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當陳青變成邪神,這好色的魂仙瞪著大眼露出不敢相信之色,揉揉眼睛發現沒看錯之後,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臉皮抽動著強笑出口。

「真是大水沖了龍王廟,小友原來是故人之後,我跟弟妹開玩笑呢,千萬不要怪罪!一份薄力獻上,祝你們早生貴子,百年好合。咳咳,我就先告辭了!」

話音一落,這傢伙扔出件鳳冠就消失不見了,陳青拿著鳳冠露出個古怪表情,這鳳冠竟然是高品的魂寶,看起來流光溢彩,那隻口含寶珠的鳳凰更是栩栩如生,彷彿隨時都會飛出。心中也是暗驚,這魂仙絕對是看出自己隱藏的身份,若不然絕不會善罷甘休。一個邪家人的身份就能把魂仙嚇跑,那個邪字更像是禁忌,都不敢當眾出口,可見邪家在那些仙境強者中都是恐怖的存在。自己還大言不慚的對靈魂發誓滅掉邪家,這已經不是任重道遠,而是螳螂擋車自不量力!

意識到以後的路將會很艱難,陳青心情沉重,不過自己有的是時間,自己也算找到了畢生奮鬥的目標,想到這裡又充滿鬥志。

在觀眾席上,一個人也是渾身冒汗,這人正是見過陳青變身的王猛,如今再次見到,終於把萬草園的事聯繫到了陳青身上,這讓他又驚又恨,憑什麼他陳青就能凌駕在自己之上,還強搶了自己的未婚妻,這仇一定得報。

風波終於過去,領取小隊戰獎品的是個女子,這女人還故意將漂亮的臉蛋上留了兩道縱橫交錯的疤痕,讓陳青不由得想起了不知道在何方的斬忘情,那種女人何嘗不是故意留疤,一心只知道戰鬥。領完獎勵,疤痕女直接就走了,接下來就輪到陳青。

五百套頂級魂甲和裝備,身為主人的陳青額外獲得一身魂寶,對於陳青來說已經不算什麼,中央星上一座城市的管理和收稅權,這等於是將陳青綁到了同一戰車上。外加曹嬌獻上一吻,這對很多人來說可以算是大獎,可陳青卻是一撇嘴,為了這點東西,死了太多的人,一點都不值得。


「還有個額外獎勵就是我啦,舞會結束我洗白白等你哦。」

親完陳青臉頰,曹嬌誘惑出聲,可陳青知道太早要了曹嬌的身子,對兩人都沒太大好處,這鬼丫頭肯定是跟上次一樣,只睡不幹別的,還不如不去。

見到陳青沒有任何的興奮表情,曹嬌又努起了嘴。陳青掃視四周,見角斗終於完美結束,沒在出現意外,這才長出一口氣,用手指一刮曹嬌鼻子,拉著她的手離開,曹嬌這才露出笑容。

陳青眾人在王宮裡吃的午飯,曹嬌親自為人們慶功,可午飯期間仍是沒見曹純身影,加上已經有個不太友好的魂仙露面,這讓陳青的心頭籠罩上一層疑雲。

晚上的舞會,這些勝利者也破例允許參加,都是自己人,有這些高手參與,舞會能更加的安全。

晚宴十分,曹純終於現身,可卻一言不發的坐在寶座上,弄得整個晚宴都氣氛凝重,更讓人擔心的是,曹純有一百個子女,雖然已經死了十多個,在除去派往前線的,應該有數十人參加,更別提數量更多的子孫後代,可細心的人發現,前來參加晚宴的王室成員,連一半都不到,還都是些沒有實權的!

