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優摸了摸自己的臉,搖搖頭「沒事,可能有點上頭,我其實還能在喝,不信你們看。」說完,王優又給自己到了一大杯,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較真,這樣固執。一向不勝酒力的她,很快就堅持不住了。

吳樾看著王優慢慢出現紅疹的臉,他開始擔心了,放下手裡的酒杯,走到王優身邊「你醉了,我送你回去。」說完對著許志勇說「許總,王優她醉了,我先送她回去了,你們慢慢吃,玩的開心。」

許志勇看著吳樾,開心的連連點頭「好的,好的,吳總,你們玩的開心啊,不用管我們。」看到他倆這樣,許志勇就開心了,以後他們兩個公司的合作,不就容易多了嘛,按照現在的狀況發展下去。

吳樾不管其他人的眼光,把王優抱起就走。

王優雖然醉了,但是還是有意識的,她努力想從吳樾懷裡掙脫「你放開我,我沒有醉,我還可以喝。」

王優越是動的厲害,吳樾就把她抱的更緊,懷裡的王優看著吳樾,想了想就這樣吧,趁這一次醉了,還可以懷念一下以前的溫暖,王優看著看著就睡了,其實她沒有睡,她只是不想動了,此時此刻,她就想安安靜靜的躺在吳樾的懷裡。

吳樾看著懷裡的人,突然感覺自己就像做夢一樣,他已經好久沒有抱過她了,她好像比以前輕了,不抱她還不知道,現在的王優比以前瘦了好多。

吳樾把王優放在副駕駛,為她繫上安全帶,王優感受到吳樾的氣息,近在咫尺,突然自己的心跳也加快了,她努力控制自己,不能讓吳樾發現自己,不然自己好沒有面子,她一定不能讓吳樾發現,自己還愛著他。

吳樾上車后,看著旁邊的人,這個時候沈懿周給王優打電話了,吳樾看著王優的手機,很自覺的就給她掛了,看著王優給沈懿周的備註是一個周,於是吳樾拿王優的手機給自己打了一個電話,他不由自主的就輸入了王優以前的手機密碼,沒有想到居然打開了,吳樾看著王優,「你是不是還沒有忘記我?」

王優聽到吳樾的話,突然心跳漏了半拍,她努力的裝作睡著了的樣子,害怕自己被發現,還故意說了一句夢話「我沒有醉。」

吳樾拿起手機給自己打了一個電話,發現自己的備註就是吳總,吳樾心沉下去了,他看著王優,他不明白自己,也不明白她,所以他們現在到底是什麼,他感覺自己現在就像一個瘋子一樣。

吳樾把手機放下,準備開車回家。可是王優怎麼辦,帶她回家嗎?如果黃媛媛知道了,。

經過一番思想掙扎,吳樾帶到王優來到酒店,前台看著吳樾那個眼神,感覺就像在看壞人一樣,帶著一個酒醉的人。

吳樾看出來前台的表情,無奈的解釋到「看什麼,她是我媳婦,喝醉了不行嗎,我們今天吵架了。有問題嗎?」

前台看著吳樾,連忙搖搖頭,把房卡遞給吳樾「需要我幫你把這位小姐撫上去嗎?」

吳樾點點頭,讓她把王優弄了上去,當前台準備走的時候,吳樾把她叫住「你,能不能幫她把衣服換一下,我去給她買一點葯。待會就回來。」

前台非常有禮貌的說「好的,先生。」

吳樾來到藥店給王優買了一些葯,他到現在都記得王優過敏要吃什麼葯。

吳樾喂王優吃了葯后,就坐在了床邊,看著滿臉紅疹的王優,吳樾突然有一絲心疼「所以,你為什麼要騙我,你明明就過敏。」

看了一會兒,吳樾就把燈關了,他關上門就回去了。他沒有看到,他轉身離開時,王優兩邊的眼淚。

王優等到吳樾走了,就睜開了眼睛,過了一會兒確定他走了,才把燈打開,看著床頭吳樾買的葯,王優哭了,她不知道為什麼,就啊很難過,她很要強,說不出一句妥協的話,也走不出以前的影音。

王優拿起自己的手機,看了沈懿周給自己的簡訊,沈懿周見她沒有接電話,便給她發了好幾條消息。

王優想給沈懿周打電話,卻看到了自己的手機一個小時前給吳樾打過電話,就在沈懿周打的電話後面。王優突然想起了吳樾說的:你是不是還沒有忘記我。難道是他自己打的?

