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座大殿的確可以用空蕩蕩來形容。除了聳立在大殿中央的太陽神像以外、幾乎完全沒有任何其他的裝飾、雕像或者壁畫;幾支支撐着屋頂的、足要四五個人合抱的大柱子,每根柱子旁邊還有兩支上面點燃着蠟燭的燭架,地面上鋪着着如同神殿裏的祭司們身上長袍一般的紅色地毯,除此以外、就幾乎沒有其他東西了。

惡魔跟着阿方索·維蘭大元帥走向太陽神像。這座神像約莫有三個成年人的高度、而神像本身則被豎立在一個高度超過惡魔肩膀的金屬臺子上;那些柱子旁邊的蠟燭的光芒只能夠照得到神像的膝蓋部位、因此惡魔完全無法看得見這座太陽神像臉上的表情;豎立着神像的金屬臺子只有一面有階梯供太陽祭司們上落,而此刻有兩個人影正坐在那些階梯上面。其中一個看起來容貌十分端莊的****,那正是沙地帝國的胡楊大帝六世;而另外一個滿面白鬚的老人則身穿與其他太陽祭司一樣的紅色長袍,區別只在於他手上握着一支頂端被製成太陽模樣的權杖,想來這位就是維蘭城太陽神殿的大祭司了。

惡魔發覺大祭司望向他的眼神裏滿帶着驚異,這些常年跪在神祗神像腳下祈禱的老人、能夠看穿他的真實面貌的機會相當之大,惡魔十分清楚這一點;而那個大祭司卻率先開口了:“無論是什麼種族,只要能夠沐浴着太陽神蘇梅爾的光芒、來到他的神像前,就足以得到太陽祭司們的禮遇。”大祭司的目光轉向阿方索·維蘭大元帥:“大元帥閣下,請儘管將你所知的情況一一道來吧,無需要試圖掩飾、也無需要誇張其辭,我們的大帝陛下只需要知道最真實的情形。”


“最真實的情形是嗎?”阿方索·維蘭大元帥苦笑着單膝跪下、向胡楊大帝六世行禮:“維蘭城、包括大帝陛下的王宮都已經被傭兵國塔莎的軍隊佔據,目前這座太陽神殿是唯一尚在我們掌握之中的地方。”

“大元帥請起。”胡楊大帝六世面不改色:“那麼,除了維蘭城以外的地方呢?相信傭兵國塔莎的侵略者們絕對不會只向朕的王宮動手。”

“就臣下所得到的消息,國內五大城市已經全部被傭兵國塔莎軍隊攻陷,其中的勞倫斯城甚至已經被那些侵略者放火而徹底焚燬。”勞倫斯部落是沙地帝國五大部落之首,而就連號稱沙地帝國根基的勞倫斯部落所在的勞倫斯城也被燒燬,這隻能說明沙地帝國國內的其他部落都已經再無反抗之力了。

“唉,侵略者所造成的罪孽、朕也應該承受一半。”胡楊大帝六世低下頭,稍微沉默了一小會兒:“大元帥、你手臂上的傷勢並無大礙?”

“啓稟陛下,臣下的手臂已經作過處理,雖然從今無法再親自握刀爲陛下戰於駝前,但也必將盡心盡力……”

“沒有大礙就好。朕有事要交託與你。”胡楊大帝六世站起身來、走到阿方索·維蘭大元帥面前:“大元帥,朕命你立即召集所有部隊,帶着朕的孫女薩曼莎突圍;靜待時機、然後輔助她將傭兵國塔莎的侵略者從我們的綠洲中驅逐出去。”

“這……那陛下您?”阿方索·維蘭大元帥盯着胡楊大帝六世的眼睛,略微猜得到胡楊大帝六世的打算。

“朕已經年老,復國大業也只能交給年輕人去辦了;再說,在朕在位期間、沙地帝國竟然遭此大辱,朕再無面目面對沙地帝國的每一位臣民,也只得以身殉之。”胡楊大帝六世說着,從腰間解下那把曾經由德爾克·雄鷹持着與採尼·克阿莫決鬥、後來由其他人撿回來的黑金彎刀,交到阿方索·維蘭大元帥手裏:“快去、快去,你等準備妥當、將要起行之時,朕當親自前去大殿外;屆時想必侵略者的目光會聚集在朕身上、而略減你等突圍的阻礙。”

