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明哥哥,你看我姐姐老是欺負我?你一定要把她降服了,像她這種女人,就是太要強了,可惜我看她的身手也就一般般,肯定打不過你。」葉青一臉俏皮,看着姐姐葉玉道:「姐姐,也許你不知道陳明哥哥有多厲害,但我可以告訴你,在火車上面的時候,那幾個壞蛋,在前面陳明哥哥面前,絲毫沒有反抗的力量……」

「行啊,不要再說了,你真是越描越黑。」陳明黑著臉,一時間竟說不出話來,這個小妞太會搞事情了啊。

搞得他真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陳明哥哥,你不要害羞嘛,我這是在為你泡妞,像我姐姐這種級別的大美女,就算是在這個美女如雲的大城市中,那也是數一數二的有名大美女,被評為十大美女之一喔。」葉青一臉自豪的說道。

「葉青,我覺得我要停車,把你丟在這裏算了,不要你了。」葉玉有點生氣了,自己這妹妹到底怎麼回事?竟亂七八糟跟她搞事情。

「姐姐,你怎麼又吼我?我說的是實話,你不要老是欺負一個說實話的人行不行?」葉青嘆了一口氣,苦着臉道。

「葉青啊葉青,我覺得應該採納一下你姐的建議,把你丟在半路得了,因為你說的話實在太無聊了,你能不能說話不要那麼雷人?我真的是被你嚇壞了。」陳明扶了扶自己的額頭,感覺自己有點發暈。

「哎呀,你們兩個大人,怎麼老欺負一個這麼可愛這麼萌的小女孩?難道我就不值得你們寵一下嘛?」葉青一臉賭氣的說道,然後別過頭去,然後直接不理會陳明跟葉玉兩人了。

看到葉青終於消停了,不管陳明還是葉玉,都鬆了一口氣。

一路上都沒有再說話。

車內也比較沉悶。

隨後來到了目的地。

下了車。

趙天龍就從前邊的車那裏走了過來,對着陳明說道:「陳先生,這眼前這棟就是你的別墅了,價值1.2億,是現在的市值,如果你現在不想要這棟別墅,你可以隨時跟我說,我直接幫你找老闆拿下。」

「不用了,這棟別墅是新別墅吧,應該都沒人住過,我為什麼不要。」陳明笑呵呵的道。

這棟別墅,就算沒有空來這裏居住,陳明也沒有打算直接出售。

哪怕他現在很缺錢,但也沒有缺那麼多錢的地步。

而且掙錢的手段多得是,自然不會拿着這麼一棟有價值的別墅出售。

畢竟他1.2億賣掉這棟別墅,看着掙了很多的錢,但實際上讓他拿1.2億去買一棟這樣同樣漂亮的別墅,還不一定能夠購買得到。

而且這棟別墅周圍,都沒有建築物,顯得非常漂亮,這絕對是豪華的別墅之一。

前面一條彎彎曲曲的小河,清澈的河水,十分養眼,陳明看着就覺得很興奮。

「陳先生,這邊請。」那美女秘書陽曉琴對陳明笑道。

頓時還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陳明點頭:「大家一起走吧,這棟別墅看起來還是很不錯的,周圍環境綠化也很好,是一個極為幽靜的地方。」

趙天龍拿着別墅鑰匙,直接打開了院子的小門,然後幾人就走了進去。

這院子裏,種了一些花草,現在已經有點野草眾生,不過卻沒有影響視感,反而覺得很漂亮,有着一種天然的勃勃生機。

「這裏非常的不錯。」

陳明點了點頭,對於這間別墅,真的挺滿意。

「陳先生,慢慢觀看一下這棟別墅,這別墅確實蠻好的。」趙天龍一臉羨慕的看着陳明,他不知道自己老闆龍山為什麼會心血來潮送一棟這麼好的別墅給陳明。

他自從看到陳明后,就一直在觀察陳明。

他感覺陳明也沒有什麼出奇之處,可他真是不明白,龍山為什麼會送這麼一棟價值1.2個億豪華別墅給陳明。

陳明說道:「你開門,我要去樓上看一下,看一下周圍的風景,到底怎麼樣。」

陳明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漂亮的豪華別墅。

這棟別墅,就算葉家別墅跟這棟別墅比較,各種環境,周圍的綠化,還有空氣清新程度,都絕對不是那葉家的別墅能夠相比較。

「哇,陳明哥哥,你這間別墅真的好漂亮,比我家的別墅都要漂亮得多了,以後我肯定要經常過來住幾天,玩一下也是好的,不管你拒不拒絕我,你要是不拒絕,我要厚著臉皮來打你。」葉青在一邊笑眯眯的說道。

