!我靠了!老子不要傳承都不行啊!」納甲土屍捂著臉爬了起來。

突然一道銀色光一閃,傳承廟宇的大門上出現了一位老者的影像,「呵呵,作為我納甲土屍族的族人,必須要百折不饒才可獲得我納甲土屍族的傳承,才有資格獲得我納甲土屍族的傳奇的五行玄變甲!」老者笑呵呵道。

「我靠,你是什麼人?」納甲土屍驚訝道。

「呵呵,我是納甲天土屍族的族長土包,這是我留給族人的影像,歡迎你來到傳承廟宇!」老者微笑道。

「哦,原來你就是我納甲土屍族族長啊,我說你也太羅嗦了吧,直接把傳承給我,把那個五行玄變甲給我就得了!」納甲土屍搖頭道。

「呵呵,你小子也真心急呢!傳承廟宇就在裡面,還有五行玄變甲也在裡面,能否得到就看你的緣分了!」老者影像立即小時不見了,大門吱的一聲打開了。

納甲土屍小心翼翼地走上台階,再也沒有發生弓箭了,他走到門口,回頭對著江帆道:「主人,小的進入了!」

江帆微笑揮手道:「去吧,一定要獲得傳承,還要得到五行玄變甲。」

「嗯,主人,小的一定成功的!」納甲土屍點頭道。

納甲土屍進入傳承廟宇大門,出現在他眼前的是第一重大殿,大殿中間是一個天台,檯子上有一張銀色的石桌,石桌上有一個銀色的石盒子。

納甲土屍知道那銀色的石盒子裡面就是傳承珠,他快步跑上天台,一把抓起銀色石盒子。打開石盒子,裡面是一顆銀色的珠子,半透明,放著銀色光芒。

納甲土屍雙手捧著傳承珠,嘴裡默念著:「納甲土屍族祖先啊,傳承我吧!」

他手裡的傳承珠立即緩緩地飛了起來,飛到納甲土屍頭頂上方,一道銀色光芒照在納甲土屍頭頂上,銀色光如同流水般傾瀉而下,流出納甲土屍腦門裡。

納甲土屍腦海里出現了許許多多傳承功法,那些功法全部進入他的記憶之中,還有納甲土屍族的發展歷史等等事情他瞬間明白了。

到此時納甲土屍才明白,原來自己本來就是這個世界的納甲土屍族的一員,因為納甲土屍族遇到了前所未有強敵骷髏黑甲族,他們被打敗了,幾乎被滅了族。

最後族人就選出剛出生的納甲土屍,偷偷地把他送到人界,這也就是納甲土屍為何記不住小時候的事情原因了。

後來骷髏甲族又被其他族滅掉了,納甲土屍族族人就隱居起來,現在這個世界還有極少數的納甲土屍族人。


現在納甲土屍終於明白了所有事情,納甲土屍族的振興和發展就落在他肩膀上了,他睜開眼睛,頭頂上銀色珠子掉落下來,變得暗淡無光。

納甲土屍立即朝著第二重大殿走去,因為那裡有納甲土屍族的神物五行玄變甲。第二重殿與第一重點之間是一道門石門相隔,推開石門,進入第二重大殿。

