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昱珂被「請」出了景源會所。

沒辦法了,繁昱珂忽然想到雲琉璃曾給過她厲墨司的號碼。

她當即就給厲墨司撥了過去……

……

五顏六色的燈光落在包間里,四處金碧輝煌,蘇攸溟一雙桃花眼諱莫如深的盯著她。

自從發現他是厲墨司的表弟之後,雲琉璃也沒那麼恐慌了。

江南館的老闆,應該就是他吧?

「長相下品,家世下品,還拖著兩個孩子,真不知道表哥到底看上你哪一點?選你實在是下下策!」蘇攸溟臉上的嫌棄,都快要溢出來了。

雲琉璃有點生氣:「要不你再仔細看看,我覺得我長相應該算上上品。」

「說話做事粗俗沒教養,私生活放浪,微博上還有黑料,再好的長相給你,都是浪費!」。 藍曦若不動聲色的閃進了空間里,她感覺出來了,是隱世高手他們。

其中……有一道很熟悉的氣息,是誰,她很清楚。

沒有任何預兆的,那幾個人直接推門而入,沖着床榻的方向就開始發動了攻擊,大概是打算一招斃命。但是很遺憾,他們很快就發現藍曦若並不在。

「該死!」有人低聲咒罵了一句。

藍曦若在空間里看着他們的反應,心裏已經是有了點點寒意。

「跑了?」有人問。

「不可能,以她現在身體的狀況,不可能行動這麼迅速。」方田錯的眼中閃著仇恨的光芒,「你們忘記她有隨身空間了嗎?」

藍曦若的眼睛閃著寒光——果然是他。

有了方田錯的指引,這幾個人開始到處感應起來。

藍曦若心裡冷哼一聲,直接在空間里催動了冰玉聖訣。沒有人注意的時候,她迅速的將攻擊發出去。

冰玉聖訣穿破了空間,直接到了這群人的面前。

隱世高手們被猝不及防攻擊,而且力道十足,不死也要重傷了。更何況……這可是混沌系靈力、火系、水系和冰繫結合在一起的產物呢。

藍曦若的聲音忽然響起:「如何啊,這個禮物你們可還喜歡?」

方田錯是她重點攻擊的對象,但是看起來並沒有傷的太嚴重。他捂着手臂,咬牙切齒:「藍曦若,你這個卑鄙小人!」

藍曦若冷哼兩聲。

「你……不會已經恢復了吧?」方田錯試探性的問道。

聽這聲音,完全不像是虛弱的人能說出來的話。而且這攻擊也力道十足,怎麼可能……

但是艷姬的蠱毒,不是沒有解藥的嗎?

「是啊,有問題嗎?」藍曦若在靈泉里恢復體力,嘴角微勾。她就是要製造他們心裏的恐懼,這樣……才更好玩啊……

「啊!」藍曦若還沒來得及接下一句話,就聽見外面傳來一陣慘叫聲。

她看去,是夜白璃和夜白赫到了,後面是夜華傲,還有羅儀。

羅儀對方田錯的氣息最是熟悉,所以他能迅速趕來也很正常。

兩個孩子在感知到自家娘親有危險之後差點沒氣個半死,直接提着劍就來了,哪裏還管那麼多,先打了再說!

於是,有一個人就這樣被直接刺了一劍,差點沒直接疼暈過去。

但是在看到居然是兩個小毛孩的時候,這心裏也是氣得要死。他們居然被兩個小毛孩給嚇了個半死?真是太丟人了!

這還沒完,這裏只有三個人,只聽方田錯吹了個口哨,瞬間又出現了十幾個隱世高手。看起來都是有備而來,進來直接就攻擊了。

所有人也都驚動起來。

這群隱世高手完全是算錯了,因為他們現在已經不是藍曦若這群人的對手了。

羅儀看着方田錯,心裏的情緒翻湧。他不知道如今該如何處置他,只是看着他執迷不悟,一步步錯下去,變得更加不可理喻,就憤怒的很。

既然是他犯的錯……那麼,就由他終結吧!

