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你一言我一言,大聲交談,把烤肉朝着粑粑樂扔了過去,而他們卻欲要躲在不遠處的一小撮草叢之中。

只可是他們並不知道,這粑粑樂可是隨同凌浩,從現實世界經過書中結界而來,早已經有了自己的靈智。所以他們的交談,早已經被粑粑樂聽得一清二楚,原本還不想搭理他們,卻是聽到他們欲要害了自己。

粑粑樂再次轉過身來,看着兩人慾要躲藏的身子,卻是露出了難得的一笑。

不過刺虎張開牙齒微笑,可不是因爲它開心,還也許是因爲它餓了。

粑粑樂故意放慢了腳步,朝着這塊香噴噴的烤肉而去,走到烤肉旁邊之時,還低下了腦袋,聞了聞,目光中的餘光,卻是看向了躲在暗處觀察的兩人。

“哈哈,動物就是動物,怎麼能抗拒這香噴噴的烤肉呢!”

“嘻嘻,還是你聰明!懂得這樣引誘,如此一來,可謂是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得到一顆刺虎內丹啊!”

兩人越說越是激動,好像這刺虎內丹,已經收入囊中了。

粑粑樂再一次露出了牙齒,不過它可不是餓了,因爲它真的在微笑。

“嗖”

粑粑樂身子一躍,便是朝着躲在草叢中的人影,快速而去,並一擊剪尾橫掃而下。

“唉呀媽呀!”

其中一人,見這隻龐大的刺虎,如此猛撲過來,嚇得驚叫一聲,連滾帶爬的朝着身後躲去。

而另一人,也感覺到頭頂一陣陰涼,瞬而這種冰涼傳遍了全身,倒吸了一口涼氣,也是急忙朝着一邊閃撤而去。

只可是粑粑樂這隻龐然大物,對於這兩個人影,即使再給他們一點時間逃命,也是逃不出它的手心。

剪尾橫掃而下,揚起地面陣陣泥塵,雜草飛揚,而兩道身影如兩塊大石,“砰砰”兩聲,砸落在地上。

“這……這不科學……”

一人捂着胸口,嘴角溢血,在疼痛之中驚顫的看着粑粑樂,想要爬起,可是全身的骨頭都好似已經碎裂,動身不得,只好乾嚥着口水,百思不得其解的說道。

而另外一人,倒是好一些,但受傷同樣不輕,他看着刺虎朝着自同伴而去,嚇得朝着迷霧之中跑去。

而躺在地上之人看見自己的同伴丟下自己一個人逃命,絕望看着同伴消失的身影,罵聲道:“我靠,你個龜孫子!丟下你大爺居然只顧自己活命……”

話還沒有罵完,粑粑樂便是擡起了一腳,朝着這名欲要害了自己男子的頭部,狠踏而下。

“砰”的一聲,像是西瓜被人踩爆的脆響。

粑粑樂看着他的腦袋,被自己踩成爆漿,卻是吐了一口口水,隨即看向了朝着迷霧之中逃命的身影,冷哼了一聲。

但是迫於裏頭迷霧的厚重,粑粑樂並未追身而去,依舊徘徊在濃霧的外圍,學起了守株待兔。

這名拋下同伴而去男子,哪還敢現身,寧願自己在裏頭困死,也不願冒險出來,被咬成碎片。


而古倉的隨從,此時也已經深入到了迷霧之中,因爲他服下了一顆丹藥的緣故,所以這些迷霧對於他而言,並不是真正棘手之事。

而令其擔心的便是害怕一旦進入迷霧森林之時,一直被自己跟隨的這名馭獸師少年,能夠駕馭迷霧森林之中的毒蟲亦或是毒獸,這纔是讓其最爲之擔心害怕的。

他順着凌浩所開闢出來的一條在雜草中隱約的小道,加快了腳步。

他追隨了許久,卻還是不見凌浩的身影,他不禁有些詫異,心中念道:“想不到這小子還真有幾分本事!體內無半點武氣,卻是可以深入到迷霧之中如此之久,難不成他也服下了這解毒丹藥不成?可是這丹藥,不是一直都是古元城國纔有,別處也無處可尋麼?”

他看着周圍的雜草已經變得稀疏,取而代之的便是一顆顆參天大樹。他知道,自己此時已經進入了迷霧森林之中,不免多加了一個心眼,畢竟迷霧森林之中,恐怖程度比起迷霧森林外緣,可是強悍了不少。

[綜]虞清的召喚獸鬼燈 ,有些迷失了方向,分不清東西南北,畢竟周身都是大樹,和萬獸山脈相差無幾。只是萬獸山脈之中,裸露的岩石居多,而這,卻是幹整的泥地,長滿了雜草。

凌浩朝着迷霧森林之處走了許久,卻像是一隻無頭的蒼蠅,更像是一隻迷路的小鹿,在原地打轉。

超級鬼尸 按照那名胖軍官的話,穿過森林,直走便是……”

凌浩心中低低念道了一聲,隨而擡起頭來,看向了前方的密林。

“哈哈,終於被我給找着了!想不到,你在這,害我好找啊……”

凌浩身後,從巨樹之後突然鑽出了一道身影,冷笑而道。


凌浩一驚,忙回過頭來,看向了聲音發出的地方,見是一名中間男子,一臉燦笑的看着自己。

凌浩從這話語之中,並未完全聽懂此人是敵是友,找到自己又是爲何,於是轉過了身子,笑顏而道:“不知兄臺尊姓大名,找到小子所爲何事?”

