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網上關於雪肌集團的輿論,依舊是無比的惡毒,所有人都在謾罵雪肌集團。

葉菁菁也在時刻關注這網上的輿論,並且在葉天傾教訓白炫的時候,葉菁菁還對她雇傭的水軍,下達一個命令。

讓他們就雪肌集團的事情,在加一把火,加足馬力的繼續潑髒水。

結果!

隨着這個命令的下達,各種更誇張和離譜的言論,就開始在網上出現了。

比如,沈清雪和李子涵,乃是某位大佬的小老婆。

又比如!

他們還是老賴。

除此之外,還有更離譜的說沈清雪的父親乃是討飯,李子涵的父親是共犯,他們乃是罪犯的女兒。

現在那些水軍,已經喪心病狂的開始往沈清雪和李子涵家人的身上,開始潑髒水了。好在龍一有先見之明。

他在發現網上的輿論,開始變得不對勁的時候。

便是自作主張的,讓人悄悄的迷暈李健嶺和李素琴。

現在!

他們老兩口,正睡得香甜,倒是不知道網上發生的事情,也不知道這些惡毒的輿論。

雖然是自作主張,但當他將這事彙報給葉天傾后,葉天傾卻是誇讚他幾句。

畢竟!

如果讓李健嶺和李素琴,看到這些輿論的話,誰也不敢保證,他們老兩口會不會氣出一個好歹。

與其那樣,倒不如讓他們睡一覺,等到他們睡醒后。

網上的輿論,也已經被清理乾淨,雪肌集團的危機也已經被葉天傾解除,到時候一切都彷彿是沒發生過,他們也不會被氣到。

這樣豈不是美哉?。 楊凡選擇接下了秦寶兒的挑戰,作為歷史上第二個接受第十名挑戰的參賽者,楊凡的名字被此時的很多訓練家深深的記在了腦海中。

第十場擂台賽!

楊凡海市道館館主對戰聯盟天才秦寶兒!

「這隻精靈……是秦寶兒的王牌精靈吧?」

看到乘龍的瞬間,控制室內蕭凱好奇問道。

「嗯,秦家的秘技似乎也是水系精靈專屬的,而且據說秦寶兒是年輕一輩中唯一掌握秦家秘技的繼承人,乘龍的實力在三年前就已經達到了天王初級!」

黑影人微微頷首。

這和之前那名天王中級的噴火龍完全不同,秦寶兒的乘龍實力可是實打實的靠自己訓練對戰晉陞到天王級的。

同時秦寶兒自身和乘龍的默契也不用多言。

在三年前就達到天王初級的秦寶兒,現在的實力肯定越發恐怖!

「秦女神的乘龍啊,看來這楊凡……」台底下的眾人看向楊凡和長耳兔。

這一次。

要是楊凡和長耳兔不能表現出像利歐路那樣的戰績的話,可能真的會敗給秦寶兒也說不定。

至於其他不了解秦寶兒的人,雖然不知道乘龍究竟達到何種實力了,但是作為訓練家的直覺,他們卻能感受到來自乘龍的那股強大的壓迫感。

這是獨屬於高階精靈對於低階的壓迫!

滴答……!

隨著乘龍的出現,強大的水氣如同吞鯨之勢般將整個擂台的天空全部淹沒,天空中也緩緩飄起了小雨。

天氣改變!

雨天!

「沒有動用祈雨,就能改變天氣嗎?」

楊凡看著對面那隻仿若人畜無害的乘龍,心頭也是微微一驚。

這種對於水屬性招式的靈動感,要說秦寶兒沒有下狠勁訓練,是絕對不可能的。

甚至已經能夠讓乘龍上場就直接祈雨……同時就連楊凡都沒有看見乘龍有任何多餘的動作,這種強大至極的能力,也不是一般的訓練家能夠做出來的。

「咪~~」

長耳兔有些討厭的用力甩了甩自己毛髮上的雨滴,它是很討厭的雨天的。

同時對面這隻乘龍帶給它的強大壓力,它也能瞬間明白,這絕對不是一個好對付的對手。

瞧見長耳兔那副不適應的模樣,蕭凱有些搖搖頭,果然對上這些大家族的天才,楊凡也沒有幾分勝算嗎?

「第十場擂台戰,對他來說可能還太早了。」

「差不多,當初的楊業都是動用了三隻精靈才勉強勝利,對戰這隻乘龍,楊凡的勝算不會太大……」

第十次擂台戰的難度,觀看比賽的人都是有目共睹的。

特別這次的第十關,是有秦寶兒親自上場挑戰的,關鍵這楊凡還真的答應下來了。

所有人都覺得楊凡很有可能會栽倒這場比賽上。

然而。

楊凡看到乘龍的時候,和其他人的想法卻有些不同。

「乘龍嗎?看來這次我佔便宜了啊。」

不得不說。

這個世界上,其實很多人都只是憑藉著自己的想法去判斷精靈種類。

乘龍可是水加冰屬性的!

