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一來,這塊古玉現在就是一塊真正的護身符了。

裡面有趙春紅的精血,反倒是成為趙春紅獨家的護身符。

又和趙春紅聊了聊王兵的病情,說是已經治癒,明天應該就能回學校上學,唐宇也就起身告辭,臨走時和趙春紅握了握手,順便驅散趙春紅身上的陰氣。

以後趙春紅保持現在的心態,好運一定會繼續相伴。

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唐宇才沒有實言相告。

唐宇出門后,趙春紅拿出手機,紅著臉說道:「唐先生,我們加個好友吧,以後方便……方便我將王兵在學校的情況告訴你。老師和家長得經常溝通。」

「我是生活在曲州,現在是兵兵生病了才趕了回來。」唐宇拿出手機加好友,「我平時工作會很忙,兵兵在學校有什麼事情,你還是得先聯繫我姐。」

趙春紅點頭道:「好的。」

乘坐電梯下了樓,唐宇就躲了起來。

果然,沒幾分鐘趙春紅就小跑著從樓里出來,張望幾眼就向著大門快步而去,沒看到唐宇的身影就嘆口氣,隨後掃了輛共享單車去了學校。

「我這該死的魅力。」

唐宇苦笑著搖了搖頭,摘下眼鏡戴上墨鏡。

大搖大擺的出了小區后,他開著破舊麵包車跟著趙春紅。

來到學校門外的路邊停車,四下掃了幾眼,他就抱著肩膀閉目養神。

他抹去了古玉上的印符,那個老道會有所感應,未必不會前來找趙春紅。

當然,老道也知道這樣很冒險。

老道來不來,得看那塊古玉值不值得冒險。

等了半個多小時,唐宇接到信息部發來的資料。

之前紅衣邪靈在葯山附近消失的時候,離開的車輛和人員都被信息部給追查到了。

信息部還幫忙篩選了一下,找出了紅衣邪靈有可能藏身的地方。

橋城李家。

李家的掌舵人李海山半個月前昏迷不醒。

李家找來不少名醫專家,卻沒查出李海山昏迷的原因。

極有可能是靈異事件。

橋城執法隊沒插手,原因是插手也沒用。

一群武夫解決不了靈異事件。

信息部之所以認為紅衣邪靈在李家,是因為這半個月以來,只有今天李家的長孫李陽來了葯山,是到山上的藥材種植園,參加一個私人的小型藥材拍賣會。

壓軸是一株千年靈芝。

李陽拍走了,駕車離開藥山的時候,正好是紅衣邪靈失蹤的那個時間點。

其他離開的車輛和人員,基本都可以排除。

對於信息部的能力,唐宇很是放心。

既然信息部查到了李家,他也就不再浪費時間,等橋城執法隊下屬的寶葯鎮小組成員來到,唐宇讓他們暗中保護趙春紅。

給橋城執法隊的隊長赤雷打了個電話,唐宇就駕車前往橋城李家。

要是早知道趙麗芳丈夫意外身亡的事情,有這麼麻煩,他早就聯繫赤雷了,原本想著是在寶葯鎮把事情解決,就不驚動橋城執法隊了,不然這件事解決完,赤雷一定會抓壯丁,畢竟他現在在六扇門內可是香餑餑。

現在事情牽扯到橋城李家,他可就越不過赤雷了。

等他來到橋城李家附近的時候,赤雷打來了電話。「哎呀!這一下摔得夠實在的!」

「薩烏爾這戰術犯規太狠了,楊白起的護腿板都給鏟飛了!」

「幸好,楊白起應該沒有大礙,他很快站起來向薩烏爾表達自己的不滿!」

「兩人頂上了!」

「卡爾德隆球場一片嘈雜,我們看到裁判邊吹哨邊跑了過去!」

「楊白起和薩烏爾已

《足球之請開始你的表演》0397刺刀見紅 不過這道風鹿魂師使出的鹿角旋風,並沒有石墨和石磨二人想象的那般強大,還以為要經過一番抵擋,誰知不到片刻的時間,就立馬消散不見。

龜甲前方失去力量,石磨一個不穩,差點受到慣性影響摔出去,險些成了笑柄。

對方魂師皆是一愣,那名金刀魂師見此,對風鹿魂師沉聲道:「你在幹什麼?」

那名風鹿魂師臉色發青,道:「那個戴面具的小子有詭異,我的攻擊力、速度、防禦等等身體機能全都下降了將近一半。」

金刀魂師臉色凝重,道:「狼王,解決他!」

玄火狼魂師雙目放**芒,嗜血之意充斥雙眼,舔了舔嘴唇道:「瞧著吧,我要將他啖肉食骨!」

話方落音,玄火狼魂師展開身形,向唐元追去,奈何唐元雖然身穿兩百斤的重甲,但是速度不慢,加上吸取了風鹿魂師百分之二十的身體機能,此時的速度之快,豈是一個強攻系魂師能夠追上的。

