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我不用這個,」華生搖了搖頭,「大概我就是那個經過地鐵口都不會去買一把傘的英國人。」

說著,華生已經三步並兩步踏上台階擰開了大門。

伊莎貝拉笑出了聲,她跟在華生身後,走進221B,並收起傘放在置傘架上。

「看來你有消息要告訴我,」夏洛克連眼皮都沒抬,視線緊緊盯著顯微鏡,「如果是利茲三連環殺人案的話,兇手是園丁,就沒人注意到耳環么?」

「好啊,不,是關於艾琳?艾德勒的事。」

夏洛克聽到這個名字,終於抬起頭來看了看華生,「怎麼?出事了嗎?她回來了?」

「沒……呃……」

「簡而言之,我們剛才在樓下碰見你哥哥了,他要去接個電話,就把這些文件讓約翰帶上來了。」伊莎貝拉接過話頭,從善如流地說。

「她回倫敦了嗎?」

「……emmmm,」華生左顧右盼避免和他對視,最終,他深吸口氣直接迎上那雙能看破一切謊言的藍眼睛,「她在美國。」

「美國?」

「證人保護計劃。」伊莎貝拉提醒。

「呃對,她申請了證人保護計劃,不知道她怎麼辦到的……所以,你懂得,你不能再見到她了。」華生一口氣說完。

「我為什麼想要再見她?」夏洛克下意識地冷漠反駁道。

「是啊,你當然不會再想見她。你也不需要。」伊莎貝拉意味深長地說。

夏洛克眯了眯眼睛。

「這是她的檔案?」他問。

「是,我正要去還給麥考夫,你想要……」

「不要。」夏洛克拒絕華生很乾脆。

「不過我想也許你會想要這個,」伊莎貝拉接過華生手裡的文件袋,拿出裡面的手機放在夏洛克的桌角,「留個念想之類的。」

「……」夏洛克沒有說話,也沒有抬起頭,好像依舊在研究他的微生物。

「在那之後,她有再給你發過簡訊嗎?」華生問。

「幾個月前有一次。」

「說了什麼?」

「再見,福爾摩斯先生。」

華生抿抿唇,放輕了腳步聲,他和伊莎貝拉點了點頭,先一步去還給麥考夫檔案。

而此時屋內只剩下伊莎貝拉和夏洛克,她在門口停了停腳步,臨走之前說道:「希望你沒忘記給我的飛機加滿油箱。」

※※※※※※※※※※※※※※※※※※※※

阿巴阿巴最近學業繁忙…ps:最後女主這句話大家明白了嗎~或許有點兒隱晦?

感謝在2021-08-2000:54:45~2021-08-3122:46:48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海倫.梅爾約林、最愛抖森本尼20瓶;非洲酋長、陌上薰厘10瓶;君暮笙7瓶;Snape酥玖5瓶;霏花3瓶;瑾2瓶;沈遇安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 在另一邊,婉留通過自己的賬號購買了數個模擬使用的配件。而第一次測試將會在三天之後舉行。當然這是以神族的時間來計算,地球上的三天時間相當於神族的一天。並沒有多久,就有專門的量子物質傳輸管理局的無人機將他們的配件送了過來。

地球上對於量子傳輸依然還在理論和道德的爭論中,但是希維族並沒有這樣的約束,早已經將量子傳輸應用在不少的地方,但是他們並不會用來運送一些人員。而那些貴重的金屬和元素也是沒辦法使用這樣的方式進行傳輸的。首先是因為這些元素的不可聚合性,再次是因為成本的問題。而現在墨然手中的那個只有拇指指節大小的硬件成本顯然就是低了許多。

墨然直到現在都不知道在自己崗位上替自己工作的身影究竟是誰,只是每次見到對方的時候都是披着裝甲,但是那靈巧和速度讓人感到驚詫,而且他有着四個手臂,顯然和墨然他們是不同的。墨然曾經想要去詢問對方,但是對方卻是非常的沉默,一句話都沒有。兩次之後墨然自然不去管他,但是每次去酒吧都會多帶一瓶果酒。

之後一段時間,墨然都是在模擬大軍團作戰,不過他絕大多數的時間都是失敗的那個,對手的實力總是數倍於他,讓墨然自己都沒有多少的信心去完成之後的模擬作戰了。

「沒事的,儘力就好。」婉留將手中的模擬硬件交給墨然安慰著。她能感覺到墨然最近的沮喪,墨然現在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實力到底如何,更不可能知道模擬戰中的測試是什麼。

苦笑着看着手中的模擬硬件,這個小東西只要貼到自己的額頭就好,隨後自然會進入模擬。因為有着龐大的基數,絕大多數的模擬都是不相同的。

「最後再來一次統合作戰吧!」婉留說着。墨然點了點頭,隨後進入了最後一次模擬。這樣的統合作戰往往會持續很久,因為要管理一支龐大的艦隊,各種作戰艦船與人員管理,而這樣的大規模作戰墨然都是要提前準備,一次作戰短則一天,長的話甚至會持續三四天。

