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是在這裏住?”雲霞略奇怪道。


“好了,你不要問了,如果真的要找她就去她家裏找吧。”這男子說完轉身就走。

其實這個男子就是江中虎安插在劉全家中的線人,用來監視劉全的一舉一動。

雲霞帶着心中的疑問便朝白素的家中趕去。

再說,鄭豔雪和陳明君等人氣鼓鼓的回到鄭家吃中午飯。

蔣高昌看着鄭豔雪等人一個個臉色不好,心中知道肯定發生了什麼不愉快的事情,於是說道:“咦,你們一個個怎麼像紅透了的西紅柿,氣呼呼的?是不是沒有找到白素?”


“別提了,我再也不想理會這些事情了,我們的好心全部成了驢肝肺了。”鄭豔雪氣的坐在沙發說道。

“怎麼回事?明君,你說。”蔣高昌知道此時老伴正在氣頭上,說什麼也聽不進去的,於是便問陳明君。

陳明君便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

蔣高昌聽後沒有發表任何意見,只是在客廳上來回的踱步,對一個月來發生的事情,必須好好的整理思路。他心裏想着:“一個月前白素神祕失蹤,劫她者正是鐵手飛龍,而鐵手飛龍卻是龍雲,龍雲那時已經跳落山崖,按理來說不可能是他,那麼很有可能是龍雲的朋友,劉全帶着一大幫人竟然沒有找到白素,據說,他還借了警局的衛星探測儀,卻仍然沒有找到,由此可見,必然有人在白素後面做幕後軍師,後來劉全又莫名其妙的撞了邪,再後來白素和鐵手飛龍便不再出現,可是豔雪、明君他們回來卻說接到一個電話叫他們放心,白素很好,並且仍然在鎮江,這裏面到底藏着什麼玄機?昨天晚上,更傳來劉全從泰國請來的法師爲他在汀江破廟中做法事?自己從來沒有聽說過三角板的破廟有什麼骯髒之事,再說世間並沒有鬼神之說,可是破廟中發生的離奇之事又該怎麼解釋?今天去接白素,不料卻發現白素變化更大,對龍雲的那種不屑與厭惡之意更甚,甚至對明君和豔雪的態度也不見得好?這是爲什麼呢?難道這一切都是做給劉全看,其實白素根本沒有失蹤,她一直在我們周圍,只不過是以另外一種形象出現,這個形象就是冬雨。可是吳江同時出現的冬雨又怎麼解釋?”

“你們說冬雨也和你們去了吳江,對不對?”

“是啊。與她有什麼關係嗎?”鄭豔雪問道。

“你們發現這個冬雨有什麼不同沒有?”蔣高昌一直懷疑白素就是冬雨,但是卻沒有根據。

“奇怪,哪有什麼不同?冬雨不就是冬雨嗎?不過好像比平時的要稍微的矮一點點。”鄭豔雪說道。

“對,我也是這樣覺得,今天見到的冬雨的確稍稍矮一些,且略胖了一些。”陳美珊也細心的發現了這個細節。

“你們這麼說來,的確我也是有一些這樣的感覺。”陳明君也覺得是這樣。

蔣高昌心中做出了一個大膽的假設,就是世間根本就沒有冬雨這個人。

“老頭子,你問這些有什麼幫助沒有?”鄭豔雪覺得對老伴提出的問題有些費解。

蔣高昌笑笑道:“如果按我的推論,這世上根本就沒有冬雨這個人。”

三人齊愣住了,明明冬雨是現實存在的怎麼說世間不存在冬雨這個人。

“老頭子,你是不是說胡話了?”

蔣高昌說道:“現在事情的真相即將揭開,你們不要被眼前的一些現象給氣昏了頭,說不定到了明天甚至今天晚上就有一個大大的驚喜。”

“什麼大大的驚喜?還能有什麼驚喜?”

“這一切還是我的推論,沒有任何佐證,所以就留着等事實來說話吧。”

在場的人都聽得雲裏霧裏的。

“老頭子,你不要說話總留着,有什麼說出來嘛。”

“這故事還是讓故事的主角自己來說吧,對了,昭樂老人院中的那個昏迷不醒的老人是不是給接到了明君家裏了?”

