邁步踏入大門,行在寬敞的街道上,陳風很快便是被帝都的繁華景象給吸引住了。

以前他在十大城池所見到的,這裡應有盡有,一個個大酒樓里飄散出來的香味,都不亞於聖水閣魏天碩所做的飯菜。

陳風抬頭看了看天,已經時至中午了,他的肚子也有些餓了。早上他就沒吃,因為玄陽商會忽然對他改變的態度,陳風倒是理解,偌大個商會,百年基業,不想因為他而得罪一名天地鏡強者。

「這下兜里空空了,看來只能聞聞味道,還是先去四職業公會吧。」

陳風僅剩的五百枚二級元丹也都給納蘭舞了,他現在身無分文,在這無親無故的帝都,他此時的指望就是四職業公會了。

陳風曾在四職業公會的分會報過到,他也曾加入了會員,有會員憑證,當時測試的時候,是一轉靈丸師。當然,那時他剛剛學會靈丸術,所以就沒仔細測試。但身為一轉靈丸師,也是可以在任何四職業公會入駐的,就算沒有供奉,但吃喝住宿還是不用愁。

一路打聽,陳風終於找到了四職業公會。

四職業公會在帝都的一個角落,當然,這所謂的角落,佔地面積也是非常的大。而且這裡清凈,符合一貫四職業公會的風格。

校草大人萬萬歲 ,竹林,低矮的小院落,就連那突出牆外的樓閣,之頂多只有三層高。和帝都裡面其他的高大建築,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踏入大門,陳風發現這四職業公會的總部,熱鬧得很。前門大廳有諸多人穿行,進進出出,登記報名,好不熱鬧。

「喂,兄弟,這裡是四職業公會總部,你若不是會員,請到外面。」一名看門的守衛,正色說道。

「我是會員,來自東域四職業分會。」陳風將手中的會員憑證晃了晃。


那人見到憑證,面色緩和了許多,朝身邊的一名男子道:「小宋,去帶他登下記,發給他一個手令。」

「跟我來吧。」名叫小宋的,是一個二十**歲的男子,聞言很職業化的帶陳風去往了旁邊的一個辦公桌。

「你叫陳風,聖炎城人,出身五大院,后加入四職業公會東域分會,是一名……一轉靈丸師。」小宋確認了一下陳風的會員憑證,然後略顯輕蔑的笑了笑,倒不是因為陳風是很雞肋的靈丸師,而是因為陳風等級,才一轉而已,太低級了。

「給,這是你的出入令,有了它守衛就不會盤問你了。另外告訴你一聲,四職業公會,雖然都是一家,但你等級太低,不能為總部做任何貢獻,總部只能給你提供一些免費的飯菜。」

「只能吃飯?」陳風一愣,道:「連住的地方都沒有嗎?」

那小宋聞言,噗嗤一笑,道:「你當這是客棧嗎。你看看這裡的人,每天都有不下千人來這裡辦事,他們要是都住在這裡,那豈不都亂了套。我們總部雖然不小,但裡面有很多老前輩在靜修,是不容打擾的。除非你等級達到了三品或是三轉,方才能安置一個前面的閣樓房間,至於後面的獨修大院,你還是別想了。」

似是不願意接待那些繁雜的人,小宋反而話多了起來。

陳風聞言一笑,大千世界,還真是實力為尊,到什麼時候,都是有實力的人能夠享受待遇,而沒實力的人,只能夠被人施捨般的吃點免費的飯菜。

「咱們四職業總部,誰說了算?」

「會長諸葛松,副會長敖興,在他們之下,還有七位長老。」小宋說完此話,突然想起了什麼,忍不住問道:「你來這裡幹什麼的?拜師,解惑,修鍊,打雜,還是……蹭飯。」

雖然最後的那兩個字很不好聽,但小宋在這裡負責登記的工作多年,遇到來總部的會員也不少,真的有很多人是來蹭飯的。一品和一轉,基本上沒什麼大用。

陳風面色變了變,他倒真的是來蹭飯的,不過,這裡不能住,這可讓他很頭疼。他身無分文,急需一個清凈的地方修鍊無意劍法和青雲動。帝都之外的小樹林,雖然風景不錯,但由於這邊地勢都是平原,所以很容易被人發現,不安全。況且陳風還得罪了葉嵐宗的宗主,達到了天地鏡的李無雙,身處外面著實危險。