王優想了想,她想休息了,於是給沈懿周回了一條微信:我想睡了。發了消息過後,王優便重新關上燈,準備睡覺,可是她發現自己好像睡不著了。自從吳樾見了吳樾,王優就經常睡不著。

吳樾回到家裡,就趕緊洗漱了,可是他發現自己的心空落落的,又好像有好多東西揉在一堆,讓人很煩。他又給自己開了一瓶紅酒,一個人喝悶酒。。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一見到秦王,蘇禾一愣,不知道他怎麼過來了,瞬間變臉,剛才的柔情立刻轉換成一臉無辜。

「王爺,妾身過來看看齊王妃,順道與齊王聊聊天而已。」

秦王一直很相信她,疼愛她,對她說的話從來沒有半點懷疑。

但也一直知道她和齊王以前的關係,方才過來剛好聽見齊王說的話,瞬間聯想到兩人舊情未泯。

他冷臉看着尉遲墨,「齊王應該清楚,禾兒如今是你的王嫂,你該對她敬而遠之,不該有別的想法。」

尉遲墨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不屑道,「秦王視為珍寶的東西,在本王的眼裏什麼都不是。」

「對了,秦王回去該好好教教自己的王妃什麼叫自重。」

蘇禾在他心裏一直溫柔大方,知書達理,聽尉遲墨的意思,就是他的禾兒主動了,他頓時氣得提高了嗓門。

「你當日對禾兒情根深種,對她什麼心思本王一清二楚,你沒本事娶了一個毒婦,連側妃都不是好人,所以嫉妒本王娶了禾兒。」

說完,他高大的身影擋在蘇禾面前,蘇禾看着他的背影,眼底一閃而過的冷笑。

她當日嫁給秦王,除了此人背靠貴妃等旁支勢力,更多的是他比尉遲墨容易拿捏。

這一年多來,秦王一直對她寵愛有加,就連側妃都不曾納一個,每次貴妃催促,他都會回絕。

對她不說言聽計從,但絕對百般寵愛。

這是尉遲墨給不了的!

可是,尉遲墨有勇有謀,她當日愛慕他,正因為尉遲墨是女孩子心中所愛的英雄,她也不例外。

可惜,那賢妃的娘家不堪大用,就算尉遲墨戰功赫赫,背靠勢力太弱,幾乎無望太子之位,她才轉嫁秦王。

可誰知道,這才過了一年光景,他不但娶正妃納側妃,就連皇上都開始重視他,反而秦王,一直韜光養晦,錯過大好爭奪的時機。

甚至,尉遲墨還開始跟顧冷清恩恩愛愛。

她見不得他跟別的女人在一起,當初尉遲墨愛慕她的眼神,至今還記得,她永遠也忘不掉,又怎麼會允許他愛上別的女人!

尉遲墨眼裏的鄙夷更深,「你有這自我安慰的本事,不如帶她回去,好好關着,本王實在看都不想看見她。」

要不是顧念兄弟情分,他一定把話說的更難聽。

說完,轉身便走到床邊,一臉神情地看着顧冷清。

清兒,本王如今才知道,比起這些女人,你可特別多了。

蘇禾受傷的眸光看着他,見他凝視着顧冷清的眼神那麼炙熱,她就嫉妒得發狂。

這種眼神,甚至在以往連她都不曾有過的。

這個該死的顧冷清為什麼如此命大,居然這都不死。

蘇禾頓時又氣又妒,可秦王在此,她只好咬着嘴唇內壁,硬生生忍下。

「好,你記住自己說的話,禾兒,我們走。」秦王拉起蘇禾的手離開,離開前,蘇禾依依不捨地看了尉遲墨一眼。

可尉遲墨眼裏只有昏迷的顧冷清,看都不看她一眼。

她的心瞬間如同被刀割一般,痛的她厲害,同時更恨不得顧冷清死!

