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過了一盞茶的時間,這時謝文昭的長孫謝子明走上前來行禮說道:「拜見祖父,昨天有靈訊堂的修士傳訊,半年以後位於南海修仙界的「靈月海溝秘境」就要開啟了,不知家族是否安排修士參加?」

謝文昭一聽謝子明說完,頓時來了興趣,對他問道:「哦,「靈月海溝秘境」?你且詳細說說。」

「說起這靈月海溝秘境就不得不說這秘境的來源。

秘境的形成方式主要有兩種,這第一種就是化神期修士利用大神通把一小片的世界,煉化成一處獨立的空間封印起來。這就形成了一般的小型秘境。

現在的各大宗門和大宗族之內,都有這樣的小型秘境傳承。這些大宗族或者大宗門的修士,會在這小秘境里種植靈藥,馴養靈獸,或著當做弟子的試煉之地。

不過,修士偷取大世界的空間,會被天道所惡,煉製秘境時天道都會降下雷罰以示懲戒。所以往往都是實力強大的化神期修士才敢這麼做。

而第二種秘境的形成方式,則是兩個大世界在特殊的時間裡,距離被拉近,就會形成相互擠壓的情況,機緣巧合之下世界邊緣就會出現天然的秘境。

這些秘境既不算獨立的世界,又不算咱們這方大世界的空間。所以只有在特定的時間內,才會和咱們這方大世界形成一條穩固的通道。這時候修士就可以進入這些秘境里探險和尋找靈物了。如果有修士氣運逆天,能找到秘境之心且加以煉化的話。就相當於修士隨身攜帶著一處秘境。當然這名修士還可以通過特殊手法,把秘境煉入咱們這方大世界。到時候天道就會降下靈氣潮,提升此地的靈氣濃度作為獎勵。

由於秘境里的環境不同,所以秘境的種類也各不相同,大體分為:靈獸秘境、荒漠秘境、海洋秘境、海島秘境、草原秘境、大陸秘境……幾種。

而這處即將開啟的靈月海溝秘境,則是每三百年才開啟一次的海島秘境。

傳聞靈月海溝秘境,位於南海修仙界天威海域的一處大海溝之中。形成的時間已經據不可考,不過秘境內的空間卻十分廣闊,大約有天南修仙界的大小。裡面有無數的珍奇靈獸以及外界絕跡的靈藥、靈材。

每次秘境開啟,都會湧入很多人族修士。但是由於連接大世界的通道空間不是很穩定,所以進入修士的修為,最高也只能是築基大圓滿的境界。」

謝子明把靈月海溝秘境的情況,詳細的說完之後。便退了下去。

謝文昭和袁曦袁泌二女對視了一眼之後,這才說道:「秘境雖好,但是其內同樣也危險重重。所以家族不能派遣過多的修士前往,否則一旦出現一位家族面臨的就是滅頂之災。

這樣吧,此次靈月海溝秘境,就由我和曦兒、泌兒跑一趟。你們剩餘的築基修士則留守玄月島,安心發展家族。」 ,

紅孩兒聽到唐僧的這句話,身體明顯的顫抖了一下,這次他沒有選擇去和唐僧懟,因為他剛才問鐵扇公主他是不是牛魔王的孩子,鐵扇公主的回答是你是娘的孩子。

那另一層意思是不是就說他不是牛魔王的孩子?

「鐵扇,解釋一下吧!」牛魔王坐在椅子上。平靜的看着鐵扇公主。

「解釋?你需要什麼解釋?你不相信我?你寧願去相信一個從沒見過的和尚也不願意相信我?」鐵扇公主看着牛魔王怒極反笑。

「我一直沒有告訴過你我的身份,今天我就告訴你,我本身根本就不是什麼大黑牛,我的本體是上古異獸,開天第一批生靈,你覺得你的血脈有我強嗎?為什麼紅孩兒沒有一點我的特徵?」

鐵扇公主被牛魔王的這句話給問蒙了,她不知道怎麼解釋了。

「嘿嘿,沒想到吧,羅剎女!」唐僧嘿嘿一笑。

鐵扇公主聽到羅剎女這三個字的時候,驚恐的轉過頭看着唐僧。

然後當他回頭看向牛魔王的時候,發現牛魔王的臉上竟然沒有一絲驚訝。

「你是再想牛魔王為什麼不驚訝嗎?我說了,他的身份不一般,他不僅僅是上古異獸那麼簡單哦!」唐僧對鐵扇公主說道。

「還有,咱們成親那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從成親以來,你從來不讓我碰你?說說吧!」牛魔王看着鐵扇公主。