「你看什麼呢?快點吃吧,舞會就要開始了。」

戀愛的女人似乎變得都有點笨,現如今曹嬌眼中只有陳青,看他吃飯都不專心,忍不住問出聲。


陳青眨眨眼睛略帶苦笑,語氣中帶著點無奈,「你沒看你們家人少很多嗎?感覺出大事嘍!」

「沒啊,我父親的妻妾……」

話一出口,這才發覺確實少了很多人,那些姨娘們很多也是眼眶發腫面帶強笑,曹嬌心中一急,就要到父親身邊詢問,卻被陳青拉住了胳膊。

「別急,你父親自有決斷,我估計等一會兒他就要有話說。」

曹嬌現如今被陳青調教的還算聽話,值得耐下性子等待。果不其然,當晚宴結束,奴僕們將桌椅撤下開始清掃,好騰出場地舉辦舞會,廣場周邊剛剛擺上座椅和瓜果酒水和飲料,人們甚至來不及拿起來品嘗,曹純就站起了身。

很多人還以為曹純會先說開場賀詞,甚至都做好了要鼓掌的準備,可曹純話一出口滿場皆驚。


「趁大家都在,我在此宣布一個深思熟慮的消息,仙女星系從今天起正式獨立,改為仙女國。好了,你們歡慶吧,本……本皇累了,就不打擾你們的興緻了。」

「曹純,你竟敢背叛帝國,就不怕株連九族嗎?」

曹純剛轉身,有人就尖聲出口喝問,曹純猛的一轉身,眼中布滿殺機。

「梁丞相,你跟隨我多年,不但貪贓枉法,還橫徵暴斂枉殺人命,都是因為你是帝國派來的密探我才沒殺你。可這次不是我曹純要背叛帝國,是帝國判我。仙女星系千萬大軍淪為炮灰,全軍覆滅,我枉死三個兒子不算,新送去的百萬奴兵還沒到地方就被煉製成殭屍。這樣的帝國已經背離人心,我絕不會在跟隨,你既然多帝國忠心,那就殉葬吧。」 曹純的話句句誅心,現場很多人已經哭成一片,他們都有親屬被徵調前線。梁丞相更是亡魂皆冒,只感覺全身刺痛,接著周身冒出光芒,整個人矮成十分之一攤成一片,他眨眼間竟被曹純千刀萬剮了!

梁丞相的死也引來哭聲,那是他的家眷,可卻被人們帶著仇恨的目光圍住,接著就發出慘叫,那些失去親人的官員和貴族,用殘忍的方式將他們剁成了肉泥。

沒人在有心情跳舞,悲憤的人們沖向了丞相府,發誓要將那裡雞犬不留的血洗。有傷心的就有內心歡喜的,侯爵領雖可稱王,可很多職位和貴族銜不能分封,仙女星系獨立改為國,讓他們看到了更進一步的機會。一些重要大臣有的帶著悲痛有的帶著笑容向曹純追去,想要詢問下一步該作何打算。

在議事大殿門外他們被人攔了下來,這是他們才發現,議事大殿門前站崗的竟然不是仙女星系的人,而是身穿美崙帝國服飾的士兵。許久之後大殿的門被打開,很多人被驅趕了出來,這些人竟然都是曹純的子孫後代,他們被美崙帝國扣押在了大殿之中,等到曹純宣布獨立,這才放了出來。

等所有被扣押的人都被放出來,大臣和貴族們還是不允許進入,可陳青才不管那套,一腳就踹飛了守衛,拉著曹嬌的手就往裡走。美崙帝國的其他士兵抽出武器就要趕出陳青,裡面傳來話語這才放行,不過仍是把其他人堵在了外邊。

步入大殿,就看到曹純坐在寶座之上,正在仔細端詳面前一個盒子,身邊左右還坐著一男一女兩人,其中那個男的,竟然是角斗場見過的魂仙,想必另外一個女子也是這個境界,若不然沒資格坐在這裡,下方數十聖境可都是站著!

見到陳青進入,人們的眼神全都望了過來,那男性魂仙更是對陳青點頭微笑示好,陳青也點頭報以回禮,曹嬌頭上戴著鳳冠可是這傢伙送的,一件高品級魂寶,足以化解所有不愉快。

見到這些人,陳青心中明白,曹純宣布獨立,不光是千萬大軍戰死,更是因為受到了這些人的威脅。不過美崙帝國也夠膽大的,竟敢用家人威脅一位魂仙,也不怕曹純的報復。不過又一細想,他們知道曹純正在猶豫,只不過多給了曹純一個借口而已,雙方並沒有互相傷害太深,以後照樣是友好鄰居。