“陛下……”阿方索·維蘭大元帥再次跪在胡楊大帝六世面前,似乎想要說些什麼。

“此乃朕的命令。”胡楊大帝轉過身去、跪倒在那座太陽神像腳前:“沙地帝國國土在維蘭部落手中失去,當由維蘭部落後人收回;大元帥,也請你傳朕的族令,維蘭部落必傾全族之力、誓雪今日之恥。”

“自己包裏面掉下來的石頭,應該自己親自彎下腰去撿起來。”突然間,一把渾厚粗壯的聲音從太陽神像腳下的金屬臺子裏面傳出來:“而不是把責任交給其他人,自己一死了之。”

這把聲音似乎把胡楊大帝六世和阿方索·維蘭大元帥都嚇了一跳,而那位大祭司卻似乎早有預料一般、點了點頭:“你們終於趕到了。”

大祭司的話音剛落,那金屬臺子的階梯中間部分突然向下凹陷下去,一隊身穿厚重鋼甲的人影從裏面魚貫而出;這些人每一個都手執閃亮的鋼斧,身材粗壯、腳步沉穩,他們與尋常人之間最大的不同之處在於身高:這支從太陽神像腳下金屬臺子裏走出來的部落,竟然是一羣矮人。

光頌神殿 十二

“我們奉國王之命前來,保護大帝陛下離開。”矮人們的聲音就如同他們的腳步一般低沉而有力。

“你們是……?”就連一貫鎮定的胡楊大帝六世也不覺流露出一絲驚訝的神色,她從來都不知道這座太陽神像下面居然會有這樣一條祕道、以及有這樣一羣矮人的存在。

“他們是沙地矮人,雖然不是陛下您的臣民,但與陛下您的臣民們共享這片沙漠;只不過陛下您的臣民們擁有地面、而他們擁有地下的世界而已。”大祭司拄着權杖、站起身來:“通常人類總是信不過其他的種族,然而在神祗面前、各種種族之間其實就只有外貌的區別;沙地矮人裏同樣有追隨太陽神蘇梅爾的祭司,我們之間的聯絡早已經保持了上千年。”


爲首的一個矮人戰士聽了大祭司的話,點了點頭、走到仍然跪在太陽神像前的胡楊大帝六世面前:“事不宜遲,陛下,我們必須立刻離開。”

“離開?到哪裏去?”阿方索·維蘭大元帥直接發問。

就在矮人戰士張嘴準備回答大元帥的問題的時候,突然間、幾個全副武裝的衛兵跑進大殿裏來;這些衛兵完全不理會胡楊大帝六世、而直接向阿方索·維蘭大元帥行禮——這是沙地帝國的規矩,一旦有戰事發生,沙地帝國國內所有的士兵、角駝騎士眼裏都只會剩下他們的指揮官,而現今沙地帝國軍隊的最高指揮官就是全國統領大元帥阿方索·維蘭了。

“大元帥閣下,傭兵國塔莎軍隊已經將維蘭城內的混亂平息,現在包圍在這座太陽神殿外面。”其中一個衛兵大聲報告。

阿方索·維蘭大元帥臉色一變,轉身向胡楊大帝六世鞠了鞠躬:“陛下,臣下先出去看一下情況;這位是臣下招募前來的、身手高強的傭兵,之前宴會廳裏與那個採尼·克阿莫決鬥的那位傭兵正是他的夥伴之一,他會留下保護陛下您的安全。”

胡楊大帝六世看了惡魔一眼,然後轉回面對阿方索·維蘭大元帥:“不,朕和你一起出去,朕也要親自看看這些侵略者對沙地帝國、對維蘭城所做的事情,日後自當百倍奉還。”

×××××××××××××××××××××

維蘭城裏的太陽神殿甚至連圍牆都沒有一道,然而就此刻而言、沒有任何一個傭兵國塔莎的戰士敢於走近太陽神殿的範圍以內;在聳立着太陽神蘇梅爾的神像的大殿門外,有兩座高高的塔樓——太陽神殿的衛兵,在非執勤時間就是駐紮在這兩座塔樓裏,以胡楊大帝六世爲首的衆人此刻正站在其中一座塔樓頂端,望向太陽神殿外面的傭兵國塔莎軍隊。

