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張楠去死吧,我才是第一!」

連琪瘋狂的笑著,你巨大的手指不斷的下壓,向著張楠碾壓下來。

「他不能死!」

幻獸域主身形一閃,便是準備衝出去,張楠乃是會道法的,這麼多年下來,這樣的人千年難遇,萬年難尋,若是就這樣死了,那以後四大黑魔王還活著的話,必將是大陸的一大災難啊。

「哼!公平比試,豈能容你搗亂!」

早就有所準備的高陽和韓曉月一閃便是攔住了幻獸域主,顯然不會讓幻獸域主出手救人。

「快讓開,他真的不能死!」

幻獸域主十分的著急,可是這一切似乎來不及了,那巨大手指速度可並不慢,眨眼之間便是到了張楠的頭上。

「啊!」

張楠猛地一聲怒吼,緩緩站起身來,滿臉蒼白的他黑髮不斷的飛舞,他抬頭怒視著上面的巨大手指,眼神中有著一種極端的怒火,體內靈力再次噴涌,血魂刀猛地變大了好幾分,他用手指指的撐住血魂刀,擋在了自己的頭上。

「嗡!」

那手指終於按在了張楠的血魂刀上面,人們一個個都瞪大眼睛看著那裡的戰鬥,心裡緊張無比,一個靈聖境初期的小子,能夠戰鬥到這個程度,已經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了。

血魂刀嗡嗡作響,強大的壓力從刀身上面傳遞了下來,這股力量直接令張楠手掌的虎口處震裂而開,衣袖化為了一塊塊破布,那裡的空間被撕裂出了好幾條恐怖的裂縫,雖然通過帝皇印的抵擋那手指的力量消耗了大半,但還是恐怖如斯!

「砰!」

巨大手指不管不顧,碧血狂魔的眼神中凶光依舊,沒有絲毫的同情,直接碾壓了下來,強大的力量直接把張楠往下面壓了下去。

「砰!」

天空中的那個比武場直接被壓爆,而韓曉月也是忍不住嘴角溢出了血來,這可是她血祭過的一件寶物,三個比武台,三體合一,一個損,皆破滅!三個空間比武場都爆了,而連琪也是被這種強大的衝擊力沖飛到了遠處。

