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邪在那箭旁,蹲下身子。

烈焰蠻牛等頓時屏息凝氣,靜靜看着林邪,試圖等到那驚喜事件的發生。

但也有兩頭蠻牛,不太希望林邪能成功。

先前林邪獲得好處過多,有兩頭蠻牛甚至希望他能夠恰到好處的隕落,這樣或許可以吞掉林邪之前所得。

斥候蠻牛,則對林邪充滿了鼓勵的神情。

它是曾經在生死線上,幸虧是林邪,才保住一命,因此對林邪的支持力度很大。

林邪輕輕伸出一隻手,那手放在白色箭矢上,一陣旋力激盪而出,迅速將那死亡之意吸收到了扭曲漩渦裏,又凝實了一分。

雖然這種凝實的速度實在太慢,但林邪卻也很是耐心。

在吸收完箭矢上死亡玄氣後,林邪卻又有了一個驚人發現。

箭頭上帶着某種特殊意境,這種意境無疑讓其殺傷力變大。

林邪心中一動,或許可以利用這死亡之意,來強化箭矢?

因爲是子母箭的關係,在之後的兩個時辰內。

林邪如法炮製般,將三隻箭矢都強化到了一定程度,若是此箭射出,他有信心,讓氣變四變,乃至五變的修士,都有來無回。

只是現在美中不足的是,沒有一部上好的箭術祕籍,將來若是有了,那一定如虎添翼。

就這樣,本來是一大驚險事件的死亡之意,在林邪異常特殊的吞噬能力下,竟然變成了一場機遇。


這種機遇,讓其餘烈焰蠻牛,從希望他出事,到震驚,到悶悶不樂,到徹底無語,最後看着林邪,就像是在看一場普通表演,甚至有些麻木了。

此時。

一頭烈焰蠻牛突然道:“人類小子,你是不是有什麼特殊的祕法,沒有告訴我們?利用我們來到這裏,然後大肆強化修煉你的祕法?”

其餘蠻牛,如夢初醒,紛紛附和。

“卑鄙無恥!”

“人類果然是不可相信的,沒有我們妖獸這麼真誠。”


“我們把你當作隊友,你卻來利用我們。”

一時間,場上各種情緒此起彼伏。

林邪面色平靜,甚至有些淡漠。

“住口!”

他一道低沉但是不容置疑的聲音響起。

五頭烈焰蠻牛紛紛閉嘴,心中同時有着尷尬。

一羣氣變三變的妖獸,對一個氣變一變的人類說閉嘴就閉嘴了,顯然有些沒面子。

林邪對面子可顧不太上。

“你們真是一羣蠢豬,你們腦子是驢踢的嗎?”

“其一,我有說來這裏嗎?難道不是我心存歉意,提出來這裏歷險,取得那能突破紫府之物,獻給爾等,進行彌補?”

“其二,來到這裏後,在我們整個小隊的集體努力下,大家是不是都獲得了一定機遇?若是有人覺得我獲得的多,你獲得的少,那你大可不必在我這個小隊裏。”

“其三,我鼓勵你出去單幹的同時,要告訴你,你若是出去小隊,不僅得不到機遇,甚至……有去無回。”

“其四,我若是有這種祕法,我至於前面小心翼翼的實驗嗎?我能救治,也是誤打誤撞,至於吞噬吸收,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吸收了?”

林邪冷笑道。

隨後,他低聲說出自己的“祕密”,原來他不是吸收,而是儲存,如同一個毒王一般,把死亡玄氣儲存在自己體內,或許將來某一天就爆發身亡,但至少這段死劍火山的歷練中,完全可以活着。

聽到這些,烈焰蠻牛等,紛紛露出同情的神色,甚至對林邪大喊抱歉。

“好了,繼續出發!”