惡魔四下張望,放眼所及、全是身穿皮甲的傭兵國塔莎戰士,至於那些保衛着太陽神點的沙地帝國衛兵,則在這兩座塔樓附近列成幾個方隊,似乎時刻準備衝出去與傭兵國塔莎戰士決一死戰一般;然而任何人都能夠一眼看出、假如這些沙地帝國衛兵真的衝了上去的話,結局只會是自尋死路——惡魔安姆蒂爾斯粗略估計之下,包圍在太陽神殿外面的傭兵國塔莎軍隊數量足足有沙地帝國衛兵的四五倍,此外還不停有身披皮甲的身影成羣結隊地陸陸續續地涌來。


然而縱使是人數上佔據瞭如此優勢的傭兵國塔莎戰士,卻始終不敢走近太陽神殿的範圍以內,惡魔稍微留心看了一下、便發覺其原因所在;在太陽神殿外圍地面上、竟然有一個散發着淡淡金色光華的圓圈,這個圓圈將整座太陽神殿、以及太陽神殿附近的建築物都包圍在裏面,而這個圓圈的中心點、正是大殿裏面的太陽神像。所有的傭兵國塔莎戰士都停留在那個金色圓圈外面,想必他們也知道這個圓圈裏面有着太陽神蘇梅爾的神力的庇佑、因此不得不止步於此。


“在太陽神蘇梅爾的光輝照耀下,這些可恥的新神信徒是無法闖進來的。”走路搖搖晃晃、彷彿隨時都會栽倒的大祭司也跟着胡楊大帝六世到了塔樓頂上來:“然而,太陽神殿裏的各樣儲備都極其有限,固守在這裏絕對不是什麼好主意。”

“……”胡楊大帝六世咬着牙、盯着下面的那些傭兵國塔莎戰士:“‘自己包裏面掉下來的石頭,應該自己親自彎下腰去撿起來’嗎?這麼說來,一心就此死於此地的朕,卻是太過自私了。”胡楊大帝六世轉身走下塔樓:“傳令下去,朕和大元帥等人離開之後,所有衛兵立刻放下武器,免遭更大的傷害,也好讓朕捲土重來之日、多得一分助力。”

×××××××××××××

在太陽神像腳下金屬臺子的祕道入口前,胡楊大帝六世轉身望向尾隨在自己身後的衆人:阿方索·維蘭大元帥,躺在擔架上的薩曼莎公主,幾位貴族,五十個被挑選護送大帝的衛兵,以及以大祭司爲首的十來個身穿紅色長袍的太陽祭司,另外還有以人類外形出現的惡魔安姆蒂爾斯和揹着黯精靈妮絲的前頭等聖火騎士——德爾克·雄鷹雖然仍然神情恍惚、可是讓他揹着妮絲跟着惡魔走卻並不是什麼難事。

“走吧。”胡楊大帝六世低聲說着,一邊在矮人戰士的陪同下走進了那條祕道;而這大殿裏的人並不知道,於此同時、另外一個人也剛好來到太陽神殿那個金色的保護圈外面。採尼·克阿莫此時看上去精神抖擻,彷彿在之前的決鬥中沒有受到一點的傷;只見採尼·克阿莫帶領着幾個身穿繡着十角星的長袍的身影,一同在太陽神殿金色保護圈外面跪下、開始低聲祈禱着什麼,隨即、一片銀白色的光芒從他們面前出現、然後緩緩移向金色保護圈的方向。不一會兒、那道金色的保護圈就在銀白色光芒的侵蝕之下逐漸消失,而傭兵國塔莎的戰士也就此踏入了太陽神殿的範圍以內。

漆黑的祕道里,諸位太陽祭司手中的權杖紛紛發出如同太陽一般耀眼的光線,將祕道照亮;阿方索·維蘭大元帥侍機再次提出之前已經問過一次的問題:“陛下,我們計劃要到那裏去呢?”

