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

張不凡不能說全信也不能說不信,反正這種事情也沒有必要欺瞞自己。

“還有什麼要問的嗎?過時不候,你也沒這機會。”禿鷹聲音冷傲不駿。

“好狂,你看見的只不過是一小部分我而已,再說就那些小羅羅,怎麼能試探出我的實力,你知道我怎麼打敗你的嗎?”張不凡知道這禿鷹的武功肯定是突飛猛進,不過卻不知道這傢伙到底對子瞭解多少,於是試探道。

“是嗎?你也就是擁有御龍九重天不是,你師傅難道沒告訴你,還有一種武功就是你御龍九重天的剋星嗎?”禿鷹說出這,張不凡着實一驚。

“什麼,你怎麼知道的,你這話什麼意思,你知道我爺爺,我爺爺在哪?”張不凡一下子變得很不理智,一來禿鷹知道自己會御龍九重天,二是知道自己爺爺的下落。


“哈哈,彆着急嘛,這御龍九重天又不是什麼祕密,我可以很清楚的告訴你,我師傅就是你御龍九重天的剋星,和你爺爺一戰後,潛心鑽研,就在數年前,已經找到了門徑,你那爺爺不過是被我師傅下了毒,現在已經是黃土一隊了。”禿鷹又是一陣狂笑。

張不凡差點沒坐在地上,只覺得雙腿發軟,使不上力氣,原本覺得爺爺還沒有死的張不凡這下很是失望,很是憤怒。

“你師傅叫什麼,現在在哪?”張不凡冷冷的問道。

“哈哈,等你打敗我你纔有資格。”禿鷹雙手一抖,黑衣服盡數爛開。

顯然是內力猛增,不知道用了什麼樣的方法,居然才短短的時間裏就變得這麼厲害。

“怎麼,是不是很驚訝,一定是在猜想我用了什麼方法吧,那我就告訴你,我取陰補陽,哈哈,那些女人都他媽的蠢,不過不得不承認她們很有技術,做起來可爽多了。”禿鷹這時嘴角一絲邪笑。

“這年頭還是雞有技術啊。”禿鷹感嘆一翻。

“下賤,居然利用歪門邪道。”張不凡眼神越來越冷。

“哈哈哈哈。”