此人從樹上扯下一片樹葉,放在了鼻子前聞了聞,隨後才說道:“在下乃是古倉城主的隨從,既然你想知道我的名字,那我便告訴你吧,讓你也算死得明白。在下可池,奉城主之命,殺了你,帶回城國,研究研究這等體質!”

“哦,原來是可恥兄弟!既然你和你城主一樣,如此喜歡做白日夢,那小子倒是樂意讓你們長睡不醒了!”

凌浩聽得他的名字以及他說話的話語,倒是一點都不驚訝和害怕,好像都是在自己的預料當中,並且還調笑了一番。

“你……是可池,不是可恥!算了,和你這種快要死了的人討論這個沒有任何的異議,要是你乖乖投降,還能讓你死個快活!畢竟……哼哼,你的獸寵可不在這,並且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應吶!”

可池說話之時的神情,也慢慢變得陰險和狡詐,朝着凌浩一步一步,露出一絲訕笑。

凌浩隨即也跟着笑了一聲,隨後搖了搖頭,不急不慢的說道:“哈哈,想殺我,可沒這麼容易哦!不信的話,你看看身後誰來了!”

凌浩邊說便裝作神祕的樣子,朝着可池的身後擠了擠眉頭。

可池見眼前的這名少年,並沒什麼心計的樣子,並且看其神情,也是真的一般。於是忙回過身去,欲要出手。

可是他卻看到自己的身後除了大樹之外,並沒有一個人影。

這時他才意識到自己上當了,又再次回過頭來,罵道:“好你個臭小子……”

話一出口,他才知道眼前的這名少年不知何時已經消失不見了。

可池睜大了雙眼,追身向前,四處看着,找尋着,並張開了嗓門,大聲喊道:“出來,看到你了!再不出來,可別怪我不客氣了!”

他說完,便是一掌拍在了地上,地面開裂,巨樹轟然倒塌。

“噼裏啪啦”樹枝斷裂倒地的聲音隨之響起,可是他卻還是沒能找到凌浩的身影。

“奇怪了,一眨眼的功夫便是消失不見了,難不成那小子還會鑽地不成!”

他再次看着四周,隨即又自言自語說道:“哼,挖地三尺,也要把你找出來!”

他輕輕跳起,旋即又猛的落地,雙腳猛塌地面,斷喝道:“裂!”

以雙腳爲中心遠點,六道縫隙蔓延而去,不過片刻,卻是猛然炸裂開來,泥石飛濺,朝着四周射去。

“啪啪啪”

泥石射中大樹樹幹的聲音,隨後又傳來許多巨樹斷裂的聲音,尖銳刺耳。

不過一會,這些被石子擊中的大樹,全都斷裂倒地,周圍開始變得空曠了些許。

“哈哈,還想逃!”

巨樹到底之後,可池便是看見一道瘦小的身影,一瘸一拐,朝着另一個地方閃躲而去。 魚兒上鉤

凌浩身前躲藏的巨樹,被可池一招之下便是斷裂倒下,把自己暴露出來。他頓時朝着身後壓低了身子,迅速而去。卻沒想到,還是沒能逃過可池眼角之中的餘光。

可池嘴角再次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笑容,朝着凌浩躲藏的地方,邁着小步而去,好似對於這種小角色,一隻手指也能搞定。

可池此時好像在挑逗小動物,聳動着兩道粗眉毛,微躬着身子,邊走邊邊說道:“小傢伙,出來吧。再怎麼躲,也還不是被我揪出來了……”

凌浩依然躲在一顆巨樹之後,緊貼樹幹,不敢移動,不敢出聲,而眼珠子卻滴滴旋轉,思考着從其手中逃脫的辦法。同時豎起耳朵,聽着身後的腳步聲,是越來越近。


“不行,躲藏終究不是最佳辦法,一定要想出逃脫的辦法!”

可是四周除了大樹還是大樹,除了迷霧,更無其它隱蔽或是一片死地。而此時凌浩也感覺到,這腳步聲離自己也不過三五步了,這樣下去,定然會被再次發現。

“哈哈,我知道你就在前面,識相點,還是趕緊出來,否則可別怪我直接出手了!”

可池說完,便是緊盯着凌浩所躲藏的大樹,嘴角的詭笑更加燦爛,想到自己能夠手刃一名五行輪迴之體的馭獸師,這其中激動的心情,不言而喻。

凌浩此時嘆了一聲,心中再次說道:“被這樣抓住,還不如自己跳出身去,哎……只可惜,天妒英才啊!”

