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場整個所羅門家族的人化成泯滅,直接化成塵魂,如黑霧一般消散在了空氣里。

楊家人瞪大了眼睛:?!

我靠?!

這是我楊家的老祖宗?!

真的假的,這也太牛逼了吧?!

前一秒,他們楊家人還被門羅家族的人壓得死死的,喘不過氣來;下一秒,香薇老祖出現,瞬間讓門羅家族全滅。

這場景,真的是太夢幻了!!!!!

待楊香薇又一招「世界回春術」,讓楊家所有人,甚至包括凈山老祖在內,瞬間回藍,回復健康狀態,楊家也回到了被侵犯之前的狀態。

那些死去的人,將被葬入楊氏英雄墓,永遠被楊氏子孫祭奠。

楊香薇也被楊家人恭恭敬敬地請回了正殿,由凈山老祖宗、族長、長老等人親自接待。

哦,對了,還有一個異鄉客——楊雁菡。

「哥……」楊季中再一次看到楊季同,整個人開心得不行。

因為他聽說,召喚他們香薇老祖來異界救他們的人,竟然是他哥?!

我的天!

那可是他親哥。

楊季中從出生時就知道,他哥沒有什麼修鍊天賦,這輩子只能等一個略有點小修為的普通人罷了。

他一點也沒有瞧不起他哥,反而覺得他哥特別厲害,因為他哥會很多他不會的東西,還會陪他一起玩。

楊季中從開始修鍊起就發誓,以後他一定要好好修鍊,成為一方大能,這樣他才能保護好他親哥。

然而他沒想到的是,即使他修鍊天賦驚人,得到族中眾人看重,卻也依舊未能阻擋門羅家族對楊家的窺探,甚至還差點讓楊家滿門皆滅。

「哥,香薇老祖真的是你召喚來的嗎?」

望著楊季中閃閃發亮的眼睛,楊季同臉上充滿了無奈:「不是,我召喚的是楊雁菡,然後香薇老祖發現楊雁菡發生了意外,就跟了過來……」

「那有什麼區別?反正最後,香薇老祖都過來了。哥,你真的太厲害了,我就知道,你是這個世界上最厲害的哥哥!」楊季中笑容燦爛地說道,「你看,要不是你召喚了香薇老祖,我們可就慘了。我真的好開心,我的哥哥真的是太棒了!」

「沒有你說的那麼厲害,我只是僥倖……」真的,後來香薇老祖檢查了他的召喚陣法,十分嚴肅地告訴他,以後這種陣法還是不要用了。

他是十分巧合的,剛好召喚了楊雁菡,要是一個不好,召喚了點別的東西,別說他還能不能活下來,恐怕那召喚來的東西也不會是什麼好東西,到時候……

到時候,遭秧的不只是他,恐怕還有整個楊氏家族。

楊香薇也給楊季同做了一個全面檢查,發現楊季同確實沒有修鍊天賦,但他卻有另一種千年才會出一個的天賦神通——召喚。

是的,就是召喚。

而且是隨機的那種,能夠召喚到什麼,全看運氣。

但楊香薇相過楊季同的面相,發現他的運氣還真不怎麼樣,要不是出生在楊家,又楊家祖中積攢的功德之光庇護,他早就變成「掃把星」,不知道把自己折騰成什麼樣子了。

楊香薇這麼一說,楊季同才發現,他從小到大遇到的倒霉事,確實挺多的。

只不過,小的時候有堂哥、堂姐照顧,大一點的時候有堂弟和親弟照顧,即使倒霉,也有別的補償,所以也就不覺得了。

那時大家都以為,這就叫做「東邊不亮,西邊亮」。

現在看來,這哪裡是「東邊不亮,西邊亮」啊,他純粹是借了楊家的福份。

「哎喲,哥,你計較這個幹嘛?」楊季中卻不覺得,笑嘻嘻地說道,「你本來就是楊家人,做為楊氏子孫,被楊氏祖先庇護,不是應該的嗎?再說了,你是我哥,我照顧你也是應該的。」

望著楊季中,楊季同一臉的無奈。

如此,他還有什麼好說的呢?

