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暖暖和白靈在盛斌的指導下,把裝備都穿戴好了。

沐暖暖先穿好,白靈半天都沒弄好,沐暖暖就幫著白靈整理。

秦驚鴻十分嫌棄地看著那丑到死的蜂帽,他內心和表情都十分的拒絕。

又引來粉絲彈幕一波。

【秦驚鴻的表情簡直不要太嫌棄!】

九重行 【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

【寶貝,你就算是披個麻袋,你也是整條街最靚的崽!】

秦驚鴻雖然極度不情願穿上裝備,但看眼睜睜地看著沐暖暖已經穿好了裝備出發了。

他就開始著急了,「喂,你等等我啊!」

暗夜之變 沐暖暖明明聽到了,也假裝沒聽到,目不斜視的往前走。

倒是白靈拉了拉沐暖暖,「暖暖,秦驚鴻在叫你。」

「叫我?有嗎?他在叫盛斌老師吧?」沐暖暖毫無心理壓力的撒謊。

「沐!暖!暖!」秦驚鴻這回連名帶姓的喊出來了,當著節目組的面,沐暖暖就是想裝作沒聽到都不行了。

沐暖暖在心裡暗暗咬牙,轉過頭,面無表情地說:「你快點吧,我們還要趕著去采蜂蜜。」

秦驚鴻修長白皙的手指挑著蜂帽,語氣漫不經心地說:「這個東西怎麼穿?我不會,你幫我穿下吧!」

沐暖暖的嘴角扯了扯,她很想錘爆秦驚鴻的狗頭!

戴帽子你都不會啊,那腦袋還留著幹什麼,砍了算了!

可是她沒有辦法當著攝像機的面懟秦驚鴻,只能笑得異常和藹,「要不你還是別去了吧,萬一被蜜蜂蜇到了可就不好了。」

秦驚鴻當場就不幹了,指著白靈說:「你剛才都幫她穿了,為什麼不幫我穿!你這是有性別歧視嗎?」

性別歧視是什麼鬼?

沐暖暖在心裡說,我對性別沒有歧視,我就是單純的歧視你而已。

白靈看不過去了,試著說:「要不我來幫你穿吧?」

秦驚鴻冷笑一聲:「我不!我就要沐暖暖幫我!」

想要指望秦驚鴻這貨不搞事情,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他站在那裡,抱著蜂帽,眼巴巴地看著沐暖暖,表情里還流露出了一絲委屈。

沐暖暖深呼吸:殺人犯法!殺人犯法!殺人犯法!

她在心裡默念了三遍,可是沒用!

她還是好想打死秦驚鴻哦!