玄火狼魂師追了幾圈,還是追不上,唐元一直在帶著他兜圈子,玄火狼魂師心中大怒,喝道:「木王!給我支援!」

此話一出,那個鬼藤魂師高聲道:「好嘞!第一魂技,捆綁!」

只見他第一魂環突然大亮,幾道猙獰的黑色藤條自鬼藤武魂中竄出,快速地向唐元衝去。

唐元冷笑一聲,腳下一動,在鬼藤藤條中間左閃右避,心中冷笑道:「哼,我連漫天金針都不怕,還怕你這小小的鬼藤!」

但是唐元並沒有發覺,那些鬼藤藤條越變越長,前行后繞,讓唐元周圍的藤條越來越多,幾乎將唐元包圍起來,將唐元逼到了藤條包圍圈的最內圍。

唐元突然意識到不妙,剛才輕敵大意,現在已經無路可退。

冷靜!

唐元心底暗暗低吼,告訴自己要冷靜,並且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

就在唐元極力讓自己冷靜下來尋求辦法的時候,只聽見那名鬼藤魂師喝道:「第二魂技,鬼藤生長!」

只見唐元周身那些鬼藤,突然在每一條藤條上快速長出數道枝椏,枝椏越長越長,在唐元周圍,鬼藤的數量立刻瘋漲到兩倍、四倍、八倍,瞬間結成一道無比巨大、堅韌的木網,將唐元牢牢籠罩其中。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與此同時,玄火狼魂師也衝到木網之前,大喝一聲,舉起狼爪,就要狠狠向唐元殺去:「第二魂技,裂石之爪!」

眼看那隻鋒利的,帶著濃濃烈焰的狼爪,在唐元的瞳孔里越來越大,下一刻就要撕裂唐元!

正在此時,兩道聲音響起。

「第二魂技,碧鱗藍毒!」

「第三魂技,飛甲!」

說時遲,那時快,一道碧鱗藍毒霧氣,瞬間湧向五行八王戰隊這方。

那玄火狼魂師突然一頓,顯然是受到了一些碧鱗藍毒的麻痹作用,動作稍稍慢了一分。

就在這一分,石墨的飛甲已至,將困住唐元的木網攪了個稀碎。

唐元立時脫困而出,立刻展開身形,使出「無常追魂步」,速度陡增,一腳踢在那玄火狼魂師的腰部,狼型武魂魂師的腰部是防禦最脆弱的地方,唐元右腿如鞭,那玄火狼魂師便受到重擊,遠遠倒飛出去,摔到擂台之外。

主持人此時大聲道:「精彩的一幕!五行八王戰隊的一名隊員被皇斗戰隊的奪命閻王淘汰出局!」

場上瞬間響起驚雷般的歡呼和吶喊之聲。

而再看御風和那冰雪鳥魂師,仍然在半空中斗得不分上下。

唐元正想前去幫忙,正要向前衝去,卻見身前幾道藤條突然出現,唐元腳下一頓,側身躲過。

就在這個空檔,只聽一聲輕叱:「第二魂技,力量增幅!」

原來是五行八王戰隊的紅寶石魂師開始進行魂技輔助。

此時,一道紅色光芒籠罩下來,將五行八王戰隊的隊員籠罩在內。

感受到渾身暴漲的力量,那名金刀魂師大笑道:「藍電霸王龍,也不過如此,一直壓著我打,現在該換我了吧!第三魂技,裂光斬!」

只見那名金刀魂師,雙手握刀,高高舉過頭頂,一聲高喝,立刻向玉天恆劈下。

玉天恆不甘示弱,大喝一聲:「第三魂技,雷霆之怒!」

此刻玉天恆全身藍紫色的電芒不斷凝聚,一股強大的氣勢自玉天恆為中心震蕩開來,將金色長發吹得飄起,只見玉天恆雙眸此時已全然變作藍紫色,其中電芒閃爍,一雙龍爪似有無窮無盡的力量。

雙手龍爪握拳,拳出如龍,龍拳帶著暴烈的電芒,直直迎上金刀!

砰!

轟隆!

一聲碰撞引起的巨響,帶著一股強烈的魂力震蕩,震得擂台微微顫了一顫。

突然,一道人影倒飛出去。

仔細一看,竟然是那個金刀魂師!

