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到臺上的這些人,並不難,可是未免太出風頭。

正在此刻,東邊的擂臺上哎喲一聲慘叫,一個比賽者被踢了下來。

葉知秋聽那聲音,竟然是姚二醜!

側目一看,果然是他!

姚二醜從地上爬起來,滿身灰土,狼狽不堪,一張臉漲得通紅。

葉知秋跳下馬,走過去,問道:“二醜兄,你已經上臺比過了?”

“慚愧慚愧,我技不如人,被打下來了。”姚二醜紅着臉,抱拳道:“大丑兄是長老請來的客人,一定是高手,不妨上臺試試,把那個傢伙打下來。”

葉知秋看了看臺上那人,正要上臺,卻看見一道人影凌空飛起,落在了擂臺上。

臺上的守擂者抱拳:“在下姬三卯,來者何人,報上名來。”

“你還不配我報上名來!”後來者一瞪眼,飛腿踢出!

那個叫姬三卯的,根本沒有還手之力,呀地一聲大叫,就被來人踹了下去!

“好厲害!”臺下一陣驚呼。

臺上的勝利者冷冷一笑,忽然縱身而起,飛躍在相鄰的擂臺上,飛腿連踢,將臺上正在比武的二人,一起踢了下去!

再然後,勝利者繼續飛躍到下一個擂臺,還是一腳一個,把臺上選手踢飛!

不過幾個呼吸的時間,十個擂臺上的選手,全部被這個傢伙踢了下去,一個不留。

臺下觀衆們興奮起來,大聲喝彩。

“高手,這纔是真正的高手啊!”姚二醜站在葉知秋的身邊,看得目瞪口呆。

葉知秋看在眼裏,笑而不語。

今天更新完畢,明天繼續。 臺上那人跳回最中間的擂臺,拱手向臺下說道:“在下長老府二品衛士長贏六午,願意領教天下英雄的高招!”

怎麼又來一個長老府二品衛士長?

葉知秋微微一愣,扭頭問身邊的姜六亥:“六亥兄,你們長老府,有幾個二品衛士長?”

姜六亥微微一笑:“像我這樣的衛士長,一共有四個。臺上的贏六午,也是其中之一。在我們二品侍衛長之上,還有兩個一品侍衛長,比我們厲害多了。”

葉知秋點點頭,說道:“怎麼沒看見一品侍衛長,出來比武?”

“那要等到決賽階段,纔會有一品侍衛長出來。”姜六亥說道。

“除了土丘城的長老之外,是不是一品侍衛長最厲害?”葉知秋又問。

姜六亥搖搖頭,說道:“長老府還有四個高手,是長老以下最厲害的。而且,長老府裏還有幾位公子,也都是土丘城高手。”

說話間,又有幾人上臺挑戰,但是都被贏六午一一打下擂臺。

姜六亥看着葉知秋,笑道:“大丑兄有沒有興趣,上去和贏六午比試一下?”

“我這點本事,還是算了吧!”葉知秋笑而搖頭。

真正的高手還沒出來,葉知秋也不想出手。

那個贏六午的本事,也稀鬆平常,葉知秋覺得,跟他動手,有些掉份兒。

可是,贏六午卻直直地看着葉知秋,抱拳說道:“這位朋友就是土丘城的客人葉大丑吧?不知道是否願意上臺賜教?”

看來,整個土丘城都知道葉大丑這個客人了!

‘葉大丑’微微一笑,轉頭對姜六亥說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上去獻個醜吧!”

“太好了,我等一定大開眼界!”姜六亥大喜。

葉知秋點頭,又問道:“擂臺上有沒有什麼禁忌?能不能使用法術?”

“法術拳腳兵器,都可以隨便用。”姜六亥說道。

葉知秋一點頭,縱身而起,雙臂張開,如大鵬展翅,輕飄飄地落在擂臺上。

“好!”臺下爆發出一陣喝彩聲。

贏六午對客人比較客氣,沒有立刻下手,反手抽出背後的寶劍,道:“大丑兄,請!”

葉知秋沒有出兵器,只是一抱拳:“六午兄請。”

“大丑兄沒有兵器嗎?”贏六午問道。

“我習慣空手。”葉知秋說道。

贏六午點點頭,後退兩步,挽了一個劍花,忽地刺向葉知秋!

葉知秋一個奇門遁形,閃在贏六午的身後,單掌向他後背上一推。

贏六午回劍橫掃,卻不料葉知秋再次轉到他的身後,又是一掌!