雙方堅持不下,氣氛一時非常尷尬。

彈幕里又開始吵了。

【不是杠,秦驚鴻是巨嬰嗎?戴個帽子都要人幫忙?】

【秦驚鴻這樣有點耽誤大家時間呢,本來任務就很重。】

【有點看不下去了,秦驚鴻就是喜歡欺負人。】

秦驚鴻的粉絲立刻不幹了,【大家都是一個團隊的,沐暖暖幫忙戴一下帽子會死啊?】

【這種帽子本來就很難戴的,沐暖暖怎麼一點兒團隊精神都沒有?】

【我家寶貝是第一次參加綜藝節目,難道就不該被照顧一下嗎?】

正在背背簍,準備去放羊的李沅芷看到了這一幕,她其實早就看出來了,沐暖暖好像對秦驚鴻有些排斥。

從上回秦驚鴻來訓練營找沐暖暖的時候,她就看出來了。

只是沐暖暖不肯說,李沅芷也就沒有問。

眼看著沐暖暖臉上的表情都快要僵硬掉了,李沅芷突然衝上去,毫不客氣的一股腦的把蜂帽給扣到了秦驚鴻的腦袋上,「這個東西很簡單的嘛,你就這樣戴就行了啊。」

「喂喂喂,我早上剛吹的頭!」秦驚鴻哪裡想到半路殺出一個李沅芷。 李沅芷力氣大,動作還粗魯,把秦驚鴻做好造型的頭髮給弄得亂七八糟的。

「行啦,這樣不就戴好了嗎!」李沅芷笑眯眯地說道。

秦驚鴻怒氣沖沖地瞪著她,李沅芷就是笑,也不說話。

萌妻火辣辣 「李圓子,真有你的啊!」秦驚鴻眯了眯眼睛。

李沅芷挑了挑眉頭,「喲,怎麼的吧,秦大鳥?」

彈幕瘋狂來一波。

【我擦,秦大鳥是什麼鬼!!】

戀人何時滿 【萬人血書求八卦!這兩人原來就是認識的嗎????】

【你們發現沒,他們喊的都是外號,很親密的那種,難道這兩人早就認識,而且關係還不錯?】

【李沅芷的姑姑是李丹青,聽說李丹青背景很深厚,每年都能上春晚!秦驚鴻家裡也很有錢!兩人肯定早就認識!】

【啊啊啊,秦驚鴻不要拆我的仙女和女俠CP啊!】

【哈哈哈哈哈,只有我覺得秦大鳥好好笑嗎?這個名字夠我笑一年!】

秦驚鴻咬牙切齒,「不許叫我秦大鳥!」

「呵呵。」李沅芷挑了挑眉頭,「叫你秦大鳥怎麼了,你還想打架啊?」

秦驚鴻:……

我恨!

他打不過這個男人婆!

秦驚鴻冷哼了一聲。

他一轉頭,發現沐暖暖和白靈已經走遠了。

秦驚鴻頓時著急了,也顧不上和李沅芷吵架了,三步並做兩步的追了上去,「哎,沐暖暖,你等等我!」

沐暖暖聽到秦驚鴻的聲音,暗暗翻了個白眼,拽著白靈走得更快了。

「沐暖暖,你走那麼快乾什麼,沒聽到我在喊你嗎?」秦驚鴻終於哼哧哼哧的追上了,沒好氣地說。

沐暖暖好想錘爆他的狗頭哦!

但她表面上還是得微笑,「我們要是不快一點,就趕不上時間完成任務了。」

每個組都要完成任務,而且每個組的任務都有定額。

像是他們采蜂蜜組的任務,就是要在今天晚飯之前採集蜂蜜二十斤。

如果完不成,節目組就會扣掉一部分大米,他們就沒有飯吃。

之前有一期就有嘉賓沒有能夠完成任務,節目組可真是半點不含糊,說不給大米就不給。

最後是所有人幫忙一起去完成任務,累到半夜,才能領取到大米。

沐暖暖可不想完不成任務,連累大家都沒得飯吃。

秦驚鴻肯定是指望不上了,她只希望她和白靈可以配合好,順利完成任務。

沐暖暖其實還挺擔心的,怕秦驚鴻會繼續找她麻煩,所以一路上走得飛快,就連白靈都有點趕不上她了。

秦驚鴻默默的跟在後面,看著沐暖暖的背影若有所思,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三人終於來到了蜂蜜園。

有一個專業的采蜂人迎接了他們,並且給他們做了示範,講解了該如何采蜂蜜。

說實話,沐暖暖心裡還是有點害怕的。

剛開始還不覺得,一走進蜂蜜園,就有數不清的蜜蜂圍繞在他們身邊,耳朵里全都是嗡嗡的聲音。

白靈有點怕怕地說:「暖暖,你有沒有密集恐懼症啊?」

「我還好。」

白靈站在那裡,全身僵硬得動都不敢動,「暖暖,你快幫我看看,是不是有蜂蜜爬進來了?」

沐暖暖其實也有點頭皮發麻,但她還是安慰白靈,「沒事的,這些蜜蜂都是人類的朋友,不要害怕它們。我們只要戴好了護具,就不會蜇到了。」

白靈見沐暖暖比她的年紀小,都不害怕。

她還是姐姐呢,她怕什麼?

