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件事自然就是光復血色帝都了,雖然在他們的分析中,月容等人都已經離開了。但萬一沒有呢?在易歸葬心中,月容太強大了,即使他知道月容已經是受傷了,但他還是沒有把握擊敗月容。

興奮之餘易歸葬又多了一份小心。雖然有易羽凡的氣息符讓他不必擔心死亡的威脅,但能不用易歸葬還是不想用的。

就這樣,易歸葬在最短的時間內趕到了血色帝都。他自然不是一個人趕到了,這次他來可是光復血色帝都的,不僅要趕走侵略者,而且還要重建建立新的統治。

當然了,這樣一來的話,血色帝都改名易姓也是毫無懸念的了!

而事情的發展也格外的順利,月容不在,連無極魔宗那個名義上的少主也不在,就一些玄天境的長老們。但對於已經到了靈天境的易歸葬來說,這些玄天境的長老們,沒有任何的威脅。而且,而且,在打了沒多久之後,這些長老們竟然就這麼不打了,而是選擇了投降。沒辦法,管事的都走了,他們在打著又有什麼用呢?他們對無極魔宗可沒有那麼忠心!

於是,就這樣,這些長老再次改換門庭,投向了易歸葬的懷抱。對此,易歸葬也沒有什麼好埋怨的。雖然這些人對他們南疆破壞不小,但現在無疑南疆需要他們!玄天境的高手,不管什麼時候,都是一個門派的支柱。

而現在的南疆,自己出產的玄天境高手可以用少之又少來形容了,現在一下子來了這麼多,易歸葬高興都還來不及呢?又怎麼會放棄呢?

得到了最大收穫的易歸葬又花了半天時間安排血色帝都的事後,便踏上了回去的道路。

不過這次,讓他沒想到的是,在歸途上,他竟然碰上了一個熟人!

三千多年的熟人,趙無極。

當初因為易家滅門一事已經隱退了的趙無極竟然意外的在這和易歸葬相遇了。

「老五,好久不見,過的怎麼樣?」現在的易歸葬沒有任何理由害怕趙無極了,所以他的話也說的很平淡。

「還好,以前不知道,現在才發現,原來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趙無極同樣淡淡的說道。已經忘記了仇恨的他,現在一切也看的很淡了。

「好就行,好就行啊!」易歸葬感嘆了兩聲,欲言又止,最後還是說道:「那個,老五,師父回來了,他還沒有死!」

趙無極震驚了,震驚的他沒有說出話來。他為之奮鬥了三千多年的理想,最後卻發現這理想根本就不可能存在,趙無極的心情也可想而知了。

「那個,當初我和三師姐做的事,都是師父吩咐我們的。而且他不讓我們告訴你,為了讓這一切變的真實,還讓你……」易歸葬繼續訴說著當日的話。

趙無極沒話說了,他不知道該說說了,事情到了現在了,他覺得還是沉默的好。

「老五,師父說,看到你了,讓你回去!現在需要你!」易歸葬繼續說道。

這時候趙無極已經不回答不行了,只見他有點自嘲地笑了笑,然後淡淡說道:「四師兄,我好不容易才看淡了這一切,你就放過我吧,讓我好好享受享受這個生活吧!」

「……」易歸葬無疑也不知道該如何所才好了!

最終,易歸葬還是一個人回去了。他沒有更好的說辭來勸趙無極,所以他也只有一個走,而趙無極呢,也正繼續過這他現在的生活,正如他所說的,他終於找到了自己的生活,那就讓他好好的享受吧!

回到修羅王城后的易歸葬立馬見了易羽凡,在把血色帝都和趙無極的事說完之後,他又獻上了兩件物品。

一件是易天師的,一件是月容的。兩人都在血色帝都住過,所以找到帶有他們氣息的東西並不是很難。其實易歸葬更像找到的是帶有易羽仙氣息的物品,畢竟相比易天師和月容,這個易羽仙的威脅性更大!