凌浩心中說完,便是一腳跺地,踏出身來,倒是嚇得可池一哆嗦。

這可池哪裏能想到,只顧逃命的凌浩,居然還敢冒出身來,驚嚇之後,便是笑着開口說道:“哈哈,識時務者爲俊傑,想不到你小小年紀還有如此覺悟!不錯不錯,這樣吧,你說想怎麼死,我倒是可以成全你!”

凌浩歷經了幾次生死,對於生死關頭,早已經見怪不乖了,倒是輕鬆的笑了一聲,道:“呵呵,有點可惜,這樣都被你發現了!既然你城主有令,欲要了小子的性命,那小子只好洗乾淨脖子,等你一抹刀了。”

“哈哈,行,躺着吧,一招解決你,讓你死得痛快。”

可池一抹嘴角,看着凌浩,有些按耐不住興奮之情。

凌浩拄着柺杖,裝作無可奈何的傷心之情,卻忽然輕輕一笑,心生一計,隨即可憐的說道:“哎,只是可惜了,小子死之後,這五行輪迴之體要如何傳承下去,小子好不容易纔得到這本功法啊!”

凌浩說完,用眼睛的餘光偷偷撇了撇可池,但是依然表現得極其的傷心,極其的惋惜。

可池一聽,這五行輪迴之體還能傳承,實乃是一本功法,其眼神之中頓時放光,舔着嘴脣,亢奮的對着凌浩有些咆哮道:“你……你說這五行輪迴之體是可以修煉的?”

凌浩裝出一副天真無邪的笑容,點了點頭,旋即回答道:“嗯,我是在萬獸山脈的一個山洞之中偶然得到的!”

“那……那現在那功法可是在你身上,趕緊掏出來給我看看,我放你走……行不行……”

可池此時激動的心情,讓其有些忘了自己此行的目的,看着凌浩,恨不得抱入懷中,猛親幾口。

而凌浩知道其已經被自己的話語所吸引,心中偷笑一聲,卻搖着頭,一副小大人的模樣回答道:“不行不行。這功法是何等的重要,怎麼能隨時隨地帶在身上,這萬一要是丟了,豈不是便宜了別人!”

“那你快說這功法到底在哪裏,我現在就護送你前往取出來!”

凌浩見其已經上鉤,怎麼可能再讓其遊走,眼睛又是轉了一圈,嘴角卻露出了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再次回答道:“不行,現在這本功法,被人搶走了!那人已經逃入了雪湖之中,我正在追呢!”

可池現在的心情,哪裏還能察覺出來凌浩前後矛盾的話語,一心想着那本五行輪迴之體的功法,收入到自己的囊中,只要練成,天下無敵了啊!

“那快去追啊!”

可池聽得快要到嘴的肥肉,卻被人搶走了,心裏那個恨啊!

“行,我們現在就出發,要是能把功法搶回來,我教你怎麼修煉!只要你也練成了,那我們豈不是……哈哈……”


凌浩順應着可池的意思,裝作一副激動的心情,還允諾教他修煉,這讓可池,完全迷失了自己的心智!

畢竟這五行輪迴之體,是一塊誘人的蛋糕,誰都想咬那麼一口!

“行,我現在就陪你一起去雪湖找出那人,到時候你一定要教我如何修煉!放心,只要我修煉完成,一定不會忘記你的!”


可池越說心中越是激動,一想到自己也可以擁有五行輪迴之體的體質,可以成爲一名萬人矚目的馭獸師,那豈不是賺大發了。

“行,我們現在就出發,一定要抓緊時間!要不然他都不知道逃到哪去了!”

凌浩現在又表現出一副緊張的模樣,朝着雪湖的方向,焦急的望着。

可池現在的心情,比起凌浩還要激動,他心中盤算道:“哈哈,傻小子,等我取得了功法,第一個殺的人就是你!這等祕密,神州之地,只能由我一人知道!”

而可池卻是不知道凌浩心中所想,凌浩的心中,同樣是樂開了花,他心中也是樂道:“哈哈,有頭無腦的笨蛋!沒想到這樣都能騙住你,不花一分錢,僱傭一名保鏢,實在是划算!”

但是凌浩心中也是清楚,這個謊言如果不多加修飾,會更早被火燒破,便想了一想,說道:“等功法搶回來,一定要把那人殺了,不能讓第三個人知道!你也要保守這個祕密,不能傳出去,畢竟小子可是用性命得來的!而且我用功法,從你手中換回一條性命,你也要信守承諾!”

“是是是,這是必須的!你就放一百個心吧,我怎麼會傻到那種地步,把五行輪迴之體的功法傳出去呢!對了,小兄弟,這功法要怎麼修煉,你先教教我吧!”

可池忙聲點頭答應,心中早已是急不可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