鐵扇公主從牛魔王的眼中看出了冷漠。

「怪不得,我咋說牛魔王常年不著家,而是住在積雷山呢!原來還有這麼一層原因啊!」唐僧在一旁又補了一刀。

「你早就知道了我的身份對吧?」鐵扇公主看着牛魔王。

「對!其實我之前也有所懷疑,但是我卻沒有去多想,直到今天,在聽到唐三藏的話之後,我不想再忍了,他說的對,我這麼做,是在給那位丟人。」牛魔王淡淡的說道。

「娘!我真的不是他的兒子嗎?」紅孩兒瞪大了眼睛。

「不然呢?小孩兒,你有牛角嗎?你老爹可是上古異獸啊!如果你是他的兒子,為什麼他的特徵你一點都沒有繼承呢?」唐僧對紅孩兒說道。

「我不信!我不信!」紅孩兒大聲喊道。

「沒辦法啊!事實就是這樣的!」唐僧聳了聳肩。

「是你!全是你!只要殺了你,爹娘就會重歸於好了,一定是你!」紅孩兒說完后,直接對着唐僧沖了過來,然後嘴裏還噴出了三昧真火。

「愚蠢!」唐僧的眼神冷了下來,一揮手,紅孩兒直接倒飛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牆上。

「孩兒!」鐵扇公主趕緊跑了過去,把紅孩兒抱在了懷裏。

「唐玄奘,你找死!」鐵扇公主說完之後,直接一扇子扇了過來。

可是唐僧卻紋絲不動。

「嘿嘿!定風珠了解一下,當初殺了靈吉之後,從他那裏找到的!」唐僧掏出了一顆珠子,放在了手心裏對鐵扇公主說道。

「知道我為什麼要把這些說出來嗎?」唐僧看着鐵扇公主。

但是鐵扇公主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一句話也不說。

「既然你已經選擇了牛魔王,那麼就應該和他好好過日子,可是你呢?竟然連碰都不讓人家碰你一下,不對,可能說的有些過了,我說的碰是指行房,你既然都下嫁於牛魔王了,為什麼不能好好過日子呢?你以為你和他還能死灰復燃?我之所以說出來,就是看不慣你這個行為!」

當唐僧提到他的時候,鐵扇公主猛然抬起頭看向唐僧。

「很驚訝嗎?你以為我不知道紅孩兒的親爹是誰?」唐僧的嘴臉露出了一抹詭異的笑容。

「你知道我親爹是誰?快告訴我!」紅孩兒對唐僧說道。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你問你娘啊!」

「娘,喲親爹是誰?」

「孩子,你爹就是牛魔王!你只有一個爹,就是牛魔王!」鐵扇公主摸著紅孩兒的頭對他說道。

「哈哈哈!實在是好笑!」唐僧聽到這話的時候,直接笑出了聲。

「師傅!師傅!我覺得咱們沒必要再說下去了,剩下的就是他們的家事了!」孫悟空扯了扯唐僧的衣服。

「好吧!那就這樣吧!」唐僧給了孫悟空一個面子。

「老牛,我走了,你想知道什麼,就問鐵扇公主吧!」唐僧對牛魔王說道,隨後便帶着孫悟空他們走了。

「等等!」牛魔王喊住了唐僧。

「我信不過她,聖僧,還是你來說吧!」牛魔王對唐僧說道。

「我可以說嗎?」唐僧看了看牛魔王,又看了看鐵扇公主。

「唐僧,你敢!紅孩兒只有一個爹,他也只能有一個爹,那就是牛魔王!」鐵扇公主阻止了唐僧。

「我說鐵扇公主,你如果早早的有這個覺悟,也不會走到今天這個地步不是嗎?你看,牛魔王去積雷山找玉面狐狸,你不是也沒有阻止嗎?可能你的心裏還有一絲竊喜吧!因為牛魔王這樣,就不會纏着你了,你就可以為了他保留住你冰清玉潔的身體了,不是嗎?」

「夠了!」鐵扇公主對唐僧怒目而視!

