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阿king可以很直接的告訴楊暖暖我不是人,我是鬼你最好給我小心一點,要是惹到人你可能變成鬼,要是惹到鬼,你連鬼都做不成。

也是阿king告訴的楊暖暖,顧栩不是人。

雖然楊暖暖一直不知道陰冰木是什麼,但是看到阿king的人小心翼翼呵護在包裏口袋中的那一截一截似木頭,又像玉石的東西,楊暖暖猜測那些的東西可能就是陰冰木。

楊暖暖也不知道自己當時是怎麼想,她就覺得像阿king這樣的鬼都這麼看重陰冰木,那這個陰冰木一定非同凡響。

想到顧栩可能是鬼,楊暖暖就覺得老孃來都來一趟了,總不能空着手就回家吧,說不定連家都回不去呢。

所以,楊暖暖在沒人注意的時候悄悄的偷了一塊陰冰木藏在身上。

回到帝都之後,楊暖暖不敢第一時間去見顧栩。

因爲楊暖暖害怕面對顧栩,她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面對一個不是人的顧栩。

可醜媳婦總是要見公婆的,楊暖暖還是逃不了和顧栩見一面。

見到顧栩之後顧栩也不隱瞞了,他向楊暖暖坦白了、

顧栩第一天是第一天對楊暖暖坦白自己的真實身份的,第二天他就收到一個包裹、

包裹中就是一張便箋,以及這塊小小陰冰木。

楊暖暖在便箋上寫到:你在清水鎮把我拋下,可能就是爲了這個吧?

傾世神醫:殿下,寵妻要剋制 我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也不知道你到底找沒找到他,這東西一不能吃二不能喝,最重要的是它還不值錢,我留着它也沒用,送個你了。

顧栩坐在地上,他合攏了手掌。

顧栩絲絲的握着掌心中的陰冰木,他低垂着腦袋,誰都不知道顧栩想到了什麼,他竟然哭了起來。

顧栩低着頭,他的肩膀一抽一抽的,斷斷續續的嗚咽聲傳來。

顧栩很愧疚,他從來都沒用如此的愧疚過。

他欠楊暖暖的東西太多太多了,多到此生的顧栩都無法償還給楊暖暖一絲一毫。

顧栩對不起楊暖暖,他太自私了,與楊暖暖相識這麼久,他除了一次又一次的利用楊暖暖之外,沒用做過任何事情。

現在顧栩終於得到了他夢寐以求的一切,他可以站在陽光下肆意的奔跑。

他可以站在舞臺中央,燈光的中心,接受榮譽和無數女孩子的喜歡。

他再也沒有了威脅,因爲他已經借楊暖暖的手除了嚴錫了。

現在,這個世界上現在沒有一個人一隻鬼能夠讓顧栩從這個世界消失,除非是他自己不想活了,否則的話,他與天地同歲。

但是,就算如今的顧栩無人能夠要了他的命,可他無法讓自己的變得強大。

顧栩只能護佑自己,而保護不了自己身邊的任何一個人。

顧栩突然好恨自己,他第一次有了不想要永生不死,想要一身武力的想法。

顧栩坐在地上哭了好一會,他擦乾淨眼淚,重新站了起來。

顧栩手中握着陰冰木,他站在露臺上眺望遠處。 顧栩站在露臺上眺望遠處,遠處的天空中尚殘留着一絲一縷屬於楊暖暖的氣息。

龍少決和左白帆的身影還未走遠,顧栩一低眼便能看到他們下山的身影。

顧栩盯着龍少決,平時最爲平靜的顧栩此時他的眼睛中閃爍着波濤洶涌般的戾氣。

好一個正人君子,好一個能力超凡的龍帥。

龍少決,你都不願爲了楊暖暖傷害自己的根本,還能願意爲了她去死嗎?

如果龍少決你不願意爲了楊暖暖去死的話,我還真想不到你留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意義?