“是的,美珊說要替龍雲對這老婦人盡一盡孝心。”陳明君說道。

蔣高昌說道:“好,我們趕快吃完中午飯,下午一同開到明君家,肯定有故事發生。”

三人齊問:“有故事發生?” 第284章 兄妹重逢

陳美珊吃飯的時候,卻發現雲霞還沒有回來不由得擔心起來。

“小霞怎麼還沒有回來呢?”

畢竟雲霞是目前自己找到的唯一親人,她怎能不擔心?於是撥通雲霞的手機,雲霞接到以後只說自己有事要辦,事情辦完以後會去找自己。陳美珊再三的叮囑雲霞一定要到自己的家,並且在電話上詳細的講了自己的家庭住址。


蔣高昌說道:“美珊,小霞不是小孩子了,她還在鎮江也呆過一段時間,這半年多來,隨着我的侄子北上,應該磨練到了,所以你放心應該不會有什麼事的。說不定還會給我們帶來意想不到的驚喜。我們還是趕快吃飯,然後去你家吧。”蔣高昌好像什麼事情都在掌握中似的。

陳美珊聽後方覺得心安。

大家一同吃完午飯便一同前往陳明君家裏。

而云霞卻往白素的家中而來。

雲霞到達白素家的時候,雲飛龍和白素正和兩位父親一同在家裏吃午飯。聽到門外傳來腳步聲,大家不由的警惕起來。

雲飛龍站在窗口一看,竟然是雲霞。他畢竟是警惕性極高的人,便打量了雲霞周圍有沒有什麼人跟着?


“飛龍,沒有人跟着她,她是誰?”畢成的視力及聽力比雲飛龍還好,警惕性還要高。

“她就是我去年才相認的,世上唯一的妹妹雲霞。”雲飛龍激動的說道。

這時,門鈴聲響了。白素走出門外開門。

“哦,你不是那個叫什麼雲霞的嗎?”白素爲了預防周圍有什麼眼線,只得這麼說道。

“白素姐,你真的不認識我了嗎?我是龍雲的妹妹呀。”

“哦。”白素似在回答,又不似在回答。

白素在前面走,雲霞在後面跟。

來到樓梯口,白素說道:“小霞,我帶你見一個人,一個你非常想見到的人。”

雲霞暗道:“白素怎麼突然之間對自己的語氣變了?她怎麼知道我想見的人是誰?”

雲霞帶着疑問跟白素上了樓梯,到了大客廳,只見客廳上坐着三個人,其中兩個是今天剛剛見過面的,一個是那個叫什麼飛來燕的殺手,另一個就是白素的所謂義父,白素怎麼和殺手呆在一起,而另外一個老人則不認識了。

“白素姐,你說我想見的人在哪呢?”

白素笑了笑:“這裏不是有你想見的人嗎?”

ωωω▪тт kán▪Сo

雲霞覺得自己上了當受了騙,她生氣道:“白素姐,你雖然忘記了我的哥哥,但是你不能貶低他的爲人,他已經不在了這個世上了,爲什麼你能夠無動於衷?我只嘆他命苦,一個人孤苦伶仃過了十多二十年,好不容易認識了你,沒想到你卻這麼的看待於他,你想他的泉下能夠安心嗎?”雲霞說着眼淚都流出來了。

此時雲飛龍再也不能裝下去了,站起來走了過去叫道:“小霞!”