「清兒,我知道你醒了。」尉遲墨握住她的手,沒有生氣,反而內心十分激動,她沒事就好。

「……」

聞言,她緩緩睜開眼,嘴角扯了扯尷尬的笑,讓本來蒼白的臉色上,點綴上一層俏麗。

顧冷清其實在一刻鐘前醒來了。

剛好聽見蘇禾和尉遲墨在說話,想着這個時候睜開眼可能太尷尬,就順道聽聽好了,沒想到居然秦王也來了。

就……

很有撞破奸、情的意思。

「不是我故意要聽你們說話,是那氣氛不允許我醒啊,可別耽誤了你們。」顧冷清說道,心想沒想到蘇禾居然那麼厚顏無恥。

這秦王……快成綠巨人了吧。

尉遲墨嚴肅地糾正她,「別胡說,本王跟她清清白白,什麼事都沒有,再說,我現在就喜歡你。」

突如其來的表白,讓顧冷清感覺傷口瞬間疼的厲害。

她叫了出聲,嚇得尉遲墨無比緊張,「怎麼了?是不是哪裏不舒服,我這就去叫曹御醫。」

說完他就起身,被顧冷清及時給拽住,他回過頭來,關心的眼神看着她。

「怎麼了?」

見他神色驚慌,她有一丟丟的抱歉,說道,「找什麼曹御醫,我自己就是大夫,你幫我倒杯水來,我吃點葯。」

尉遲墨這才想起來。

啊,對!

剛才急起來,他忘了這茬。

他立刻轉身去倒水,顧冷清則意念召喚出藥箱,單手打開,裏面果然都是一些必備的藥品,藥箱完全跟她心靈合一,想要什麼就有什麼。

她拿出消炎藥和抗生素,就著尉遲墨端來的水喝下,再拿出玉續丸藥粉,讓尉遲墨幫忙拆了腿上纏着也算細緻的繃帶,自己半坐起來,忍着痛,利落輕鬆地清理傷口。

清創,消毒,撒上玉續丸藥粉,再纏上繃帶,一整套動作下來乾淨利落,一點不像剛從昏迷中醒來的人。

尉遲墨看着她發愣,眼神變得愈加心疼。

「清兒,本王有話要對你說。」

尉遲墨認真嚴肅的樣子,讓顧冷清抬起眼皮來,似乎嗅到了什麼,「嗯,你說。」

「對不起。」

尉遲墨再次把她的手握住,垂着眼,輕輕摩擦她的手背,那樣的繾綣不舍,短暫的遲疑后,才抬起眼來,勾起釋懷的嘴角。

「當日你產下患有面瘤的宇兒,我差點殺了你不說,還險些殺了我們的孩子……縱使你們最後沒事,可當日所承受的痛苦,全拜我所賜。」

「宇兒被人毒害,真相在前,是我因為所謂恩情一再縱容,險些釀成大錯,害你致死,這一樁樁一件件,全因我當日對你成見太深,對恩情太過執著。」

尉遲墨的聲音越說越低沉,內心沉痛心碎,想起種種往事悔恨不已,卻再無彌補的機會。

「今日,深知當日對你所犯之錯,罪無可恕,本王決定成全你,你我和離,從今日開始,你我夫妻情斷,往後各自婚嫁,互不相干。」

尉遲墨看着她,嘴角揚著一抹弧度,赤目悲痛不已,看得顧冷清心口一陣陣刺痛,彷彿被擰緊在一起的麻繩。

眼睛瞬間一熱,濕了眼眶。

但她微微抬頭,把眼淚逼了回去,看着尉遲墨,嘴角揚起一抹解脫的笑。

「謝王爺成全。」

。。 喬伊目瞪口呆。

許文昌每個月才給家裡五千塊錢,而那五千塊錢,還被他媽給扣了。

這兩年,喬伊一直是自己搭錢,維持著生活,可是許文昌卻捨得給那個女人花一百五十萬!

她特么就沒見過許文昌給她超過一萬的錢!

喬伊的眼淚流了下來,她是有多失敗,把日子過成了這樣?

她是有多失敗,身邊的男人早就是別人的了,她還在家裡,給人家辛苦洗衣做飯,照顧老人帶孩子?

許文昌特么他的良心不會痛嗎?

這就是他的愛啊?

他給了她工資卡,她還以為他交了經濟大權,卻沒想到,他還有副卡。他用副卡花錢,她連知道都不知道!

江南曦也不禁為喬伊難過,卻不知道怎麼安慰她。所有語言,這個時候,都是蒼白無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