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娜聽得眉頭緊蹙,看著滿屋子的喜慶布置,兇狠的眼神盯著沈向軍,冷冰冰的說:「沈向軍,沒經過同意,擅自來麒麟府布置,今天算是租給你,一天費用兩百億,明天的這個時候,要到我的賬戶。」

說完,歐陽娜生氣的離去。

宋青青全程都是陪同,歐陽娜走哪裡她跟哪裡。

沈向軍嚇得一個激靈,坐在地上。

沈家人立馬跑過來扶住他。

麒麟府外,蕭何樂呵呵的看著筆記本的視頻:「歐陽娜的氣場夠強大,給她點個大大的贊。」

小天則是搖搖頭。

為了不讓老婆跟他離婚,折騰了一圈人,真夠狠的。

麒麟府。

沈向軍坐在沙發上。

看著揚長而去的歐陽娜,出口道:「歐陽董事,你把話說清楚啊。」

歐陽娜聞言停止了腳步,嘴角上揚道:「麒麟府是我的地盤,我的家成為你的壽宴你告訴我了嗎?我同意了嗎?但是現在壽宴也舉行了,場地也用了,不告你擅闖民宅,你就付個租金給我吧,兩百億就夠了,不多,比你吃牢飯划算的多。」

兩百億?沈向軍翻個白眼嚇暈了。

還好沈家人眼疾手快,一把接住了沈向軍。

「爸……」

「爺爺……」

沈家人大聲喊道。

很快沈向軍清醒過來。

他望向陳宇,虛弱的說道:「孫女婿,你不是告訴我們一家子,你都安排好了嗎?」

「這……」

陳宇一直以為是大伯幫助他,所以看著陳義。

「大伯,真的不是你求得元大帥嗎?」

元卓立馬怒喝道:「和我沒有半毛線的關係。」

陳宇急的滿頭大汗:「大伯,我不是打電話叫你來參加生日晚會嗎?你說你把大帥也給帶來。」

「你叫我來?」

元卓生氣道:「我今天能來這裡是上級的安排。」

「怎麼會這樣?」

陳宇傻眼了,像泄氣的氣球耷拉著腦袋。

此刻大家再沒看出來名堂,就顯得弱智了。

大部分都是在看笑話。

從剛開始的嫉妒羨慕恨一瞬間變成鄙視。

自作孽不可活啊。

沈家的人太不要臉了。

裝逼失敗了。

當然也有人懷疑,歐陽娜沒同意,麒麟府是如何走進來的呢?

「宋青青……」

宋藍芝叫出聲來,問道:「你跟著歐陽董事,可知道點什麼?」

宋青青認真的說道:「麒麟府是歐陽董事的資產,沈老爺子都沒問業主是否同意就進來辦晚會,作為業主房子被人用了肯定要開罪啊,兩百億不多,沈家有錢,在麒麟府舉行宴會很有面子的。」