「小孩兒,想不想知道你親爹是誰?」唐僧這時候對紅孩兒說道。

「想!」紅孩兒老實的點了點頭。

「唐僧,你既然知道,那你就應該明白,他不是你能夠得罪的人!我勸你最好還是不要自誤!」鐵扇公主冷冷的看着唐三藏。

他這句話一說出口,牛魔王的身體便晃了一下,孫悟空他們心中也咯噔了一下,因為鐵扇公主說出這句話來,就表明她已經承認了紅孩兒不是牛魔王的親兒子!

「好啊!非常好!」牛魔王笑着點了點頭。

但是現在鐵扇公主沒有心思去管牛魔王的心態,她只想阻止唐僧。

唐僧虛空一抓,然後一揮手,鐵扇公主的嬌軀就猛的顫抖了一下。

「熟悉嗎?你應該記得這個東西的氣息吧!他現在在我手裏,你應該知道這個東西對他的作用吧,你現在還覺得我會怕他嗎?」唐僧笑眯眯的看着鐵扇公主。

「老牛,老牛我求你了,別讓他說,千萬別讓他說,我錯了,咱們今天就圓房,從今以後我一定和你好好過日子,求你了老牛,別讓他說就來,要不然咱們得孩子會死的!」鐵扇公主突然跪着來到了牛魔王的身邊,抓着他的衣服對他祈求道。一不小心睡著了,剛剛修改好,實在是太對不起了。

《三千鐵騎縱橫諸天》道歉孟勻易瞅了瞅白抒凡,又瞅了瞅白抒月。

然後,無可奈何地說到:「也只能這樣了,這兩隻沒跌停的,一開盤就逐步掛單,今天內全都拋掉。」

白抒凡:「到現在也顧不了價位了,先從普通賬戶開始下單,普通賬戶里的票賣完了,再接着賣信用賬戶里的。抒月,你就操作你名下的那個賬戶,不要捨不得,照

《千金聚散》第三百零一章漫長的交易時光 一團奇異的能量盤旋在中丹田內,這股能量以順時針方向旋轉,這便是武道世界武者體內,最精純的能量來源,這便是武師才擁有的內力,內力和靈力不同,靈力是修真者修鍊而來的靈力來源,施展法術威力巨大,然而內力不同,內力是把身體各部位,修鍊到極限,達到武師,體內自然形成的一種能量。

它不需要吸收外界的能量,在體內自然而然就形成的內力,也是所有武者最根本的能量,在先天武者和後天武者,這兩個境界,舞者的身體非常強,然而當他們突破後天武者,達到了武師以後,體內便會自動凝結出內力,修鍊的越加身後,內力的精純也就越高。

靈力是施展法術的法力來源,它可以增加法術的傷害,而你靈氣越濃郁,施展的法術威力也會越大,然而內力,他是可以覆蓋在身體表面,爆發之下,能夠增加武者的力量,爆發力,然而覆蓋到兵器之上,也能增加武器的鋒利程度,用內力施展出武學,可以為武學增加爆發力和威力,這就是兩種能量的能力。

然而內力也可以施展出輕功,所以內力是武者的根基,也是所有武者力量的來源,然而內力並不用,大肆掠奪天地的能量,達到境界自己,便可以在下丹田凝聚出,初步的內力,然而隨著你的修鍊,境界的提升,你的內力也會變換,也可以說更上一步進化,這便是內勁,內勁和內力有不同,內勁是高於內力的一種能量。

它擁有著爆發力,穿透力,而且還有一種能力,這是只有內勁可以有的,那便是離體攻擊,也就是把內勁外放,攻擊敵人,這種能力倒是,有點像是法術,但是他和法術不同的是,這種能量離體后,威力還是非常巨大,所以這便是內力和靈力,本質上的區別,靈力的修鍊,需要修真者吸收外界天地靈氣,在體內凝聚靈力,然而內力是自己體內生成的一種,最本源的能量。

然而這內力有一個相同處,那就是內力會在下丹田處凝聚,但是此時的羅刀內力,卻有點奇怪,它不存在下丹田,而是存在胸口中間,也就是人們說所的中丹田,這讓羅刀也很是奇怪,無論是什麼能量,最本源的歸宿地,應該就是下丹田,也就是說肚臍往下的位置,這裡才是爆發能量的地方,然而這內力不存在下丹田,居然移動到了中丹田,這怎麼能不奇怪。

