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愛賭,以前在紅星廠,經常跟陽頂天借錢,雖然每次都不多。 謝謝七哥大手筆打賞。



因爲陽頂天工資也不高,而且他媽厲害,發了工資,先就拿走多半,撐死給他留個兩三百零花,但猴子借的次數真的太多了,而且從來沒說還過。


“愛傻了唄。”彪子在邊上插嘴:“猴子成豬了。”

“你妹。”猴子豎一箇中指,站起來,六子道:“我也去吧,我跟那邊的廚師熟,看能打點折扣不。”

陽頂天現在錢多,不在乎這些,不過他不能這麼說,六子要跟着,那就跟着唄,結果彪子也跟來了。

到外面打個車,一起到扣車的酒樓,六子中途打了那邊廚師電話,結果那廚師吞吞吐吐,說是說不上話。

“靠。”六子罵了一句:“平時喝酒倒是義氣得不得了,碰到事就縮頭了。”

彪子冷笑:“那是你掏錢吧,當然義氣了。”

六子又罵了一聲。

到酒樓,結了帳,貴的就是那瓶酒,一萬五,飯菜只有三百多,那經理倒也會做,只收了酒錢,三百多飯菜錢全給免了。

陽頂天直接刷了卡,猴子有些不好意思:“頂哥,我儘快還你啊。”

“你跟我借錢,不說一百,五十次以上至少有了吧,以前怎麼從來沒說過這話啊?”陽頂天忍不住又看他一眼,道:“看來戀愛果然有魔力,居然能讓人臉皮變薄。”

六子哈哈笑,猴子也有些不好意思起來,這時他手機短信響了一下,他打開一看,猛地跳起來:“我就說吧,我就說吧。”

說着把手機遞到陽頂天面前:“頂哥你看,小麗給我打錢過來了,三千塊,她還留言了,說她不知道,對不起,會盡量幫着我湊錢。”


陽頂天看了一眼,猴子帳戶裏,確實打進了三千塊。

六子訝道:“好象真的是愛上你了啊。”

將軍影后的圈粉日常 我就說是真愛嘛。”

猴子本來垂頭喪氣的,這下又滿面紅光了,興奮得直跳,隨後一想,卻又搖頭:“不好,小麗也是打工的,她姐又厲害,她存點私房錢不容易,我不能要她的錢。”

當即又把錢打了回去,然後又發短信。

彪子看他真把錢打了回去,可就冷笑了:“這可真是戀愛了。”

猴子斜他一眼:“你知道個屁啊。”

彪子哼哼:“我反正不會給人坑。”

猴子一臉不屑:“所以不會有人愛你。”

“好了好了。”六子勸,把彪子推開:“少說一句吧,又不關你事。”

“先上車吧。”陽頂天把車子檢查了一下,沒什麼事,招呼猴子幾個上車,車到中途,趙小麗居然又把錢打回來了,猴子又拿給陽頂天看:“頂哥你看,她一定要幫我湊錢,還說我再打回去,她就再也不理我了。”

他興奮得滿臉通紅,陽頂天也覺得好奇,道:“她是真的喜歡你。”

“絕對的。”猴子用力點頭:“就是她姐攔着,小麗也說了,她姐是故意點的酒,就是要我知難而退。”

“難怪了。”六子點頭,又嘆了口氣:“唉,也是啊,一個月就這幾個錢,養活自己都難了,還說討老婆?就算小麗真心跟着你,又怎麼辦?房子也買不起,未必帶着她回紅星廠那鬼地方?”

猴子本來興奮得兩眼發光,他這話,卻如一瓢冷水,一下就把猴子眼中的光芒澆熄了。

他呆了半天,搖頭:“我確實沒資格愛小麗,還是讓她另找一個吧。”

他說着,又發起了短信,小麗也回了短信,一路上,短信來去,陽頂天在邊上暗暗嘆氣。

到王紅軍家,陽頂天買了一件啤酒,滷菜店買了幾樣菜,幾個喝了一頓酒,猴子紅着眼晴問陽頂天:“頂哥,你說我們還能有點出息不?”

彪子道:“老頂是出息了,你嘛,嘿嘿。”

“幹你妹。”

猴子怒了,提着啤酒瓶子就站起來。

彪子一動不動,斜眼看着他:“我恭喜你發財,不過我看死你發不了,沒文憑,沒技術,沒後臺,你憑什麼發財啊,中國這麼多人呢,個個想發財就發財?真的以爲是中國夢啊?”

“好了好了。”六子忙勸:“彪子你那嘴,少說兩句吧。”

“我沒說他,其實我說自己。”

彪子拿起一瓶酒,一口氣灌了下去,猛地大叫一聲:“我娘當年打着我讀書我都不讀,唉,現在後悔遲了。”

他這話說得猴子也不吱聲了。

陽頂天也一樣,他當年打架封王,就是不讀書,如果不是莫名其妙得了個桃花眼,他就是另外一個猴子,他還沒有猴子個高,長相也不如猴子,嘴巴也不如猴子,甚至說到臉皮厚會哄,都要差一截。

嘆了口氣,他也灌了一瓶酒,沒說話。

他現在袋裏幾十個億,真要說起來,給猴子百八十萬,眉頭都不皺一下,但人情不是這麼做的。

喝到十點多,也就散了,都是打工仔,明天都要上班呢。

陽頂天開車回來,雖然喝了酒,但沒關係,這會兒沒人查,就有人查,他也可以瞬間把酒排掉。

也沒叫燕喃她們來接,心情不太好,不想玩。

到家,燕喃兩個還在等他,在客廳裏看電視,他進屋,盧燕道:“你那朋友怎麼回事?”