沈向軍看著他倆在交談問道:「藍芝,熟人嗎?」

「我哥家的閨女。」宋藍芝回答。

沈向軍不放過一絲希望,說道:「藍芝啊,想想辦法幫沈家啊,兩百億從哪找啊。」

宋藍芝看著宋青青問:「青青,歐陽董事和你是?」

宋青青不卑不亢的說道:「我只是打工的,為歐陽董事跑腿的,今天的事,愛莫能助。」

這時,一位沈家人火急火燎的跑到大廳,喊道:「爺爺,白虎八軍霸王帶著好多武裝整齊的軍人來到這裡,看著殺氣騰騰的樣子。」

幾秒后,白虎八軍霸王走向宴會中央,那步伐鏗鏘有力,抓地有聲。

掃視了一眼在座的人,走到歐陽娜跟前,目光鎖定在陳義身上:「陳義違反軍規,給我帶下去,擇日上庭定罪。」

話音剛落,陳義兩眼一翻。

撲通一聲。

暈倒在地。

著筆中文網 「呵呵。」太妃繼續冷笑嘲諷,她的目光望向那群民眾,眼裡含著失望,聲聲控訴。

「當初,老王爺讓位給陛下,陛下承諾過他,會一生寬待王府。」

「後來,夜瑾為他征戰四方,立下無數功勞,卻在夜瑾失蹤之後,他停了瑾王府俸祿,名曰不養閑人,甚至連墨兒重病,他都縱容楚玉買走了京城所有治療風寒的藥材。」

「我去皇宮求陛下救救墨兒,他卻支走了所有太醫,任由墨兒重病不顧!」

「現在,他想要逼迫瑾兒娶楚玉,瑾兒不願,便誣陷瑾王府通敵賣國!怎讓我服!我看這天下,早已經不是夜家的天下,是他楚氏的天下!」

她落地有聲,每一個字,都帶著質問與控訴。

亦是讓在場的那些百姓們,目光都有所變化。

這些天,楚家的行為讓百姓們怨聲載道,不只陛下縱容,就連神醫門的人,都偏袒著楚家。

明明知道楚家所為,卻依舊如此!讓天下人都寒透了心。

楚雄天怒不可遏,眸中都帶著憤怒。

然而——

就在楚雄天上前兩步,將要開口的一剎那,夜瑾衣袖一揚,一道狂風而過,轟的一聲,就將楚雄天逼退了幾步。

在他的身後是台階。

猝不及防之下,他的身體滾落了下去,狼狽的摔在人群之中。

他的怒火蜂擁而出,抬起眸子,憤恨的目光望向夜瑾,就連那眼裡都含著怨毒之色。

夜瑾俊美的容顏上帶著冷意,冷冷的望向楚雄天。

「你越界了,我瑾王府的台階,不是你能上的。」

「呵呵。」

楚雄天氣急反笑:「你以為你還是那高高在上的瑾王不成?今日,我就讓你知道,如今的瑾王府在大齊國,什麼都不是!」

……

大齊國。

郊區別院之內。

萬獸宗的高手全都落座,眉宇間蘊含著焦急之色。

「傳給宗主的信件如何了?為何到現在還沒有回應?」他們的臉上都帶著焦慮,焦聲問道。

之前,他們在得知神醫門插手瑾王府的事情之後,就寫信回了宗門。

與神醫門為敵,就等同於和天下所有的神醫為敵。

這個代價,也是萬獸宗所承受不起的。

即便夜小墨對他們而言,同等的重要!

是以,他們才選擇傳信回宗門,由宗主來斷定!

「應該快了,宗主肯定已經收到了信,只需要等他回信,就知道該如何選擇。」

長老輕皺著眉頭,語氣頗為無奈。

他們萬獸宗馴服了無數的飛禽走獸,用的也是飛鷹傳信,甚至那飛鷹還能日行千里。

但可惜,從大齊國到萬獸宗,還需要一段距離。

是以,他們才只能等。

「我聽說那楚雄天帶著人去瑾王府找麻煩,若是再不抉擇,恐怕來不及了。」

另外一名中年男人苦笑一聲:「萬獸宗等了這麼多年,好不容易能等來一個可以號召如此多飛禽走獸的人,我們當真要放棄不成?神醫門就算強大,我們萬獸宗也絕非軟弱之輩。」

長老面露無奈:「神醫門掌控著天下醫師,若是真與他們為敵,我們就要做好這些準備,是以,我才認為還是聽宗主的命令為好。」「退之,你說的這些,可有半點作假?」

「大人,我說的句句是真,大人可還記得太子府兵器丟失,趙王遇刺,還有後來太子府的府庫令被殺?」

蹇義略一思索,就明白了陳遠說的絕對是真的。當初他就覺得這事太蹊蹺了,不過趙王不再追究,科考成了頭等大事,這事也就成了無頭公案。

「我這

《大明威寧侯》第一百十九章瞞天過海 短短的一分鐘,對於木葉城來說,就是生死之隔。

有着蘇北和范老兩人的插手,高品戰場完全呈現一邊倒的局勢。

哪怕是八品金身,也擋不住蘇北此時的一劍。

而解決了高品武者,中下品武者更是簡單的。

六品和七品,僅僅相隔一線,但實力卻是天差地別。

六品武者,哪怕是精血合一武者,面對數萬甚至數十萬的中低品武者,也是束手無策。

這麼多人,就是毫不抵抗,也得一刀刀去砍。

更何況,六品武者,也並非毫無缺陷,一但氣血消耗過度,顱骨遭受重創,也是有隕落風險的。

可是從七品開始就不再一樣,精神力的強大,高品武者完全可以一個念頭覆滅成千上萬人。

到了這個境界,這份差距不是數量就能夠彌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