「那以後我的安全,就交給你了。」

「哥,你放心吧,我得了香薇老祖的指點,我的修為肯定會越來越厲害的,你等著,總有一天我會成為十級高手,到時候就沒有任何人敢打我們楊家的主意了。」

「嗯,我等著。」

……

。 「小子,只要朕復活了,到時候,你就走上了人生巔峰!什麼破虛悟道啦,什麼迎娶白富美啦,統統都是小事!」

始皇大手一揮,接著忽悠沐塵,他要把沐塵忽悠的對他非常聽話,可惜,沐塵也不是傻子。

「我覺得,我還是回家好了,家裡雖然有姐姐吧,但最起碼成天過著混吃等死的生活,比起這種整天打打殺殺的好多了。」

沐塵悄悄瞥了眼始皇,他說這句話的目的很明顯,意思就是,想讓我效命不是不可以,最起碼給我一個甜頭讓我嘗嘗。

「欸——」

重重嘆了口氣,沐塵無精打采道:

「如果有一天,我能得到什麼逆天功法就好了……」

說著,沐塵偷偷打量始皇一眼,他覺得他有必要再暗示一遍,因為方才始皇好像沒有聽懂他話裡面的意思。

始皇當然聽懂了沐塵話里的意思,旋即狠狠瞪了沐塵一眼,沒辦法,為了讓這個小子心甘情願的效力,他只好拿出他的珍藏了。

「給,拿去吧。」

始皇隨手丟給沐塵一部功法,沐塵雙手趕緊慌忙接住,打開一看,我勒個去,名字老霸氣了!

「天下無敵?!什麼玩意?」

沐塵納悶了,你別跟我說這特么是功法的名字,話說這麼中二的功法,靠譜嗎?

「哼!」

始皇鼻子皺了皺,冷哼一聲,說實話,沐塵被始皇這副模樣卡哇伊到了,接著始皇沒好氣地說道:

「朕給你的是功法!而且,這還是一部逆天的功法。」

「嗯嗯……」

沐塵點了點頭。

「這個我知道,畢竟名字都起的這麼霸氣!」

看到沐塵這副模樣,始皇差點忍不住擼袖子的衝動,他極力壓制住內心的衝動,盡量心平氣和的說道:

「小子,前不久給你的功法只是不適合你修鍊而已,這次,相信朕,這部功法絕對可以讓你天下無敵!」

你還有臉跟我提這事!

始皇不說還好,這一說,沐塵氣的牙痒痒,當初他傻乎乎的拿著始皇給他的功法修鍊,結果,修為倒是沒有增長多少,但皮膚卻越來越白了,彈性也越來越好了,搞得他嚴重懷疑,自己是不是修鍊的是美容養顏的功法?

「呵呵……」

沐塵冷笑幾聲,剩下的留給始皇自己體會。

見沐塵這幅油鹽不進的樣子,始皇覺得有必要讓他知道誰是老大。

屈指一彈,金色的火苗在始皇的指尖上跳躍,隨後火苗朝著沐塵的方向飛去,火苗速度極快,沐塵還沒有做出反應就已經來到了他的眼前,看著放大的火苗,沐塵趕緊出聲。

「等等!」

火苗突然停止,望著離他鼻尖不到十厘米的火苗,沐塵喉嚨滾動。

「我練!我練還不行嗎!」

最終沐塵還是被強權擊倒,天地可鑒,我沐塵這可是被逼得啊!

看著沐塵萬般不情願的收下功法,始皇滿意點了點頭,收下就好,等功法修鍊大成,沐塵成為打遍天下無敵手時,就是他復活之時!

哎呀,這想想還有點小激動呢!

「嗯!跟著朕干!保證你小子吃香的喝辣的,生活過得有滋有味!」

始皇拍了拍沐塵的肩膀,語重心長道:

「因此,小子,你可要好好努力,爭取讓朕早點復活。」

哎——

事到如今,沐塵只好認栽了,沒辦法,誰讓他攤上了這樣的事。

「哦,對了。」

始皇抬起明眸,望著沐塵說道:

「小子,有沒有什麼天材寶葯讓朕填飽一下肚子。」

「……」

其實,現在沐塵非常想說一句——

沒有!滾!