顧栩盯着龍少決越來越遠,越來越模糊的身影,他突然勾脣笑了。

龍少決你想用你無邊無際的生命去困住楊暖暖的一生嗎,在你死的時候你纏住她,然後慢慢的等她死。

等暖暖死了之後,你想你們以老夫老妻的身份在這天地間自由自在,做一對只羨鴛鴦不羨仙的神仙眷侶嗎?

我不會同意的,我絕對不會同意的!

楊暖暖現在是人,既然她是人,作爲一隻鬼的龍少決憑什麼糾纏着她不放?

龍少決你不是最不想讓楊暖暖知道你不是人的事實嗎,呵呵呵,現在我最想讓她知道這些有趣的事情呢?

顧栩臉上的笑容越來越燦爛,他眼睛中翻騰着駭人的兇戾之氣。

現在的故鄉看起來就像是一個瘋子,不管是眼神還是表情,他看起來都像是一個十足十殘暴的瘋子。

顧栩直接從二樓的露臺上跳了下去,顧栩的身體明明是朝下跳的,下一秒他的身影卻出現在下山的小路上。

因爲那棟廢棄別墅建在半山腰上,車子根本開不上去。

龍少軒把車子停在了山下的空地上,停車之後的龍少決空着手往位於半山腰的別墅走。

蘇月那邊出現了一絲意外,年輕氣盛的蘇憬對於蘇月在龍少軒面前所表現出的那種低三下四的感覺很生氣。

借用一句網絡流行名言——蘇憬很生氣,後果很嚴重。

蘇憬開着的明明是價值數百萬的豪車,他卻把豪車開出了烏龜的速度。

蘇月急的滿頭大汗,眼看着龍少決就已經上山了,而她好像一直呆在原地,根本就沒朝前移動一步。

蘇月突然伸手,她一把揪住蘇憬的臉頰:“蘇憬,你要是再作,我就不要你這個弟弟了,給我開快一點,快一點!聽到沒有。”

蘇憬微微扭頭,他看着氣呼呼地蘇月口齒清晰地道:“我不!”

車門也被蘇憬上鎖了,雖然車速慢成烏龜,但蘇月根本就沒法下車。

龍少軒步伐沉重的往山上走,顧栩面帶邪肆笑容下山。

大約走了五分鐘左右,顧栩和龍少軒不期而遇。

顧栩在看到龍少軒的瞬間,他愣住了。

再看兩眼淡漠如水,氣質超凡出塵的龍少決,顧栩便知道眼前這個長相和龍少決完全一模一樣的男人不是龍少決。

眼前的這個男人是龍氏集團的唯一繼承人——龍少軒!

在顧栩看到龍少軒過後的一分鐘之內,一直低着頭往山走的龍少軒,才注意到顧栩的存在。

龍少軒察覺到有人,他慢慢地擡起頭,看到顧栩,龍少軒的臉色沒有發生身變化。

龍少軒靜靜地開口說:“是你。”

我的青春我的刀塔 龍少軒見過顧栩,準確的來說當今天朝無人不識他顧栩。

顧栩這個大明星實在是太火了,他是最年輕的影帝,最當紅的明星,家喻戶曉的大明星。

龍少軒曾經和顧栩有過一面之緣,他也知道楊暖暖在顧栩的身邊工作了很久。

以因爲龍少軒曾經調查過楊暖暖兩次,所有關於楊暖暖的事情,他都瞭然於胸。

顧栩居高臨下的看着神情淡漠的龍少軒,他笑着說:“龍少爺你好啊。”

龍少軒擡頭看着笑容滿面的顧栩,不知道爲何,他隱隱地覺得顧栩好像變了。

龍少軒微微點頭,他對人的態度始終都是淡淡地,能不說話的時候,龍少軒就絕對不會開口說話。

顧栩一步一步走到龍少軒的面前,他道:“我是來這裏度假的,龍少爺你是來這裏做什麼的?”