林邪指揮。

小隊譁變但又恢復平靜,此事到底也不過是一個小插曲,前往的死亡塵埃越發濃郁,縱然是林邪,心中也有些動盪不安了。 越往深處前進。

那凹坑越來越密集,但也變得隱蔽,此外坑中的死亡之意越發濃郁。

到了現在,出現了好幾具妖獸屍體,但大多是陸地妖獸,至於那天空中飛行的黑背玄鷹,則是全部生存着,這個地方,似乎對飛行妖獸約束力很低。

至於懸劍山的內衛,目前爲止,還沒有發現一例陣亡案例。

林邪深吸一口氣,此刻小隊的氣氛變得十分微妙,因爲那陣亡屍體裏,大部分是氣變三變,也就是它們這個實力。

甚至,四變、五變的妖獸,也有陣亡的。

頓時,林邪小隊的烈焰蠻牛面色都有些不好看。

它們心裏打鼓,有些退卻的念頭。

正在這時,一道華美至極的絢麗長虹,從死劍火山之內爆發而出,將長空渲染成一片彩色。

寶光!

烈焰蠻牛那正打算撤退的心頓時打消,看那火山內暴涌而出的華光,顯然是寶物堆庫之地。

加上林邪曾說的,可以到紫府的靈物,它們幾個,有些瘋狂。

“一定要得到那寶物……若是今天離去,以後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再遇……”

烈焰蠻牛心中緊張,機遇這可遇不可求。

若是錯過這一次,下一次死劍火山還會不會開放,縱然開放林邪還來不來,就算下一次複製此時的順利,但若是不再出現這一次的寶光那也不一定?

又或者,以後死劍火山寶物被人挖掘完了,被大勢力完全壟斷不再給它們散戶,實際都有可能。

但對於林邪態度,他們不太明確。

因爲自始至終,林邪沒有表現出強烈的狂熱,反而一路而來,十分謹慎、理智。

他擡起頭看了一眼火山上空的絢麗長虹,神色一凝,旋即面色平靜的低頭,俯下身子,耐心的收取着身邊一個凹坑內的劍氣。


很快,他將劍氣收取完成,面色雖然平靜,心中卻是狂喜。

因爲,那丹田深處由十二道扭曲漩渦凝聚而成的血域修羅塔,逐漸有了凝實的跡象,按照那程度估測,如今已經到了百分之一。

林邪毫不懷疑,死劍火山之行結束,或許可凝實到十分之一。

隨着這扭曲漩渦的凝實,一道道反饋的玄力又出現在了他的丹田,像是對他的賣力提供劍氣,給予了回扣返點。

感受着丹田內驀然出現的渾厚玄力,林邪心中一動,把這股如水滿溢出的玄力,壓下了一半,而剩餘的一半,便讓他達到了一變後期。

若是完全吸收,或許可以達到一變巔峯!

看到林邪的修爲明顯的增長,其餘烈焰蠻牛紛紛露出了一陣羨慕,以它們的眼光,足以看出來,林邪得了好處了。

死劍火山,真是一處寶地……

此時它們也顧不上追究林邪之前在內域追殺妖獸的事情了,眼下能夠得寶物,尤其是得到將來晉升紫府的一線機緣才重要。

眼下以它們的實力,只能拉攏到林邪這樣合適的幫手。

妖獸和人一樣,有兄弟情義,也有利益矛盾。

若是林邪能讓它們擁有晉升紫府的一線機緣,別說林邪殺數千同族妖獸了,就是幫林邪當這個劊子手也是很有可能。

修爲達到氣變一變後期後,林邪鞏固了一下修爲,進行新的指揮。

“我們眼下,兵力全部調換。指揮者加斥候,我來做,三位烈焰蠻牛擔任坦克聽我指令,跟在我後方推進。蠻牛隊長擔任殿後手,之前那斥候,你有了充分經驗原因,你來擔任我的斥候副手。”

“斥候副手的任務,就是把我的所有指令,和偵查情況,一五一十的順利傳達到小隊每一位成員那裏。”

林邪很快做出安排。

隊伍其餘成員看到林邪一個氣變一變人類武者,居然去做斥候,且還是指揮位置,頓時捏了一把汗。

至於副斥候,雖然從一線下來,讓它有一種上岸的感覺,但對於林邪,它格外多了一層擔心。

林邪看出成員疑慮,平靜道:“我的決定,都是深思熟慮的安排,接下來……大家都要密切注意隊伍站位,一定把雙斥候和三坦克一強攻手墊後的配置,給打出來!”