見到陳青走進,曹純也抬起了頭,並將桌案上的盒子調轉過來,盒子的一面已經被打開,裡面竟然是顆人頭,看到這顆人頭陳青笑了,倒霉的龍辯沒能逃脫厄運,被人割掉腦袋當成了禮物送了過來。美崙帝國在仙女星系殺掉龍辯,這也是為了絕了曹純的後路。

見到陳青發笑,那一直板著臉的女魂仙也露出了笑容,向著陳青一招手。

「這位小哥,來我身邊坐。」

說話間挪動了下身體,把自己寬大的座位騰出來一多半,意思是讓陳青緊挨著她。陳青也不客氣,走過去就坐了下來,不過把曹嬌放到了腿上,更是抱在懷裡。

成仙之後,雖然可以讓人恢復到最美貌的時刻,可這女魂仙的姿色仍是比曹嬌差了不止一籌,坐的如此之近,相比之下更是沒法看。可這女魂仙並不在意,自來熟的拉著陳青的手嘮起了家常。

「你的試煉什麼時候開始的?難不難,有什麼需要姐姐幫忙的儘管開口。等你回到家族,一定要轉達姐姐對貴家主的問候。」

「行了貂女,你的歲數比小兄弟大上百倍不止,就別丟人顯眼了。正事已經說完了,趕緊走吧,別讓小兄弟厭煩。」

男性魂仙表現的很善解人意,站起身就要拉走女魂仙,陳青確實不想再看到這倆人,有兩個隨時都能殺掉自己的魂仙在場,這話不可掌控的感覺並不美妙。

被稱作貂女的女魂仙訕訕的一笑,站起身狠狠踩了一腳男性魂仙,兩人消失不見,一幫美崙帝國的人也在門口眾人惡狠狠的眼神中離去。

「能否幫我個忙?」

外人都消失后,曹純聽不出喜怒的開了口,陳青鬆開曹嬌,示意她坐到另外一邊后,一臉鄭重的看向曹純。

「你說。」

聽語氣就知道陳青能辦到絕對會答應,曹純一笑。

「那女的綽號貂女,成名魂技是一隻**貂。男的本名白朗,綽號桃花仙,善用毒。等你實力足夠時,幫我殺了兩人如何?」

「沒問題。」

陳青簡明扼要的話語,讓一直鬱悶的曹純終於笑出聲,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一個小箱子就推到陳青面前。

「我信你,這是酬金,我就先預付了。」

陳青也笑了,把箱子往回一推,又是幾個字從嘴裡蹦出,「我不是殺手。」

「不是殺手那你是什麼?拿著吧,裡面的東西對你有用,用錢是買不到的。」

曹純開了個無傷大雅的冷笑話,陳青也不在意,仍是把箱子往回推,「我不是殺手是屠夫,看不順眼就幹掉,殺人不需要酬勞。而且你已經把最珍貴的給了我。」

說著陳青還看向曹嬌,弄得天不怕地不怕的曹嬌也知道了低頭害羞,曹純更是一笑,把箱子直接扔給了曹嬌。

「那就當我女兒的嫁妝吧。」

「不行,父王,哦不對,是父皇你不能就用個破箱子把我打發了,怎麼也得拿出國庫的一半儲備當嫁妝!」

曹嬌直接獅子大開口,把女生外向的樣子表現的淋漓盡致,惹得曹純更是鬱悶之氣散盡,心情舒暢的大笑出聲。

「那好吧,你把箱子還我,我拿一半國庫折換成晶卡給你換。放心吧,美崙帝國已經答應支持財力,讓本國居民改換晶卡了,絕對不會是天龍帝國的垃圾貨。」

曹嬌的眼睛立刻都亮成了小星星,她可是知道國庫里大概有多少錢,陳青心中一驚,那一口銹跡斑斑的小箱子,曹純竟然敢拿一半國庫換回,裡面絕對不是凡物。曹嬌當然不傻,反而很精明,換之前當然要看看哪個更值錢,立刻打開了箱子。

箱子一打開,刺目的五彩花光就露了出來,當陳青眯著眼睛看清楚裡面的東西,騰地的一下就站了起來,雙手拿起箱子就流出了口水,那樣子絕對是誰搶就跟誰拚命。

「聽嬌兒說你修鍊的是奇功滅魂決,我猜肯定與靈魂有關,這十枚魂仙隕落後靈魂形成的仙精是祖上傳下來的,塵封寶庫上萬年之久,這次也算物盡其用。你若是喜歡,叫我一聲岳父足以。」