顧栩不認爲龍少軒會知道楊暖暖的行蹤。

龍少軒在顧栩的眼中只是一個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富家少爺而已,他就像一百多年前的顧栩。

“……”龍少軒沉默沒有回答。

見龍少軒不說話,顧栩無所謂的聳聳肩。

顧栩說:“好吧,既然龍少爺不想告訴我,那我也就不打擾了。”

顧栩說着就要離開,他才邁出一步,又立馬退回到龍少軒的眼前。

顧栩歪頭盯着龍少軒道:“對了,龍少爺,能不能拜託你別像任何人透露我的行蹤,你也知道的,我是一個大明星,我很火,我不想我的行蹤成爲娛樂版的頭條新聞。”

龍少軒說:“我不會對任何人說起我見過你。”

顧栩說的明明全都是廢話,想龍少軒這樣寡言的人,怎麼可能會泄露他的行蹤。

顧栩滿意的點了點頭,他笑着說:“那好,我就先走了。”

顧栩與龍少軒擦肩而過,並不寬闊的小路上了,兩個身型高大的男人,他們的身體幾乎都要碰在一起。

就在顧栩即將從龍少軒的身側經過的時候,一股無比熟悉的味道鑽進龍少軒的鼻子裏。

那種味道屬於楊暖暖,只屬於楊暖暖!

龍少軒突然一把捏住顧栩的顧栩,他高聲道:“請等一下!”

顧栩停住腳步,他回頭看着龍少軒,面露不解。

龍少軒放開顧栩的手,他轉了半個身。

龍少軒盯着顧栩問:“楊暖暖,她現在在哪?”

從顧栩身上傳來的味道屬於楊暖暖,就是這種專屬於楊暖暖的味道讓龍少軒認識到了楊暖暖。

龍少軒絕對不可能聞錯的!

顧栩說:“楊暖暖曾經是我的生活助理,但是她已經辭職了,我不知道她在哪。

龍少爺是來找楊暖暖的,你從哪裏得到的消息指明瞭楊暖暖在這裏?”

顧栩有些疑惑不解。

世子的黑蓮花 龍少軒看着顧栩問:“楊暖暖在哪?”

顧栩一定知道楊暖暖在哪,龍少軒認爲自己絕對不會錯的。

“我說了,我不知道楊暖暖在哪。”

龍少軒道:“不,你知道,你肯定知道!” 顧栩和龍少軒相逢在往山上去的鄉間小路上,他們兩個人曾有一面之緣,見面之後二人兩人簡單的聊了兩句。

聊天之後顧栩就要離開,可就在顧栩即將與龍少軒擦肩而過的時候,龍少軒突然伸手,他一把拉住了顧栩的胳膊。

龍少軒之所以這麼突然的拉住顧栩,是因爲他在顧栩的身上嗅到了專屬於楊暖暖的味道。

龍少軒絕對不會認錯的,那種味道就是來自於楊暖暖。

顧栩一定見過楊暖暖,他一定知道楊暖暖在哪。

龍少軒微微側身,他盯着顧栩的臉問靜靜地問:“楊暖暖在哪?”龍少軒的語氣雖然很安靜,但是安靜中透着一股難以忽視的威懾力。

顧栩看了一眼龍少軒,他擡起自己的手。顧栩的手一擡起來,龍少軒抓住他手的手便落下了。

顧栩笑着說:“龍少爺憑什麼認定了我會知道楊暖暖現在的行蹤?難道就因爲我曾經是楊暖暖的老闆嗎?”

顧栩的話聲都還沒落地,他的心猛然一顫,楊暖暖?

龍少軒是來找楊暖暖,龍少軒的身體體質那麼差,他居然冒着生命危險,不遠千里的來到這處偏僻的小地方尋找楊暖暖。

龍少軒怎麼知道的楊暖暖在清水鎮?

準確的說,龍少軒怎麼會知道不久之前楊暖暖在清水鎮?

現在的楊暖暖已經被阿king帶走了許久了,說不定現在阿king已經帶着楊暖暖回到帝都了。

龍少軒的身份實在是太過顯赫了,能接觸到龍少軒的人非富即貴,是誰找到這位豪門公子哥,告訴他楊暖暖的行蹤呢?

