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關生客氣,你是王總得力下屬,我身為王總的私人顧問,當然不會藏私。」小蔡大師眯著眼,眼尾微垂,語氣可想而知。

王哥已經醉熏熏的,看我們「一見如故」,笑得更是開心。

「王哥,時間不早,我還送朋友回去。」我鬆開他,說完又朝面前的年輕人拱了拱手,「蔡生,後會有期。」

不要說剛才這件事,就是為了傅苡萱,我也和他沒完。

看在王哥的份上,我才沒有直接和他翻臉。

轉身往窗邊走回去,遠遠見到三人相談甚歡。

有意思的是,麗雅的表情,顯示她對聞無虞已經心生迷戀,而後者,卻是和宋子衿站得親近。

他既然誤會了我和宋子衿的關係,那顯然是想把她當擋箭牌。只不過這小子肯定沒少干過這種事,看著一點都不顯尷尬。

「關哥,我晚點還有事,就先走了啊。」聞無虞見到我回來,臉色一松,看神情,並不是借口,他說完就朝其他兩人道別,匆匆離開。

麗雅暗含期待地看向了我。

這還真是一見鍾情啊?

我還沒開口,宋子衿就過來攬住我的手,展顏微笑:「關先生,我喝了酒,你送我回去?」

我只好點頭。

「我去送送瑞德,他可是公司的重要客戶呢。」麗雅感激地看了她一眼,找了個非常恰當的借口就追了出去。

我搖了搖頭:「我的這個朋友,不是普通人。」

宋子衿似笑非笑:「那也要談戀愛,你操那麼多心做什麼,難道除了對我,你對麗雅也有好感?」

「不敢,不敢!」我背脊一寒,立刻認慫。

我們說著也往會場外走去,順便和偶遇的廖建平道了個別。

「嫂子,你昨晚都和瑰夏聊了什麼?」

一進電梯,我就鬆開她的手。為了不被她趁機套路,我只好搬出「守護神」。

「這是我和她之間的秘密。」她還是那副吃定了我的神情,「你想知道,自己去問那個丫頭。」

見我吃癟的模樣,她忍俊不禁:「你這樣子,像足了當時追我的杜明。不過,別說我沒提醒你,那丫頭主意大得很,她不吃這套。」

我露出了洗耳恭聽的神態,她諄諄告誡:「她的家世我比你清楚,你真想追她,光靠心意,遠遠不夠。」

我不由想到了她和杜明。

是啊,不要說瑰夏,就是當時失去了養父母,再次成為孤兒的宋子衿,不也是杜明難以高攀的嗎?

接著,我卻是心中一凜,雙眼忽然清明,語氣不善地說:「你過分了。」

「我第一眼見到你,就看出你的共情天賦極高。」宋子衿不以為然,第一次在我面前,露出了彷彿應該才是真正的她應該有的神情。

她的聲音充滿了令人深信難疑的引誘力:「我可以教你掌握真正的共情術。」

啪。

腦海里不知為什麼,突然響起了一聲清脆彈指,接著,我就「看到」了那一頭銀髮的嬌俏身姿。

我立刻清醒過來。

「那丫頭確實沒說大話。」宋子衿嘆了口氣,卻又換上一臉莫名,「我也沒說謊,你是我見到過的第二適合學共情術的人。」

出了電梯間,走進停車場,宋子衿又變了一副面孔,話鋒一轉,語氣冰冷地說:「沈建,只是第一個。」

砰!

話音剛落,一聲槍響,就在這地下三層的密閉停車場里炸起!

驚起無數迴音。

我眼睜睜地看著擋在我身前的瘦弱女人,往後倒進我的懷裡。

孤鸞臨日,天狼窺視!

。 「韓姨,我聞到了可樂雞翅和紅燒排骨的味道……」

韓姨笑的合不攏嘴,「對對對,餓壞了吧?快來吃飯。」

「嗯……」喬思語邁著小碎步朝餐桌走去,卻一把被厲默川抱了起來,「慢點走,不知道小腹有傷口嗎?」

「哎呀。」喬思語驚呼了一聲,「你快放我下來,你傷口比我還嚴重,不能用太大的力。」

「放心,你沒幾兩肉,抱起來用不了太大的力。」

說話間,兩人已經到了餐桌旁,喬思語撇了撇嘴,也沒再說什麼。

餐桌上除了可樂雞翅和紅燒排骨外,還有喬思語和厲默川愛吃的各種菜,喬思語坐在椅子上后,雙目激動的看向了韓姨,「韓姨,辛苦你了。」

韓姨將最後一道補湯端了上來,「這孩子,說什麼傻話,只要你和先生平安無事,做什麼我都不會辛苦,快吃點快吃點,在醫院裡葉沒見你們吃多少。」

「好嘞……」應著,喬思語立刻拿起筷子吃了起來,果然……還是那麼美味。

「嗯,還是韓姨做的飯菜好吃……太棒啦。」

韓姨開心的笑了笑,「好吃就多吃一點,你和先生最近都瘦了,要補回來才行……」

喬思語微微囧了囧,雖說是住院,但她和厲默川過的簡直就是太上皇和老太后的日子,每天有各式各樣的營養餐,別說瘦了,她貌似還胖了一圈呢!