“去死。”張不凡原本還下不了決心,可這時,居然做出喪盡天良,還只爲一己之私,該死。

張不凡一步越起,沒影腿踢向禿鷹。

禿鷹只是冷冷一笑,向後退了半步,一拳打了過來,張不凡知道還和以前一樣不過不能硬碰,禿鷹的內力猛增,那自己要是硬碰那就是找死。

張不凡在空中很巧妙的讓過,轉而使出了千影掌,這招上次重傷了禿鷹,這次估計也效果不大。

果不其然,一點效果也沒有,被禿鷹硬生生的套住了雙手,反被禿鷹有了可趁之機。

禿鷹趁機將張不凡幾掌,張不凡感覺氣息不順,立即提氣運氣,和之前校長指導的一樣。

“怎麼樣,你以前的招數對我就不管用,你去死吧。”禿鷹猛然發出進攻。

張不凡默唸一遍御龍九重天,內力大增。

步伐輕盈,一步起就有丈許,之前無心老頭交給了自己的一身本領正好配合這個輕靈的步伐。

配合得完美至極,令禿鷹眼花繚亂,心裏打亂。

“你這是什麼武功。”禿鷹這下開始害怕起來。

“我不知道,無心老頭管之叫無。”張不凡虛實相接,近遠結合,禿鷹只能原地守住,根本就沒有主動而言。

“去死吧。”張不凡突然一聲大喝,一拳直直的揮像禿鷹的頭部。

兩道力量撞在一起,滾滾雷聲很是嚇人。

“哈哈,哈哈,你輸了。”禿鷹哈哈一笑,看着單膝跪地的張不凡說道。

“是嗎?”張不凡緩緩站起來,冷冷的看了看禿鷹,見他哪得意的樣子,張不凡哈哈大笑了起來。

……………………. 就在張不凡站起來的一瞬間,禿鷹就已經感覺到不對勁,只覺得脖子處涼涼的,剛要說什麼,禿鷹已經開不了口。


“你是我讓我殺的第並一人。”張不凡冷冷的說了一句,看着禿鷹遺憾的倒下,那是多麼絕望的眼神,不過一起都已經太晚了。


張不凡並沒有留下任何的蛛絲馬跡,只是用衣角開了禿鷹的脖子,其實他自己也受了傷,還不輕。

回到別墅,鎖好門窗,這下可不能出一點差錯,因爲這時張不凡已經受了傷,要是一個一般點的人也能殺了他。


回到房間,張不凡打了了座,運功療傷,靜靜的想着禿鷹的話,不由想起了爺爺,心裏一陣血氣上涌,心想不好。

一口鮮血噴出,可惜還沒問出禿鷹師傅的下落,不然他是一刻也等不了,直接會殺過去。

知道頭暈,沒有知覺。

“張不凡,張不凡。”門外傳來聲音,張不凡才睜開眼睛,感覺全身乏力。

用盡全身力氣,起身開了門。

“你怎麼了,怎麼這般憔悴。”陳心涵關切的問道,她完全已經忘記了昨天的事情。

“我,我沒事。”張不凡說着擠身出了臥室。

“哎,要不你今天別去了。”陳心涵自然看得出張不凡是不舒服,泛白的臉色,絕對是病態。

“哎,涵涵,你的箭牌哥怎麼了。”楚雲小聲的問道,顯然她也看出了張不凡的不對勁。

“我不知道啊,趕緊吃完早點去上課。”陳心涵說着走進了餐桌旁。

張不凡走進了洗手間,將冰冷的水往頭上潑,這時才清醒一些,默默的唸叨了幾遍御龍九重天,感覺好了一點這才走出了洗手間。

“我看你還是別去了。”陳心涵見張不凡臉色雖然好看了一點,不過卻是還很無力的樣子。

“不行,今天還有比賽,沒有我,今天就輸定了,那就別想在奪冠。”張不凡很感動的看了陳心涵一眼,心想:“這妞溫柔起來更加的美麗。”。


“可是,你這樣子行嗎?”陳心涵笑道。

“沒事,你看我這不很好嗎?”張不凡說着打了個轉身,笑道。

“額,好吧。” 戰地戈戢 ,然後走上了樓。

張不凡隨便吃了一點,雖然好吃,不過一點胃口都沒有,張不凡就等着陳心涵和楚雲,不一會兒陳心涵和楚雲下了樓。

三人兩車,行駛而去。

張不凡進了教室倒頭就睡,中午還有籃球賽,睡覺的時候什麼也不敢想了,之前差點就逆氣而亡,還算命大。

江思容和謝天幕很是好奇,這張不凡平時都不會這樣睡,這今天睡得這麼死。

直到中午的時候,張不凡才爬了起來這下感覺好了許多。

“老大,你怎麼了,昨晚不會是出去泡了吧。”謝天幕好奇的問道,現在已經是放學了,再過十多萬分鐘就要開戰了。

“額,你想多了,現在幾點了,籃球賽快開始了吧,怎麼樣你們吃過早點沒。”張不凡問道。

“老大,你醒來的真是時候,離開戰還有十多分鐘,他們都準備好了。”謝天幕說道。

這時江思容走了過來。

“班長,你看起來不怎麼好哦。”江思容的聲音和往常比起來溫柔得多。

“是嗎?沒有啊,還是一樣的帥氣嘛。”張不凡微笑道:“行啦,走了,要開始了,這勝利可就靠你們了。”。

衆人都很驚訝,這話怎麼說出來,他們自己都不相信。

“怎麼,不相信自己嗎?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這不還有我這個班長在嘛。”張不凡笑道,看了看還在教室的劉德凱,心想:“這傢伙肯定又在使壞。”。

