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前這個老榮,估計也八九不離十。

見他目露凶光,我一巴掌就扇了過去。

啪!

清脆的掌聲混合著老榮的慘叫聲,在昏暗而且清冷卻又人來人往的巷子上空響起,彷彿這才吸引了大家的目光。

只不過,除了一些有心人士外,大多只是看了一眼就不再關注。

似乎早已習以為常。

這樣更好,免得人多眼雜,不好釣魚。

還看?

我眉頭一挑,又一巴掌扇了過去。

認識我的朋友都知道,我其實是一個低調內斂的人,平時里能動口絕不動手。

更多時候,我連嘴巴都懶得動。

可在這個三教九流聚集的地方,我的「謙虛和善」只怕會反惹一身騷。

即使不知道真正的「江湖」意味着什麼,出來混了幾年社會,見識了不少的陰暗面后,我也清楚,如果不想人見人欺,那就必須要讓人不敢欺。

更何況,最近才連番受到了吊眼男和黃毛的襲擊。總算是經歷了生死關頭,自然讓我的手段變得狠硬起來。

現在,就送他們一個「由頭」。

看看他們想要如何咬鈎。

所謂「郎情妾意」——額,好象不對,總之差不多是這個意思。

果然,很快就有人現身。

不是那些向我投來陰厲目光之人。

前面的人群之中,有人分開左右,走了出來。

「呵呵,有些膽氣,敢在這裏動手。」

我將老榮丟到了一邊。既然正主已經出現,也就懶得理會這些個小嘍嘍了。

瞥了一眼說話的人,發現這是一個面呈貴相、唇紅齒白的年輕人,二十三四歲的樣子,衣着筆挺,長得也挺俊朗,特別是一雙眼睛,明亮銳利。

不過,我的目光終究是落在了他側身後的那個矮壯的光頭男身上。

我盯着的他的雙眼,語氣陰沉地說:「你是鬼市裏的人。」

。 此地的風水布局等皆是透著一股詭異,尤其是在龍脈走勢方面,更是令人難以想象這些問題,乃是陰宅,為亡魂所安身立命之所,可是竟然有龍脈的存在,這令人疑惑和不解,目光中滿是凝重的盯著前方的道路,風水陰陽之勢,總有瞬息萬變之法,乃是有人通過各種手段,改變山川地脈之運勢,以此達到自己目的。

此處地形之詭異,乃我平生僅見,黑暗之中的寬闊超乎所有人的想象,不知當年那煞被鎮壓后,為何被帶到這個山峰之中,這些之中總應該有所計較,煞本應遠離這種地方,為何被帶入此種局勢,令人費解,黑暗之中透著冷風,令所有人神色緊張。

「點火把,亮燈!」

「呼————」

古時下墓,總有火把見面,到近代使用電燈,可古人眼中的手段還是非常良好,我在盯著黑暗的四周,試著踏了幾步之後,凹凸不平,似乎有什麼東西在腳下,話音剛落,黑暗之中瞬間亮起光芒。

「別亂動!」

「系統,給我兌換一個陰陽羅盤!」眸光之中閃過一絲凝重,意識與系統進行交流著。

「叮!扣除10000點聲望值!」

「叮!恭喜宿主獲得玄天羅盤!」

手中光華微微一閃,一隻銅黃色的羅盤出現在我的手中,微弱的光芒在黑暗中顯得異常明亮,腳下的東西瞬間暴露在空氣之下,淡淡的藍色光芒出現,令人不寒而慄,腳下的白骨森然,放眼望去,我們腳下站在的這塊土地上,鋪了整整一層白骨。

