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現在的源塵,還是帶着臥底的帽子。

白帝天痕目光復雜的看着源塵,然後問道:“你母親是誰?”

源塵沒有言語,他將白帝弓掛在身上,然後雙手並起,一道冰藍色冰晶出現。

冰晶一出現,所有人都看到了一個陌生的身影,那個女子一身白衣,但是根本不是冰神雪姬,而是其他女子。

只有位於源塵正面的白帝天痕,看到的纔是冰神雪姬的模樣。

源塵曾經見過母親,那還是他尚在襁褓中的記憶。

“殺了他,戰神大人只有一個妻子,那就是青山冰峯那位,怎麼可能是眼前這個陌生女子。他一定不是戰神大人的兒子。”


“冒牌貨,殺掉。”

此刻諸神也開始騷動起來,他們本來被派出到戰場殺敵,但是因爲手下的兵都被吸引到了這裏來,所以他們纔跟了過來。

想看戰神好戲的人不在少數,他們都抱着看熱鬧的心裏。

畢竟戰神在那個位子上做的太久了,很多人都覬覦着呢。

“你們都下去,藥神雷神留下。”

除了藥神,其實跟戰神最好的便是火神,只是火神去追焱天火的了,到現在都沒回來。

如果火神在這裏,那些流言根本不可能傳起來,更不可能傳的滿城風雨。


諸神都不捨的離開,他們臨走前叫起了自己的親信,然後離開。

“記住了。”戰神突然開口,源塵微微一愣,還沒等他反映過來,戰神身後便有一蒙面青年出現,他雙眼中閃爍着光芒,然後差點光芒消散, 他向戰神的背影點了點頭,然後便消失在戰神的影子裏。

“雖然不知道你的真實名字,但是我還是謝謝你。”

源塵嘴角抽了抽,他都這樣展露了,自己親生父親竟然還不信。

“你放我走?”源塵還是很驚訝,白帝天痕如果真的放她走的話,這倒也不是什麼壞事。

以後他投靠入侵者也就沒什麼壓力了。

“你打算去哪裏?”白帝天痕這個問題就很有深意了,如果源塵回答的不好,可能走不了,如果回答的漂亮,可能就被放走。

“我都已經這樣了,守護者一方可能不會容我,諸神界封鎖我出不去,那我能去的地方就只有一處。”

源塵實話實說,在父親面前, 他並不打算說謊。

“源小駱,源塵,白帝塵,你怎麼這麼多名字,而且你的相貌也變得好快。”

藥神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那是興奮到激動所致。


如此罕見的研究素材,真的很值得研究。

“姐,你別這樣看着我,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源塵突然被藥神熾熱的眼神看的渾身發寒。

“乖弟弟,留下吧,我會保護你的。”藥神順口說出,但是她隨即醒悟過來,現在的源塵已經不是她能保護得了的。

白帝弓被偷,這已經嚴重觸動了守護者一方的勢力劃分,原本堅定不移支持戰神的勢力,在看到戰神三分兩次失利後,也不再堅定不移。

而那些本就左右搖擺的勢力更是毫不猶豫的擺向了其他勢力。

現在的源塵,無意間闖下的大禍,已經不是一個人就能擺平得了。


現在諸神雖然都褪去,但是他們的眼線都在這裏,只要戰神放源塵離開,那麼他們自然會推波助瀾,讓戰神徹底失去民心。

沒有了民心,信仰崩塌後的反噬,足夠戰神喝一壺的。

“對了,戰神我有禮物要送給你。”說着源塵拿出了一隻烤雞,直接扔給了戰神。

戰神呆呆的接住烤雞,他早就察覺到烤雞上根本沒有任何問題,不然他也不會有時間出神。

“趁熱吃吧,我等人接我,不勞煩你做出決定。”

烤雞實在是太香了,那種香讓原本就有些餓的戰神頓時食慾大開,他毫無形象的吃了起來。

藥神偷偷撕下一塊,塞到了自己的嘴中,然後一種從未有過的香氣在他口齒間流淌。

烤雞是源塵離開仙靈空間時烤的,一隻烤雞中蘊藏着仙靈空間中獨有的雲霧氣。

戰神啃完半隻雞後,頓時有種體內實力升了一級的錯覺,這不僅僅是錯覺,也是事實。

之所以他只吃了一半,那是因爲藥神搶走了另一半。

雷神站在一旁,他跟戰神關係終究還是有些疏遠。

源塵乾脆直接坐下了, 他本來就沒什麼事情,現在唯一的事情就是要前往入侵者一方完成與北靈學院院長的要求,這個使命,他可是拖了好久。

至於塔靈的任務,他纔不會再去做,這個可惡的塔靈,竟然剛剛恢復,就將他逐出仙靈空間,並且勒令他不要再讓肉身進入仙靈空間。

正在源塵坐着思索時,雷神突然衝了出去,無盡雷霆直接鎖定了源塵。

源塵大驚,他直接激活了大陣,但是還是晚了一步,雷霆將他籠罩,源塵渾身噼裏啪啦變成了黑炭。

他身形下一刻就消失了。

戰神瞬間便將雷神制住,此刻雷神雙眼中的紫氣消散,他一臉迷茫。 傳送大陣將源塵傳送走了,但是這並不是源塵刻畫的大陣。

先前的大陣源塵非常的熟悉,正是施展大陣的主人將他傳送到戰神殿,這樣纔有了以後的盜帝弓。

毒神杜輕靈!

