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現在他也不確定陳煒到底是不是自己人。

……

然而聽到黃蘭登這話,坤泰卻是不樂意了。

挺了挺胸,坤泰把警服上的新杠頂到黃蘭登眼前,清了清嗓道:

「小黃啊!你不要這麼胡亂辦案子啊!這案子事關警局的聲譽,你就不要再管了!」

黃蘭登氣的眼睛都瞪大了!

小黃?

你信不信我和你同歸於盡啊,混蛋!

坤泰不再理他,轉身對唐仁說道:

「不要管他,這件案子到此就算結束了!我要回警局辦升職手續,就不送你了,帶着你外甥在泰國好好再玩幾天啊!」

秦風道:「不……不了,我的假期結束了,要……要回國了。」

坤泰感慨道:「那真是太可惜啦,下次!下次你再來,我親自過來接待你,帶你好好遊玩泰國!」

他是真的感到可惜,

秦風這小子看着一般般,長的也沒有他和唐仁帥氣,可聽唐仁說,這個案子的線索其實都是秦風推理出來的!他唐仁在其中只是起到了一半的作用。

坤泰對唐仁還是很了解的,唐仁既然這麼說,那就說明,

這個案子……唐仁其實一點作用都沒起!

案子能夠破案,其實全靠秦風一人!

這也符合唐仁平日裏一貫吹牛皮的作風。

看着眼前的秦風,坤泰有些感慨,

所以……這是個大神吶!

……

唐仁帶着秦風離開,

黃蘭登和坤泰互相瞪着眼往回走,誰也不服誰!

「你看什麼!」

「我看你怎麼了!」

「信不信我揍你啊!」

「你信不信我告你襲擊警自己上司啊!」

黃蘭登氣急,

見送唐仁已經走了兩條街,此刻已經不在警局門口,左右看了看,就要和坤泰武鬥!

他在警校里格鬥常年排在第一,這些年來也沒有落下身體素質,對付一個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坤泰,還不是手到擒來。

黃蘭登眼睛突然一愣,看着出現在眼前的人影,喜上眉梢。

「靠,你居然自己送上門來了!」

黃蘭登掏出手槍指着眼前的陳煒厲聲道:

「舉起手來,放棄抵抗!」

陳煒皺了皺眉,

身形上前,抬手把槍奪走,一巴掌把黃蘭登拍飛,無語道:

「別鬧,這次不是找你。」

坤泰看着陳煒走到自己面前,露出一個微笑,

看黃蘭登這架勢,這位應該就是唐仁的那位同夥……呸……朋友吧?

「你好,我是坤……」

剛剛開口,陳煒懶得說話,一個手刀下去!

坤泰瞬間暈倒在地。

這一幕看得被拍飛到牆邊的黃蘭登直發愣,但接下來的一幕,瞬間讓他眼睛瞪大,沒敢出聲。

只見陳煒從包里掏出一個大針管子,和一個血包,直接在暈倒的坤泰身上抽起了鮮血。

……

黃蘭登打了一個哆嗦,此刻終於明白,

為什麼上次他醒來之後,身體一直發虛無力。原來是被眼前這個可惡的傢伙抽了血!

他還以為自己身體不行了呢……

……

陳煒乾淨利索的抽了鮮血,收進血包。

這種事情他已經有了一些經驗,能夠迅速找到出血最快的血管,能節省不少時間。

一道流程走的是行雲流水。

不過一分鐘,陳煒就起身離開

沒有絲毫留念,將渣男的本質表現的很徹底。

黃蘭登看着此刻昏倒在地,臉色變得發白的坤泰,心中突然感到一陣痛快,忍不住笑出聲來……

「嘿嘿……哈哈……」

……

回到家,買了機票。

唐仁將秦風的行李放上電動車,彷彿對一切毫不知情,和阿香依舊調笑了幾句,送秦風前去機場。

路上,唐仁有意無意的讓司機從一家店門前路過。

……

秦風坐在電動車上,打量著曼谷街頭的風景,

突然眼神一怔,

在一間商鋪牌匾上,他發現了一個熟悉的字!

…… 隊長皺起眉頭,他不滿地看了黃良一眼。

黃良急了:「警官,他們在撒謊。」

「我就是在這裡被人打的!」

「就在門口!」

「他們……他們和那個人一夥的,他們在撒謊!」

隊長擺手:「行了!」

「一會兒監控調出來,就知道怎麼回事了。」

「不過,我先警告你們。」

「作偽證,是要付法律責任的!」

幾個保安同時點頭:「警官,我們說的都是真的。」

「我們沒有作偽證!」

「我看,是他想故意訛人吧!」

黃良快氣瘋了:「你們……你們含血噴人!」

「你們有沒有良心了?」

「你們為什麼不說實話?」

沒人理他。

這些保安,都是老虎的人,老虎早就交代他們該怎麼說了。

黃良咬牙切齒:「好,算你們有種!」

「不過,我告訴你們,騙人是沒用的!」

「咱們這裡,到處都是監控,這是鐵證!」

「一會兒證據拿來,我讓你們幾個也吃不了兜著走!」

為首保安慢悠悠地道:「黃經理,我們可都是實話實說啊。」

「倒是你,欺騙警官,這也不是小罪!」

黃良怒道:「哼,死到臨頭還嘴硬!」微信搜索公眾號:秀美閱讀,更多章節,還有更多作者劇透。

「我倒要看看,你們能嘴硬到什麼時候!」

沒多久,那個去調監控的人回來了。

隊長問道:「怎麼樣?」

那人搖了搖頭:「監控壞了,今天的視頻,全部沒拍到。」

「他們已經打電話報修了。」

隊長皺眉:「這麼巧?」

黃良則懵了,沒了監控,這些目擊證人又不為他說話,那他還怎麼告王洲啊?

「警官,警官,這……這是他們故意的!」

「他們故意撒謊,故意弄壞監控,他們就是為了害我啊!」

「警官,你要為我做主啊!」

黃良帶著哭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