「那個,能幫我找一下會長嗎,我找他有事。」陳風想了想,自己不能再隱瞞下去了,徐德財交給他的令牌,如果拿出來表明一下身份,想必應該能有個住所。

要是四職業總部連參賽的選手趕出門外的話,徐德財也只能自認倒霉了,陳風本就對這種爭鬥毫無興趣。他來西域的唯一目的,就是前往紫家。

啪啦~

小宋手中把玩的一桿玉筆掉在了桌子上,他面色變得不好看起來,冷聲說道:「你這小子,跟你閑聊兩句,還不知好歹了。你以為你是什麼人?開口就要見會長,連我都半年時間沒有見到會長了,更別說你個一轉靈丸師了。」

小宋話音很大,瞬間便是吸引了在場的許多人側目,那些人看向陳風的目光,都變得極其的輕蔑,一道道竊笑聲,也不知的從四方傳來。

大門口的守衛也搖頭苦笑,就在他一個分神的時候,一道高大的身形從外面走了進來。

「喂,你……」守衛下意識的開口阻攔,但當他看清來人麽樣以後,正個人立刻站的筆挺了起來。

「恭迎副會長大人!」

一句話,好似炸彈一般,直接引爆了全場。這些人瞬間將陳風遺忘,所有人都畢恭畢敬的站好,面含期待的望著那個高大的身影。

副會長,敖興,五品煉器師,凡是他出手的兵器,皆為帶魂神器。若是能得到他的指點,將來的造詣,不可限量。

在紫晶王朝,一個能達到五品實力的精神力者,那各大宗門包括皇室都會強著要,所享受的待遇將超於一切宗師境客卿。

敖興邁步進門,友善的沖四下人群點了點頭,然後徑直邁步要踏裡面。

「副會長等一下。」

在眾多道目光驚疑的注視下,陳風徑直朝敖興走了過去,小宋在後面阻攔沒攔住,氣的直拍大腿,心中憤憤然叫道:「真是無理的傢伙。」

敖興被人突然喊了一下,也是眉頭微皺,時常經過這大門廳的時候,都會有不自量力的人想要拜他為師。但那些人天賦太差,他又怎麼會收,作為四職業公會副會長,他還不能太過動怒,但這般糾纏,也著實煩人。


「何事?」敖興緩緩回頭,語氣略微有些不耐煩。

全場一片寂靜,所有人都有些幸災樂禍的看著陳風。他們以為陳風和他們一樣,都想要拜師才會這般。而已他的天賦,自然會被拒絕,弄不好,還會惹怒副會長,到時候,四職業公會他都呆不下去了。

敖興回過頭,看到一個身穿藍色長衫的年輕男子,只是一眼,他的瞳孔內就綻放出了光芒。

敖興看出了陳風精神力的渾厚程度。

「小兄弟,你似乎不是總部的人,不知來此做什麼啊?想要拜師嗎,我給你引薦。」敖興面龐帶笑,剛剛的那一抹不耐,瞬間煙消雲散。

包括小宋在內的所有人都傻了,心臟的跳動都在加快,他們甚至都想替陳風馬上跪在這裡,大聲的叫道:「拜拜拜……」

而反觀陳風,卻面色平淡,那俊朗且飽經磨練的面龐,微微的搖了搖。

旋即,他從吞納戒中取出徐德財交給他的那個銀色令牌,象徵著之前四職業大會最後一名的令牌。

「我是代表東域分會,來參加四職業大會的。」

眾人聞言,這才豁然驚醒,看不出陳風竟然是代表東域分會而來,還是即將開始的四職業大會的參賽選手。

要知道,四職業大會,每次舉辦,參賽選手都只有八名,分別來自東南西北四個會,每個會出兩名選手,實際年齡在二十五歲以下。這八個人,基本代表了當今精神力者的最有天賦少年。不過,眼前這個只有一轉的傢伙,怎麼看也不是很強嗎。