「難道是因為!」羅刀心裡猜測起來:「我體內的元嬰,所以內力無法在下丹田落地生根,所以就移動到了中丹田,難道是因為,這兩種能量相互排斥,所以中丹田當中存在內力,而下丹田卻不存在內力。」

的確羅刀現在下丹田當中,還存在著靈力這股,只屬於修真者才有的能量,如果真的是因為,這兩股能量排斥,讓內力自己選擇進入中丹田,這也就不算奇怪了。

……

羅刀盤膝坐在床上喃喃道:「雖然現在我的內力,對於我來說沒什麼用,但是我通過我的基礎打好以後,我的身體素質再次提升了,我的肉身應該算是更加強悍了,如果我現在遇上武宗境界的赤炎狼王,就算無法戰勝,也不至於輸的太難看了。」

的確伴隨著羅刀的身體基礎打造完成後,他的體內已經凝聚出來了內力,這就說明羅刀現在算是,真正的武師之境,而原先羅刀的身體,在某種意義上來說,算是武師的強度,但是體內沒有凝聚出內力,其實他只是肉體是武師而已,而境界上根本不是武者,然而隨著他現在修鍊,打造身體的基礎,因為他的肉體是武師水準。

所以他的境界,在打造完以後,直接就跨越後天武者,達到了武師的境界,也正是因為如此,他的體內才有了,武師象徵意義上的內力,也就是說,羅刀現在才是真正進入武者行列,羅刀現在才算是真正的武者,也是因為羅刀應為肉身本來便是武師,所以當打造完身體后,直接便跨越到了武師境界。

這種速度真的太快,一般的修鍊武道,都是才從打造身體開始,一步一步提升,然而羅刀卻是先把修鍊肉體達到武師,然後在打造身體基礎,因為身體早就達到了武師,這樣以打造身體基礎,直接就讓羅刀跨越兩個境界,提升到了武師境界,這的確是很多人都沒想過的。

「這內力?」

羅刀釋放出靈識,內視自己的中丹田,然而就在這一刻,他發現了在他的中丹田,正有著一股淡藍色氣團,在這裡按照順時針的方向旋轉,羅刀自然知道這是他的內力,但是他發現他的內力有點奇怪。

一般武師體內的內力,都是一種白裡面有點黃色的氣體,旋轉在下丹田當中,然而羅刀的內力卻不一樣,羅刀的內力是淡藍色,而且在這內力的四周,隱隱約約還有雷電閃過,這倒是有點像他細胞裡面的雷霆內勁。

「難道是因為我體內,擁有雷霆內勁的原因?」羅刀猜測道:「難道因為雷霆內勁,讓我的內力發生了變化!」

這的確讓羅刀很是困惑,然而這種情況,也是羅刀第一次發現,從來沒有誰會修鍊出,帶有特定屬性的內力或者內勁,羅刀也非常的奇怪。

「啊!」

然而就在此時,一道驚叫的聲音,從羅刀隔壁房間傳來,這讓羅刀也誒有在多思考這些問題,急忙就下床走了出去,而就在他剛出去一會,就看到他旁邊的房門打開,從裡面走出來了娜。

羅刀疑惑道:「你怎麼了?」

「你也在啊!」娜看到羅刀那一刻,心裡才定了下來道:「我剛才醒來,發現自己在一個陌生房間,有點害怕,而且有沒有看到你,所以我還以為我被壞人怎麼了呢,現在看到你我也就放心了!」

……

「額,我想你應該是多心了?」羅刀無語道:「我想應該不會有人對你有什麼興趣吧!」

這一句話讓娜愣了片刻,隨後娜有點生氣了,這叫什麼話,再怎麼說他也是一枝花,怎麼可能會沒人對他有興趣,這就是娜此刻的心聲,不得不說,羅刀真是一個直男,說的話都怎麼一針見血,不過對於羅刀來說,對於這個娜還真的沒什麼興趣,因為他已經有喜歡的人,而且他喜歡的人,還在等著他救,才不會喜歡這個女人。

羅刀看了娜一眼道:「你醒了就好了,等一會我們下去吃飯,吃完東西,你就好好待在自己房間,沒有什麼重要事情,不要出來!」

「額,那你一會有什麼事?」娜一愣隨後開口道:「要不我跟你吧,一直在房間里,快把我悶死了,我跟你也能解解悶!」

「算了吧!」羅刀無奈道:「你連你自己都照顧不好,你跟著礙手礙腳的,還是我一個人去吧,這樣也方便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