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的秦狄就咬定了,打死都不能承認。

有著秦家的實力在,若是自己不承認,想來李世仁也不能拿他怎樣。

秦家老者此刻也適時的開口了:「皇帝陛下,這秘境之中危機重重,至於這些小輩經歷過什麼很難說清。」

「即便那芊芊丫頭說的是實話,那也只是她自己所看見的。」

「可這秘境終究不是一般地方,親眼見到的,就一定是事實發生的嗎?若是幻想呢?若又或是居心不良之人,刻意栽贓陷害,那就更是冤枉狄兒了。」

說到這裡,秦家老者還朝嵐塵煙看了看。

這一刻,就聽一道奔雷般的聲音響起:「秦天恆老匹夫,為何看我兒子,難道你以為我嵐楚的兒子會是栽贓嫁禍的卑鄙小人嗎?」

秦天恆是秦家老者的姓名,而秦天恆比起嵐楚要大上幾十歲。

此刻嵐楚將秦天恆的名字直接喊出,還冠以老匹夫的稱謂,顯然是不給秦家留一點情面。

人家都欺負到自己兒子頭上了,做老子的,又豈能夠無動於衷。

那秦家老者就是一隻老狐狸,多出的幾十年可不是白活的。

論起心計之惡毒,嵐楚比起這秦家老者還是要遜色上一籌。

聽著嵐楚的話,他也沒有動怒,只是依舊淡然道:

「狄兒這孩子從小就在秦家長大,我了解他的品行,再說,狄兒一直以來都是對輕嫣公主一片痴心,又豈會加害於她。」

「至於驃騎大將軍家的嵐公子,那老夫可就不清楚了。」

嵐楚還想要說些什麼,而嵐塵煙一把將自己的老爹拉住了。

嵐塵煙道:「老爹,和老狐狸逞那口舌之快做甚,咱們又沒學過獸語,萬一這老狐狸罵您,您也聽不懂啊。」

秦狄朝嵐塵煙就吼道:「嵐塵煙,你說誰是老狐狸,是想死嗎?」


嵐塵煙在天人一族時征戰南北,見過形形色色的人,此刻,他也不生氣,反而嬉笑著對嵐楚道:「老爹,你聽,這又是什麼東西在叫啊,你能聽懂嗎?」

嵐楚還真沒想到,自己的兒子竟然可以巧舌如簧。

這小子,之前還說逞口舌之快做什麼,可誰能想到,只是片刻的功夫,這小子就將那老狐狸的話還回去了。

一時之間,嵐楚感到真的是大快人心,酣暢淋漓。

那秦狄的一條手臂已經獸化了,嵐塵煙的話,徹底激起了他的怒火。

而秦家老者伸出手來在秦狄的肩上拍了拍,示意他先保持安靜。

沉吟片刻,秦家老者又道:「陛下,聖獄之中的是非曲直,誰都很難說清楚,既然此刻輕嫣公主也平安返回了,再去追究,也沒有什麼意義。」

他又是看了嵐塵煙一眼,道:「那些卑鄙小人,這次也只能算是走運了。」

嵐塵煙對秦家老者的目光不閃不避,秦家老者眸子里閃爍的是兩頭赤火冥犀,而嵐塵煙的眼眸中卻閃爍著犀利劍意。

嵐塵煙保持著冷靜,他倒是要聽聽,這老狐狸到底能說出什麼花來。

這秦家老者再次看向李世仁,接著道:

「陛下,老朽認為,此刻冊封護國公才是重中之重,這才能向世人展示陛下的皇恩浩蕩,惜才如命啊。」

李世仁聽著嵐塵煙和那秦家老者的對話,一時之間,思緒有些混亂。

雖然秦家老者所說幻境之事,的確有可能存在。

可在心底里,李世仁是更偏向於嵐塵煙和嵐家的。

只是,秦家的底蘊擺在那裡,為了整個貞觀帝國的穩定,李世仁又不能在證據不足的情況下給秦狄治罪。

至於秦家老者提到的護國公,李世仁就更是為難了起來。

這秦狄的修為怎麼看都比嵐塵煙高,若是兩人比斗,嵐塵煙極有可能會慘敗。

這護國公,李世仁是萬萬不想要秦狄來做的。

更別說自己懷裡的這寶貝丫頭,明顯心裡是鍾情於嵐塵煙的。

在李世仁正煩擾之時,龐萬人突然走了過來。

這龐萬人的身上明顯帶著殺氣,只聽他對嵐塵煙道:「嵐家小子,你可看見我家潛兒了?」

最終沒有看到自己的兒子走出,這龐萬人之前整個人都愣住了,此刻回過神來,才匆忙趕到嵐塵煙近前。

失掉了龐潛,龐萬人的內心十分狂躁,可此刻皇帝就在這裡,他又不敢太過放肆。

他惡狠狠的望著嵐塵煙,自己的兒子帶著七翼蝠都沒能走出這秘境。

而他嵐塵煙,面對著追殺,卻是毫髮無損的走了出來,這令龐萬人不得不覺得古怪。

嵐塵煙冷冷的盯著龐萬人,心中默默想到:

「嘿,你個老雜狗,令自己的兒子帶著七翼蝠殺我,若不是我嵐塵煙早有所覺,現在根本不可能活著出來。」

嵐塵煙心裡可是清楚,若是自己指認那龐潛刺殺自己,龐萬人這老雜狗絕對不會承認,反過來還會栽贓自己殺死了龐潛,那樣可就不好玩了。

嵐塵煙思索片刻,隨即,眸子里有精光閃過,嘴角之上,也是掛起了一絲笑意,他想到如何令這老雜狗痛苦了。 嵐塵煙做出思索狀,半響之後,才見他從身上慢慢悠悠的摸出一把幽暗尖刀。