「原來如此,跟我來吧,南域和北域的選手早就到了,他們都住在青松區域。」敖興微笑示意了一下,帶著陳風走進了四職業公會總部。

… 遇過前廳,幾幢之前在外面就能看到的閣樓顯露眼前。

最前面是兩個大食堂,陳風看到很多人在那裡吃飯,這些人武元力精神力都很弱,看樣子只是一二品,或者是一二轉的精神力者。

再往後,是一片住宿區,環境還算不錯,但也都是擁擠的閣樓。一個閣樓內,能住好些個人,大家雖然和和睦睦,但對於精神力者的修鍊來說,還是顯得非常的怪異。

順著玉石小路,越過閣樓區域,前方便是翠木青松,竹林雅閣,就連空氣中的味道,都瀰漫著令人心醉的芳香。這差別,簡直一天一地。

「還有一個月就是四職業大會了,這一個月,你可以在這裡好好修鍊,有什麼不懂的,也可以向我或是七長老詢問。你們都是有天賦的人,我們不會藏拙。另外你需要注意兩點,一,不能踏入內部,不要胡亂穿行打攪別人靜修。二,不能爭鬥。當然,彼此同意,切磋還是可以的,但切不可傷及樹木。這裡的樹都是花大價錢弄來的,它們散發的清香對穩固心神有好處。若是把樹弄死了,就要加倍賠償。」一邊走,敖興一邊給陳風將這裡的一些規矩。

「請問副會長大人,我們東域的另一個選手,還沒來嗎?」陳風好奇問道。

「恩,還沒來,本以為你們會一起來的。」敖興反而疑惑的看了看陳風,苦笑道:「不過還有一個月時間,來得急。不過他若是不來,便算棄權。」

兩人一邊走,一邊聊,很快便是踏進了一個滿是青松的區域。

這青松很矮,只有正常人肩膀那麼高,人穿行在其中,會顯得很怪異,好像自己變成了巨人一樣。

不過當真如敖興所言,這裡的樹木能夠散發出一股特有的香味,吸進肺中,神清氣爽。


「這青松區域,有三個院落,呈三角形分部,彼此不會幹擾。前面的兩個分別被南域和北域的選手佔了,你就去最裡面的那個吧。等你們東域的另一名選手到了,也分在那裡。」敖興伸手遙指道。

陳風視線一聚,立刻發現了遠處依稀的有一個小院的輪廓,安寧寂靜,而且還有這麼多散發香氣的樹,著實非常的符合他的要求。

「吃飯別去前面,前面太亂,你憑參賽令牌,可以到中間的食堂吃飯,順著小路的路牌走,很容易找尋到。我還有事,就不送你過去了。」敖興駐步轉身。

「多謝副會長。」陳風抱拳拱手,然後背著他的大蛋,朝青松區域的裡面走去。

敖興邁步往回走,一邊走一邊暗自嘀咕道:「這小子有點意思,那南域北域也不是善類,本以為此番谷丹能夠穩贏,但現在看來,結果卻猶未可知啊。有趣,有趣,這一次四職業大會,怕是要出幾個能人了。西域的諸多勢力,到時定然按耐不住。」