「局長,這地方……」一名衛龍局武者眼神之中滿是驚駭,盯著眼前的這一幕,道。

「小子,這應該是獻祭過的地方,看來崆峒山曾經有過大難。」二祖爺爺渾濁的眼神之中閃過一絲凝重。

「不,這是古陣法,風水陰陽秘術,過去獻祭過一次,現在還有獻祭的機會,處於靜默狀態,不可見血,一旦見血,陣法便會啟動。

陣法之中蘊含了陰陽八卦,山川地勢,出現之時,有生靈獻祭,便會激活陣法,恐怕到時候我們這些人都活不了。」我神色凝重的說道。

獻祭一般是指通過陣法,配合天時地理人和施展的一種風水秘術,這在風水師中,這種手段屢見不鮮,尤其是鎮壓封存或者說祭養一些東西時,都可以通過獻祭來執行,根據現場的白骨足以推算出,此地應該算是一處巨大的獻祭地。

埋骨者足有上萬人左右,萬人坑才可以鋪成白骨地,衛龍局的武者神色凝重,眼神驚駭的盯著現場種種跡象,至今都沒有見過如此場面,地上鋪設著白骨,四周全部凶神惡煞的鬼神,雕刻的石刻顯得年代久遠,透著一股滄桑的古老氣息。

「嘎嘣————」

盯著石刻,我向著他們走去,身後的二祖爺爺他們緊緊跟上,摸了一下石刻,在其上有神秘圖案,經過辨認,每個石刻都有這種圖案,這應該就是某種傳承的標誌,能夠被刻於此地,說明絕對有大隱秘。

「這個圖案,我曾經在一本古籍上見過,古籍上有過記載,這是先秦時的一種圖案,似乎代表一種古老勢力。」二祖爺爺開口,談及這圖案。

「不僅僅代表著古老勢力,這是古八卦,有鎮壓山川地勢功效,奇怪的是,怎麼用在此地,鬼神之像與獻祭之地並存,這不合理,兩者之間存在著巨大衝突。」我說著,心中疑惑不已。

「繼續前進,唯有踏進去才能夠解開這裡的一切秘辛。」二祖爺爺顯得非常平靜,畢竟是經歷過大風大雨的人物。

「好,繼續前進。」我下令,衛龍局的武者舉著火把以及電燈,我們繼續前進。

黑暗被一片片的照亮開來,我們踏進了一片盤旋之地,一個圓弧形狀,不斷地前進,前方道路隨之而來的便是一條隧道,隧道兩旁有蠟燭,不過並未點燃,這裡面時不時的出現磷火,可能跟年代久遠有關,二氧化碳過於充足,如今見到火光和熱量,便會自燃。

「這裡最近有人來過。」我盯著牆壁上的蠟燭,眸光之中閃過一絲精光。

這裡曾經有被點燃過的跡象,也就是說最近有人進來過,莫北守的位置,系統給我的蹤跡便是在這片區域,也就是說,這裡來過的人應該是莫北守,被困在此地,說明他極有可能碰到了煞,這玩意兒還在沉睡中,可力量絕非一般人可以承受。

「莫北守應該被困在此地。」我吐出這麼一句話。

「這小子激活的煞?」二祖爺爺眸光一冷,道。

要知道煞形成之後,一直都在沉睡當中,若是沒有人激活,不可能會突然蘇醒過來,除非有什麼大變動,否則它一定不會蘇醒,也就是說,極有可能是莫北守在進入孤峰之下時,無意中觸動了某些東西導致整個孤峰的煞從而被激活。

「宿主,給你提醒一下,你這次所碰到的煞,不是一般的煞,它應該生出靈智,就算不被別人闖入激活,也會在一定的時間內復甦。」就在這個時候,腦海中傳來系統冰冷的聲音,他在向我解釋這座古墓之中的煞,極不尋常。

「看來是我理解錯誤。」我心中暗道,不免有了些計較,本來就是,在這種事情上有著兒太多的變化性,不然,怎麼可能會生出靈智。

於是看來時間是個好東西,經過他的磨練和考驗之後,總會有一定收穫,而且還是意想不到的收穫,這讓我變得更加小心翼翼,畢竟我們二十個人的性命,全在我一個人手中捏著,因為下到這個裡面,我才是掌握主動權的人。