他得到的回答很簡單。

“光頌神殿。” ————本卷的最後兩章,明天多更兩章補昨天的缺————

光頌神殿 十三

沙地矮人也許是整個維斯塔大陸上最神祕、最不爲人知的一個矮人部族,然而這一族不但事實上存在,而且在很多角度上來說、還十分之興盛。

衆所周知,在地面、也就是人稱維斯塔的大陸地下,有着所謂的地底世界的另外一層大陸存在,而在維斯塔大陸和地底世界之間、只相隔着一層厚厚的岩石和泥土;這層分隔着維斯塔大陸和地底世界的岩石和泥土到底有多厚、沒有人知道,有能力作出丈量的諸神對此似乎興趣不大、而惡魔和魔鬼們則忙於沉浸在血腥之戰中,至於那些巨龍、似乎對此有着一些研究,卻從來沒有告訴過任何人有關於此的事情。然而這些並不單止岩石和泥土,在這裏面還有着許許多多的生物的蹤跡,矮人、侏儒以及不少的怪物都生活在這上不及維斯塔大陸、下不至地底世界的岩石和泥土之中。

其中矮人們似乎正是對這種生活環境最感興趣的種族。天生喜好與岩石和礦藏爲伍的性格、就如同岩石一般粗壯的身軀,矮人們似乎本來就是跟那些岩石是一體的;至於是矮人們原本生活在地面上、然後遷入地下,還是原本就起源與地下、後來才逐漸出現在地面上,這個問題沒有人知道、也似乎沒有人打算去追究,總之,維斯塔大陸上的幾乎所有矮人城市、城鎮和聚居點,都在地下。

幾乎所有種族的矮人們都信仰着同一位神祗,那就是傳說中的“鑄魂者”摩拉丁,至少在矮人們的傳說裏面,摩拉丁是所有矮人、以及一切開採、鍛造技術的創造者;然而,不知道爲什麼、卻有一個種族的矮人放棄了對摩拉丁的信仰,轉而崇拜另外的一位神祗、太陽神蘇梅爾。

一開始,矮人們對這個追隨太陽神蘇梅爾的種族予以同情的目光,常年生活在地下的矮人、卻去追隨幾乎沒有機會看見的太陽的神祗,這實在無法讓人理解,其他種族的矮人只能夠理解成爲這些放棄了對摩拉丁的信仰的矮人的腦袋出了毛病——而事實上,恰好是因爲生活在黑暗的地下、反倒引發了這一族矮人們對光明、以及代表着光明的太陽的期盼和崇拜;不久之後——對矮人們來說,不久之後也許已經是數百年之後了——其他種族的矮人向那些追隨太陽神蘇梅爾的同胞們發出了最後通牒,勒令他們重新信仰“鑄魂者”摩拉丁,然而卻沒有得到任何的迴應。自知不能容於其他種族的、信奉太陽神蘇梅爾的教誨的這一族矮人,自覺地成族離開了矮人種族聚居的山地和丘陵地帶,從此與同胞們失去了聯絡。

×××××××××××××××××××××××

“這麼說來,這些沙地矮人,就是當年信奉太陽神蘇梅爾的那一族矮人?”這條祕道竟然是出奇地長,而不少從未接觸過沙地矮人的沙地帝國衛兵則趁機會向太陽神殿的大祭司詢問有關沙地矮人的事情。

“沒錯,就是他們。”大祭司一邊走、一邊介紹着有關沙地矮人的歷史。

×××××××××××××××××××××××

在離開了自己的同胞們之後,這一族的矮人仔細思量自己的去處,然而卻發現他們只剩下一個可去之處,那就是大沙漠。

儘管沙漠裏各種礦藏和寶石的資源異常豐富,但是矮人們卻從不涉足其中,這是因爲不同於其他的地域,在沙漠裏、想要挖掘出一個適足以居住的岩石洞的話,要比其他地方多花十倍以上的心思和精力,而且還不一定能夠得到滿意的結果,因此向來沒有矮人種族願意居住在沙漠地帶;而這一族追隨太陽神蘇梅爾的矮人,也因此選擇了大沙漠作爲他們的落腳點。

一轉眼、數千年過去了,自稱沙地矮人的這一族也已經習慣了沙漠裏的生活——駱駝和角駝除外,所有的矮人都討厭騎上比他們的身材要高的坐騎、而沙漠裏最常見的坐騎駱駝和角駝則比通常所見的馬匹還要高出許多來;沙地矮人的城市位於沙漠厚厚的沙層下面的岩石層中,在維斯塔大陸上,沙地矮人也許是居住得離地面最遠的矮人種族——然而就信仰而言,他們卻是最接近地面的一族,每一個沙地矮人都衷心追隨太陽神蘇梅爾、聆聽着太陽神蘇梅爾的教誨。就像是作爲回報一般,不知何時、沙地矮人們的皮膚開始變色,一層微微的金色光芒籠罩在每一個沙地矮人的身上,就連沙地矮人們的眼睛也變成了陽光般絢爛的金色。