「砰!」

巨大的響聲依舊沒有停止,張楠被直接從數萬米的高空按落在裡面上,他也是再也站不起來,直接倒了下去,而那手指沒有絲毫的留情,依舊在下壓。

「咔嚓!」

大地顫抖,隨後龜裂,手指長達數千丈,一直把張楠往地底下戳,一直到手指全部戳進了地下,才退了出來。

此時的地面,有著一個巨大的深坑,形成一個寬數百丈,深數千丈的深坑,從空中望下面看,那裡就是多了一個巨大的黑洞,顯得有些令人心悸。

手指收回,好似巨人一般的碧血狂魔眼睛裡面的紅芒也終於消失,身形一閃,化為了一道光,衝進了天空的黑洞裡面,隨後天空緩緩癒合,兩個位面不再有交集。

「太強了,這便是碧血神魔嗎?這太強了!」

有人終於忍不住發出了感嘆,剛才的一幕幕,他們永遠也不會忘記。

「是啊,七星都神魔都這麼厲害,我在想,那八星和九星的神魔,又會厲害到一個什麼地步啊!」

有人驚訝到難以附加,心裡的激動久久不能平靜了。

「可惜了,我心中的白馬王子就這麼死了!」

有女子哀聲嘆息,為張楠的死感到有些悲痛,這麼一個天才,若是不死的話,他日一定能夠成就靈帝修為啊。

「咳咳!幻獸域主,你也不用悲傷,我們聖域的吳悠還不是死了嗎?你要節哀,我們承認你們第六聖域,畢竟你們的實力,大家還是都看在眼裡的,那個這個是賀禮!」

高陽望著氣的老臉微顫的幻獸域主,心裡卻是露出幾分高興,畢竟吳悠就死在張楠手裡,張楠不死,他難消心裡的怒火。

「這是賀禮,不過,事實證明,連琪贏了!他才是年輕一輩的第一天才!」

韓曉月也是拿出了自己的賀禮,然後很是欣慰的回頭望了一眼遠處受了很重的傷的連琪。

「你們給我滾!你們會後悔的,四大黑魔王,很有可能還沒有死,哈哈,你們殺了張楠,殺了唯一一個會道法的人,你們會後悔的!」

幻獸域主怒視著高陽和韓曉月,狠狠的指著對方道,她說話的聲音都在不停的顫抖,這將是大陸的一個巨大損失。

「道法!什麼?你說那張楠還會道法?」

蒼狼幾人幾步便是走了過來,心裡無比的震撼,聽見了一個今天他最震驚的消息。

「若不是他會道法,我們根本不可能那麼容易擊殺掉我們鎮壓的那頭黑魔王!」


大長老也是走了出來,望向那個地面的黑洞,露出了惋惜,在那個黑洞中,他感應不到任何的生命氣息,顯然,一個絕世的天才,已經葬送在了那裡。

聽見這話,韓曉月和高陽二人的臉上也是忍不住狠狠的抽搐了一下,這個時候,他們才發現剛才出手攔住幻獸域主是一件多麼錯誤的事情。

「哎!事已至此,別無他發了,只能希望那四大黑魔王都死了,若是真的沒死,我們便只有憑藉帝具了!」

韓曉月也是忍不住嘆了一口氣,到了現在,似乎說什麼都已經無濟於事了。

張楠會道法的事情傳開,整個大陸的人都感到有些惋惜,但既然已經死了,也沒有人太會在意。

本該是一場快樂的盛宴,卻是不得不草草了事的就此結束!

不過,張楠雖然死了,但是連琪卻是成為了被眾人關注的對象,他在眾人心中地位直線攀升,成為了天才的代名詞,這才多久的時間,便是能夠將鬼神莫測領悟到了這種地步,這天賦,不得不令人佩服。 ??回到鬼女之城,連琪也是緩緩鬆了一口氣,想不到張楠居然會道法,他師父跟他說過,道法就是他們黑魔族的剋星,不過世上太罕見了,當年上古大戰,出了兩個會道法的人,才讓得他們損失慘重,不得不以失敗告終,否則的話,這個大陸早便是他們黑魔族的了,不然的話,說不定黑魔帝都已經過來了。


連琪無比的慶幸,慶幸進入鬼女之城之後習得了這麼一個強大的技能,不然的話,他還真的無計可施,也慶幸他運氣好,發揮超常,才召喚出來一頭碧血狂魔,不然的話,想要戰勝張楠,基本上是沒有可能。

當然,若是真正的面臨死亡,他可能會使用黑魔力,但若是那樣的話,幾大聖主出手,他估計會被轟擊的渣都不剩,畢竟他雖然會黑魔族的魔功,但他的身體卻是無法黑魔王他們那般的強硬無比,而且還有一個對黑魔族黑魔力有著克制的張楠,到時候絕對只有一死。