將他們活著帶進來,必須將他們活著帶出去,這是目前我心中唯一的想法,當下的性命才是關鍵,繼續前進,前方的黑暗令人內心驚慌,我開口說道:「大家小心一點,這次我們面對的可不是一般的煞,這傢伙經過歲月的磨鍊,誕生了靈智,恐怕跟常人沒有任何差距,甚至智慧還比普通人高。」

「既然誕生了靈智,於此看來我們面臨的傢伙應該更為恐怖些,不過這讓我更加感興趣起來。」這二祖爺爺的一句話,讓我滿頭黑線,這老頭心思可真大。

「繼續前進吧,暫時沒有任何危險。」我道。

於是我們所有人穿過隧道,二十分鐘之後,隧道盡頭出現一塊巨大的石門,阻擋住我們的去路,就在衛龍局的武者上前出手將石門打碎的時候,我趕忙阻止,這石門應該是道機關。

「別輕舉妄動,這地方應該是龍門,古時將這地方叫過龍門,是古人用來防盜的,每有古墓建成之後,為了防止盜墓賊前來盜取墓中瑰寶,古代的匠人修築各種機關。

有將火龍注入石門當中,一旦石門被強行打開,火龍便會吐出,瞬間將所有人全部燒死,這種火非常迅猛,古人利用屍油加工製成,異常的恐怖。」我平靜的訴說,將這一秘辛吐出。

不得不說古人的智慧非常逆天,畢竟能夠在那種年代想出如此方法,必定是驚艷之輩,瞳孔之中的光芒微微閃爍,我道:「讓開點地方,我來算一下。」

陰陽風水化寶地,天時地利人和聚!

變化多端難捕捉,運勢詭道羅盤算!

口中念念有詞,手中不斷結印,羅盤在上的指針在旋轉,終於停到坎位,向前走了三步,又一處隱蔽的石頭映入眼帘,這應該就是打開石門的機關,微微陳吟片刻之後,按下去。

「嗡————」

「嘭————」

「唧唧————」

厚重的石門緩緩打開,灰塵不斷襲來,非常刺鼻,當石門打開的那一瞬間,一大群蝙蝠從裡面飛出,令人猝不及防,從我們頭頂劃過的那一刻,所有人心頭膽顫,這倒不是說我們怕蝙蝠。

只是從進入古墓之中時便開始神經緊繃,如今突然出現一大群蝙蝠,給人一種意外,怎麼可能不會出現驚慌失措的表現,好在這群蝙蝠飛走之後,古墓又恢復安靜,我揮了揮手,揮去眼前的灰塵,隨之而來的便是一座龐大的棺木出現在我們面前。

「嗡————」

棺木的材質是青銅製成,看這材質應該是先秦時代的,在這一剎那間,那青銅古棺卻在此刻出現震動,輕微的顫抖之後,棺木的頂竟然開始移動,移動的瞬間現場所有人臉色劇變,並且伴隨著一股黑色的煙霧襲來,宛如魔物一般。

「這是屍變,動手,出指間血!」

這一刻,我神色一變,趕忙大吼一聲,咬破手指,血液向著棺木撒去,身後的所有人按照我的方法,快速咬破手指,向著棺木鎮壓下去,這屬於屍變,是屍體經過特殊方式保存下來之後,后經歷過時間的變化而產生的東西。

這種鬼東西只能通過至剛至陽的物品來對抗,而武者的血液便是最為純凈的至陽之物,在如今的這種狀況下,可以說是最好的對付方式,唯有這種方法便可鎮壓這屍變。躲進單間,林鹿呦這才掏出手機繼續看著姜小寒發來的八卦消息。

這一看,林鹿呦更是吃驚。

原來趙勉不僅和她一樣,都連獲三年一等獎學金,也都有過不少大賽的經驗。就拿數學建模來說,林鹿呦所在的隊伍獲得了省賽的一等獎和全國的三等。而他所帶領的隊伍獲得了美賽的二等榮譽。