嘭地一聲響,贏六午就像斷線風箏一般,從擂臺上飛了下去。

只一招,葉知秋就搞定了贏六午。

而且葉知秋只出了二分的力氣,根本沒出全力。

“好功夫!”臺下大聲喝彩。

幼藍和青萍更是眉開眼笑,格外興奮,與有榮焉。

姚二醜狂喜不已,大叫揮手:“大丑兄好厲害,威武!”

贏六午被打下擂臺,並不氣惱懊喪,依舊笑容不改,抱拳道:“果然是高人,贏六午佩服。”

“承認了。”葉知秋抱拳。

忽然間,內城城頭上,一道紅色撲來,如飛燕抄水,直奔葉知秋!

“大丑兄小心,一品衛士長到了!”姜六亥在臺下叫道。

葉知秋也看見了來人,腳下一點,已經跳在了相鄰的擂臺上,躲開這道紅色身影,注目打量。

來人落在擂臺上,也打量着葉知秋,抱拳道:“青丘狐國土丘城,歡迎貴客光臨。”

這是個女子,年約二八,五官姣好,身材勻稱,手持一柄寶劍,威武之中不失端莊,颯爽英姿裏,卻又透露着幾分嬌柔。

原來一品衛士長是個女子?

葉知秋抱拳:“感謝土丘城的招待,葉……大丑感激不盡。”

紅衣女子微微一笑,轉身看着臺下,朗聲說道:“長老有令,其他人暫時不用比武了,且看貴客的風采。”

臺下觀衆紛紛點頭,叫道:“衛士長出手吧,和貴客比試比試!”

紅衣女子點點頭,又對葉知秋說道:“長老傳下諭令,貴客還有三場比試,如果貴客勝出,就可以立刻晉見長老。”

“三場比試?”葉知秋心裏微微一喜。

三場比試很快就可以搞定,這麼說,今天就能見到土丘城長老了。

紅衣女子點頭,又說道:“貴客放心,三場比試,都是點到爲止,分出勝負即可,不是你死我活。第一場,由我來向貴客請教;第二場,是長老府裏面的高手;第三場嘛……到時候再說。”

“恭敬不如從命,敢問姑娘大名?”葉知秋抱拳。

“小女子妊九辰,得罪了!”紅衣女子緩緩出劍,指向對面擂臺的葉知秋。

聽說一品侍衛長很厲害,葉知秋也不敢怠慢,掐了一個指訣,點向妊九辰的長劍。

妊九辰腳步一換,忽然間長劍脫手而出,帶着龍吟虎嘯之聲,射向葉知秋!

葉知秋身影一晃,留下一個紙人,真身卻已經轉移到了妊九辰的擂臺上,站在妊九辰的身後。

嗤地一聲,妊九辰的寶劍刺穿了紙人。

“哎呀……”臺下一聲驚呼,以爲葉知秋掛了。

可是妊九辰的確比較高明,長劍刺中紙人之後,立刻感覺到不對,縱身躍去,右手彈出兩點火焰,將紙人化爲飛灰。

一招過手,兩人交換了一個擂臺。

“貴客的法術果然厲害!”妊九辰點點頭,滴溜溜一轉身,劍尖上聚起紅色的光球,向着葉知秋一指!

光球從劍尖上飛出,直撲葉知秋。

“神光急照,天心正法!”葉知秋揮手打出一道天雷破,跟妊九辰硬碰硬。

嘭地一聲響,兩道雷光在空中相撞,爆出耀眼的亮光。

兩人腳下的擂臺,都是微微一晃。

妊九辰更是招架不住,身影向後連退了好幾步!

“九辰姑娘,承讓了。”葉知秋見好就收,急忙收勢。

畢竟是比武,不是生死對決,葉知秋沒必要趕盡殺絕。

“好功夫,佩服。”妊九辰也不糾纏,一點頭,身影縱起,向着內城的城頭飛越而去。 “你等着,就來了。”妊九辰回頭一笑,已經輕飄飄地飛回了城頭。

葉知秋點點頭,等在擂臺上。

姜六亥靠近擂臺,笑道:“大丑兄,接下來出場的,就是長老府的高手了,祝你好運,旗開得勝。”

“既然是長老府的高手,我恐怕沒有好運氣了。”葉知秋謙虛地苦笑。

“大丑兄已經贏了兩場,就算輸了第三場,也已經很了不起了。”姜六亥說道。

“僥倖而已。”葉知秋說道。

忽然間,頭頂上風聲一動,有殺氣逼來。

葉知秋急忙遁開,立在擂臺一角,嚴陣以待。

只見一道黑色的影子,悄無聲息地落下來,平鋪在擂臺上。

這是一道影子,一道純粹的影子,一個曼妙女子的影子,但是卻充滿殺氣。

“大丑兄小心了,這是我們長老府的隱身高手,影子可以殺人。”姜六亥提醒道。

葉知秋點點頭,暗暗蓄力。

地面上影子快速游來,兩手探出,抓向葉知秋的雙腳。

葉知秋一道天雷破打了出去,卻對這影子不起作用!