“前進!”


林邪換到了斥候位置,一馬當先便是突刺了出去,副斥候跟在他身後五十米的位置,三位坦克推進手跟在副斥候身後五十米,至於蠻牛隊長所扮演的墊后角色,則和推進手保持着三十米的距離。

很快,林邪小隊憑藉這種佈局,一路有驚無險的過了幾道兇險之處,甚至憑藉林邪敏銳的感官和細膩的環繞,避過了一些死氣蟲操控的高階妖獸屍骨,而此時,已經到了死劍火山的附近地帶了。

這過程裏,好幾次都是林邪偵查遇到危險,一方面傳導給副手讓其傳給推進手,其次,推進手憑藉人多合力的優勢,迅速在副斥候的接引下,完成對林邪標註目標的致命合擊。

至於蠻牛隊長的墊後手角色,便是承擔補刀任務和警戒任務,一旦碰到推進組進行周旋的,它在附近警戒,防止推進組被包夾,而這個警戒,是它和副斥候聯合完成,呈現兩儀前後護衛的作用。

推進組一旦爆發致命一擊仍然無法滅殺目標,則立即退出戰圈,以並排合力姿態蓄積下一擊,而攻擊力本就強大的補刀手,加上副斥候的一擊,必定穩妥的解決對手。

此外,在整個過程中,林邪作爲斥候,每每在戰圈之外,一方面承擔最外圍警戒偵查,一方面以遠程弓手的角色,對戰圈最核心的目標進行箭術騷擾打擊,但這些攻擊,又箭箭致命,迫使目標在心力交瘁的情況下,被三重圍毆致死。

最大的對手,是一個黑熊小組,這是內域比較出名的雷光暴熊,據說可以吸收電雷之力,其天賦角色兇雷掌,掌出幻光,如同雷霆,舉手投足,彷彿熊族雷神。

在只有三名成員的黑熊小組襲擊下,林邪第一時間發現襲擊行蹤和戰鬥意圖,並傳達給副斥候,由後者傳達,整個小隊提前進入戰鬥狀態。

其後,當黑熊小組以所謂的伏擊攻來時,林邪先行一步,讓出外圍圈,身形隱匿到暗處,張弓搭箭。

副手撤向一旁,由三位推進手和三大雷電熊展開對決。

按照林邪指示,由於五頭雷熊實力都在氣變五重,遠遠勝過推進組戰力,因此採取車輪天爐戰法。

推進組與雷熊戰鬥三回合,迅速撤出,蠻牛隊長和副手迅速上來和雷熊爆發致命一擊,讓雷熊猝不及防下吃大虧。

旋即推進組上來爆發致命一擊,聯合墊後手和副斥候,對雷熊採取最後一輪包圍戰。


這過程裏,林邪憑藉火蟒弓的子母箭,和箭矢上威力恐怖的死亡之意,自始至終對雷熊採取了掣肘,並且那三隻箭封死了雷熊所有的撤退方向和戰術動作,讓的其只能呆板的站在原地,和不斷施展隊形切換攻手的蠻牛小隊展開激戰。

很快,三頭雷熊隨着其中一頭的隕落,其餘兩頭再翻不起風浪。

當再擊殺一頭黑熊後,林邪下令隊伍圍而不攻,蠻牛小組全員進行修整,以輪換的方式進行恢復玄力。

很快,天空中傳來呼嘯破風聲,林邪下達指令,蠻牛有序撤離現場,在撤離前把那兩頭黑熊的戰利品搜刮的一乾二淨。

林邪神光一凝,推測那天空中破風呼嘯聲的來源。

由於小隊在他的控制下,不斷維持着輪換,因此士氣一來高漲,傷勢也很均衡,戰鬥力仍然有巔峯時期的五成。

足以應付接下來的很多未知困難。

只是這種輪換雖然增加了安全屬性,卻讓成員都感覺很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