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這一最為強悍的技能,輕而易舉便被念動力俠給封鎖了。

但,這還沒完!

只見那怪物又猛地一蹬地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蘇沫飛奔而來。

直挺挺的一拳,轟擊在了他的胸口。

這是,龍級怪人的一拳!

蘇沫只覺得胃裏一陣翻江倒海,所幸有屠夫共生體的保護,他才得以喘口氣。

砰砰!

接連兩發火箭炮隨即從鋼鐵戰車胸前射出,直轟在了那怪物的背後。

這兩炮之下,怪物的背脊上迅速焦黑一片。

好在他並不具有先前那人的復生能力,此時被炮彈擊中了,傷口也是無法癒合的。

念動力俠趁機而上,運用念力將這怪物的腰桿整個扭曲了過來。

隨後,伴隨着一陣機槍的掃射,這所謂的龍級怪人,背後已然是千瘡百孔。

「看來,這傢伙也不怎麼強啊。應該是波羅斯手底下最弱的一個了吧。」

蘇沫在心中暗想道,猛地一手卡在了那怪物的脖頸上,旋即又是一擰,這怪物便徹底沒了呼吸。

【叮!恭喜宿主成功擊殺龍級災害,外星人格洛里巴斯,獎勵正義值+500。】

【宿主當前正義值:3500點。】

【叮!恭喜宿主完成擊殺該外星人的隱藏任務,獎勵外星生命精粹B。】

「果然!」

聽到這陣系統提示音以後,蘇沫頓時一喜。

這與他之前的想法,不謀而合!

看來,剩下的外星生命精粹C和外星王者之心,是隱藏在誰的身上的,已經不言而喻了。

如是想着,蘇沫再次回身看了一眼埼玉,就見這傢伙依然在用手指摳着地板,試圖探究其癒合的奧秘。

「我說,這外星人都已經被我給打死了,你還沒研究完吶?」

蘇沫抹了把額前的汗水,不禁吐槽了一句。

「哦!哦!」

埼玉忙抬起頭來,接着說道:「既然如此,那我們就繼續往上走吧。」

「往上走?」

蘇沫愣愣地重複了一遍,緊接着,他便看見埼玉又隨意地向上揮了一拳。

砰!