望着眼前的這位醜女,源塵心中卻是升起了一絲感激,剛纔若不是對方救他,源塵很可能會被暗殺掉。

和父親在一起的時候,他的心非常的安定,沒有絲毫的危機感,可就在這樣的情況下,他纔會被人近身。

剛纔真的好險!

“不是剛纔,你已經昏迷了一天一夜了。”毒神杜輕靈似乎能夠讀懂源塵的心聲,她直接開口,打斷了源塵的思緒。

源塵有些詫異,通過杜輕靈的聲音,他竟然沒有再聽到一絲敵意。

似乎是又看出了源塵的心聲,她道:“你的傷應該是雷神所致,而且還傷得這麼重,應該是雷神已經下了殺手。”

“剛纔召喚回你的時候,我已經感應到白帝天痕的氣息。”

雖然不知道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是既然對方已經不懷疑自己了,那就再好不過了。

毒神杜輕靈,莫言生或死。

在毒神杜輕靈面前,沒有生死。

即便是你已經死了, 她也能讓你痛苦不堪。

與毒神爲敵,絕不是一件好事。

“你能拿回白帝弓真是讓我驚訝,更令我驚訝的是,白帝弓竟然還認主了。現在你應該好好說說你的身份了吧。”毒神杜輕靈一雙幽綠的眸子盯着源塵,讓源塵突然渾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源塵知道毒神杜輕靈有一個獨特的能力,那就是判斷對方是否說謊,先前源塵在談及白帝天痕時,想起了自己父親竟然都不知道自己的存在,就特別生氣,那種生氣簡直就像是火山噴發,無法抑制。

也因此,毒神杜輕靈纔沒有察覺。

“我的原名叫白帝塵,當然你也可以叫我源塵。”

源塵實話實說,毒神杜輕靈最討厭的便是有人騙她,所以騙她的人都死了,然後被她吃掉了。

“你是白帝天痕的兒子?”杜輕靈並不吃驚,她早已猜到了。

“是的。不過我恨他,他從始至終都不知道我的存在,我沒有這樣不負責任的父親。”

源塵面色漲紅,他一想起母親的所作所爲,心中便向怒吼:“父親,我被扔下懸崖的時候,你在哪裏!”

沒有無緣無故的恨,只有積壓已久的怒。

毒神杜輕靈點了點頭,然後突然湊到源塵面前,好奇問道:“你怎麼又變了一個樣子,先前的那個源小駱我也見過,加上現在你的這副樣子, 我已經看到了四個模樣了。”

源塵嘴角抽了抽,心想:“原來你早就注意到我了啊。”

“是的,我早就注意到你了,不然我怎會讓你活着見到我。”

源塵撇了撇嘴,心道:“你還救了一個凡人,也沒見你殺了他。”

突然源塵眼皮一跳,他竟然忘記了一個非常重要的事情,那就是那個凡人似乎因爲被毒得雙眼失明。

可是傳言中的卻是凡人不介意毒神的容顏。

現在源塵痛心疾首,傳言不可信,傷人害己。

“你是第二個看到我不死的男子。”毒神杜輕靈頓了頓,然後道:“所以你要幫我辦三件事。”

源塵自然不敢反駁,無論對方說什麼,他都得受着。

受着就受着唄,誰讓他現在弱呢。

“第一件事,我要讓你去聖靈門那邊幫我取一樣東西。”

“第二件事,我的容顏你不準別人說,甚至是你見過我的事情,都不要跟別人說,否則,我殺了你,然後吃掉。”

“第三件事,我想要讓你也把我變得漂亮,你辦不到也得辦到,辦得到更要辦到。”

源塵乍聽前兩件事,鬆了一口氣,也不算是什麼眼中的事情,但是聽到第三件事,源塵便瞪大了眼睛。

他那可愛的大眼睛瞪得溜圓,竟然有一些好看。

“怎麼,你不同意。”毒神杜輕靈說着就要對源塵下手,源塵見狀連忙擺手,道:“我能辦到,絕對可以辦到。”

源塵哪裏會這樣的法術,他儘管在黑匣子裏學習的知識很多,裏面關於美容的也很多,但是整容的也不多見。

因爲凡是修道之人,若非是功法所需,他們無論身形還是容顏都會變得完美。

所以關於整容,源塵真的不清楚。

“啊哈~困死老朽了,小子,你這幾天過得怎麼樣,我也不知道怎麼就昏睡過去了,真是奇怪。”楓老打了個哈欠,然後悠悠醒轉。

“楓老,你若是困,可是接着睡,畢竟你確實很累了。”源塵下意識將揹着的白帝弓緊了緊。

楓老可是白帝的鐵桿粉絲,雖然源塵都不知道楓老是怎樣認識白帝的,但是既然認識,那就一定有故事。

只是現在, 源塵不想聽故事。

“楓老,趕緊想個辦法,怎樣才能讓人由醜便漂亮。”

源塵迫不及待的問,看毒神的態度,如果自己今天不把她變得漂亮了, 她還不知道會做出什麼傻事。

“變漂亮啊,這個簡單。”楓老迷迷糊糊道,“只要你的一滴血就可以了,你長得這麼帥,只需要一滴血,就能讓醜女便俊女。”

“我需要放血!?”源塵頓時一驚,他吃驚的擡起頭,正好看到毒神笑呵呵的拿着一把刀向他走來。


“該死,忘記毒神能讀懂我的內心了。”對於讀心術,源塵也有了解,但是讀懂別人的內心,還遠遠達不到讀心術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