沙地矮人們依靠捕獵大沙漠裏的野獸,捕撈大沙漠的地下河裏的魚羣,以及採摘爲數稀少的沙漠植物的果實維生——對於矮人們來說,大沙漠的地底下到處都是綠洲,因而他們也慷慨地看着人類逐漸出現在地面上的綠洲周圍,生活、發展乃至相互之間開始爭戰。

那連年的爭戰正是現今的沙地帝國的起源。以某部沙地矮人撰寫的歷史書籍記載,當時沙漠裏的各部落之間的爭戰的激烈程度,使得“人類的鮮血滲透了沙漠,滴落到地底下的沙地矮人頭上”;而這並不是沙地矮人們所希望看到的,儘管與他們矮人們自己無關,然而根據太陽神蘇梅爾“將陽光毫不偏倚地散播到每一個願意接受陽光的信徒身上”的教誨,沙地矮人們開始祕密地插手這場各人類部落之間的戰爭。

透過了什麼方式、經過了多少時間,這已經不可考了,然而沙地矮人們的努力卻最終有了令人欣喜的結果:大沙漠裏的各人類種族的爭戰結束了,沙地帝國成立了。不僅如此、就連沙地帝國臣民們的信仰,也跟沙地矮人們一樣,他們從此信奉着太陽神蘇梅爾的教誨;這樣的結果使得沙地矮人們十分高興,然而不知道出於什麼原因、也許是不希望自己這一族的消息傳出去而需要面對其他種族矮人的緣故,當時的沙地矮人國王下令禁止沙地矮人們與人類接觸——除了那些專門傳達太陽神蘇梅爾的旨意的祭司們以外,太陽祭司、無論是人類還是沙地矮人們,彼此之間仍然保持着一定限度的聯絡、直至今日。

××××××××××××××××××××

“在聽到王宮宴會廳裏出了事的消息之後,我立即就與光頌神殿的光頌大祭司聯絡,而光頌大祭司則立即向沙地矮人們求助。”太陽神殿的大祭司結束了自己的講述,而祕道前方此刻也恰好出現了一絲亮光。

“祕道到這裏就是盡頭了。出去之後、向東面走五千步,你們就會看到光頌神殿了。”爲首的沙地矮人停下了腳步:“我們的護送就到此爲止,以蘇梅爾的名義,祝你們好運,陽光將照耀你們每一個人的身軀和靈魂。”

支持作者,請來一起看文學網玄幻奇幻頻道

光頌神殿 十四

光頌神殿是整個沙地帝國裏、太陽祭司們的根本所在,換言之、也正是沙地帝國裏除了國度王宮以外的另外一箇中心點;沙地帝國大帝所在的王宮是沙地帝國政治、經濟以及軍事的中心,而光頌神殿則是沙地帝國國民信仰的中心和支柱。

每年都有無數沙地帝國的年輕人希望能夠成爲太陽祭司的一員,他們想要達成這個願望之前,首先要接受自己所在部落裏的太陽神殿裏的祭司的一系列考驗,而通過考驗之後的年輕人則將會聚集在光頌神殿裏接受相關的學習和訓練——從這個方面來說,光頌神殿也可以算作是太陽祭司們的學院了。

太陽祭司的學習和訓練足足需要花費十年以上的光陰,而且據說其中的過程十分艱苦、也非常枯燥,而在結束了學習和訓練之後,學員們將會被分別派遣到沙地帝國各地的太陽神殿裏去擔任祭司,而也直到這個時候、他們纔會被真正冠以太陽祭司的頭銜;與之對應的,太陽祭司們都擁有一系列相關的技能,例如以觀察火焰的方式來占卜、靜思以接受太陽神蘇梅爾的教誨、施展一系列的神術等等。