這一次墨然在一片隕石區對戰亡靈族的三支艦隊,而對方還有兩艘宇航級的艦船。這種龐大的艦船有着大量的物資儲備和中型作戰艦船的輔助,戰鬥中它能給予所在艦隊強大的掩護,其中龐大的量子統合系統更是能讓每一艘無人機更加智能化,讓作戰實力大大增加。

雖然墨然現在也站在一艘宇航級的艦船艦長室,但他這裏的實力無疑要薄弱很多。

亡靈族的艦船並不需要人員的物資調配和生存所需要的物資。所以每一艘艦船都是武器規模最大化。相比於神族的艦隊,亡靈艦隊炮火更多,艦船裝甲更厚,無人機更多,還有無所謂生死。而神族艦隊若是損失超過四成就開始崩潰了。

揉了揉額頭,墨然先派出一隊無人機進行試探性的佯攻。而其它艦船則是互相掩護保護著自己所在的戰艦。

而另一邊,羅格則是憤然丟掉了眼鏡。「這是什麼測試,我一個宇航級的神族艦隊竟然要對付亡靈族的一個艦隊,這不是開玩笑嗎?」亡靈族的實力比神族強是肯定的,但是因為亡靈族領域內高階文明並沒有多少,它們資源的開採自然受到很多的限制。所以,絕大多數的時候都是神族以數量優勢才能戰勝亡靈族。所以當羅格自己以一個單獨的神族艦隊面對亡靈艦隊的時候,就是有些暴怒了。不過喊完之後,他還是不得不拿起眼鏡進行這次的模擬。

而依然還在神族基地的葉洛等人也是收到了神族那邊傳來的模擬硬件。在這裏已經好幾個月了,葉洛對於自己的成績依然是非常不滿意。這個時候她也是難得的放鬆一些,畢竟模擬戰就要開始了,而她已經很久沒有休息過了。

坐在基地中的一個小型餐廳中,神族的食物對於葉洛他們來說並不是很適合,所以神族專門為他們設立了這個小食堂。至於食物都是通過速培育而來,雖然食物的味道和地球上沒有可比性,但已經讓葉洛他們吃驚不已了。即使是在地球上他們也是很少能夠得到這樣的待遇。雖然並不美味,但卻是唯一能夠稱得上是食物的餐品了。

不過相比於天朝的戰士,這裏盟國的戰士更多一些。自從戰爭之後,即使是盟國戰士絕大多數時間也只有那些難吃的營養膏。所以當神族專門為他們建立這樣的一個小食堂后,那些盟國軍士和艦隊人員就連離開這裏都不想了。模擬戰一開始可能眾人還有興趣,但是時間久了之後他們就根本不想去進行那無聊的模擬戰,而時間過去之後,他們發現自己對於很多戰艦的知識依然是寥寥無幾,而訓練的強度不斷增加,他們落後的也是越來越多。

而天朝大多數戰士都是在進行模擬作戰,天朝戰士的行為讓他們有種即使自己不努力最後也還是有辦法回去的想法,所以他們更加心安理得起來。

「他們獲得好成績之後,不可能不帶我們回去的吧!畢竟都是同族。若是連他們都無法回去,自己努力那麼多也沒有什麼用。」有這種想法的盟國戰士自然決定了他們的行為。即使他們的艦長督促他們去訓練,但依然沒有什麼用處。

作為天朝這邊少數的美女,葉洛完全配得上閉月羞花沉魚落雁這些詞語。這個時候的她就是身着簡單的艦隊便裝,望着面前的屏幕。她知道那是屏幕,因為這裏是不可能見到綠水青山的,還有許多的同伴。

頭髮簡單束在腦後,精緻的面龐微微有些疲倦。最近她一直在思考如何才能以一支艦隊的實力打敗亡靈族的一支艦隊。最主要的因素就是神族損失率的問題。若是不計損失的話,葉洛自然有把握重創亡靈族的艦隊。

思索了片刻,她沒有什麼好的辦法,放下了手中的果酒。她非常喜歡這種帶着青蘋果香味的果酒,而且和在地球上不一樣的是,這種青蘋果可是真的青蘋果釀製的,而不是混合果酒。

「美麗的女士,我能有幸請你喝一杯嗎?」一個盟國戰士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艦隊軍裝。他們很少遇到天朝的戰士,在見到葉洛的時候自然是驚為天人。右手端著一個高腳杯,紅色的酒液在杯子中微搖著,濃郁的紅酒味飄散著。

