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阿king現在的身體狀況略微好一點,他便有百分之百的機會躲過龍少決的手。

阿king砰的一聲摔在地面,他仰面躺在地上,睜眼看到的是滿天繁星。

龍少決動作凌厲的單腿跪在阿king的身邊,他手中的寒魁刀抵住了阿king的脖子。

龍少決道:“不要總想着惹怒我,你沒有那個資格,不要妄圖染指我的東西,你會被千刀萬剮。

今天楊暖暖我不會帶走,不帶走她不是因爲我害怕她會死在我的懷裏,不帶走的她只是因爲你是個醫治她的最好人選。”

龍少決早就知道楊暖暖受的是陰寒冰氣之傷,她傷的很嚴重,阿king確實是現在替楊暖暖療傷的最好人選。

龍少決怎麼會知道楊暖暖的現狀呢?

龍少決當然會知道有關於楊暖暖的一切,因爲在阿king的身邊就有龍少決的人。

準確的來說是有一個楊暖暖的人,而龍少決不管在人間還是冥界,他都是楊暖暖的合法丈夫。

那個人對楊暖暖很關心,對阿king不放心。

所以那個人早已經把關於楊暖暖的一切都告訴了龍少決,這件事龍少決沒有和任何人說。

龍少決知道阿king在醫治楊暖暖的時候,沒有做任何手腳。

龍少決不知道阿king爲了搶佔先機,受了很嚴重的傷。

先不說現在阿king受傷了,就算是阿king的身體是健康的,他現在也不是龍少決的對手。

龍少決整整修生養息了三年,他早已經昇華了。

而阿king這三年表面上沒做任何事情,一直很低調,實際上他一直在暗地活動。

在外面活動多了,身處冥界這樣的地方,阿king漸漸地變得渾濁……

那個人告訴了龍少決不要帶走楊暖暖,楊暖暖現在的身體還很虛弱。

要是想讓楊暖暖的身體徹底恢復,不留下任何後遺症的話,就讓阿king繼續幫楊暖暖治傷。

龍少決手中的寒魁刀在阿king的脖子上印出了一條血痕。

龍少決道:“等暖暖好了,她會自己回到我的身邊。爲了感謝你醫治我妻子,我也會付給你一筆對你而言都不菲的報酬。”

龍少決把寒魁刀從阿king的脖子上移開,他用手掌擦拭着寒魁刀。

龍少決擦着刀,他低眼看着阿king。

前妻的蜜戀 “謝謝。”龍少決禮貌的道謝。

不痛不癢的謝謝二字,其中蘊含着道理只有當事人才能明白。

阿king視線一移,他看着龍少決,他是在炫耀嗎?

沒錯!龍少決就是在炫耀!!

龍少決站起來,他對左白帆和金俊道:“我們走。”

“是。”左白帆和金俊異口同聲。

躺在地上的阿king笑着問:“喂,我告訴你,我也喜歡楊暖暖,要是她在我這,我不保證不會對她做什麼。”

龍少決突然轉身,他拿着寒魁刀猛地一揮。

一道發着陰森幽光的劍氣刷一下朝阿king飛過去。

“咔擦”一聲,阿king的臉上出現了一條長度在十釐米左右的傷口。

傷口從眉梢一直到臉頰,傷口朝外汩汩的冒着鮮血。

龍少決朝前走了兩步,身材修長的他站在夜色中,夜風呼嘯着刮過。

龍少決臉上的表情死寂,他單手握刀,就那樣安靜的站在那裏,他看起來就像是這撩人夜色中的王者。 阿king被龍少決一招打翻在地上,他躺在地上,立體英俊的五官上此時多了一條長度在十釐米左右的傷口。

傷口汩汩的往外冒這鮮豔的血液,龍少決就站在他身前不遠的地方。

鮮血順着阿king的臉頰一路往下流,血經過他的脖子,然後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

血滴落在地上本來應該是無聲的,可是聽力超羣的阿king卻能聽到鮮血滴在地上所發出的聲音。

“嘀嗒,嘀嗒,嘀嗒。”就像是水滴敲打在堅硬的岩石上發出的脆響。

龍少決左白帆金俊三個人離開了,阿king慢慢地翻身從地上坐起來。

一個瘦弱的身影一直暗處,“楊暖暖”親眼目睹了剛剛所發生的事情。

“楊暖暖”看着臉龐受傷的阿king,她不可思議的捂住了嘴巴。

原來,我的主人並不是這個世界上最厲害的人,他也不是這個世界上長相最好看的男子。

既然我的主人各方面都不是頂級拔尖的,我爲什麼要繼續守在這樣一個主人的身邊呢?

這世那麼那麼大,離開了這裏,哪裏都可能是一片專屬於我的勝地。

“楊暖暖”想着悄無聲息的往別墅中走,這樣一個混濁的她,已經對這個花花世界產生了無妄的執念。

原本的“楊暖暖”真的非常非常愛給予了她生命的主人阿king!