見到這尖刀的一刻,龐萬人的身軀猛地一顫。

對於這把刀,他龐萬人自然是認識的,那可是七翼蝠所佩戴的兵器,這尖刀,可是淬毒的。

龐萬人滿是激動的道:「這,這把刀你是怎樣得到的?」

嵐塵煙眼中噙著笑,這一刻,他倒是淡然了起來。

龐萬人忙得又是問道:「這把刀你到底是怎麼得到的?」

嵐塵煙滿臉的無辜相,道:「龐大人,您認識這把刀?」

龐萬人差點就將這把刀是七翼蝠的脫口而出。

可意識到旁邊還有皇帝,還有著這麼多的重臣。

自己若是說認識這把刀,而嵐塵煙再說這刀是七翼蝠的,如此一來,那他龐萬人豈不是與七翼蝠脫不了干係了。

那七翼蝠在貞觀帝國可是臭名昭著的天字型大小通緝犯,龐萬人可不想和他們沾邊。

雖然對於自己兒子的情況,龐萬人很是心焦,可還是悻悻的矢口否認道:「不認識,本相只是見這把刀鋒芒的緊,隨口問問的。」


雖然龐萬人否認了,可眾人都能看得出來,這龐萬人與這把幽深的尖刀,應該是有些關係的。

嵐塵煙再次淡然一笑,道:「哦···,我還以為龐大人是認識這把刀呢,這刀可是從七翼蝠手中得到的。」

聽到七翼蝠三個字,所有人都露出驚愕之色,這貞觀帝國的人,就沒有不曾聽說過七翼蝠的。

說著,嵐塵煙在身上一摸,又摸出一把金刀來。

這金刀一拿出,龐萬人就真的不能再淡定了。

這可是他龐家的金刀啊,是他龐萬人的依仗,這把刀,可是他親手交給自己兒子的。

而這金刀,也只有在他龐萬人手上才可以發揮出最為狂暴的威勢。

嵐塵煙在那金刀之上哈了口氣,隨即用衣袖將那金刀擦的錚亮,接著就說道:「龐大人,這把刀,您可認識?」

自家的金刀,龐萬人豈有不認識之理。

可想著嵐塵煙之前才提到七翼蝠,此刻再問自己這金刀。

若是自己說認識這金刀,那豈不是又與七翼蝠扯上關係了。

無奈之下,龐萬人只得說道:「這,不認識,本相不認識這把刀。」

嵐塵煙又是淡然一笑,道:「哦···塵煙只是覺得這金刀與龐相爺家那把祖傳金刀比較像。」

「若是龐相爺家的,塵煙原本還想著還給相爺呢,現在看來,塵煙就只能自己留著了。」

龐萬人對自己的兒子很是擔憂,他厚著臉皮,再次朝嵐塵煙問道:「這把刀,又是如何得到的?」

嵐塵煙凝眉思索片刻,嘆息一聲后,又是沉默片刻,醞釀好了情緒,才滿是沉重的說道:

「唉,龐相爺您有所不知,那七翼蝠如魔鬼一般可怕,在那聖獄之中,他們竟然想要將塵煙殺死。」


龐萬人忙得問道:「這與那金刀又有什麼關係?」

嵐塵煙的情緒彷彿依舊滴落:「這金刀,是一個少年的,當七翼蝠想要殺塵煙的時候,就是那個少年,拚死護住了塵煙。」

聽到這裡,龐萬人的整個身軀都顫抖了起來,他的心中正惡狠狠的咒罵著嵐塵煙:「你這嵐家小兒無恥至極,一定是你殺死了我家潛兒,是你···」

見那龐萬人已然憤怒,嵐塵煙冷笑一聲,接著說道:

「龐相爺,您有所不知啊,將塵煙救下的那個少年,看年齡也就二十歲上下,生的高瘦,只是,他的一條手臂卻是斷掉了的。」

聽到這裡,龐萬人的身軀顫抖的就不受控制了,隨即就是大吼一聲:「夠了,不要再說了。」

嵐塵煙的話如何能不令龐萬人痛苦,他所描述的那個少年,就是龐潛,龐萬人不可能聽不出來。

嵐塵煙哪裡會聽他龐萬人的,龐萬人越是不讓他說,他就越是要說出來,令龐萬人痛苦。

「龐相爺,您可知道,那少年為了救我,死的有多慘,他的身軀,就是被我手上這把尖刀橫斬的。」

「到後來更是來了狼群,那少年,就被淹沒在了狼群之中。」

此刻這嵐塵煙還頗有些演技,在他的眼中,硬生生擠出了幾滴淚珠。

再看那龐萬人,此刻他已經站立不住,一下跌坐在地上了,整個人就差昏過去了。

嵐塵煙滿是疑惑的看向龐萬人,道:「相爺,您沒事吧,這是怎麼了?」

在場的人也不是傻子,在嵐塵煙的話語間也能聽出些眉目。

嵐塵煙口中那少年,多半就是指龐潛,而這龐潛,多半就是被嵐塵煙殺死的。

畢竟那龐潛和嵐塵煙之前有恩怨,在進入皇家秘境之前,這就是許多人都知道的。

這興鹿城聽風樓可算得上是標誌性建築,之前在興鹿城時,那聽風樓轟然倒塌,至於發生過什麼,不可能瞞得住場間這些原本就耳目眾多的帝國大員。

在人群的議論聲中,秦家老者再次開口道:「皇帝陛下,您看這護國公的比試,就趁現在吧,反正就只有我秦家秦狄和嵐家那小子兩人。」

秦狄更是揮舞著獸臂道:「陛下,只有我秦狄才是可以成為護國公的人。」

說著,秦狄就對嵐塵煙不屑的看了一眼。

隨即,朝著四下掃去。

那些趨炎附勢之輩哪裡能錯過這個時機,對於嵐塵煙和秦狄的修為,他們早就暗中對比了。

這秦狄是可以穩勝嵐塵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