第二重大殿和第一重大殿一模一樣,天台上也有一張銀色石桌,桌子上是一個銀色的箱子。箱子上面雕刻了古怪的圖案。

那就是納甲土屍族神奇的五行玄變甲!納甲土屍興奮道:「哦,箱子裡面肯定是五行玄變甲了!」

納甲土屍猛地躍起,跳躍在天台上,他一把抱住箱子,感覺箱子十分沉重,「喔,這麼重的箱子啊,這五行玄變甲也太重了吧!」納甲土屍驚訝道。

他迫不及待地打開箱子,突然發現箱子沒有開啟地方,四周都是密封的。納甲土屍頓時傻了眼:「呃,這箱子如何打開啊?」

納甲土屍把箱子翻來覆去,還是沒有找到開啟箱子地方,「呃,怎麼辦呢?」納甲土屍驚訝道。

「還是問問我主人吧。」納甲土屍傳音給江帆,「主人,小的無法打開一個箱子呢!」納甲土屍道立即描述這箱子外形。

聽了納甲土屍描述,江帆笑道:「傻蛋,你既然獲得傳承了,你可以在傳承記憶這尋找開啟箱子辦法。」

「哦,主人,小的怎麼就忘記了呢!」於是納甲土屍在傳承記憶庫中尋找開啟箱子的方法。

幾分鐘后,納甲土屍終於找到了開啟箱子的方法,原來這箱子名叫九宮回格箱,箱子上的古怪東西就是九宮回格。

只要連續按就是圖案,箱子就會自動打開,如果按錯了,箱子無法打開,而且機會只有一次。

這個難度大了,納甲土屍根本看不懂這是什麼九宮回格,他抓著頭皮道:「我靠,這他媽不是刁難我啊!我根本就看不懂,如何打開!」

「主人,小的找到了有關箱子資料,可是小的不懂九宮回格是什麼意思啊!」納甲土屍傳音道。

「呃,你傳承記憶庫里就沒有方法?」江帆驚訝道。

「沒有啊,主人您懂得九宮,還是您幫小的打開吧。」納甲土屍懇請道。

「好吧,你描述箱子上的圖案吧,我看看是怎麼回事。」江帆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到! 於是納甲土屍描述了箱子上的圖案,江帆立即就明白了是怎麼回事了,「傻蛋,你就按照我所說的開啟箱子。」

「是的,主人,你說吧!」納甲土屍道。

「你先按左邊的圖案,然後再按左下方的圖案…」納甲土屍按照,江帆的提示,連續按了九次。

當他按在最後一次,鬆開手后,只見箱子上立即泛起銀色光芒,只聽到咔吧一聲,箱子自動打開了。

一副銀色的鎧甲出現在納甲土屍面前,「哦,這應該是五行玄變甲!」納甲土屍驚喜道。

突然箱子裡面飛出一道銀色光,飛到大殿上空,嘩啦一聲,那銀色光形成影像。影像中還是開始在門前看到的老者,「呵呵,你小子運氣真好,這就是我們納甲土屍族的五行玄變甲,它可是至高的寶物啊!你可以滴血認主。」老者微笑道。