但現在,她見識過了無邊的世界,見識過了傾國傾城的美男子金俊,見識過霸氣的如同王者一般的龍少決。

阿king不再是她心中的第一了。

不知不覺間,這個假的楊暖暖居然開始歧視阿king,看不起他了。

阿king目送着龍少決左白帆金俊三人消失的方向,他緩緩地站起來。

阿king一站起來,他臉上的傷口閃過一陣銀光,銀光一閃而過。

銀光消失,阿king的臉恢復成正常的模樣。

銀光帶走了阿king臉上的傷口。

阿king看着漸漸遠去的龍少決,他的嘴角漸漸地揚起了一抹微笑。

龍少決,今天我給了你帶走楊暖暖的機會,但你卻沒有珍惜,過了今夜之後,你永遠都別想再看到楊暖暖了!

永遠!永遠!

龍少決你永遠都別想再探知到我的消息,我會帶着楊暖暖從這個世界徹底消失,我會帶着楊暖暖去到一個永遠都不可能有人能找到的地方。

阿king轉身朝別墅中走去,他步伐輕快,帶着穩操勝券的自信。

“楊暖暖”在自己的小房間中來回踱步,她已經把自己的行禮全部都打包了,她現在就可以悄無聲息的離開。

但是“楊暖暖”的腦海中全是躺在牀上的楊暖暖,那個真正的楊暖暖還活着,楊暖暖活着對於這個假貨來說無疑是一顆隨時都可能爆炸的定時炸彈。

“楊暖暖”不能讓楊暖暖繼續活在這個世界上,所以她走之前有一件事情必須要做。

那件事情就是抹殺楊暖暖,踏平那顆隨時可能威脅到她存在的定時炸彈。

阿king走到別墅中,他前腳剛走進去,那個神祕的黑袍人就無聲無息的從角落中走出來。

黑袍人走到阿king的面前問:“龍少決……他離開了?”

龍圖案卷集·續 阿king回答道:“是,他離開了。”阿king想到龍少決走了,心中就有種莫名的喜悅。

那種喜悅大概是因爲他終於可以帶走楊暖暖,終於可以把楊暖暖藏起來了。

阿king能把楊暖暖藏到一個永遠都不會有人能夠找到的地方。

黑袍人沉默了一會,她道:“我認爲你現在不應該開心。”

“……”阿king沉默不說話。

黑袍人繼續道:“龍少決今夜的離開對你來說百害而無一利,過不了多久,他便會成爲諾大的冥界的統治者,而你阿king,卻還是一隻普通的遊鬼。

阿king聽我的,現在就去和龍少決搶吧,現在去,爲時不晚,若過了今夜,那麼一切都會成爲定局。”

阿king看了一眼黑袍人,他直接大步朝二樓走。

黑袍人望着阿king上樓的身影,她無奈的搖頭:“情,果然是這個世界上最難過的一關。癡人啊癡人。”

龍少軒所乘坐的豪車離阿king的薔薇莊園越來越近了。

龍少決左白帆金俊三人從薔薇莊園離開之後,有個紙人開來了一輛車迎接他們。

兩輛車裏坐着模樣長的完全一模一樣的兩個人。

龍少決?龍少軒?

兩輛車,一條路,同樣疾馳的車速,用不了多久,這對將近三十年沒見過面的雙胞胎兄弟就會狹路相逢了。

車與車的距離越來越近,龍少決和龍少軒的心中同時出現了一抹異樣的情緒。

坐在車後座上的龍少軒疑惑的伸手,他的手搭在心臟的位置。

那種感覺異常的奇妙、奇怪,龍少軒手掌感受着自己的心跳,他面部不解。

那種感覺實在是太奇怪了,奇怪到讓人無法形容。

比起不諳世事,純淨的如同神祗一般的龍少軒,自幼便被爺爺送到惡-魔島龍少決經歷了太多太多的事情了。

所以,當心中有種異樣的感覺浮起時,龍少決立馬明白了發生了什麼。

龍少決歪頭看了一眼車窗外的夜色,他安靜的開口說:“金俊,等會會有一輛車牌爲DA888出現在這條路上,看到那輛車就停一下車。”

開車的金俊道:“我靠,老大,難道你現在還會掐指算命了?

那輛車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呢,是不是阿king那孫子想要把楊暖暖轉移走?”

坐在副駕駛座的左白帆伸手敲了一下金俊的頭。

左白帆道:“讓你停車就停車,金弟弟你廢話怎麼這麼多呢?”

金俊的兩隻手立馬從方向盤上離開,他轉頭瞪着左白帆:“有本事你再打我一下試試?”

現在金俊所開這輛車,完全是自動駕駛,根本沒人控制車輛前進的方向。

左白帆尷尬的呵呵一笑:“我錯了,金弟弟我錯了,你大人不計小人過,就原諒我這一次吧。”

金俊的臉色很難看,他道:“再有下一次,我一定會剁了你的手。”

就是像是有命運在指引一般,隨着龍少決龍少軒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龍少軒心中異樣的感覺越來越明顯……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衆號 龍少軒安安靜靜的坐在後座上,他單手捂着胸口,表情淡漠。

隨着兩車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那種奇怪的感覺在他心中越發的強烈。

龍少軒打開車窗,他靜靜地問:“車前有沒有什麼特別的東西?”