方田錯被趕出方家的時候,要是沒有羅儀的幫助,早就不知道死哪兒去了。

所以間接的,羅儀的好心成就了現在的方田錯。他自私,無恥,貪婪而不擇手段,所有的「優良」品質他可是全部都具備了,也是厲害。

「方田錯,我們的賬,如今也該算算了。」羅儀直接到了方田錯的面前,嘴角帶着幾分冷意。

方田錯瞪大眼睛:「羅儀你這是什麼意思!我以前只當做你是鬧着玩玩。你現在要是和我回去,我還能原諒你,若是你執迷不悟,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方田錯自然是不能原諒羅儀的,畢竟當時他讓羅儀幫忙救人,羅儀並沒有答應。

他讓羅儀回去,無非是想要利用他。方田錯記得很清楚,羅儀可是說過的,自己和上面的神有關係,他的背景大著呢!

只要能抓住這個靠山……

他就有希望!

所以說,什麼情誼,什麼不舍,全部都是他編出來的,完全沒有這回事!

「是嗎?你怎麼對我不客氣啊?」羅儀慢慢靠近方田錯,直接出手就是一掌。

方田錯瞪大眼睛:「你來真的?」他捂著胸口,不可思議的看着羅儀,「你就真的一點都不念舊情?」

羅儀笑笑:「舊情?舊情是什麼?是你頻頻傷害我呢,還是你踩在我心口最疼的位置一步步往上爬呢?或者是你利用我想要除掉藍曦若?再或者……是你一次次不顧我的死活,利用感情綁架我為你做事?」

「方田錯,你告訴我,哪一件是舊情?」

他的眼中完全沒有了從前的溫和,面對方田錯,他有的只是恨意以及……冰冷!

方田錯咽咽口水,顫抖著退回去;「你你你,你別過來!」

羅儀笑着,眼中的冰冷越發明顯。

「羅儀,你如此不仁不義,別怪我不客氣了!」方田錯忽然說出這麼一句話,直接催動靈力,直攻要害。

羅儀笑着:「不仁不義的是誰?還有,方田錯,你什麼時候對我客氣過?」

方田錯被他說的一陣難受,心裏就更氣憤了。他就是不明白,為什麼好好的兩個人,最後就變成了這個樣子,按照他的計劃,羅儀應該會死心塌地的跟着他的才對!

不對,都是藍曦若的錯,都是他的錯!

就是這樣,沒錯,就是這也樣!

方田錯的眼中閃現著瘋狂:「你讓開,我要找藍曦若,我要殺了她。我只要殺了她,你就能變回以前的樣子了對不對?羅儀,你和我回去,我們再向從前那樣好不好?」

羅儀直接一劍刺進方田錯的身體:「你想多了,我要是再和你回去,才是傻子。方田錯,你應該比誰都清楚的吧?到底是誰的錯,你心裏更清楚吧?」

「只是現在你沒有機會了!」

羅儀說着,劍利落的直接刺穿了方田錯的心臟。

一瞬間,他的心劇烈的疼了一下,但同時,他似乎也重重的舒了一口氣——終於……終於解脫了。他終於不用活在方田錯的陰影里了。

於他而言,方田錯就是他前半段人生當中的一場噩夢。現在,他醒過來了。

夜華傲自始至終都只是看着,沒有伸手幫忙。就像是藍曦若說的,這件事情需要羅儀自己親手解決才行。

再之後的之後,所有的隱世高手全部都出動了,就像是商量好了一樣,全部都在這個時候找上了藍家。

所有人一起出動。

藍曦若的眼中帶着寒光。她很清楚,這一仗至關重要,只要他們打贏了,這個大陸之後就不會再有麻煩了。

方田錯已經死了,剩下的隱世高手雖然厲害,但也不至於太棘手。

藍曦若在空間里進行攻擊,但也攻擊不了幾下,因為她感覺的出來,只要她催動靈力,那些蠱毒就更活躍,吸收生命力就更加迅速。

「娘親,你別攻擊了,休息吧!剩下的交給我們!」夜白赫很是擔心藍曦若的身體,喊道。

「若兒,休息吧,兩個孩子不會有事的!」夜華傲也開口道。

藍曦若皺皺眉,最終還是沒有說話。

她確實需要休息了,靈泉水很溫和,似乎在滋養她的身體和靈魂。

夜白赫和夜白璃兩個孩子雖然年紀小,但攻擊力道十足,隱世高手們本來沒把她們當回事,但是對戰了幾招之後才發現他們簡直是太小看人家了。

兩個孩子簡直是逆天了!