想到這,顧栩站直了身體,他目光炯炯的盯着龍少軒。

龍少軒的臉色蒼白,那種白是因爲長年累月的生病所導致的病態白。

顧栩看着龍少軒,他想起了另一個和龍少軒長着一張一模一樣面龐的龍少決。

想到龍少決顧栩突然笑了,他嘲諷的搖頭嗤笑。

龍少決啊龍少決,搞了半天,你連你的弟弟都不如。

龍少軒等了一會,見顧栩沒有回答的意思,他再次問:“楊暖暖在哪?你不要否認你不知道楊暖暖現在的具體位置,我非常確定你一定知道暖暖的行蹤。”

顧栩饒有興趣地問:“哦?你非常確定嗎,你憑什麼非常確定我知道楊暖暖的行蹤?”

龍少軒微微低了一點頭,他深吸了一口氣道:“味道,,我從你的身上嗅到了的屬於楊暖暖的味道,這種味道很清晰,這種味道在向我訴說,在向我求教。

雖然我不知道你的身上時怎麼沾染上這種味道的,但是我確定這種味道只屬於楊暖暖。

我絕對不會認錯她,所以,顧先生請你不要在否定了。

告訴我,告訴我暖暖現在的行蹤,我能感覺到,她在等我去救她。”

味道?

我的身上怎麼可能會有楊暖暖的味道?

顧栩想到了他被嚴錫重傷。即將命懸一線的時候,是楊暖暖不停割破自己的手指,是楊暖暖把一滴一滴的血從身體裏放出來,然後喂到了顧栩的嘴裏。

“呵呵呵。”顧栩低斂着眼眸輕笑。

我的身上怎麼可能會沒有楊暖暖的味道呢,怎麼可能會沒有呢?

她餵給我喝了那麼血,現在我這具活生生的軀體中流淌着和楊暖暖一模一樣的血。

我的身體周圍縈繞着屬於楊暖暖的味道,這事多麼理所應當,多麼名正言順,多麼情有可原的一件事情啊!

顧栩的臉上原本帶着無比燦爛的笑容,那道璀璨的笑容來的很快,去的也很快。

顧栩臉上的微笑剎那間就消失不見了,他低聲語氣陰森地道:“龍少決,你死定了!”

顧栩說話時的聲音很小,雖然龍少軒就站在他的身邊,他也沒能聽清楚顧栩剛剛說了一句什麼。

顧栩擡起頭,他看着龍少軒說:“好吧,我承認,不久之前我確實在清水鎮見過楊暖暖。”

顧栩的話還沒說完,龍少軒就情急地開口問:“那麼,現在楊暖暖在哪?”

顧栩說:“我可以告訴你楊暖暖在哪,但是在我回答你問題之前,你必須要先回答我一個問題。”

龍少軒說:“好,我答應。”

顧栩問:“龍少爺,我知道一般人是肯定接觸不到身份像你這麼尊貴的人,那麼請問,你是從哪裏知道楊暖暖在清水鎮的?”

顧栩心中隱隱猜測是龍少決的說的,但是並沒有跡象表明了龍少決和龍少軒這對從未見過的雙胞胎兄弟見過面。

而且,龍少決也根本就沒有把楊暖暖的行蹤告訴龍少軒必要?

難不成龍少決還能認爲自己無力救楊暖暖,所以特意讓龍少軒來拯救楊暖暖?

別搞笑了,這怎麼可能!

龍少軒是人,而且還是一個身體素質極差的人。

別的都不用說,只是一項先天性的心臟病都能隨時要了龍少軒的脆弱不堪的性命。

龍少軒想了想,他回答道:“直覺,我的感覺告訴我楊暖暖在清水鎮。”

顧栩笑道:“你就不怕你的感覺出錯嗎?從帝都到清水鎮山高水遠,你就不怕你千辛萬苦的來到清水鎮,而楊暖暖卻根本就不在清水鎮,如果是這樣你怎麼辦?”

臉上說:“我已經回答你一個問題了,楊暖暖現在在哪?”

顧栩道:“麻煩龍少爺你再回答我的第二個問題。”

龍少軒說:“她不在清水鎮,那我就繼續找,總會找到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