片刻后,始皇拿著幾瓶丹藥磕著當糖豆吃。

一隻燒雞加一瓶花雕,這就是悟仁和念燈的小點心。

「阿彌陀佛。」

悟仁拿出一張紙淡定擦了擦嘴,隨手一扔,這種事情他已經早已習以為常了,不就是吃了個肉喝了個喝酒嗎?有什麼大不了的,俗話說的好「酒肉穿腸過,佛祖心中留」,這個大道理他還是懂滴,所以,悟仁看向對面的師弟,淡淡道:

「師弟,你是要抓住沐容拓的孫兒孫女逼迫他現身?可是,依師兄看,那個女子可是有點難搞啊!」

沐清婉先前那一擊讓悟仁清楚地意識到,對方的實力跟他相差不大,如果雙方開打的話,勝算的幾率,大概是五五開,除非雙方拚命才有可能知道誰會獲勝,不過,幹這種事情還不值得拚命。

「嘶——」

念燈拿著牙籤剔著牙,悟仁說的他也懂,要不然他幹嘛把沐家姐弟忽悠到玄光寺來,不就是想以天時地利人和方才好抓住的嘛,念燈身體靠在大殿的柱子上,翹著二郎腿,一副悠哉悠哉的模樣。

「師兄,這個道理師弟我也知道,不過啊,誰說我們去找她打了?」

「??」

悟仁正處於懵逼狀態中,不跟她打,那還幹什麼?劫持人這種事,不就是先打一架再說的嗎?師弟你可別欺負師兄我讀書少,劫人這種事想當年師兄我也是干過的,畢竟,在還沒有出家之前,悟仁的老本行可是強盜出身。

見自家師兄一臉迷惑的樣子,念燈咳嗽幾聲清清嗓子,隨即悠悠解釋道:

「師兄,這位沐家二小姐確實有點不太好下手,實力強的一批,論單打獨鬥我們兩個恐怕都有點勉強,但是沐家少主可就不一樣了,實力渣的很,所以,我們以柿子要挑軟的捏的原則,而且,抓到他的話,我們就可以控制住沐清婉了,據我所知,沐家的三位大小姐對於她們的這位弟弟可是寵溺的很,抓住沐塵,就算是沐清婉也不敢輕舉妄動。」

牙籤一扔,念燈神色嚴肅道:

「所以,今晚我會讓人在沐家少主的飯菜里下藥,到時候,我們把他一綁,看沐容拓這個老傢伙來不來救他的孫兒!」

悟仁仔細想了想,覺得這計劃……可行!

「行!就按師弟你說的辦!」

悟仁二話不說立馬答應下來,當初沐容拓給他們玄光寺帶來的恥辱,就由他的孫兒來償還吧!

可憐了我們的沐塵還不知道,一場針對他的陰謀正在悄然執行。

「嘿嘿嘿嘿……」

悟仁和念燈兩人相視一笑,皆發出了非常猥……咳咳,怪異的笑聲。

。 其實秦歌本來沒打算進去的,畢竟那裏是泳裝店,他想讓半人馬進去之後幫自己挑一挑就可以了。

但是一向比較害羞溫潤的半人馬,這一次卻意外的強硬,將秦歌直接拉到了泳裝店裏面。

「半人馬,為什麼要非拉着我進來呀?」秦歌看着那琳琅滿目的衣架上面那一件件女性泳裝,不由眼神飄到了一邊。

「因為我想讓指揮官看一下,我穿哪一件您覺得比較好看一些。」半人馬對着秦歌說到。

「這……」秦歌面對着半人馬的話,不由愣了一下。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而女人最喜歡的就是在自己喜歡的人面前表現自己的美好,艦娘也不例外。

「好吧,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有什麼理由去拒絕呢?」秦歌微微一笑。

雖然說自己會感覺到尷尬,但是比起讓自己盡量高興起來,秦歌這一次也算是豁出去了。

而門口兩人的響動,也被站在櫃枱的老闆娘看在眼裏。於是等到兩人說完之後,那站在櫃枱的老闆娘也走了出來,對着兩個人說道,「兩位是過來要挑選泳裝嗎?」

「是的。」半人馬對着老闆娘點了點頭。

「那真是太好了,我們這裏剛剛到了一些新的泳裝,兩位可以看一下,覺得合不合適。」老闆娘微笑着,便帶領着兩人向著一旁的貨架走去。

不過秦歌這一次卻落在了最後,畢竟主要挑衣服的還是半人馬,只看一下半人馬挑選的合不合身就可以了,至於你說讓他去看那些泳裝,還是算了吧。

於是來到貨架旁邊,老闆娘。對着半人馬介紹著,而秦歌則站在一旁,等待着半人馬的挑選。

或許是想要將自己最美的一面展現在秦歌的面前,所以半人馬面對那琳琅滿目的泳裝的時候,不由得花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