“還能怎麼回事。”陽頂天嘆了口氣:“妹妹看臉喜歡,姐姐看錢包討厭,然後小小的挖個坑,想讓我那朋友知難而退。”

把猴子的事說了,盧燕道:“那姐姐倒是好手段。”

陽頂天搖了搖頭。

盧燕有個習慣,他一回家,盧燕就喜歡坐他腿上,陽頂天摟着她,道:“哎,我要是我朋友那個樣子,你們會喜歡我不?”

他這話逗得燕喃兩個都咯咯笑起來。

“你想呢?”盧燕搖着身子,擡着下巴看着他。

是啊,她們都是這個城市裏一流的美女,雖然身份不高,眼界可高得很,如果他跟猴子一樣,一月兩千塊,她們怎麼可能看得上他?

“好現實的人生啊。”

陽頂天一頭栽在盧燕高聳的峯谷裏,深深的吸氣,真香啊,但如果沒錢,是聞不到的。

盧燕兩個更是笑得咯咯的。 盧燕把他臉捧起來,仔細看了一會兒,搖頭:“你若是你朋友,我們不會喜歡,但現在的你,如果窮了,我們會養你。”

她這話,陽頂天信,因爲相處這段時間,他早摸清了盧燕的性子,心直口快,胸大無腦,而且,骨子裏是個很善良的姑娘。

“我好養活的,每天吃點奶就行。”陽頂天歡叫。

又摟過燕喃:“哇,這邊還有,都吃不完。”

笑鬧一氣,洗澡,上牀,雙燕嬌啼,一夜春光。

第二天中午,陽頂天在馬晶晶這裏,剛吃完飯,馬晶晶洗了葡萄來,兩人閒聊着,六子打他電話:“天哥,猴子給氣死了。”

“怎麼了?”陽頂天奇怪。

“就他女朋友,那個趙小麗的姐姐,帶了一個開寶馬的一起來我們酒樓吃飯,還當着面說,那個寶馬男在跟趙小麗相親,說至少要開寶馬的,才配得上她妹妹什麼的,把猴子氣死了。”

六子說了原委,陽頂天明白了,那個趙小麗跟猴子餘情不斷,所以她姐姐乾脆另帶了人來猴子打工的酒樓吃飯,讓寶馬男來打擊猴子,這跟昨天點酒坑猴子差不多一樣的手段,總之就是打擊他,讓他自形慚穢,自己放棄對趙小麗的感情。

“她姐姐做得有些過份啊。”陽頂天有些惱火:“猴子沒事吧。”

“猴子想打那男的,不過給人扯住了。”六子叫:“那男的還囂張,說猴子只要敢動一根指頭,他就要搞死猴子。”

“牛逼啊。”陽頂天氣笑了:“他們現在還在酒樓裏嗎?”


“走了,我先前忙,也是才聽到黃毛丫頭說的。”

走了,那就沒辦法了,陽頂天只好掛了電話,又給猴子打過去,道:“她姐姐什麼意思?”

“就是寒磣我唄。”猴子有些怒,又有些頹喪:“主要小麗喜歡我,她姐就惱火,所以就要故意寒磣我。”

這下陽頂天明白了,想了一下,道:“看明天他們還來不,要是來,你立刻打我電話。”

“那沒必要。”猴子道:“我不過看小麗面子,否則我就抽那男的了。”

“不是這麼弄的。”陽頂天道:“你別管,總之明天不來就算了,要是再來,你立刻打我電話。”

猴子答應下來,這才掛了電話。

“什麼事啊?”馬晶晶問。

陽頂天就把猴子的事說了。

三寸天堂 :“那姐姐太現實了。”

“主要是有些氣人。”陽頂天惱火:“不同意就不同意唄,又是點酒,又是叫寶馬男,等於是照着臉踹啊,簡直豈有此理了。”

“好了,彆氣了。”馬晶晶安撫他:“有些人是比較現實,氣不過來的。”

“你就不是這樣的。”陽頂天摟着她。

馬晶晶輕笑:“因爲我要的不多。”

“不是。”陽頂天想了想,搖頭:“晶晶,你前世應該是天上的仙子,這凡間的東西,你本來就看不上眼。”

他這是真心話,相處這段時間,他發現,馬晶晶跟一般的女子真的不同,一般的女子喜歡的,她好象都不在乎,在別人想來,她這樣的女子,應該是過的極爲奢豪的日子,但事實上,她的生活極爲簡單。

“哪有你說的那麼好。”

馬晶晶咯咯笑。

陽頂天的話,顯然讓她很開心。

“真的。”陽頂天摟着她親:“我覺得,天上的仙子,只怕還比不上你。”

馬晶晶更是笑靨如花,給他親得**了一聲,眉間揚起春色,道:“就算是仙子,也給你玩壞了。”

這話讓陽頂天一下起了興,道:“仙子姐姐,浪一個我看。”

馬晶晶吃吃笑,親他一下,真個起身,去了裏面臥室,再出來時,鞋跟噔噔,竟是把衣物都脫了,穿上了一雙長筒帶縷空的黑絲,配了一雙紅色的高跟鞋。


“哇。”陽頂天眼珠子差點掉出來:“天魔女。”

馬晶晶以一種臺步的姿勢走出來,她走得非常自然,真就彷彿在萬人的舞臺上走秀一樣。

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出她的性格,愛就愛,恨就恨,所有的一切,只遵從心的指引。

面對愛人,她會沒有任何猶豫的展示自己最好的一面,最浪的一面,什麼都不在乎。


而如果沒有愛,那麼,再大的權,再強的勢,再多的錢,她也不理不睬。

她走到陽頂天面前,跨坐到他腿上,摟着他脖子,吻他。

陽頂天伸手,馬晶晶搖頭:“不要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