白靈大著膽子,和沐暖暖一起將一塊裝滿了蜂蜜的蜂巢給取了下來。

然後抖掉了上面蜜蜂,多餘的蜜蜂拿小掃子給輕輕掃掉。

按照養蜂人的指導,把上面的蜂蜜給颳了下來。

她們一開始的動作還是非常生疏的,到了割第二塊蜂巢的時候,她們的動作明顯要熟悉一些了。

兩個人配合得很好,不一會兒就將蜂蜜給弄好了。

然後放到了搖蜜機裡面。

再經過旋轉搖蜜,就有濃稠香甜的蜂蜜流出來了。

「暖暖,我們成功了,太好了!」白靈高興地說。

天空之門 「嗯,我們繼續加油!」

彈幕都在刷。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采蜂蜜!】

【感覺還挺好玩的!】

【沐暖暖好溫柔啊,特別是她安慰白靈的時候,我都想哭了!】

【秦驚鴻是不是有點過分了?就在那裡看著兩個女生幹活,也不幫忙?】

【秦驚鴻的情商真的好差,不想幹活就不要來田園屋啊!】

【全世界都在讓著秦驚鴻的感覺!】

【呵呵,巨嬰!】

秦驚鴻的粉絲立刻被炸出來了,【這種活也不是誰都會幹的吧?】

【秦驚鴻一定是有密集恐懼症,所以才不上去的。】

【我家愛豆都要打地鋪睡地上了,還要他怎樣?】

【你行你上啊,鍵盤俠!】

秦驚鴻全程都在旁邊圍觀,用一種一言難盡的複雜表情。

他也不幹活,也沒搗亂,就在旁邊盯著沐暖暖看。

他的視線那麼明顯又扎人,沐暖暖又怎麼會感覺不到呢?

沐暖暖全程無視秦驚鴻,她也不管秦驚鴻干不幹活,她就和白靈一起配合著采蜂蜜。

時間過去了一個小時之後,采蜂人幫著沐暖暖和白靈,把採集到的蜂蜜稱重。

她們忙活了半天,一稱,才勉強夠一斤!

節目組設計的任務都是很重的,要把人給累趴下的那種。

據節目組說,這些任務的份額,都是按照村民們平常工作量來算的。

說到底,就是想看看這些明星們摘下明星光環之後,像個普通人一樣的勞作,累成狗之後的反應。

明星的反應越給力,節目的收視率就越高。

這都是節目組的老套路了。

沐暖暖擦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決定繼續努力。

她鼓勵白靈,「加油啊,我們還有十九斤就完成任務了!」

就在沐暖暖以為,她可以順利完成任務的時候,秦驚鴻忽然走了過來,一把把白靈給擠開了,「去,你上那邊去。」

白靈:……

沐暖暖很無語,秦驚鴻這是又要搞什麼事情了?

白靈看了一眼秦驚鴻,眼神有點委屈,有點哀怨。

她和沐暖暖配合工作得很好,不想自己單獨一個人。 可是白靈又不敢得罪秦驚鴻,只能哀怨著小眼神,去旁邊拿蜂巢了。

就剩下沐暖暖和秦驚鴻兩個人了,沐暖暖表面鎮定的繼續幹活,其實心裡慌得一批。

這個秦驚鴻明顯是要搞事情啊?

就在沐暖暖猶豫著,她要不要過去找白靈的時候,秦驚鴻忽然把麥給摘下來了。

「沐暖暖。」秦驚鴻看著她,臉上原本漫不經心的表情變得很嚴肅,「我是不是什麼時候得罪過你?你為什麼好像很討厭我?」

沐暖暖:……

我可去你碼的吧!

你這麼搞事情,我還能不能好好的了?

你就說說這個節目組裡面,誰不討厭你吧!

再說了,我對你的討厭可不是從今天開始的,是從很早很早之前,從前世就已經開始了。

當然,這些話沐暖暖是不可能說出口的。

她也從來沒有掩飾過她對秦驚鴻的討厭,他當然會感覺得出來。

今生,她不想再和秦驚鴻有任何交集了。

大家做個無情的陌生人不行嗎?

秦驚鴻把麥給拿下來了,現場錄不到他的聲音,只看到他和沐暖暖說了什麼,然後沐暖暖的臉色就變了。

看直播的粉絲們都蒙圈了!

【我天!秦驚鴻到底說了什麼?】

【啊啊啊啊啊,寶貝你這是在做什麼啊?你別嚇我啊!】

【秦驚鴻是不是在罵沐暖暖啊?你們看沐暖暖的臉色都變了!】

【我家愛豆不會亂罵人,不要亂猜,謝謝!】

【難道秦驚鴻是在表白嗎?】

【拒絕炒作CP!誰捆綁炒作我家愛豆都給我去死!】

【CP狗請原地爆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