不過,很可惜,無論是修羅王城還是血色帝都,都沒有找到這樣的東西。

「算了,沒找到就沒找到,找到月容了,應該也差不多了!」易羽凡道。

「那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呢?」易歸葬又問道。

就好像所有事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似的,易羽凡微微一笑道:「接下來,那個無極魔宗所謂的少主就交給你了。聽你這麼說,他現在的域已經很強大了,如果任由反正下去的話,說不定又會是下一個桂憐生了,這樣的禍害還是先除掉的好!」


「嗯,行,那那個易天師我交給我去處理了。咦,師父,你說這個易天師這麼厲害,而且也姓易,會不會和我們有什麼關係啊!」易歸葬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問了這個問題。

易羽凡則是笑著擺擺手道:「你想多了,當初我們易家可是全大陸第一大家族,雖然現在沒落了,但易姓仍然還是個大姓,姓易的人多了去了!」

「也是!」易歸葬笑著應道。

易羽凡繼續笑道:「那好,那易天師就交給你了。我則去好好會會月容這個故人,曾經的故人已經不多了,她勉強也算一個吧!」

「行!」易歸葬應道。

「那好,我就開始施法了!氣運之道,氣運之道,萬千妙用,這只是其中之一,不過卻個卻也是挺有用的……」易羽凡自言自語道。

片刻之後,易羽凡手拿著擁有易天師氣息的那件物品對易歸葬說道:「去吧,他在極西之地的慾望之森!」

「在那啊!」易歸葬輕輕笑了一笑,便又沖了出去,又展開了對易天師的追捕。

易天師的速度還是很快的,短短的一天時間,他便從修羅王城趕到了極西之地。而這還是因為有秦盈盈的緣故,如果沒有秦盈盈的話,他還能更快。

當然了,現在他可不能沒有秦盈盈!

「終於到慾望之森了,盈盈,你知道嗎?這以前就是我的家,我就是在這裡面長大的!」易天師心情很好地和秦盈盈說著他以前的事。

「在這慾望之森裡面長大的?怪不得了,我從小就聽說了,這裡面很可怕的,各種利害的的獸族都有的。你能在裡面長大,變的這麼厲害也是應該了!」秦盈盈道。

「好久沒回來了,我帶你去轉一轉,說不定還能碰上老朋友呢?」易天師笑道。

「老朋友?」秦盈盈不解道。

易天師微微一笑,道:「在這裡面成長可不容易,有敵人自然也得有朋友,雖然一面是人,一面是獸,但也是能溝通的!」

「這樣啊,那塊帶我去看看吧!」秦盈盈興奮地叫著。

易天師笑道:「當然要帶你去看了,不然我們可不是閑的沒事做嗎?」

「那快去吧!」秦盈盈應道。

易天師點點頭,然後便繼續帶著秦盈盈前行。現在他已經開啟了精神力,在一定的範圍內是可以感受到別人的氣息的,所以在這他也不怕發現易天雄的。

發現了可以提前躲開嘛!

不過,不過,這次他發現了另一個人,另一個讓他感到害怕,感到絕望的人!

「是你,是你們,怎麼會是你們呀!」易天師一臉震驚的望著眼前兩人。

準確的說,是兩個黑衣人,全身黑衣籠罩,連臉都看不清楚,但易天師還是在第一時間認出了他們。

星戒 天師,他們是誰呀?」感受著易天師顫抖的身體,秦盈盈也不由得出聲問道。

易天師沒有回答,對方的氣勢太凜冽了,凜冽到他都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是不是沒想到會在這遇見我們?」一個很黑衣人突然笑了,笑的很陰森。

易天師點了點頭,道:「你們為什麼,為什麼會在這?」

剛才回話的那個黑衣人笑道:「我們花費了那麼多時間那麼多寶物培養了你,現在也到了要收回成本的時候了,所以我們就來了!」

「收回成本?你們到底要幹什麼?」易天師顫顫巍巍地問道。

另一個黑衣人搖搖頭道:「這個你就不用知道了,馬上你就會知道了!」

猶豫了片刻,易天師突然張口說道:「那個,她和我們的事無關,能不能把她放走,需要我做什麼我聽你們吩咐便是!」

兩個黑衣人猶豫了!