這聲音分明是自己的哥哥雲飛龍的,可是對方卻是殺手飛來燕。

“你認識我。”雲霞驚異道。

“我怎麼會不認識你?你是我唯一的妹妹,我是你唯一的哥哥。”雲飛龍眼含熱淚將墨鏡摘下,將嘴脣上方的鬍子拿下。

“哥哥,你真的是我的哥哥?”雲霞還是不敢相信眼前的男子就是自己的哥哥。

“你是我從人販子手中救出來的親妹妹,也是我親手送去北上求學的妹妹。”

這麼一說,雲霞相信了,她撲在雲飛龍的懷裏哭道:“哥哥,你沒有死,太好了。”

“有你這麼好的妹妹,我怎麼捨得離你們而去?”雲飛龍拍着雲霞的肩膀感慨道。

白素這回走過來對雲霞說道:“小霞,請你原諒我今天對你的冷漠,其實我們的確有說不出的苦衷,如果不這樣很容易被劉全那個奸詐的小人給看出破綻。”

雲霞這會才說道:“白素姐,你記起我哥了?”

白素點了點頭。

“這麼說來,這段時間你一直和我哥在一起?”

白天成這時笑道:“你這回要叫你白素姐嫂嫂了。”

雲霞驚喜道:“哥,真的?”

雲飛龍點了點頭,然後對雲霞介紹白天成和畢成:“小霞這就是你嫂子的親生父親,這就是我的義父。”

雲霞見是白素的親生父親親口說白素是自己的嫂子,那麼完全相信了。

畢成哈哈笑道:“飛龍,恭喜你今天和你妹妹重逢。”

“爸,雲哥的妹妹不也就是你的女兒嗎?”白素卻說道。

“對,對,對,小霞,我認你爲我的閨女,你願意嗎?”

小霞當然願意了,她感動的說道:“爸,從此以後我就是你的閨女。”

畢成連連說道:“好,好,飛龍與妹妹重逢,我也與自己的女兒相認。”

雲霞接着又道:“我還有個大喜事。”

“什麼大喜事?”

“現在暫時保密,等去了美珊姐家的時候就告訴你。”雲霞是想將與陳美珊相認的喜事說出來,突然間又想給雙方一個驚喜,便閉口不語。

雲飛龍說道:“今天我們恐怕還不能去美珊姐家,因爲我們要去一下昭樂老人院看望一個老人。”

雲霞聽陳美珊說起過那個老人的事情,並且知道現在那老人就在陳美珊家中,於是問道:“哥哥,你說的是不是那個一直昏迷不醒的老人?”

“是啊,你怎麼知道?”

“我聽美珊姐說的,這個老人已經被明君哥接回家中去了,說是爲了完成哥哥你的心願。”

雲飛龍感動道:“這也太難爲美珊姐他們了,好,下午我們便一同出發去美珊姐家中。”

“哥哥,其實大家是受了你的影響,都是爲你而感動的,你對一個陌生的老人都這麼的細心。”雲霞無不讚嘆自己的哥哥。

“小霞,你錯了,真正的慈善家是這爸爸。”

這時,白素走過來問道:“小霞,你還沒有吃午飯吧,快過來吃。”

雲霞這才覺得肚子嘰裏咕嚕叫,於是便隨着白素一同下樓吃飯。

雲霞吃完飯後大家便一同朝陳美珊家而去了。 正當他們準備出發去陳明君家的時候,劉全的車緩緩的開來。

“爸,你和小霞先進裏面躲躲,我們來應付這姓劉的。”雲飛龍說道。

畢成便和雲霞一同到了三樓。他們知道劉全是不可能隨意的上到三樓的。

片刻後,劉全已經進來了。

“全哥,你今天怎麼有空來了?”白素故意問道。

“一個月沒有見你了,我怎麼能不快一點來看看你?”

劉全和白素進入二樓的客廳。雲飛龍和白天成象徵性的站起來迎他。

“義父,你在這裏習慣嗎?”劉全很有禮貌的向白天成打招呼。

白天成和白素聽到他這一聲稱呼覺得非常刺耳,差點將隔夜飯給噴出來了。

“啊,劉董,您來了,我在這裏很習慣,你放心。”白天成從骨子裏鄙視他的爲人,所以還是稱他爲劉董。

“義父,你直接稱呼我的名字好了。”

“這怎麼能行?您畢竟是有身份地位之人,我是個孤老頭子,素素這樣待我我已經心滿意足了。”

劉全本就不願稱他爲義父,所以便禮節性的寒暄幾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