若是這

《擼貓送個鏟屎官》第157章趙勉的成績 唐南綰說著,站起來發現肚子疼得厲害,整個人跌坐回床上。

「嘶。」她痛得臉上失色,咬著牙根看著醫生。

這個醫生是燕家的人,是5歲后的記憶里就有的人,熟悉得讓她害怕,每次看到他,都要被抽血,甚至各種檢查。

當年手臂的淤青,至今她都印象深刻。

「子宮?什麼子宮?」醫生被她的話弄糊塗了,他伸手摸了下唐南綰的額頭,發現她並沒發燒,便說:「唐小姐,你是哪不舒服說胡話了嗎?」

「那你們對我都做了什麼?」唐南綰冷聲說道。

她隱約感覺肚子疼的位置,和子宮不是一側。

但對燕景霆的敵意,已深到了骨髓里,想到宮媚秋各種為難,她那麼迫不及待想懷孕,燕景霆甚至在劇組堵自己。

一切都是那麼迫不及待,像要趕盡殺絕一樣。

「就動了個小手術。」醫生說著,他一邊翻著東西,對她說道:「我看你痛苦,檢查你有闌尾炎就替你切了。」

唐南綰正要起身,聽到他的話,她不敢相信的掀開T恤,看到的位置確實是闌尾炎。

「你今天是不是吃了不幹凈的東西?不過你也太能忍了,痛成這樣都不吭聲。」醫生說道。/

昏迷了都在強忍,如果他不是老醫,還不敢亂來。

「你們不是要動我的子宮?」唐南綰百感交集。

「子宮」事件,對她來說太有陰影了。

看到燕景霆,就覺得他心懷不軌。

「這……」醫生低聲悶哼,在想著該怎麼說,畢竟當初的毒確實影響她的身體,但是否影響子宮,他不知道。

但唐南綰也是學醫的,她這樣說,難道是發現有什麼問題了?

「要不這樣吧,你躺下我給你看看。」醫生說道。

唐南綰哪有心情,她莫名被燕景霆弄過來整暈,也不知家裡那兩小傢伙是不是急了,萬一發現她沒回來,又跑出去找人怎麼辦。

昨天在餐廳吃飯,陳晚霞的話,還在耳邊回蕩,她哪放得下心?

「不用了。」唐南綰警惕的說道。

她一秒都不想多呆,捂著腹部焦急往外走,剛走到門外,看到燕景霆提著東西走進來,兩人站在路上對視著。

燈光幽暗,有些朦朧擾亂視線。

唐南綰看到他,她蒼白著臉繞過他,快步往外走。

「你剛動了手術,現在想去哪裡?」燕景霆轉身看著她焦急的身影,沉聲問道。

「不關你的事。」唐南綰說道。

她甩手就想走,卻被男人高大身體擋著去路。

「燕景霆,我警告你!就算你權勢再大,強行拐人也是犯法的,要敢再有下次,我一定會報警。」唐南綰急了。

她被他不擇手段惹怒,心情還沒平息。

「你我真要走到這一步嗎?」燕景霆沉默后,啞聲問道。

這些年,他為自己說的話,差點失去了她。

現在兩人居然反目成仇,到底是怎麼了,他很想問她,可他膽怯了。

「你把我弄暈,趁機對我腹部捅開了一刀,你覺得這是哪一步?你問過我切這個闌尾炎我願意嗎?你養了我這麼多年,我感謝你。」

「但是我的身體,論不到你來作主,哪怕你是為了宮媚秋,也沒這個資格動我。」唐南綰厲聲說道。

「關宮媚秋什麼關係?」燕景霆也愣一下。

想到之前碰到她時,確實是在宮媚秋的公寓里。

他居高臨下看著她氣憤的模樣,那蒼白的小臉很是惹人疼,不由說道:「我找你,和她沒關係,再者……」

不知為什麼,唐南綰有些慌了。

她似乎很害怕從他嘴裡說出些她害怕聽到的話,她只想逃,離得他遠遠的,因為從他嘴裡聽到「宮媚秋」3字,她就感覺自己承受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