在這些太陽祭司在沙地帝國各地的太陽神殿裏任職一段時間之後——這通常都需要十五年以上了——他們會被重新召喚,回到光頌神殿來;這一次、他們將會更加深入地學習有關的知識,以及更加鑑定他們對太陽神蘇梅爾的信仰。在通常超過十年的再次學習、以及極其苛刻的考驗之後,能夠通過的太陽祭司們將會成爲各地太陽神殿的大祭司——大祭司,就是其太陽神殿所在地的最高宗教領袖了,據說大祭司們在民衆中的影響力往往會超過所在地的部落酋長,而光頌神殿裏的光頌大祭司、也正是從這些沙地帝國各地的大祭司中間產生的。

光頌大祭司,就是沙地帝國裏所有的太陽祭司的領導者,傳說光頌大祭司擁有直接與太陽神蘇梅爾溝通的能力、並且將太陽神蘇梅爾的旨意傳達給各地的大祭司,然後大祭司傳達給普通的祭司、最後普通民衆將會從祭司們口中得知自己所崇拜的神祗的意願。光頌大祭司並不是通過選舉、或者什麼學習和考驗所產生的,而是由太陽神蘇梅爾通過某種神蹟而直接指定的,換言之、光頌大祭司就是太陽神蘇梅爾在維斯塔大陸上的代言人。

惡魔安姆蒂爾斯一邊踏過腳下的小沙丘,一邊回憶自己在書本中所看到過的、有關光頌神殿和光頌大祭司的東西;既然光頌神殿相當於太陽祭司們的學院的話,那裏想必會有不少人居住,這樣一來,在完成保護胡楊大帝六世的任務之後、想要進行那個刺殺任務,恐怕會有不少意料以外的麻煩。“唉……”惡魔皺着眉頭、嘆了口氣,相比較起來、他更加關心的是自己的同伴們的狀況。

黯精靈妮絲仍然在昏迷、或者說昏睡之中,根據維蘭城太陽神殿的大祭司所說、在宴會廳裏的時候,太陽神蘇梅爾曾經親自下凡並且附身在妮絲身上;而妮絲作爲一個普通的精靈,她的身體無法承受神祗的神力、因此體力被大量地消耗,所以纔會這樣昏睡不醒。如此說來、妮絲也許並無大礙,等她醒過來、應該就會恢復原狀。

而前頭等聖火騎士德爾克·雄鷹就是另外的一副模樣了。德爾克·雄鷹此時正揹着黯精靈妮絲、尾隨在惡魔安姆蒂爾斯背後,麻木地移動着腳步;惡魔不止一次好奇地望向德爾克·雄鷹的眼睛、猜測他是不是因爲被採尼·克阿莫擊倒而遭到了精神上的打擊,看起來這個猜測很有可能是正確的——儘管神情麻木、動作呆滯,德爾克·雄鷹卻時不時作出一些攻擊或者防禦的手勢來,彷彿他仍然處於與採尼·克阿莫的決鬥之中一樣。

“真麻煩。”惡魔暗地裏自言自語着,一邊擡頭望向身邊的、以胡楊大帝六世爲首的那一羣人。他們是匆匆地從祕道離開維蘭城的,倉促之間也無法去準備駱駝或者其他的坐騎,因此無論是年老的胡楊大帝六世、維蘭城太陽神殿大祭司,還是受傷的阿方索·維蘭大元帥,都不得不沿着那個沙地矮人所說的方向步行前進。

胡楊大帝六世臉上是一如既往地平靜,似乎從維蘭城王宮宴會廳裏、採尼·克阿莫突起發難以來,她的表情就一直沒有改變過;剛剛年滿八十歲的胡楊大帝六世步伐裏沒有任何老年人的蹣跚和遲緩,動作也相當之利索,這一點在普通人類裏並不常見——人類而言,通常超過六十歲就已經是老人、行動開始不便,而超過八十歲的老人、十個裏面有八個會老得走不動了。胡楊大帝六世一直在眺望着遠處,也許抵達光頌神殿、對她來說會是某種希望?惡魔猜測着,說不定胡楊大帝六世暗地裏還有什麼計劃、或者在那裏還藏着一支讓人意想不到的伏兵。