藍曦若看着他們,本來還想要指揮一下的,但是身體實在是撐不住了,她只能沉沉睡去。

大概是欺負兩個孩子年齡小,所以和兩個孩子對戰的是兩個大塊頭,看起來很是凶神惡煞,一拳頭就能把兩個孩子打趴下。

但是兩個孩子雖然小,但身體靈活啊。憑藉這個優勢,兩人很快就把大塊頭給逼到了崩潰的地步,倒是爽快的很。

夜華傲從餘光里看到兩個孩子的樣子,嘴角微勾:那是他邪王的孩子啊!心裏簡直是自豪的很。

這些隱世高手們大概也知道這場戰爭的重要性,全部都像是不要命了一樣的攻擊,發動的全部都是大招數,打到最後,這群人居然吃了禁藥,強行提升了自己的修為和實力。

這下子,夜華傲這群人的壓力就加大了很多。

兩個孩子面對了兩個看起來很是秀氣的男子,他們一出手,兩個孩子就感覺到不對勁了。因為他們的修為雖然不算是太強,但是攻擊的形式卻是他們都沒有見過的。

輕飄飄的就像是羽毛一樣完全沒有確定的方向,他們也感知不出來,但是卻能準確的攻擊到他們身上的某一個地方。

這樣的人,很危險!

兩個孩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這種人雖然他們沒見過,但並不代表他們打不過。

他們為什麼會拚命修鍊?還不是為了這一日?

為了這一日,他們吃了多少苦?流了多少血?他們自己都不清楚。

他們就是要在娘親虛弱的時候保護她!他們發過誓的,一定要好好的保護娘親,以生命起誓!

。 牛逼!

風鈴忍不住豎起大拇指。

自己雖然不懂開直升機的流程,但能看出來對方的技術不是一般的強悍。

在直升機起飛之前,這傢伙隨便點點看看,就能設置好各種參數,並讓飛機平穩起飛。

如果不熟悉直升機的各種儀錶與按鈕,動作不可能如此順暢。

風鈴不由好奇起來。

奇怪了,這傢伙什麼時候學會開飛機的?

風鈴這段時間一直在甸國,並不知道陳凌去學習開飛機的事情。

至於鐵旦,直接驚呆。

這技術真的王牌水準。

老大是八星王牌無疑了!隨便操作幾下,就讓直升機起飛。

說真的,自己沒少坐直升機執行任務,但從沒見過哪個飛行員技術這麼好,能這麼快起飛成功。

不愧是老大啊!

鐵旦一臉佩服,情不自禁地喃喃道:「原來開飛機這麼酷炫,太帥了,俺是不是也得考慮一下學習開飛機?體會一下翱翔天空的感覺。」

陳凌聽到這話,咧嘴一笑。

這小子說得不錯,開手機卻爽,但不是誰都能這麼快成為飛行員。

自己要不是有空天獵殺技能的幫助,說不定現在連飛機都沒得摸。

下一刻,陳凌猛然推動操作桿,進行加速。

轟轟。

阿帕奇在陳凌的作用下,猶如雄鷹展翅,急速沖入雲層。

而鄧旭速度也不慢,開著另外一架阿帕奇緊跟著升空。

這個時候,地面出現一支浩浩蕩蕩的隊伍,數十輛普通越野車與軍用越野車,同時在馬路上飛馳,場面非常浩大。

普通越野車上面的人都是王登的人,而軍用越野車上的人都是陳凌的人。

在隊伍的前方,兩輛M1主戰坦克開路,中間還有4輛車,拖著四門威武的神火炮,還有各種炮彈。

轟轟。

軍車的聲音夾雜著坦克的轟鳴聲,響徹四周。

只要是大隊經過之處,地面都好像發生五級以上的大地震,不停地震動,煙塵滾滾,而路邊兩旁的樹木也搖晃個不停。

這麼大動靜,當地的甸軍當然已經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