一拳之下,母艦再次被貫穿出了一個豁口。

不過這還沒完,他又是接連兩拳揮出,繼續將這個豁口擴大著,

隨後,就見一束強烈的日光照射進了這片母艦之中,瞬間將周圍的陰暗給驅散殆盡。

「嗯,這次看你還怎麼復原。」

埼玉嘿嘿一笑,接着便徒手攀在天花板上,繼續向上攀登著。

蘇沫望着這幾乎已經被摧毀了三分之一的巨型母艦,心下不禁一陣駭然。

驚訝了一陣過後,他也趕忙運用屠夫共生體的蛛絲,使自己不斷在牆壁上攀援著。

就在二人攀爬的過程中,波羅斯與他手下那最後一員大將,此時已經將眉頭緊蹙了起來。

他並沒有立刻讓那八爪魚外星人復原母艦,反而是直盯着屏幕上的埼玉和蘇沫,眼神中透著無盡的殺意。

「戈留干修普。」他輕聲呼喚了一下那八爪魚外星人的名字。

「是!」

「看來,這個光頭才是我真正的對手。」波羅斯如是判斷道,接着便對八爪魚外星人命令道:「把這個光頭引導到我這邊來吧,至於剩下的三個人,就交由你對付了。」

「是!」

八爪魚怪人不敢怠慢,又迅速修改起了母艦的結構。

雖然先前派去試探的那員大將是由蘇沫三人打敗的,但波羅斯也不是個傻子。

他能夠看出,蘇沫在擊殺這個外星人時所發揮出的實力並不甚強悍,甚至可以說是微不足道。

而埼玉,只是隨意揮出幾拳,便能將他的母艦給砸個稀巴爛。

究竟誰才是能與自己匹敵的對手,已經不言而喻了。

在他的命令下達之後,很快,原本支離破碎的母艦結構便開始了迅速的復原。

蘇沫等人是尾隨在埼玉後面的,因此,在母艦復原的時候,他們就又一次和埼玉分開了。

「我靠,不是吧?!」

望着迅速在自己頭頂拼接完成的天花板,蘇沫欲哭無淚。

「可惡啊,這破飛船到底是在搞什麼東東?看我直接轟開它。」

脾氣火爆的鋼鐵戰車猛地將火箭炮彈上膛,伴隨着砰砰兩聲,蘇沫頭頂的天花板再次被炸爛開來。

但是其上方,已經沒有了埼玉的蹤影…… 「不是我們要殺你。」

林羽搖頭道:「是天下武者容不得你!」

「我不想聽這些冠冕堂皇的話!」錢萬金咬牙叫道:「我只問你們一句,能不能給我一條活絡!」

「不能!」

兩人同時開口拒絕。

「好!」

錢萬金重重的喘息道:「既然你們不給我活路,也休想知道九公子的其他信息!」

隨著錢萬金的話音落下,林羽和白妙手不約而同的相視一眼,又同時大笑起來。

看著縱情大笑的兩人,錢萬金微微一愣。

突然,錢萬金反應過來,怒視兩人,大叫道:「你們詐我?」

林羽點頭輕笑,「你是個很狡猾的人,不把你逼到絕境,你會毫無保留的把九公子的所有信息告訴我們嗎?」

錢萬金臉上一抽,心中又是憤怒又是無奈。

自己不但實力不如他們兩個,連這心思完全被他們琢磨透了。

現在,自己主動把那話說出來了。

九公子的其他信息,就算想瞞也瞞不住了。

再瞞下去,自己真要小命不保了。

「兩位老闆好手段,我認栽!」

錢萬金向兩人拱拱手,乾脆的說道:「我這裡確實還有個關於九公子的身份的信息,不過,這只是我的猜測,不敢保證一定正確。」

「說吧!」

林羽抿嘴而笑,白妙手也將長劍歸鞘。

既然已經決定要坦白了,錢萬金也不再啰嗦,沉聲道:「據我觀察,九公子身上,應該有幾分西域血統!另外,他十有八九是女扮男妝!」

「女扮男妝?」

林羽稍稍驚訝,「何以見得?」

西域血統,這個倒是不難看出來。

不過,如果那九公子真的是女扮男妝,怕是不會輕易讓人瞧出來,不然,也就失去女扮男妝的意義了。

錢萬金臉上露出回憶之色,沉聲道:「雖然他從外表上看起來確實是男人,但他的手指又長又細,不像是男人的手!」

「就這?」林羽訝然失笑。

單憑手指,就能判斷一個人的性別?

手指又長又細的男人,他不是沒見過。

若只是這一點的話,他有些不信錢萬金的判斷。

「當然不止!」

錢萬金搖頭道:「他來的時候,正好是八月中旬,你們應該知道,那時正是熱得要命的時候,他出汗了!」

「我因為長期跟靈藥打交道,對氣味比較敏感,在她身上聞到了很淡的體香!」

「說實話,跟我打過交道的人也不少,我還從來沒有在哪個男人身上聞到過體香。」

聞言,林羽摸上自己的鼻尖。

這倒是有很大的可能了!

體香這個東西,並不算特別的稀奇。

不過,他也從沒見過有體香的男人。

西域血統,女人!

這兩個關鍵點,可比錢萬金之前說的有用多了!

得虧自己多留了個心眼,不然還真被他矇混過去了。

想到這裡,林羽再次詢問,「還有嗎?」

「這次真沒了。」錢萬金苦笑道:「就算你們拿刀架在我的脖子上也沒有了,你們若是還要我說,那我只能瞎編了。」

「好,我暫且信你!」

林羽見他神色不像有假,便不再追問此事,又抬眼看向白妙手,「他沒出歸墟山莊吧?」

「沒有。」

白妙手搖頭笑道:「即使被我逼到絕境,他都沒有動過逃出歸墟山莊的念頭。」

聽到兩人的對話,錢萬金心中猛然一顫,難以置信的看著兩人,「你……你們……」

此刻,錢萬金心中充滿了震驚。

支支吾吾的半天,也無法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他們除了詐自己之外,還在驗證自己之前說的話?

好縝密的心思!

錢萬金額頭的冷汗不斷冒出。

實力和智慧都不如人!

這給他帶來前所未有的壓力。

迎著錢萬金那震驚的目光,林羽點頭笑道:「不錯,我們確實是在試探你!看樣子,你並沒有說謊!我很好奇,你為何不能離開歸墟山莊?」

在那種情況下,錢萬金都沒想過逃離歸墟山莊。

那隻能說明,歸墟山莊真的是他的囚籠。

一旦離開歸墟山莊,他真的會死!

只是,無論他怎麼想,也想不明白這其中的緣由。

面對林羽的質問,錢萬金緩緩的拭去額頭的汗珠,快速走到林羽身邊,給自己倒上一杯茶水。

「咕咚、咕咚……」

錢萬金幾口將茶水喝完,這才站在那裡不停的喘粗氣,臉上的神色不斷的變幻著,似乎在做什麼艱難的決定。

過了一陣,錢萬金的情緒逐漸平復下來,眼神也逐漸變得堅定下來,似乎已經有了決定。

「反正我也不是你們的對手,告訴你們也無妨。」

錢萬金按著金燦燦的桌子,緩緩坐下,深吸一口氣后,才幽幽的說道:「我只能生活在有黃金的地方!黃金越多,我就能活得更久!一旦去到沒黃金的地方,我馬上會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