「求求你們了,『神』大人,易大人!」易天師再次懇求道。

兩個黑衣人不是別人,正是培養了易天師的地獄里的易羽仙以及『神』桂憐生。

ps補欠賬 在天雲國“朝暮”小鎮通往外面的一條小路上,五行宗的土行殿殿主地勢坤臉色慘白的坐在了地上,而在他身旁還有一道長達數十丈的巨大劍痕……

“好,好可怕的劍意,好恐怖的攻擊,就算是一般的魂皇級強者也很難擋住那一招吧?”看着地上這一道無比深壑的巨大劍痕,陰至柔露出了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說道,雖然剛纔聶塵並沒有將劍意瞄準他,但就是那時不時泄露出來的氣息仍令他不由得產生了一種窒息甚至是死亡的感覺,而這種感覺就算是他們五行宗宗主金,風雙系中位魂皇級強者金斬空都無法帶給他,至少在金斬空的面前陰至柔還有一戰的信心,但在面對剛剛聶塵的那一劍之下,陰至柔連還手的勇氣都沒有了。

“呼…呼……累,累死我了,該死的,這一招看來還不能長用呢,負責的話一不小心就把我自己給搭進去了。”當然在使出這麼恐怖的攻擊以後,聶塵自身的消耗也是極其恐怖的,只見他半跪在地上,臉色慘白氣喘吁吁的說道,說着直接從懷裏取出了一把李曉琪送給他的三品歸元丹,也沒數就全部吞了下去,臉色才稍稍的恢復了一些,而站在馬車上面的藍炎在看到聶塵的表現以後卻露出了一副不滿的表情,暗暗想道:“唉……主人現在的實力還是太弱了,如果換成記憶和力量還都在的時候,像剛剛的那種級別劍氣攻擊,也不過就是隨手一擊的水平罷了,可是現在卻差點沒被吸乾,真不知道主人什麼時候才能重新迴歸到往日的巔峯水平?”

“嗯?我還真是糊塗了,這麼強大的攻擊,就算是魂皇級強者也未必能消耗的起,更何況是他這麼一個只有魂王級別的傢伙呢,既然如此……”還在失神中的陰至柔剛回過神來就看到了聶塵那虛弱的表情,眼睛一轉不禁有些興奮的想道,雖然剛纔的那一劍比之他所見識過的所有的攻擊手段都要強大,但是對人的消耗也是極大的,再加上聶塵所表現出來的樣子,陰至柔有十足的把握,此時的聶塵絕對已經達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心中也不由得升起了一絲將聶塵斬殺的想法,畢竟他們現在和聶塵明顯已經是敵對關係了,而聶塵所展現出來的資質又是如此的妖孽,要是再讓聶塵這麼成長下去的話,估計要不了多久他們就真不是聶辰的對手了,到時候再遇到聶塵的話,可就只有死路一條了,所以陰至柔自然想趁這個機會將還在虛弱狀態的聶塵斬殺掉以絕後患了,可就在陰至柔的這個想法剛剛冒出頭的時候,一股極爲強大的威壓突然籠罩在了他的身上,同是一個略顯滄桑的聲音也緩緩的傳入到了他的耳中:“小兔崽子,如果你是光明正大的和我主人比試我沒什麼意見,但如果你敢趁我主人現在虛弱趁機對付他的話,就不要怪我下手毒辣了,別以爲達到魂王級別就很了不起,惹毛了老子一巴掌拍死你。”