「既然這鬼神莫測這麼厲害,看來我得好好的修鍊一下了,若是能夠召喚出八星的神魔的話,那就完美了,即便是現在的聖主也只能召喚出八星的神魔啊!嘿嘿!」

連琪嘴角露出了笑意,張楠這個最大的剋星一死,他們的大業便是更加的指日可待了。

而此時的幻獸域,無數幻獸正靜靜的望著那個黑洞默哀,他們的恩人死了,一個大陸的天才,就此亡了。

「哎!想不到一個會道法,還有三個靈魄的天才,就這麼死了,不到百年的時間崛起,卻是這麼曇花一現,哎!」

幻獸域主,接連嘆了兩聲氣,可見她此時的心情是多麼的沉重。

「是啊!居然連骨頭都沒有剩下,生於天地間,散於天地間啊!」

大長老等人也是一臉的感慨,他用精神力感應過了下巨大的黑洞,連張楠的渣都找不到,看來是被那指頭戳成了飛灰了。

「安息吧!他們以後會後悔的!」

幻獸域主表情冷漠,伸手對著那黑洞一握,巨大的黑洞緩緩的癒合,四周的泥土不斷的翻滾,大地再次恢復了原來的模樣。

「對了,紫嫣呢?還有那雪兒丫頭,你們找到了嗎?」

幻獸域主想了想問道,這都過了一天,她才發現這兩個丫頭不見了。

「付茜聖主,還沒有找到,我想或許是太難過,兩人都找個地方散心去了吧,放心吧,應該會回來的。」

大長老想了想說道,張楠的死,對於雪兒和紫嫣,一定是一個沉重的打擊。

「嗯!走吧,五大聖域的人,說他們有帝具,呵呵,這次若是以後真的有黑魔王進攻的話,我們幻獸不能再向以前一樣沖前面了,讓我們好好看看他們的帝具有多大的威能!」

一想起五大聖域那些傢伙這些年對於黑魔王的態度,付茜就不由心裡一陣怒氣直冒。

她心裡隱隱覺得,或許張楠說的那在萬殤王朝被救出去的,就是一頭黑魔王,黑魔王直接有著一定的感應,若是其他還有黑魔王沒死的話,想來那個黑魔王也能感應到對方的大致方位,若是一頭黑魔王還好,但如果四頭重傷而逃的都還活著的話,那就麻煩了,而且當年還有不少逃離的黑魔將,這萬一都讓他們聚集在一起,這股力量,不可小噓啊!

然而,在地底深處,一顆好似灰塵一般的物事,卻是靜靜的躺在那裡,仔細一看,竟是一個黑塔,正是通天塔。

「咳咳!」


張楠靜靜的躺在第四層內,一間房屋的床上,臉色發白,嘴角滿是血漬。身上滿是泥土和幾塊碎布片的他,不停的咳血,樣子無比的狼狽。

幸好在那手指按他在地上的瞬間,他把自己躲進了通天塔之中,不然的話,那他可能真的死了。

「楠兒,你還好吧?你可別嚇娘啊!」

眾人圍著張楠,黎美嫻緊緊握住張楠的手,慈祥的眼神中浸滿了淚花,身怕張楠熬不過來。

「哥哥,你可不能出事啊!」

雪兒也蹲在了床邊,眼裡滿是淚珠,而其他幾位紅顏一個個都眼裡血紅,若是張楠真的出了什麼事,她們一定要憑藉這裡一百倍外面的時間,拚命修鍊,為張楠報仇。

「咳咳,放心,我,死不了!」

張楠的氣息很弱,說話的時候也只剩下氣流的聲音,但他卻用這話安慰著面前的這些親人,雖然說出這幾個字,他費了很大的功夫,但他看見親人這般的擔心的時候,心裡還是忍不住感到一陣溫暖。

「好好休養,別說話了,大家也別吵著他,我相信我兒子不會有事的!」

站在那裡的張雲山,慈祥的眼神緊緊的盯著張楠,從張楠的眼睛裡面,他知道張楠不希望看見大家為他擔心的樣子。

現在的張楠,有著極大的自信他不會死,畢竟他的體內有著不死神血,只要不當場死亡,還有一口氣在,他即便是再重的傷勢,也會恢復過來。

果然,僅僅三四天時間,張楠便能夠坐起來了,五六天的時候,他便是能夠下地走動了,體內的靈力也在不斷的恢復,這次戰鬥無論是靈力還是靈魄力,他都是消耗不少。


見張楠這麼快就恢復了傷勢,一家人心裡都是無比的高興,而張楠也決定不急著出去,他準備在這通天塔裡面好好的修鍊一段時間,通過這次,他也是看見了差距,靈聖境初期和靈聖境後期巔峰之間的差距實在太大了,而且那些黑魔王若是以後再次出現的話,定然實力也會極強,想要保護自己保護的東西,他還應該變得更強。

所以,張楠決定留下來,在這裡好好的修鍊三百年時間,這三百年一是為了提升修為,而便是為了升級血魂刀,三便是要好好的修鍊一下帝皇印!