見勢不妙,葉知秋急忙躲開,凌空虛畫,準備用紫幽咒將黑影定住。

然而,茅山紫幽咒在這裏不能使用!

雖然符咒已成,但是卻毫無威力,根本就困不住那道黑影。

“赤元出鞘,劍化無極!”葉知秋沒撤了,只得亮出赤元劍,射向黑影。

黑影忽地站起,任憑劍氣從自己身上射過,卻依舊毫髮無傷。

葉知秋點點頭,已經心裏有數。

黑影既然不怕自己的劍氣攻擊,說明並非主體,只是幻影。

真正的對手,隱藏在別處!

“遁!”葉知秋展開奇門遁形之術,和黑影纏鬥,一邊注意觀察黑影的動作,判斷對方的真身所在。

黑影張牙舞爪,窮追不捨,速度極快。

葉知秋藉着奇門遁形之術躲避,居然也不能擺脫糾纏。

“移形換影,身外化身!”葉知秋忽然一聲大喝,身影在擂臺上極速轉動。

頃刻間,滿擂臺都是葉知秋的身影,層層疊疊,走馬燈一樣轉動,虛實難分。

黑影一愣,立在當地,似乎也在尋找葉知秋的真身。

錚——!

就在此刻,一道劍氣從擂臺上射出,直奔內城城頭上的觀戰席!

“哎呀……”

一聲驚叫,一個黑衣人從城頭上墜落,砸向擂臺。

原來此人的真身,一直藏在城頭的觀戰席上,卻用影子戲弄葉知秋。

葉知秋觀察許久,終於確認對方的所在,利用分身幻影迷惑對方,催發劍氣,偷襲成功。

那人似乎被劍氣射傷,身影疾墜,眼看就要砸落擂臺。

wWW ▪Tтkд n ▪℃ O

葉知秋身影縱起,半空中接住那人,輕飄飄地落在擂臺上,笑道:“得罪了,隱身高手。”

“放開我!”那人在葉知秋的懷裏扭了一下,卻是個女子的聲音。

“抱歉。”葉知秋這才發現,自己的一隻手託在人家屁股上,急忙鬆手。

黑衣人站定,果然是個年輕女子,臉色通紅,瞪眼道:“你贏了!”

“不知道尊敬是個姑娘,唐突了。”葉知秋抱拳。

黑衣女子哼了一聲,跳下擂臺,一瘸一拐地饒進城門,消失不見。

撿我回家吧 剛纔葉知秋的劍氣,傷了她的右腿,此刻正在滴血。

“果然是高手,難怪敢在青丘狐國之外,衝擊五狐拜丘圖。”一道冰冷的聲音,從城頭上傳來。

葉知秋聽見這聲音,心中一喜,仰頭道:“原來是前輩!感謝前輩放我進入青丘狐國,讓我得見青丘國的風景和人物。”

那個聲音,就是當初在圓盤石刻那裏的聲音,葉知秋聽得出來。

“不用客氣,還有一場比武,你贏了就可以見我。”那個聲音說道。

“好,請前輩賜教。”葉知秋說道。

“我又不跟你比武,賜教什麼?”那個聲音呵呵一笑,又道:“夭桃,你下去會會貴客吧。”

“是。”城頭上有個年輕的女聲回答。

又是一個女的?葉知秋微微皺眉,這狐國裏面,都是美女,而且美女也太多了,唉!

跟女人打架,葉知秋總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下手重了吧,人家說自己不懂憐香惜玉;下手輕一點吧,又有些婆婆媽媽的,不痛快。

錚錚!

忽然間,空中劍嘯聲大作,九柄長劍,從城頭上墜落,紮在葉知秋的身邊!

隨後,一個女裙女子凌空降落,站在葉知秋的面前。

這女子也只有十六七歲,容顏絕美,但是眼色冰冷,暗含殺氣。

她剛纔先聲奪人,還沒出場,就放出九把長劍,可見是個厲害人物。

葉知秋抱拳:“夭桃姑娘,還請手下留情。”

“大丑兄,這是長老府的夭桃公主。”姜六亥在臺下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