如果是別人對陰至柔說出這番話的話,陰至柔絕對是二話不說直接把對方宰掉,但是在感受到這股恐怖的威壓以後,陰至柔卻只能無比屈辱的點了點頭,沒有說些什麼,而這個原因無他,只因爲從這股強大的威壓之中陰至柔能夠感覺到這股威壓主人的實力絕對要比他們五行宗的宗主金斬空要強得多,而且最讓他忌憚的是,這股威壓的主人竟然稱呼聶塵爲主人,由此陰至柔也猜出在聶塵的背後一定有一個絲毫不弱,甚至還要更強於他們五行宗的恐怖勢力……

“呼……恢復的差不多了,喂,那個穿藍褂子的,輪到你了,過來吧……”過了一會兒,在歸元丹的幫助下,聶塵的力量差不多也恢復了七七八八,於是吐出一口濁氣又重新站了起來,淡淡的對陰至柔說道,而陰至柔雖然有些畏懼之前用傳音之術跟他說話的那個人,但這並不代表他就不敢應戰了,畢竟再怎麼說他也是五行宗的五大殿主之一,而且那名神祕強者之前也說過,只要自己不是趁聶塵不備的時候出手就可以了,所以在將被劍意嚇呆到現在還沒有回過神的地勢坤送到一邊以後,陰至柔緩緩地走到了聶塵的身前,一臉凝重之色的看着聶塵冷冷的說道:“那就讓我來領教一下吧,不過你可別把我和地勢坤那個傢伙混爲一談哦。”

鐺!

陰至柔的話音一落立刻化成了一道藍色的幻影,轉眼之間便來到了聶塵的身前,兩隻手中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又各多出了一把碧藍色的長刃狠狠地划向了聶塵的咽喉處,而聶塵也被陰至柔的突然襲擊給嚇了一大跳,但也並沒有因此失去分寸,而是迅速的重新凝聚出一把寶劍一下子擋住了陰至柔的長刃,陰至柔見一擊不成也沒有過多停留,而是直接藉着和聶塵對撞所產生的反作用力退回到了原點,以至於聶塵一時之間甚至都沒有反應過來。

“我不是告訴過你了嗎,雖然我和地勢坤的實力相差無幾,但是我們兩個的戰鬥方法可以截然不同的,如果你再這麼大意的話,真的會死掉的哦。”看着一臉凝重之色的聶塵,陰至柔冷笑着說道,在他看來只要聶塵不在使出之前的那一招恐怖到極點的劍意,那麼他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對手,而聶塵在聽了陰至柔的話以後,非但沒有動怒,反而是越發的冷靜了下來,他也知道陰至柔和地勢坤的實力雖然都差不多,但是兩個人的戰鬥方式卻完全不同,所以用對付地勢坤的方法更本就對付不了陰至柔,而且像剛纔自己使出來的劍意也不可能在短時間裏連續使用兩次,因此現在的他只能儘自己的能力去找出陰至柔的弱點才能將其一舉擊敗。

不過聶塵想要靜下來找出陰至柔的弱點,可不代表陰至柔就會站在那裏任由聶塵試探,只見陰至柔冷笑了一下,腳在地上輕輕一點便再次化成了一道藍色幻影來到了聶塵的身前,兩把長刃分別劈向了聶塵的咽喉和心臟,看着那兩把長刃上時不時閃現出來的寒光就知道,如果聶塵捱上那麼一下的話,就算是不死也一定會受到重創從而喪失戰鬥能力,然而就在這兩把長刃即將轟擊在聶塵身上的時候,聶塵的血瞳之中突然閃過一絲暗芒,同時一種不詳的預感涌上了陰至柔的心頭,雖然不知道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情,但陰至柔還是選擇相信這股無數次救過自己的預感,於是毫不猶豫當即向後退去了。

轟!