司機看着車外的那條筆直的馬路回答道:“沒有,什麼都沒有,筆直的一條路。”

龍少軒說:“恩,如果你看到前方有什麼異樣的話,請立刻停車。”

“好。”

兩輛車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龍少軒心中的感覺愈發強烈。

金俊的眼神很毒,在兩車之間的距離相距大概還有兩公里的時候,金俊就已經看到了龍少軒所乘坐的那輛車的車牌了。

金俊看着遠處的車說:“老大,我看到那輛車了。保時捷911頂級高配版的,這車……我看着有點眼熟。”

左白帆聽金俊這樣說,他看着笑着說:“對金弟弟你老了,全世界的豪車你看着都眼熟,全世界的豪車都應該印上專屬於你金俊的LOGO。”

金俊扭頭笑看左白帆,他笑着道:“還是老左你瞭解我。”

金俊輕輕一笑,那笑容美的不可方物,不管是何種極致的美景,在金俊的這抹微笑前都會變得黯然失色,都會被秒殺。

司機看到了龍少決的車,司機說:“少爺,我們的前方出現了一輛車。”

龍少軒靜靜地說:“你先把車靠邊停一下,等那輛車過去了,我們再走。”

司機答應道:“好。”

龍少軒所乘坐的保時捷平穩的停靠在路邊,車一停穩。龍少軒的心發出一陣苦悶的聲音。

金俊說:“老大,那輛車停下來了。”

金俊一腳把油門踩到底,車輛猛地加速,寬敞的馬路上一輛汽車急速朝前行駛。

“哧啦。”汽車輪胎與柏油馬路摩擦發出的尖銳響聲。

金俊再次一腳將剎車踩到底。

金俊這一動一靜間,驚險萬分,通過這一連續的動作,也足以說明金俊的駕車技術之高。

龍少決所乘坐的車輛停在了那輛保時捷911前,兩車之間的距離不超過三米。

金俊說:“老大,到了。”

保時捷中,司機見狀提醒龍少軒道:“少爺,那輛車停下來了。”

兩輛車中,龍少決龍少軒動作完全一致的打開車門,他們動作默契的像是一個人。

龍少決龍少軒共同拉開車門,共同將一隻腳伸到車外。

如果拿把尺子量一下,你會發生他們下車的力度和角度完全是一模一樣。

龍少決龍少軒從車裏走下來,他們一下車視線便就落在了地方的身上。

撩人的夜色中,空曠的馬路上,燈光璀璨的路燈下,兩個長相完全一樣的俊美男人靜靜地佇立在夜色中。

深秋的寒夜,夜風帶着凌冽的寒氣朝人撲過來。

龍少軒和龍少軒靜靜地凝視着對方,人生就是這麼奇妙,生命就是這麼奇妙。

雖然龍少決龍少軒他們兩個人的五官,身高都是一樣的,但這世界絕對不會有人會把他們混爲一談。

龍少軒眼神淡漠五官俊美氣質超凡出塵,不言不語間他靜的如同神祗一般。

龍少決同樣的俊美五官,周身都縈繞着霸氣輕狂的氣場,他靜靜地站在夜色中,仿若這夜色中最強的王者。

“喂喂喂,老左你看你快看,真是見鬼了,你看那個人,怎麼長的和咱們老大一模一樣。”坐在車裏的金俊一看到龍少軒,他手緊抓着左白帆的胳膊,吃驚的道。

左白帆靜靜地扭頭,他看着金俊說:“不就是看到了龍少決的雙胞胎弟弟了嗎,金弟弟你至於這麼激動嗎?”

金俊臉色一垮,他有些尷尬的鬆開了抓住左白帆胳膊的手。

左白帆說:“就是你告訴我老大有個和他長相一模一樣的弟弟的,怎麼着了,金弟弟你現在的記憶裏退化成魚了嗎?”

“忘了,忘了,我忘了不行嗎!”金俊大聲道。

龍少軒和龍少決互相對視,良久之後龍少軒輕輕一笑。

龍少軒看着龍少決笑着說:“我知道你。”

龍少決問:“你是怎麼知道我的?爺爺告訴你的嗎?”

龍少軒回答道:“不是,或許爺爺曾經和我說過關於你的事情,但是我我沒有聽過。我是從一女孩子的嘴裏知道你的存在的。”

龍少決不用想就知道,那個女孩就是楊暖暖。

龍少決問:“那個女孩是怎麼和你說關於我的事情?”

龍少決忽然很想很想知道楊暖暖在背後是怎麼說他的,楊暖暖對他的看法,對龍少決來說非常非常重要。

龍少軒想了想,他回答道:“那個女孩總是在罵你。”

聽到龍少軒的回答,龍少決的嘴角揚起一道淺淺的笑意,他就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