「不需要,謝謝。」葉洛對於盟國戰士並沒有什麼好感,這些戰士依然沉浸在百年前的輝煌中不可自拔,那種盟國優渥感讓世界上大多數人都感覺到厭惡。而且對方黑人的血統更是讓葉洛反感到了極點。雖然盟國現在超過七成的人員都是黑人,但那些有着盟國身份的人並不認為這樣。甚至他們領地內還有很多人認為除了盟國其他國家還處在茹毛飲血的狀態中,能有的少數艦船還是盟國改造贈送的。

「你要知道,我可是盟國艦隊的上尉。」這名黑人盟國士兵有些傲然的說着。隨後用一種高高在上的姿態俯視面前的葉洛。而他身後這個時候也是圍上來幾個黑人軍士,他們隱隱擋住了葉洛離去的道路。

微微蹙眉。「我知道,一個艦隊管理動能炮艙裝彈的班長。」葉洛對於對方的職位很清楚,盟國黑人船員大多數都是在體力活的崗位,而艦長等管理層依然是白人。

見到對方一口說出了自己的職位,那名黑人上尉沒有任何的自知之明。不由笑着說。「原來你這麼了解。那麼我能有幸請你喝一杯嗎?」似乎感覺對方知道這麼詳細,那麼肯定是因為對方羨慕的緣故,卻根本不知道,葉洛早就將艦船上人員的配備職位了熟於心的結果。

對方的這種優渥感真的讓葉洛反感到了極點。而這個時候,天朝絕大多數的人員依然進行模擬作戰中,餐廳中的天朝的人也是非常的少。

幾名正在這裏休息的天朝戰士走了過來,但是很快被那名上尉身後的幾個黑人同伴攔住了,隨後就是不可避免的推搡。

就在葉華準備求援的時候,一個慵懶的聲音傳來。「你們這些傢伙擋住我了。」聽到這個聲音,葉洛不由笑了起來,因為她知道葉華來了。這段時間,葉華給她很不錯的印象。這個少年看上去年齡並不是很大,但卻非常的優異。在很多模擬戰中,也是葉華的指點她才是能夠通過。不然以葉洛現在對高等文明艦船的理解程度還不足以贏得一些模擬戰。就連洛弦艦長有的時候也會詢問他一些知識。

而見到葉洛的笑容,那個黑人上尉更是驚到無法言語。他們根本就沒有學過天朝的語言,所以根本聽不懂葉華的話。

而從沒有將黑人當做平等對待的盟國管理層也根本不會花費精力讓他們學習更多的語言。而在這種刻意下,盟國的黑人早已經成為低等的存在。

。 原本燥熱的教堂內,瞬間便像是進入了寒冬一樣。

而此時的葉凡,在皮德爾轉頭的瞬間。

只感覺像是突然掉進了冰窟一樣。

雖然這種感覺只是一瞬間便消失不見。

但是葉凡非常確定自己剛才的確感受到了。

等到他再仔細尋找的時候。

卻什麼都沒有發現。

整個教堂里還是靜悄悄的一片。

而面前的皮德爾也正滿臉微笑地看著他。

「難道上一世的傳言是真的?」

看著面前的皮德爾,葉凡心中忍不住疑惑道。

不過還沒等他細想,皮德爾就快步走到了他的面前。

「尊敬的冒險者,非常感謝您的幫助,不知道您有沒有興趣,幫我把這封信件和這件信物送到幽暗密林深處的司德娜手裡呢?」

皮德爾說完后,便把一封信和一件珍珠手串遞到了葉凡的面前。

「果然有問題!」

看著面前的任務和皮德爾手裡的任務物品,葉凡的眼裡閃過一絲冰冷的光芒!

不過已經重活一世的他,早已變得喜怒不顯於形。

葉凡看了一眼面前滿臉微笑的皮德爾後,便伸手點擊接受了任務。

並且將他手裡的信件和珍珠手串接了過來。

【叮!成功接取任務:送信!將信件和信物送到幽暗密林的司德娜手中。】

【任務獎勵:可成長型神器!】

看著任務欄中多出來的送信任務,葉凡的臉上出奇地平靜。

並沒有因為馬上要得到神器而特別高興。

面色平靜的葉凡,在辭別了皮德爾後,便轉身走出了教堂。

而且葉凡走出教堂的瞬間。

教堂了里的皮德爾便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

臉上原本慈祥的笑容直接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滿臉的冷漠和肅殺。

看著葉凡消失的方向,皮德爾冷冷地自言自語道:

「希望這次能讓我的傷勢全都恢復!」

說完后,便重新坐在了地上。

彷彿剛才的一切從來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夜晚的城市街道里依舊燈火通明,這裡的NPC並沒有什麼休息時間一說。

「想讓我去送死啊?那咱們就好好玩玩!」

葉凡看著手中的背包中的信件和所謂的信物,忍不住冷哼了一聲。

在前世開服一年的時候,曾經有一個玩家在論壇發了一個帖子!

那個玩家就是唯一一個得到可成長型神器的玩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