“這,這到底是什麼火,爲什麼,爲什麼連我的弱水法身都承受不住它的熱量?”果然就在陰至柔剛向後退開的時候,只見一團只有拳頭大小,卻是漆黑無比的火焰毫無徵兆的出現在了聶塵的身前,看着浮在聶塵身前的這團火焰,陰至柔有些不可置信的說道,雖然這團火焰沒有像聶塵之前所釋放出來的劍意散發出那麼強大的威壓,但陰至柔卻能從中清楚的感應到一股足以將自己瞬間焚燒殆盡的恐怖溫度,彷彿水克火這個真理在聶塵這裏就失效了一樣。

對於陰至柔那不可置信的話語,聶塵並沒有理會,而是有些失神的看着面前的這團黑色火焰,露出了一副茫然的表情緩緩的說道:“由修羅心中嗜殺與怨念凝結而誕生出來的火炎,名曰:“修羅之火”……” 『神』動心了,他被易天師的主意給打動了。

說實話,『神』還是很擔心易天師很反抗他的命令的。而如果易天師能按他想的來做的話,事情肯定會簡單省事不少。

「哦,這樣的話也行!」『神』輕輕地笑著。

「那你是答應放過她了?」易天師確認道。


『神』反問道:「我是那種說話不算數的人嗎?」

「那好,我答應你,只要你放過了她,不管讓我幹什麼,我都聽你的!」易天師道。

『神』輕輕笑道:「聽你的,聽你的。看來你也已經知道我們這次來不會有什麼好事了?」

「世上哪有白吃的午餐,我們非親非故,你可沒有理由對我這麼好!」易天師哂笑道。

「哈哈,說的好,世界上沒有白吃的午餐!好了,讓你的女人走吧,你留下就行。」一旁的易羽仙也大笑了起來。

易天師看向了秦盈盈。

他沒想到沒被雲裳等人追上,竟然先被『神』和易羽仙給追上了,現在一看的話,『神』在他身上一點存儲有『神』的氣息,不然的話『神』也不可能這麼快就發現並追上了他。

大意,大意啊!



易天師內心懊惱著,可現在已經沒有用了。『神』和易羽仙已經說明了自己來是不懷好意的。面對其他人,易天師還有逃的想法。可面對這比較熟悉的『神』和易羽仙,易天師沒有一點逃跑的想法。

現在的他,只想能讓秦盈盈活著。

「答應我一件事好嗎?」靜靜地看著秦盈盈,易天師緩緩說道。

秦盈盈卻是很不配合的搖搖頭道:「不好,如果讓我獨自離開的話就不要說了,我是不會一個人走的。我們要不一起走,要不就一起死,沒有第二條路了。」

「不,你一定要活下去。本來我是想做一個英雄的,但這一世卻做了很多壞事,成為了一個罪人,我死是應該的,你不需要這麼陪我!」易天師道。

「無論你是好人還是壞人,英雄還是狗熊,我喜歡的只是你!」秦盈盈搖頭道。

「快點,再給你們一分鐘的時間!」一旁聽著的易羽仙有點不耐煩地說道。

「天師,別讓我離開了好嗎? 直播之征服荒野 ,我就立即死在你的面前。沒了你,我活著又有什麼樂趣呢?」秦盈盈道。

「盈盈,你……」 ???????g??t

易羽仙規定的時間已經到了,搶在易羽仙開口之前,易天師又繼續問道:「『神』大人,我想知道,我還能活多久?」

易天師的突然提問,讓所有人都提起了精神。

聽了『神』的話,易天師神色也是一沉。本來他是想猜一下,自己會不會死的,可現在看來,他死是肯定的了,唯一不知道就是怎麼死了!

「兩天時間,兩天時間。」易天師嘀嘀咕咕道,「『神』大人,這樣行嗎?讓我們在好好相處兩天時間,到時候我依然按照你說的做!」雖然不知道『神』想拿自己做什麼,易天師還是用自己僅有的作為談判的交易。

「好吧,兩天時間我答應你!」『神』淡淡說道。說完之後,『神』和易羽仙便又同時消失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