他一笑起來,真是可愛死了,那兩個小酒窩剪,非常迷人。

陳明搖了搖頭,笑着說道:「好,以後有機會你就過來居住幾天,但也只能夠居住幾天,多了就不能夠讓你居住了,畢竟你葉家房子多多,隨便你居住,也是可以了。

接着,陳明走上了二樓,然後到了三樓,四樓,五樓。

這層別墅足足有五層樓,陳明站在別墅最頂峰,頓時覺得有種一覽眾山小的感覺。

。 「你在想什麼?」

如果放在之前,凱瑟琳很難想像有人能讓斯內普主動開口。

更沒想到,主動開口的目的有可能是為了她。

但這實在是有點尷尬,尤其是在護士小姐姐剛剛幫助她方便完。

然後,

她發現她身上還穿着尿布!

這說明很有可能在此之前自己尿過床,後來才有了這種不太體面的措施。

「我在想為什麼之前等在這裏的是教授,」

凱瑟琳說,

她想接過斯內普教授遞過來的睡,但玻璃杯過來了她卻沒有手。

斯內普剛想做什麼,就發現女孩對她甜甜一笑,

「非常抱歉,我可能需要一根吸管。」

凱瑟琳當然也能變出一根吸管,但在西弗勒斯·斯內普面前她只是個柔弱的、需要照顧的小女孩。

她不再敢叫西弗,剛才只是在夢裏陷得有些深,之前確實有些急。

「為什麼?」

斯內普沒感覺自己哪裏有些不一樣了,他只是之前太過疏於照顧她想好好彌補一下。

「我很難想像鄧布利多教授並沒有安排另外的女性來。

你太累了,教授。

你需要休息。」

凱瑟琳說,

「下次查房的話,能幫忙問一下醫生嗎?

如果可以,明天我就想出院。」

「如果我沒聽錯的話,」

斯內普一向深諳語言的藝術,但凱瑟琳沒想過他會那麼直白的說出來,

「你這是在嫌棄我?」

畢竟,

我不是你的責任,

一直不是!

「西弗叔叔,」

凱瑟琳的回答立刻變得軟萌起來,「我好歹還是個女生,而你確實需要休息。」

「什麼叫,你不是我的責任?」

斯內普故意對凱瑟琳用了攝神取念,這樣的舉動非常不友好。

這也是他對目的所在。

但他眼裏的凱瑟琳立刻驚慌起來,她下意識想轉身卻發現自己能動的只有脖子以上的部分。

正當斯內普以為自己的舉動被女孩厭惡的時候,

卻聽她心理在說。

「教授你瘋了嗎,這裏是醫院,你竟敢在醫院明目張膽的對自己來自麻瓜世界的學生用攝神取念?

萬一被人發現了怎麼辦?」

至此之後,

這個病房就再也沒聽見女孩說話。

讓斯內普沒想到的是,女孩認為用攝神取念聊天是一種非常棒的聊天方式。

「這有什麼不好?」

「這樣我就能在這裏毫無顧忌的喊西弗叔叔西弗了。」

聽到凱瑟琳的心聲,

斯內普的臉色稍稍有些錯愕,但讓凱瑟琳高興的是,西弗勒斯對她的容忍度出乎意外的大。

但站在斯內普的角度,怎麼能夠拒絕呢?

攝神取念出來的東西很多,

他能看見女孩多忐忑不安,極度缺乏的安全感,和對「西弗」兩個字的渴望。

其後的數天,

斯內普發現兩人把攝神取念,變成了攝神取念通訊術。

他第一次知道這種類似讀心的魔法能這樣用。

但這些天來凱瑟琳叫西弗的次數太多,讓他稍稍有些後悔。

「這不奇怪,」

對面立刻傳回來一句話。

「你想用攝神取念讓我討厭你,這種另類的使用方式才叫前所未見。」

「我…」

斯內普確實想要因此開口解釋,但他發現在凱瑟琳的面前很多話說了都起不到作用。

她對他過於真誠,以至於他時常難以狠下心腸騙她。

「我是你的教授,出於你的安全,在你確定完全安全之前,必須時刻注意你的腦子。」

「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