……

來到自己的小院,陳風推開門,卻是看到裡面有一位身穿四職業公會服飾的女子,正在打點被褥,收拾應用之物。

「你是?」陳風愕然,還以為自己走錯屋了。


「你叫我小珂就行,我是公會裡的一品煉丹師,平常都要做一些雜務。剛剛是敖興副會長通過精神力告訴我要我來收拾房間的。」

那名叫小珂的女子,長相一般,但笑起來卻很和善,一雙大眼睛水汪汪的,很是靈動。

陳風豁然明白,點頭笑道:「既然同為精神力者,就不要忙活了,雖然你修為低,但也不至於要伺候別人啊。」陳風說著,便主動接下了小珂手裡的活。

小珂聞言,心中一暖,她能以一品煉丹師的身份居在總部內,還都是靠了他爺爺。他爺爺曾是這裡的三品煉丹師,在外部有個住所,後來為總部採藥被妖獸咬死,總部方才讓她住在這裡。日常的一些繁瑣碎事,都由小珂來伺候,因為別人都要靜修,她實力低,也只能默默地當個傭人。

在四職業公會總部五年了,從來沒有人像陳風這般尊敬小珂,會接過她手中的活。

「哥哥你叫什麼名字啊?」小珂膽子放大了一些,微笑問道。

「陳風,來自東域。」陳風微笑回應。

小珂一臉憧憬的說道:「陳風哥哥一定很厲害吧,聽說住在青松區域的,都是要參加四職業大會的選手。」

「你只要努力修行,將來也會變的很厲害的。」

「……」

一句話,直接刺進了小珂的內心。是啊,這句話她曾不斷的對自己說過,但她天賦低,進步的速度非常慢。和其他人想必,有時候她真的覺得,住在這裡太過丟人了一些。

「我先走了,陳風哥哥再見。」小珂神色黯然的離開的房間。

「哦,再見。」陳風沒有察覺到什麼,待小珂離開,便拿出了他的宗師境絕世武學。

有了炎師的翻譯,這般怪異的天書變得十分清晰。不過,孰是如此,絕世武學的修鍊難度,也要比陳風想想的要困難許多。

小院中,陳風手舞一根木條,按照書中所說,炎師的指點,一步步的開始練習。他沒敢使用青虹琉璃斬,因為後者威力太強,萬一在修鍊的時候不小心迸射出鋒芒,毀了這片青松區域,他可是賠償不起。

無意劍法,無法無意,劍起,雲落,身魂融天地……一劍出,破萬物,一劍落,滅蒼穹……身隨動,意如形,百斬過,天地合……無法者無意,無懼者無敵,無心者無束,無愛者無途……

劍法意境,陳風此時還領悟不出,但其中的招式,以他的天資修鍊起來還是非常快的。以他自己的預期,他要在二十天之內小有所稱。另外十天,他還要學一下青雲動的殘式,瞬閃。

遠遠的,另外兩個小院,各有二人端坐品茶。

「那小院傳來了練武聲,看來東域的分會選手也到了。」

南域小院,一男一女。兩人一襲白衣,長相極為相似。他們有個奇怪之處,就是男子的左眼,和女子的右眼都被白布條包裹著,好像受了傷。

「哈哈,有機會先會一會。」北域小院,一個身高兩米的大漢,大聲說道。

「龍二,這裡可不準打鬥,你給我老實一點。」在他旁邊,一個身材又矮又瘦,穿著一身黑色長袍,看不見臉頰的男子冷聲喝道。

… 傍晚時分,四職業公會寂靜了下來。

內部中心的食堂內,很多四職業公會總部的精神力者開始陸續吃飯。

這食堂並不大,只有一層,裡面的廚師是特聘的,他做的飯菜也比較特別。

中午一直忙著修鍊,陳風一天沒吃東西,肚子餓的咕咕叫,一進門,便是看到不下五六十人在吃飯。

用精神力悄悄感應,陳風愕然發現,這裡的修鍊者等級都不下三級。正如之前敖興所說,只有達到三品或三轉,方才能在這裡擁有一個住所。

打了份飯菜,陳風尋了個僻靜的角落,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

「咦……這是……」


吃了兩口,陳風忽然感覺腹中一暖,一股溫和的氣流流動周身,使他瞬間精力充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