「感謝岳父賞賜,這正是我急需之物。」

陳青簡直太激動了,想都不想的就將岳父喊出口,反正他早有打算收了曹嬌。吸收了仙精不但可以急速壯大識海凝固靈魂,另一個作用就是提升邪神的檔次,吸收的越多威力越強,這十顆仙精吸收掉,足以滅殺魂聖巔峰,甚至對抗偽仙,就算是仙境強者,也別想一招就幹掉自己,多了份逃命的機會。曹純的這份恩情很難償還。

見到陳青興奮的樣子,曹嬌也為他高興,可接著眼神中又露出深深的擔憂,眼神又看向了曹純。

「父皇,仙女星系獨立,肯定會遭到天龍帝國的攻擊,咱們那什麼去對抗。」

看到小女兒關心國事,曹春很是欣慰,微笑著解說起來。

「這次不光我們獨立,天龍國八十八個星系,除了丟失的兩個半,還有三十二個星系在同一時間已經獨立,其餘的也不見得那麼忠心,美崙和利昂帝國會盡其可能的將天龍帝國肢解,好讓這片星域徹底的亂起來,他們好坐收漁人之利。天龍帝國已經分崩離析,他們無暇管我們,倒是要擔心美崙帝國,他們讓我歸順被我拒絕了。利昂帝國派來的人全部被人幹掉,估計是美崙帝國栽贓,也要防止他們穿過混亂星系前來報復,不過就算報復,規模也不會大,美崙帝國不會允許他們佔領這裡,那樣兩國如爆發戰爭,他們就會遭到利昂帝國的兩面夾擊。」

曹純分析的很透徹,曹嬌點點頭表示明白了,臉上再次露出笑容,可陳青的額頭倒有點冒汗,利昂帝國的人可不是被其他人幹掉,而是命令地魔和哀鬼加上奴一,兩人一鬼動手幹了一票,當時根本就沒考慮會給曹純帶來點麻煩。

反正人情欠大發了,大不了一起補償。

陳青只能這樣安慰自己,剛要說實話時,曹純卻又拉著他和曹嬌的手放到一起,認真的看向陳青。

「我知道你是干大事的人,絕對不會偏安一偶,我只有一個要求,照顧好我女兒,不要參與到三國爭霸中的事事非非,儘快完成你的試煉離開這裡。」

剛要出口的話陳青又咽了回去,用手一摸後腦勺露出個傻笑。

「你就放心吧,我有座星空堡壘,過些日子我就把嬌嬌送到裡面,在裡面絕對安全,就算魂仙也進不去。」

「你沒完成試煉就獲得星空堡壘了?看來你這次的試煉非同一般啊,不過也好,試煉越難,完成後在族中的地位也就越高。」

曹純似乎知道的不少,可陳青也不能細問,免得露出馬腳自己根本就不是邪家人。不過話語中提到每個邪家子弟完成試煉后都有座星空堡壘讓他有點糾結,更是讓他感覺自己給自己的試煉目標難度太大了點。 話都說到這份上,陳青只能繼續裝傻,借坡下驢的稍微透露一點。

「我這次試煉確實很難,要滅絕一個星海中的大家族之後才能回歸,短時間內我是回不去了,不過在外面也更自由些,想幹什麼就幹什麼。」

「呵呵,你看開了就好,你家的事我不好評論。不過你給我的感覺跟接觸過的不一樣,我還是喜歡你這樣的女婿。」

這也算是個誇獎,看門外的人已經等得不耐煩了,玲兒和嫣紅艷都在翹首以往,曹純和屬下們還有事要談,陳青拉著曹嬌告辭離開。

「青哥,咱們去哪?」

一幫人浩浩蕩蕩的往住處前進,玲兒突然問出口,陳青知道她問的不是指中央星某個地方,而是指這裡的事情已經告一段落,是該找個其他事情做的時候了,不能光耗在這裡。

是啊,去哪啊?這還真是個問題!