不過在家裡吃飯和在醫院吃飯總是有區別的,在醫院不管多好吃的飯菜,有消毒水的味道摻雜,都有些食不下咽。而在家裡,不知是心情愉悅還是有家的味道,無論是吃飯還是做什麼,都特別高興。

見韓姨忙完,喬思語笑著喚道:「韓姨,你也坐過來一起吃吧,不然一會兒飯菜都涼了。」

「我不餓,你們快吃,我去弄點水果……」

「不用啦韓姨,這大冬天的,誰還吃水果啊,是吧默川……」喬思語將目光放在了厲默川身上,順便給了厲默川一個眼神,厲默川會意後點了點頭,「韓姨,別忙了,過來一起吃吧。」

厲默川發話,韓姨也沒再堅持,便笑了笑,「好好好,那我去洗個手。」

一頓飯三個人吃的格外開心,吃飯期間喬思語和韓姨一直在聊天,反正也沒個什麼內容,及時東扯一句西聊一句的,但聊得格外開心,許是厲默川也受到了感染,一向只要有長輩在飯桌上就不怎麼說話的他,偶爾也會聊幾句,在喬思語聊到開心處突然忘了那件事的後續如何時,他也會微笑著不厭其煩的回答。

氣氛格外溫馨,喬思語吃的也有些多。

飯後,韓姨在收拾廚房,喬思語和厲默川走出別墅散步消食。

兩人手牽著手走在大路上,彼此溫暖著對方的大手。

「啊……還是外面的空氣新鮮!再也不想去醫院了。」

厲默川站定用手指颳了刮她小巧的鼻子,「傻瓜,醫院那種地方恐怕沒有人願意去了。」

喬思語也學著厲默川的樣子伸手颳了刮他挺立的鼻樑,「有啊,誰說沒有!?」

。 第146章在哪,我看看

「是個年輕男子,如今牽著馬還在外面候著的。」聞靜規矩的回答道。

「好,我知道了,你繼續忙吧,我去看看。」

白喬薇點頭,然後起身往外面走去。

門口,一個身穿黑色便行衣的男子站在馬旁,正前後走動著活動著腿腳。

仔細瞧去,他的雙腿還有些微微發抖。

他一身的風塵僕僕氣息十分明顯,衣服也明顯因為趕路而顯得凌亂。

雙眼下皆是青黛,滿臉鬍子拉碴。

「聽說,你找我?」白喬薇打量了那人一眼后,出聲問道。

「姑娘便是白喬薇?認識青城書院郭大儒的那個白姑娘?」男子出聲問道。

「嗯,我是,你是?」

「再下邢季,邢釗大人那邊的事情有新進展了,特意派小的先一步過來,給姑娘帶個消息。」

聽那男子這麼說,白喬薇神情上頓時帶上了幾分意外的喜悅。

「可是玻璃製成了?」

「嗯,是……」邢季遲疑了一下,隨後點了點頭。

他也是策究門的人。

更準確一點來說,他其實是邢釗大人的手下。

刑釗大人回去的時候帶了一本能夠用來煉製玻璃的筆記。

那筆記上的內容在後面的煉製成功中起到了絕對性的幫助。

所以,策究門裡的大傢伙兒都會寫出那份筆記的人好奇的緊。

當他們的刑釗大人開口說要挑選一個人去給寫出筆記的人前去送信時,大家都爭先恐後的搶著要來。

便是為了過來,他們策究門內部還進行了功課上的考核。

最終,作為脫穎而出的他成功入選。

並在眾人羨慕嫉妒恨的視線中接過了刑釗大人的親筆信。

又聽他說完相關的信息后,跨上馬離開了京城,朝這裡飛奔而來。

這不,乍一見到刑釗大人口中那個寫出筆記的人,邢季整個人都是懵的。

這麼年輕?

面前這女子看起來最多不超過二十歲吧?

誰能想得到,他們研究了好幾年都想不明白的東西,竟然會被面前這個女子輕易地解開。

那筆記上的內容對他們而言,實在是太珍貴了。

雖然沒有直接了當的將可以成功煉製玻璃的完整方式寫下來。

但只要讀過,就會有很多感悟。

有了感悟跟靈感,那幾年不曾煉製出來的玻璃被他們三天就煉製出來了。

所以,邢季對面前這個年輕的女子不敢起一絲一毫的怠慢之心。

她提出的問題,他也決定知而不盡。

「你這是一路馬不停蹄趕過來的吧?先進來歇歇。」

白喬薇雖然也特別好奇目前玻璃的進展,但也不至於著急這一時半活兒的。

她可以先看刑釗讓人送來的信,讓面前這個人好好歇歇。

完了后,在問問他相關的各種問題。

「嗯,好,打擾了。」

邢季也沒客氣,跟在白喬薇身後進了這家農家小院。

農家小院面積不大,而且看起來屋子挺老舊的。

但勝在乾淨整潔。

而且現在又臨近午飯時分,廚房的那邊還冒著裊裊炊煙,瞧起來倒是特別的有煙火氣息。

「聞靜,給客人來壺涼茶!」

「再準備些熱水什麼的,讓他洗洗休息下。」

「好的,主子。」聞靜點頭,很快提著壺涼茶過來了。

「謝謝姑娘。」

邢季接過聞靜遞來的倒好的涼茶后也沒客氣,仰頭喝了下去。

喝完后,他又自己動手給自己倒了一杯。

一口氣喝了五杯,他才停了下來。

從京城一路往這邊趕,真的挺廢人的。

最多就是半路上吃點兒乾糧,喝點兒涼水什麼的。

因為著急,所以他連熱乎的飯菜都沒來得及吃上幾口。

如今乍一坐下休息,當真是渾身的疲憊不堪,又餓又渴。

不過,這涼茶倒是怪好喝的,特別解渴。

邢季坐在院子里歇息的時候,白喬薇也拿著他千里迢迢帶來的信認真的看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