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楓嘿嘿一笑:“還行?”

眼中開始泛起一抹嗜血與瘋狂,秋楓叼着煙,嘴脣輕輕顫動:“那我用力了。”

隨即狄麗巴慘絕人寰的尖叫,秋楓猛踩油門,速度直接飆升,超過了200! 從第一個彎開始,車手的差距就顯現出來了。

幽靈技術超凡,已經拉開第二近十五米,遙遙領先,不愧是英國拉力賽的季軍。

第二第三幾乎是並駕齊驅,杜江已經追到了第五,正在趕超第四,而黃毛排和另一個車手列在第六,姑且稱爲六號。

秋楓最後。

不得不說,杜江的技術確實不錯。

大概是因爲被杜江超了車,讓那個車手受了刺激,黃毛遇到了極大的阻力。

來自星星的寵妻 ,黃毛眼睛眯了起來。

第二個也不是特別險的彎,大約在九十度左右,他又在內側,只要技術好,他可以搶先一步佔據彎道的內測,從而把六號逼到外側。若六號不減速,在技術不夠硬的情況下,幾乎必然會砸到山體!

就像原先D檔比賽中,那個被幽靈逼到外側的法拉利一般,重演歷史。

幽靈開始過彎,緊隨其後的二三四和杜江也不含糊。

接下去就是黃毛和六號,大概猜到了黃毛的意圖,六號開始減速。

黃毛見狀冷笑一聲,同樣輕點剎車,入彎的瞬間,黃毛一拉手剎,開始漂移,整輛法拉利便貼在了六號的車身上,幾乎是並肩開始進入彎道。

黃毛沒有幽靈那麼驚豔的車技,但他有辦法做到同樣的事情。

黃毛的法拉利在內,把六號頂在外道,隨着慣性,兩輛車同時朝外側山體靠近。

“轟!”

總裁的獨寵嬌女 ,而法拉利衝出彎道,追趕前面的梯隊。

就在這時,一直吊車尾的寶馬仍舊以一個完美的過彎,掠過了六號,跟在了法拉利的屁股後面,相距不過五米。

一個是減速解決對手的法拉利,一個是猛踩油門的寶馬,一直盯着直播屏幕的觀衆們的視線,從一直領跑毫無壓力的幽靈身上轉移到了最後兩輛車上。

畢竟生死競速,更吸引眼球。

“寶馬改裝的不錯啊。”

“這個寶馬的車手技術好像不比幽靈差啊!”有人驚歎。

幽靈過彎的線路是近乎完美,很難再有改善,而這個寶馬也不相上下,如果把兩者的線路畫在兩張紙上放一塊,可以說完全重疊!

“幽靈過彎的速度又刷新了!”那邊有人大喊。

“多少多少?”

“1.05秒!”

人羣頓時一片喧譁。

“前面幾檔的比賽還在1.1秒以上,一下子又提升了這麼多!”

就好像百米跨欄,看似九秒五和九秒鐘只差了一點點,但到了那個程度,哪怕只差0.1秒,都是巨大的鴻溝!

“這纔是幽靈真正的水平吧?”有人嚥着口水,不敢相信。

“廢話,不然人家怎麼是世界一流水準!”

“有沒有計算那輛寶馬啊?看上去兩者線路幾乎一樣!”有人發問。

“哈哈,你怕是傻了吧,就算線路一樣,速度能一樣嗎?”

“就是,一百碼的速度過彎,和兩百碼的速度過彎,就算都是完美路線,有可比性嗎?”有人譏諷。

根據死亡山多年的記錄,這第二個彎道最快的過彎速度是180邁,時間大約在1.2秒左右,而幽靈的車速絕對超過了200邁!

“出來了出來了!”有人高呼一聲,“寶馬的過彎時間!第一次——嘎?”

喉嚨裏像是有什麼被堵住了,那人失聲。

“幹啥呢,吊什麼胃口!”有人不滿,一把拿過,“我來念——嘎?”

“什麼鬼?”

其他人不明所以,但是連續兩人說不出話,可能結果讓人……震驚!

“1.02秒!”終於有眼尖的看到,發出了一聲怪叫。

“什麼!”

“怎麼可能!”

人羣譁然。


這是……寶馬的數據?

還是……車手的數據?

……

黃毛看到後視鏡中陡然拉近的寶馬,神色一變,不是驚慌,而是——冷漠!

殺機驟現!

維持着車速,黃毛將法拉利開到了下一個的內側,然後開始減速,似乎想用同一個方法幹掉寶馬。

秋楓目光一閃,怡然不懼,寶馬維持着高速逼近了法拉利。

下一個彎,就是第一個髮夾彎,又稱回頭彎,若無法應對黃毛的計策,六號就是前車之鑑!