「刀王!」

五行八王戰隊的其他隊員齊聲驚道。

那名金刀魂師此時什麼聲音也聽不見,他只感覺自己的雙手此時彷彿已經不屬於自己了,剛一和玉天恆碰上,便感覺到握刀的雙手被一股巨力震得發麻,刀身巨顫不止,將虎口雙雙顫裂,雙臂也被一股巨力卸得脫臼,兩肩一沉,胸口一窒,再也抵擋不住,被震得遠遠倒飛而去!

當然,玉天恆也受了些輕傷,不過對他來說也不過是胸口發悶。

「第二魂技,勾魂!」唐元抓住時機,高速挺近鬼藤魂師,將鬼藤魂師的魂力降低了百分之三十,並吸取了其中的一半。

唐元感到魂力恢復一些,趁著鬼藤魂師愣神之際,提高速度,就要將鬼藤魂師也淘汰出局,右腿如鞭,狠狠抽向鬼藤魂師。

就在此時,對方那名土熊魂師衝上前來,擋在鬼藤魂師身前,大喝道:「第三魂技,厚土壁!」

唐元身前,赫然出現一道厚厚的高大土牆,將唐元和鬼藤魂師分隔開來,唐元收腳不及,將土牆硬生生擊出一個缺口,土屑紛飛,土牆震了一震。

就在此時,那名風鹿魂師極速衝上前來:「第二魂技,疾風衝擊!」

唐元眼角餘光看見一個青白色光影從側面沖向自己。

說時遲,那時快。

「第一魂技,堅硬之甲!」

唐元眼前一花,一道綠色光芒亮起,石墨已經出現在自己身側,用龜甲擋下風鹿魂師的攻擊!

「好樣的!石大哥!」

與此同時,一道驚呼響起,只見那名輔助系的紅寶石魂師已經被玉天恆擊退,就在那名紅寶石魂師即將被淘汰出局之時——

「第三魂技,破風殺!」

只見那名風鹿魂師身後的風鹿武魂虛影突然大放,鹿角暴漲幾倍之大,一道青白色光芒凝現,鹿角之上,一道道風刃凝聚而成,那名風鹿魂師速度突然大增,風刃以一種肉眼無法看穿的速度,向玉天恆飛速殺去!

玉天恆感受到身後的魂力波動,想要避開,但是為時已晚,他的速度無法跟上風刃的速度,倉促之下,只能抬起龍爪護在胸前。

同一時間,風刃已至,玉天恆感受到了風刃那鋒利的攻擊,以及高速帶來的強大衝擊力,雙手劇痛,震得兩臂發麻。

唐元見此,立刻腳下一動,想要發起救援,誰知幾道藤條抽來,將他攔下,而一旁的石墨,也與對方的土熊魂師對上,根本無法抽身。

片刻只見,玉天恆已被風刃擊飛,摔倒在地,頓時受了一些傷害,好在龍爪防禦力強大,否則那兩隻手掌,早被風刃削下!

唐元驚聲道:「不可能的!你怎麼還會有這麼強大的速度?」

風鹿魂師冷笑一聲,卻不作答,以一個極快的速度沖向葉泠泠!

此時葉泠泠正在施展治療魂技,一道綠色光芒籠罩在皇斗戰隊等人身上,玉天恆頓時感覺渾身暖洋洋的,魂力也恢復了不少,雙臂也不是十分疼痛了。

風鹿魂師速度奇快,比唐元如今的速度還要快上許多,片刻之間就沖入了皇斗戰隊後方。

石磨二話不說,立刻擋在葉泠泠身前。

就在此時,風鹿魂師腳下一轉,身形側身掠過石磨,徑直向葉泠泠衝去!

「第二魂技,碧鱗藍毒!」

獨孤雁大驚,立刻在最快的時間使出擁有麻痹作用的第二魂技。

而唐元也已全力奔回後方,打算將風鹿魂師擋下。

但此刻唐元的速度,已經比不上風鹿魂師的速度了,雖然不知為何如此,但是唐元擯棄心中雜念,一心只向後方衝去。

而玉天恆的速度更是極差,根本來不及回援,加上御風、石墨二人皆被牽制,無法抽身,此刻在後方之中,只剩下石磨、葉泠泠、獨孤雁三人!

石磨被風鹿魂師掠過之後,再想轉身去抵擋,已是慢了幾籌,而獨孤雁的第二魂技,眼看剛剛釋放,那股藍色毒霧還沒來得及涌至風鹿魂師身前——

風鹿魂師此時嘴角泛起一抹冷冷的弧度,葉泠泠的身影,在他雙眼的瞳孔中,越來越大。

平淡的聲音響起:「第二魂技,疾風衝擊!」

而葉泠泠此時,釋放治療魂技,還沒有完全結束。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Post rating: 0 from 5 (according 0 vo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