“哎呀,你們打比賽啊,我有什麼可以幫忙的嗎?要不我給你們做後勤。”劉德凱則眉鼠眼的說道。

一臉奸詐,張不凡見他肯定沒有什麼好事,這事情不過是爲了給陳心涵獻殷勤罷了,“這個可以有,幫我們送水也是不錯的選擇。”。

“好啊。”劉德凱眼神瞬間露出一絲得意,心想:“上次不知道是誰插手,居然破壞了自己的計劃,還被朱驚濤臭罵了一頓。”。

然後看了看陳心涵,臉露喜色。

“集體的力量是最大的,我們必勝。”張不凡揮了揮手,氣勢磅礴的叫了一聲。

隨後,一起走向了體育館。

這次的對手也不算太弱,但是對方根本就看不起張不凡這個隊,防守上很是鬆弛,不過這讓張不凡和謝天幕有機可乘。

加上美女陣容,傳球他們也不好意思靠近,很順利的贏了第一場。

歡呼不已,張不凡確實沒有力氣歡呼,已經很累了,加上又有內傷,倒在了球場,謝天幕率先發現了張不凡的異常。

接着就是一些急救,等張不凡醒來,已經是在醫院了,這房間還是很熟悉,因爲這裏曾經來過。

護士還是她一點也沒變,而牀周圍分別是謝天幕,江思容,陳心涵和楚雲等。

“呵呵,你們這是做什麼啊,我這不沒事了嗎?”張不凡呵呵一笑,覺得已經恢復了不少力氣。

一劍長安 還說,你都暈倒了,我就說叫你不要來了吧,你還偏來,這下醫生說了,你得休息一週,做個檢查。”陳心涵說道。

一臉焦略盡顯臉上。

“班長,你真了不起,爲了戰鬥,身體都不顧了。”江思容一臉的佩服。

“呵呵,那是,我是誰啊,我可是張不凡,你們的班長,怎麼那麼容易倒下,我下午就出院。”張不凡笑道,覺得很感動。

“那可不行。”陳心涵說道。

“額,怎麼不行,下午可是還有籃球賽啊,你們不想贏?”張不凡拍了拍胸口說道。

“額,老大。”謝天幕就差沒落下眼淚了。

“哈哈,就這點傷痛,算什麼,我現在已經好多了。”張不凡哈哈大笑,從牀上站了起來。

“哎呀,這是要逞什麼能啊。”一個嬌柔的女聲傳來,正是護士左千芮。

“是你,不信你檢查下,我這都好了不出院,難道讓你們賺一筆不成啊。”張不凡看了看左千芮,比之前更加的漂亮了幾分。 左千芮檢查了一下,果然個方面都正常,不由有些納悶,哪隻張不凡已經用了自己獨特的方法療了傷。

但要不是醫院及時的搶救,那還沒準就沒命了。

“怎麼樣,我說沒事吧。”張不凡見衆人都很苦惱,不過陳心涵和楚雲還有謝天幕不是很苦惱,因爲他們見過張不凡自己療傷。

“額,好奇怪啊。”左千芮一臉驚詫,之前醫師還說說要留院觀察一段時間,說弄不好還有動手術,這下居然就各方面都合格了,那能不驚詫。

“不奇怪啊,是你們搞錯了,那個我要走了,先去繳費,然後走人。”張不凡說着就要向門口走去。

“喂,已經交了,可以走了。”身後傳來陳心涵的聲音。

張不凡眉頭一皺,瞬間就明白了這是怎麼回事。

“謝謝了,醫藥費就從工資上面扣。”張不凡說着又走了回來。

“額,我們家可不缺,再說了你是我的保鏢,這還不是應該的嗎?”陳心涵看了看張不凡的臉,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那就走吧,太感激你們來看我了,下午的比賽我一定會盡全力的。”張不凡抓了抓頭,打完響指道。

“老大,那你的東西那麼不用了嗎?”謝天幕見他們都走,自己身子大,走在前邊是擋路,所以就走在後邊,不過看着有些凌亂的牀,這才問道。

可是迴應的還是他自己的聲音,拔腿追了上去。

“哈哈,你居然是小涵涵的保鏢,我還以爲你們是。”江思容說着兩個大拇指比劃了一下,那意思很明顯。

“怎麼了,你纔多大,就春心蕩漾了。”張不凡先是一愣,然後明白這廝說的是什麼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