狄麗巴還沒從六號爆炸的一幕中回過神來,渾身發緊。

此刻一看彎道在望,而秋楓似乎要踏進黃毛的陷阱中,狄麗巴臉色大變,額頭瞬間涌出了冷汗,驚叫道:“別在外側!”


“放心。”秋楓淡然的語氣吐出兩個字,寶馬追上了法拉利,落在了左側,狄麗巴扭頭看去,無法看透法拉利經過處理的玻璃。

她轉頭的功夫,右轉的髮夾彎瞬間接近,秋楓眉頭一擰,踩着油門的腳又重了幾分,超出了法拉利一個車頭,然後瞬間打死了方向盤,拉起了手剎。

一切都是眨眼完成,幾乎是同時,法拉利開始了漂移,車身貼了過來。

“吱!”

法拉利的車頭頂在了副駕駛的車門上,發出刺耳的怒吼。

寶馬被法拉利頂着,同時靠近了外側山體。

“啊啊啊——”

狄麗巴看着迅速放大的山體,閉上了雙眼,忍不住再次尖叫!

然而在秋楓手中,寶馬與六號不同的是,黃毛和六號肩並肩,腳並腳,同步位移,而此時法拉利只有車頭的一角頂住了寶馬的車門,而且寶馬的車速比法拉利稍快,高速移動中,法拉利的車頭沿着寶馬車身後移,接觸點落到了後門把手上。

儘管在不斷接近外側山體,但同時,法拉利的推力幫助寶馬提前糾正了方向,秋楓一鬆手剎,寶馬頓時咆哮着,衝了出去,擺脫了法拉利的糾纏。

而法拉利的離心力沒有了外側的車輛抵消,頓時失控,單獨朝山體撞去!

“該死!”

眼看就要撞上山體,黃毛單手把着方向盤,另一隻手的座椅旁拿出了一柄袖珍手槍,落進手中,眼中兇芒畢露,瞄準寶馬的副駕駛就扣動了扳機!

一氣呵成。

“砰!”

槍響,一顆小型的子彈打碎了法拉利駕駛艙的窗戶,又打碎了寶馬後頭的窗戶,射進了寶馬車內。

“噗!”

副駕駛的座椅發出一聲悶響,而後狄麗巴渾身一震,左肩劇痛,忍不住慘呼出聲。

與此同時,寶馬後頭傳來了“轟”的一聲,法拉利與山體親密接觸,步了六號的後塵,烈火洶涌。

“你怎麼樣?”秋楓聽到後頭窗戶碎裂的聲音,以及狄麗巴左肩瞬間涌出的血液,臉色大變。

他實在沒想到,這個在他眼裏也只是普通人的黃毛,竟然要殺狄麗巴!

該死!

秋楓臉色難看,減慢了車速,嘴裏的香菸已經被咬的變形。

狄麗巴轉了轉身體,露出了原本白嫩的香肩,此刻血跡斑駁! 血肉模糊,秋楓卻陡然鬆了一口氣。

只是皮外傷!

畢竟只是袖珍手槍,那顆子彈,被寶馬硬實的座椅抵消了絕大部分衝擊力,基本上卡在座椅中,只是微微露頭,“親吻”了狄麗巴的肩膀。

人體除了骨骼之外,最堅硬的就是皮膚了,雖然狄麗巴左肩磨開了一小片,染紅了肩頭,但並無大礙!

“別分心,繼續比賽!”狄麗巴摸了摸肩膀,對傷勢有了瞭解之後,神色冷靜下來。

“什麼?”秋楓詫異。

“只是一點小傷,和手指頭破了口差不多。”狄麗巴咬着嘴脣道。

到了此時,或許見證了幾輛車的連續爆炸,又中了槍,狄麗巴突然無比冷靜,之前過彎時的緊張與驚慌全然不見。

她接着說道:“我看得出來,你突然參賽是因爲前面那輛邁巴赫裏的人,我一點小傷,不要影響你的計劃。”


她也不知道自己出於什麼考慮,生死一瞬,驟然受傷,她的腦子一團漿糊,但是多年養成的性格,讓她習慣了在其他人面前保持堅強。

幸好,只是一點小傷。

秋楓一笑:“聽你的。”

寶馬發出一聲怒吼,再次提速。

車內的秋楓漸漸收斂笑容,面沉似水。

這個黃毛,轉身一變成了殺手,目的十分明顯,就是要狄麗巴死!

竟然連他都被瞞過去了……

真是有點丟臉啊。

在黃毛開槍的瞬間,他才察覺到一絲危險。能如此滴水不漏的掩藏殺氣,絕對不是無名之輩!

在高速運動的賽車上開槍,都能命中目標,這份實力,絕對在殺手榜上前三十!

幾乎在瞬間,他排除了那個馬蓮蓉的可能。

這種殺手的價格,動輒百萬美金,絕不是一個在日本拍了幾部不知道什麼電影的小明星承擔的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