納甲土屍立即咬破食指,把血滴在五行玄變甲上,血滴沒入鎧甲之中。嗡!鎧甲上立即泛起銀色光芒,隨即那五行玄變甲飛了起來,瞬間融入納甲土屍身體之中。

「小子,你已經獲得了五行玄變甲,我們納甲土屍族的武器在第三重大殿之中,你獲得武器之後,再有無相玄變甲,我們納甲土屍族能否再次稱霸就靠你了!」老者影像微笑道。

「呵呵,老頭,你放心吧,就算沒有五行玄變甲,我就可以稱霸這個世界的!」納甲土屍滿不在乎道。

「嗯,果然有霸氣,這才是我們納甲土屍族的後人!」老頭說完,影像立即消失不見。

「呵呵,我現在也有法寶了!」納甲土屍裂開嘴巴笑道。

納甲土屍下了天台,他走到北面的石壁旁,伸手按下機關,只聽到吱的一聲,牆壁上出現一個通道,這個通道就是通向第三重大殿。

納甲土屍進入第三重大殿之中,他頓時驚呼起來,「哦,這就是我們納甲土屍族的武器啊!」


在大殿上空,懸浮著一桿銀色的槍,這槍十分奇特,不同普通的槍。首先不同地方就是,槍頭不同,普通的槍頭是一個槍尖,上窄下寬。

而這種槍是五個尖頭,外形如同五條蛇頭,槍桿鴨蛋粗細,上面鑲嵌了五個銀色的鈴鐺。槍桿上紋著鱗片,樣子就像蛇身,盤繞在一根樹上。

納甲土屍快步奔跑上去,他跳躍起來,伸手就去拿那把槍,可他的手剛碰到槍桿,便被嘶的一聲,手如同被電擊了一樣,縮了回來。

「呃,怎麼回事,槍上面好像有電啊!」納甲土屍驚呼道。

他再次躍起,伸手去抓那桿槍,仍然是嘶的一聲,手如同觸電一樣,縮了回來。

「我靠,這是搞什麼!耍老子是吧!」納甲土屍拔出骨刺,對著那桿槍刺了過去。

只聽到砰的一聲響,骨刺扎在那桿槍上,納甲土屍感覺到一股反彈之力,再看自己的骨刺竟然受損了!這次他震驚了,要知道他的骨刺十分堅硬,就算是堅硬耳朵岩石也可以刺穿。

就在納甲土屍震驚的時候突然大殿上空出現了老者影像,「呵呵,你小子真夠莽撞的,這桿槍可是我們納甲土屍族的寶物,名叫五尖噬魂槍,想要得到此槍,你必須穿上五行玄變甲,才可以拿到此槍,然後滴血認主。」老者笑道。

「呃,老頭,何必搞得這麼複雜,直接給我不就得了!」納甲土屍十分不滿道。

「你小子,哪有這麼便宜的事情,我們納甲土屍族的崛起,必須交給一個有能力人手上,豈能隨便呢!快去拿槍吧!」老者搖頭道。

納甲土屍立即大喝一聲:「五行玄變甲護身!」

嗡的一聲,一道銀光泛起,納甲土屍身上立即出現了銀色鎧甲,從頭到腳,納甲土屍被鎧甲包裹著。

「五行玄變甲,飛起!」納甲土屍話音剛落,他的背上長出一對銀色翅膀,嗖地飛上大殿上空。

轉眼間,納甲土屍到了五尖噬魂槍旁邊,納甲土屍伸手去拿五尖噬魂槍,只聽到嗡的一聲,五尖噬魂槍泛起銀光,它動了,調轉槍頭直奔納甲土屍刺過去。

「我靠,竟然攻擊你的主人!」納甲土屍驚呼道。

納甲土屍一閃念,身上的五行玄變甲立即泛起銀光,手臂立即迎了上去,砰的一聲,五尖噬魂槍刺在五行玄變甲上,火星四濺,納甲土屍感覺到手臂微微有點發麻。

隨即五尖噬魂槍再次攻擊納甲土屍,並且那五個個鈴鐺發出叮鈴聲音,納甲土屍立即感覺到頭有點暈。

「我靠,老子不發威,你當我是病貓!五行玄變變身!」納甲土屍暴喝一聲,身上的鎧甲立即泛起銀光,雙手握拳,對著五尖噬魂槍就是一拳。

轟的一聲巨響,五尖噬魂槍被打得飛了出去,緊接著納甲土屍追趕上去,對著五尖噬魂槍一頓打擊,最後那桿五尖噬魂槍發出求饒之聲了:「主人,小的服了,請您滴血認主吧!」


「呃,原來你也會說話呀!」納甲土屍驚訝道,他想起江帆的誅妖劍,這桿五尖噬魂槍竟然和誅妖劍一樣也有槍魂。

納甲土屍收起五行玄變甲,伸出食指,輕輕一彈,一滴血飛了出去,落在五尖噬魂槍上。嗡的一聲,五尖噬魂槍泛起銀光,嗖地飛向納甲土屍,迅速融合到納甲土屍身體之中。

納甲土屍露出微笑道:「哦,太棒了,我現在有新的武器了!」

他現在腦海里有了這桿五尖噬魂槍的信息了,五尖噬魂槍無堅不摧,槍上的鈴鐺可以噬魂,讓人頭暈,還有三招厲害的槍法,一招比一招兇猛。

此時外面的江帆也得到納甲土屍的信息,「傻蛋,你這次可是大豐收了,不僅得到了傳承,還得到五行玄變甲這種法寶,最後還得到如此神奇的五尖噬魂槍!」江帆傳音道。

江帆十分高興,這次納甲土屍實力大增,對於馬上就要到來的仙魔大戰又多了一個勝算。

納甲土屍笑呵呵道:「主人,小的這次是發了,不但得到這麼多寶貝,還得到一個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