阿方索·維蘭大元帥走路的姿態,讓人看不出他在半晚之前剛剛受了如此之重的傷。尋常人如果被砍下一隻手臂來、縱使沒有當場暈死,也得要好好修養一段不短的時間,纔有可能恢復到常態;然而此刻的阿方索·維蘭大元帥卻似乎並沒有受到傷勢的影響一般,尾隨在胡楊大帝六世身後不遠,不時召來幾個隨行的王宮衛兵、在交代着些什麼,又或者跟上幾步去跟胡楊大帝六世商量着些什麼。“也許是身爲全國統領大元帥的責任讓他如此支撐?”惡魔覺得這是唯一可能的解釋。

如同那個沙地矮人所說,光頌神殿離祕道的出口並不遠,無需要仔細數着五千步的數目、以胡楊大帝六世爲首的一羣人在月亮和星光的照耀下,走了不多久便已經看得見光頌神殿的影子了。那是一片相當之破落的建築物,而從惡魔的角度看過去、那簡直跟托爾城的新城區裏一樣——所有的建築都像是隨意興建、毫無規劃可言,每一間房子、每一堵牆壁都半新不舊的,而一切看上都都污俗不堪。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全沙地帝國萬民敬仰的光頌神殿?”惡魔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遠遠望去、這樣一片仿如貧民區一般的房屋,怎麼可能會是全沙地帝國的信仰中心呢? 四章合發,請登陸一起看文學網玄幻奇幻頻道,支持作者寫作。

傭兵的任務 一

正在遠遠觀望光頌神殿之際,突然間有人從背後拍了拍惡魔安姆蒂爾斯的肩膀。惡魔連忙回過頭來、這才發現阿方索·維蘭大元帥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走到了他的身邊。

“雖然發生了很多事情,但是大帝陛下的安全總算沒有出什麼問題。”阿方索·維蘭大元帥微笑着:“恭喜你們,傭兵們,你們的保護任務完成了。”

保護任務完成了?惡魔連忙在心裏計算着這個期限爲兩個月的保護任務的日期,同時望向遠方的天際;一絲晨光已經開始浮現在地平線上,這代表着從他們開始執行保護胡楊大帝六世的任務以來、已經過了整整兩個月。

“雖然這個任務你們已經完成,但是接下來、就如同之前我所說的,我希望你們能夠繼續接受……”阿方索·維蘭大元帥似乎沒有注意到惡魔安姆蒂爾斯的臉上悄悄浮現的、一絲異樣的表情;在維蘭城的太陽神殿裏,阿方索·維蘭大元帥曾經說過、希望能夠繼續僱傭惡魔他們這些傭兵,來擔任保護胡楊大帝六世的任務。

“這,這個慢慢再說吧,也許大元帥閣下可以先在這份任務確認書上籤個……”惡魔從身邊掏出一張皺皺的羊皮紙,看了阿方索·維蘭大元帥已經失去了右手的位置一眼,話裏面的最後一個字被他重新吞回到肚子裏面去了。

“任務確認書?對,要先簽名……”阿方索·維蘭大元帥對於傭兵們對任務完成的確認步驟也不陌生:“只是,我還真的不懂用左手來寫字呢——雖然看來這是一定要學的,可是一時之間也沒有辦法去練習。這樣吧,我給你按個指印。”說着,阿方索·維蘭大元帥用自己的左手抹向右手臂傷口的位置,在他的右手手臂被採尼·克阿莫砍下的傷口部位、雖然已經經過初步的包紮,可是還是有不少血水從包紮住的位置滲出來。

於是惡魔手中的任務確認書上、任務委託人的那一欄裏,多出來一個血紅色的指印。

“這樣的話,你們可以放心去收取保護任務的佣金了吧?”阿方索·維蘭大元帥笑着:“那麼,我們是不是可以來繼續談一談接下來的任務呢?”

“我想……雖然很榮幸地得到大元帥閣下的賞識,嗯,”惡魔小心地斟酌着言辭:“只是,我們恐怕不能繼續接受大元帥閣下的僱傭任務了。”

阿方索·維蘭大元帥的笑容彷彿凝固了一下:“這是爲什麼呢?對報酬不滿意,還是……”

“這,希望大元帥閣下諒解,你看、我的兩個同伴的狀況、都……”惡魔說的是實話,無論是黯精靈妮絲、還是前頭等聖火騎士德爾克·雄鷹,看上去都不像是能夠繼續接受任務的樣子:“另外我們還有另外的一個期限相當之緊迫的任務需要去完成,所以……”