倒不是無處可去,而是該去的地方還真不少。一路上陳青都皺著眉頭,躺倒床上眉頭都沒鬆開,思來想去還是先去趟曹碩的新領地看看眾人,再踏上尋找凌動的道路,最後再找雄鷹商會報仇雪恨。

想清楚路程,陳青的眉頭鬆開了一些,燈被熄滅,一個光溜溜頭髮還有點潮濕的身軀鑽進被窩,摸著柔嫩的肌膚,還以為是玲兒鑽了進來,陳青一翻身就趴了上去。

「輕點,疼!趕緊運轉魂力。」

那是一個乾澀小路,陳青立刻知道不是玲兒,身下人在一開口,就確定是曹嬌,原本還想著曹嬌修為高些再吃,可這丫頭實在心急,說完之後就把自身的奪魄之力湧入陳青體內。當快感如潮水般在體內衝擊,陳青再也忍不住,如同跟曹嬌師祖那兩次一樣,魂力糾纏融合又互相流轉,一張大床轉眼就成了兩人的戰場。

陳青只差臨門一腳就進入魂聖四層,和曹嬌滾了一天床單之後,已經升了上去,看著懷中熟睡的小妖精,他露出無奈的笑容,這丫頭的到的好處更大,只可惜光圖一時痛快,以後全要靠自己慢慢修鍊了。

躺在床上沒什麼睡意,掰著手指頭開始數自己的女人,這才發現這段時間對自己有點放鬆,已經弄上床和即將上床的加起來有好幾個,趕緊提醒自己,不能再胡亂的沾花惹草了,若真是找一百個邪妃,每天應付她們都得頭疼死。

一覺睡到大天亮,當拉著一臉幸福的曹嬌走出門,大家早就收拾妥當。大家分批登上十艘星艦,除了本來就擁有的,這是又購買了一些,邪神宮對星艦的需求很大,以後還得大批購買,可惜中央星甚至天龍帝國都不產這東西,尤其是戰艦,想要弄更多,除了購買二手的和繳獲,還得想其他辦法。

只有白潔和幾個需要配合她的邪奴留了下來,他們將潛伏在中央星管理陳青的資產和打探消息,日後自然會有人跟他們聯繫。

幽藍色的星艦之上,即將離開的曹嬌已經淚流滿面,離開這裡后,她也不知道以後還能不能夠回來。

「別哭了,你現在後悔還來得急。」

陳青將她摟在懷中,說的話卻惹來曹嬌狠狠捶了他一拳,「這輩子你都休想將我甩掉,下輩子也別想。哼哼,你要是對我不好,我就讓我的護衛軍打下曹碩的星球,看你怎麼辦。」

「吆喝,你還學會威脅了,護衛軍是怎麼回事?」

這是陳青才發現,自己對曹嬌了解的還是太少了,曹嬌傲嬌的仰起頭得意的開始訴說。

「我故意把曹碩的領地安排到了我直屬領地緋紅星的邊上,這樣子兩顆星球可以互相照顧,而且我擁有一百萬人的直屬部隊和千艘戰艦管理星球,還有三顆不能住人的礦物星。曹碩的星球跟我的緋紅星根本沒法比。」

「沒想到你還是個小富婆,看來我真是賺到了。」

陳青的調笑讓曹嬌很舒服,傲嬌的神色消失不見,變得柔情蜜意,「我的不就是你的,那星球我懶得管,幾乎很少去,到時候你找人接收吧。」

沒有拒絕曹嬌的提議,邪神宮確實需要更多的資源,好讓人們快速的提升實力。陳青將她抱起,狠狠的在臉蛋上親了一口,惹得曹嬌咯咯直笑。

星艦不惜消耗元氣石的全速飛行,也讓陳青得知了普通星艦和戰艦的區別,戰艦上有個特殊裝置,耗費巨大能量后可以進行星空跳躍,大大縮短了星際航行的時間。普通星艦就沒這功能了,光建造材料都不能承受星空跳躍時的擠壓力,一跳躍就會變成被壓癟的罐頭,只能是星空中航行。

外界的一切都是新奇的。陳青和一眾屬下也在一直學習,曹嬌的貼身侍女們就成了眾人的老師,弄得曹嬌有點疑惑,這陳青根本不像是絕強家族出來的少爺,倒像是一個從未離開過鄉村的土豹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