帝皇印的威力極其強大,張楠也是看見了,僅僅第四印便是能夠跟那碧血狂魔的一擊僵持了一些時間,若是把第五印『帝王服』給修鍊到大成的話,他相信今天說不定就不會那麼狼狽了,應該能夠輕易抵擋住那一擊。

坐在一座山峰上面,張楠終於忍不住問道:「通天塔,你現在應該可以告訴我,為何當時你不能出手了吧?」

的確,在那帝皇印破裂的一霎拉,張楠便是要求通天塔幫自己擋下攻擊,只是當時通天塔拒絕了,這讓得那連琪逃脫了被殺的命運,不然的話,他一定會*迫連琪使用出黑魔力,並且將之擊殺,讓所有人知道他是個內奸,而且有人類作為內奸,這更是向大家證明了,肯定黑魔族還有勢力存在。

「呵呵,主人,你現在體內還是靈力,觀察也是用的精神力,自然無法感應出來,在你們戰鬥的時候,恰好有一道仙識從這個位面一掃而過。」

通天塔呵呵一笑,它的聲音裡面有著一絲無奈。

「看來這麼多年過去,對方還是沒有放棄尋找我的念頭啊!」

張楠不由露出一聲感嘆,那幾個仇家還真是不死心。 ??連琪的地位,在鬼女之城不斷的攀升,尤其是對於鬼神莫測的領悟也是越來越透徹,從以前的好運才能召喚出七星神魔,到現在僅僅兩年時間便是能夠輕易召喚出七星神魔,這天賦著實令人咂舌。


一年之前,韓曉月便是召開了長老會,通過一致表決同意,連琪成為了鬼女之城的繼任聖主,也就是以後若是韓曉月退位,便是由連琪擔任聖主,對於這一點,雖然有不少人心裡不爽,但是連琪的驚世絕艷卻是令他們找不到任何反駁的理由。

在現在,距離那次和張楠的戰鬥已經過去了兩年,連琪在鬼女之城裡面也是具有很大的發言權。

他靜靜的閉目坐在一個大殿之中,心裡不停的領悟著鬼神莫測的精妙之處,想要參悟的越加透徹,希望能夠早日獲得實質性的突破,召喚出八星神魔。

這兩年來,他偶爾也會和遠在萬魔海的黑魔王私下聯繫,由於方式獨特,鬼女之城的人,根本無法發現端倪。

他緩緩睜開眼睛,拿起地上的一隻黑色螞蟻,把它放在手心,很快這黑色的螞蟻,竟是化為了一股黑色氣體,在他的手心之處不斷變幻為一個個的字,過了一會兒,才散開,直接飄散於無形。

而當這黑氣化為無形之後,連琪的嘴角也是勾起了一絲笑意:「嘿嘿,想到其他幾大魔王都還活著,現在也恢復的差不多了,還有不少黑魔將,黑魔帥也都活著,真是天助我也啊!」

「師父說我還有一年的時間了,看來我也得抓緊時間在一年之後,希望修為能夠突破,不然和那幾個老傢伙一戰的話,我還是不夠看啊!我必須得在一年之後的大戰中好好的表現才是,嘿嘿,自己人殺自己人,想來到時候一定會非常的精彩吧。」

連琪緩緩站起了身來,心裡滿是得意,他的修為也是每天都在增長,至於這增長的代價,便是鬼女之城時不時會有一兩個靈皇境後期或者靈聖境初期的人會神秘消失,顯然,皆是成為了他實力增長的養料。

而此時的幻獸域,聖主付茜心情則是不太好,兩年的時間,也不知道雪兒和紫嫣跑去了哪裡,好像是憑空蒸發了一般,幾乎派出高手找遍了整個大陸,也是沒有她們的身影。

「該不會去萬魔海了吧?」

最後,付茜只能胡亂的猜測起來,那如果是去了萬魔海,那就很難找了,萬魔海十分的遼闊,裡面還住著海族,平常萬魔海和這邊的大陸也很少往來,兩年之後的張楠,在通天塔之內的時間,自然是已經過了兩百年,此刻的修為,也是達到了令人震驚的地步,突破到了靈聖境中期,這等修為在整個大陸來說,也算是極其不錯的了。

此刻的他,不僅突破到了靈聖境中期,那對於帝皇印第五印的修鍊,也是有了不少的進步。

他終於緩緩拿出了紫金缽,準備將血魂刀升級成為帝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