“這麼說,你們這就要走了?”阿方索·維蘭大元帥似乎有點失望,從宴會廳裏、德爾克·雄鷹與採尼·克阿莫決鬥、到之後惡魔奮不顧身地試圖保護自己的同伴、乃至黯精靈妮絲爲太陽神蘇梅爾附身的那一幕,無不給阿方索·維蘭大元帥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他其實真的很希望惡魔安姆蒂爾斯等人能夠留下來、繼續接受任務:“唉……無論如何,也祝你們好運吧,等我們一旦抵達光頌神殿,我會盡快給你們找些坐騎來。”

“哦……”惡魔含糊不清地回答着。

“對了,方不方便跟我說一下你們的下一個任務的內容呢?”阿方索·維蘭大元帥的臉上重新出現了微笑的神情,饒有興趣地走在惡魔安姆蒂爾斯身邊:“要知道,我年輕的時候也曾經打算去當傭兵的呢,當然、我那時候的身手可是遠遠及不上你們。”

“這個,我敢打賭、你絕不會希望聽到我所說的答案的。”如果是面對其他人、也許惡魔會乾脆做個鬼臉,只是面對阿方索·維蘭大元帥、惡魔的臉上實在做不出什麼表情來。

×××××××××××××××××××××××××××

惡魔他們接下來的這個任務內容十分簡單,但也的確絕對不會是阿方索·維蘭大元帥所希望知道的。惡魔靜靜地站在原地、然後突然伸手在黯精靈妮絲手臂上掐了一下。

“唔……痛!”受痛之下,妮絲悠悠醒來:“啊,這是怎麼回事?這裏是什麼地方?”妮絲吃驚地看着四周的茫茫沙丘,她的記憶只停留在維蘭城王宮宴會廳裏,惡魔衝出去用盾牌試圖阻擋採尼·克阿莫砍下來的長劍的那一瞬間。

“這些回頭再說。”惡魔仔細看着妮絲,醒來的妮絲雖然看上去仍然十分疲憊、但是整體狀況倒還不差;“你們留在這裏不要動。”惡魔低聲說着,一邊任由跟隨胡楊大帝六世前來光頌神殿的沙地帝國臣民從身邊經過,一邊蹲下身子、在揹着妮絲的德爾克·雄鷹腳邊的沙地上划着些什麼。“記住,不要動。”惡魔再次囑託。

“這是幹什麼,安姆?”妮絲好奇地看着惡魔安姆蒂爾斯:“鷹,他這是怎麼了?那個採尼·克阿莫呢,到哪裏去了?”

“他,唉,都說了回頭再跟你慢慢解釋。”惡魔畫在沙地上的、似乎是一個小小的魔法陣,然而對無論是奧術魔法、神術魔法還是精靈魔法都完全一竅不通的妮絲,卻完全無法辨認出這個魔法陣的用途。“拿着這個。”惡魔將一個卷軸塞到黯精靈妮絲手裏。

“這個,難道是傳送魔法卷軸?”妮絲倒是在深沙地下城地下宮殿的魔法商店裏看到過這種卷軸,這是魔法師們爲了讓不懂得使用魔法的人、能夠獲得一些魔法帶來的便利而製作出售的,當然價格也絕對不會低。

“對。”惡魔的表情似乎下定了什麼決心似的:“一會兒,這些人羣裏應該會有一陣騷亂,到時候你們就使用這個卷軸回去深沙地下城。”

0341 第四卷 第四章 傭兵的任務 二.doc

看見惡魔從隊列後方趕上來的時候,阿方索·維蘭大元帥曾經感到有點欣喜若狂的感覺,他甚至以爲惡魔打算改變主意、留下來繼續接受僱傭:“這,你們是打算改變主意嗎?”國難當前的這個時候,哪怕能夠招募到多一個人才、哪怕那是一個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前來的僱傭兵,都不失爲一件喜事。

然而,阿方索·維蘭大元帥的願望似乎已經註定要落空了。一直以人類的外形出現在沙地帝國的惡魔此刻表情凝重,兩眼中卻散發着一股犀利的光芒;久經沙場的人、例如阿方索·維蘭大元帥一眼就看得出來,這就是所謂的兇光,這種神情,人們通常只有在看見自己準備上前殺戮的對象時候、纔會無意識地表露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