同時擅長遠距離進攻,對於近距離的小範圍攻擊可是沒有太大的辦法。

但是楊凡的長耳兔在前段時間對戰的時候,可是專門通過系統的建議,對長耳兔在近距離小範圍內的對戰進行了地獄訓練。

這其實也是之前在海市那場比賽中,對戰流氓熊貓總結出來的經驗。

僅僅只是身體不爽了片刻,感受到乘龍釋放出的水氣的長耳兔,雙腿驟然間爆發出恐怖動能,擂台瞬間出現了兩個圓坑!

身體活躍起來的長耳兔,讓它已經可以無視這些遮蔽視線的水氣和雨滴。

雖說現如今長耳兔的實力不過天王初級,但憑藉著獨屬於它的報恩招式和z技能,可是能夠偶爾打敗楊凡的暴鯉龍。

所以面對實力比它強大的乘龍,自然也不會產生害怕這種情緒。

呼——!!!

就在所有人感受到乘龍的強大壓迫感,非常不看好楊凡和長耳兔的時候,一道破空聲瞬間席捲整個擂台。

對面的乘龍也是氣息頓時一凜,此時它釋放的壓迫感已經被長耳兔破空襲來的氣勢給全部擊潰。

如果是之前它釋放的氣息是讓所有人都感到壓迫的話,那麼此刻從長耳兔身上所散發的就是那種毫不留情的凌厲攻擊!

就彷彿讓乘龍感受到自己整個身體,都已經不屬於自己掌控,甚至隨時都有可能被對方接連不斷的攻擊給破壞得一乾二淨!

轟!!!

砰砰!!!

擂台之上。

長耳兔瞬間舒展開自己的身體,對著近在咫尺的乘龍做出了各種難以想象的關節動作。

甚至在拳頭上蒙上一層細膩的白光之後,長耳兔的全身都成為了進攻的武器!

見到乘龍遭受到接連不斷的攻擊,秦寶兒也是瞬間就反應了過來。

「水波動,隨時拉開距離!」

秦寶兒的命令下達,乘龍也是頓時就朝著進攻的長耳兔發射出水球,水球在即將碰到長耳兔的剎那猛然漲大,形成了一個龐大無比的水牢,企圖將長耳兔困在其中。

可事實總是事與願違!

「電光一閃!」

楊凡的聲音響起。

同時間,長耳兔的速度再次拔高一截。

幾乎是瞬間就消失在了乘龍和秦寶兒的眼前。

「這……不好!水流環!」

長耳兔的失蹤讓秦寶兒有些慌亂,但經過無數次戰鬥的她還是很快冷靜下來,幾乎是短短的幾秒就判斷出了長耳兔的進攻方向。

那就是乘龍的視角盲區,脖子下方的區域。

可是待她出聲時已經晚了。

一道黑影瞬間出現,手中還不斷閃爍著雷電光芒。

雷電拳!!!

砰!!

瞬間。

雷光炸現,巨大的轟鳴聲響徹在整片賽區!

乘龍的身形也被打飛出去,但水流環卻讓它不至於一擊就失去了戰鬥能力,甚至這一擊也帶給它很大傷害。

感受到身體已經有部分不受自己掌控而微微顫抖,乘龍的表情一凜,緩緩起身,集中精神忌憚的看向長耳兔。

這一幕。

讓不少人都長大嘴巴,露出了難以置信之色!

「怎麼會……?」

「又是一隻潛力和實力都恐怖的精靈?!」

「這隻長耳兔的身體控制……簡直比之前的路卡利歐還恐怖!」

在長耳兔發動進攻的一剎那,強大的身體聯動控制能力,一瞬間讓這些經驗豐富的訓練家判斷出了長耳兔的實力層次!

能夠在一剎那就逆轉乘龍帶來的壓迫感,甚至還逆轉戰局隱隱佔到上風,釋放出如此恐怖的連續攻擊!

這隻長耳兔……

絕對不是表面上看上去那麼簡單而已!

它的真實實力絕對強的離譜!!! 姜道韓也不知道哪兒來的膽子,吹了一聲口哨,喊道:「少帥,夫人舟車勞頓甚是辛苦,您這樣,不夠誠意吧!親一個唄!」

姜道韓自己作死還不夠,給前後左右的將士和軍醫使眼色,鼓勵他們一起起鬨,結果就成山呼海嘯的「少帥,親一個了……」

趙南貞堵住葉卿楊的路,「怎麼辦?要不就滿足下我這些沒見過世面的兵蛋子?」

葉卿楊一把拿下掛在脖子上的聽診器,推了一把已經貼上來的趙南貞,自己就忙不擇路小跑着走了。

身後又是山呼海嘯的狂笑聲。

趙南貞眉眼唇角含笑的橫了大家一眼,壓根兒沒人怕這樣的少帥,歡呼聲只增不減。

天已經是半黑半麻的狀態了,葉卿楊這慌不擇路的一通亂走,連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往哪兒走呢!

腳底下是堅硬的冰溜子,皮靴踩上去,若是沒有點技巧,隨時就會摔倒。

趙南貞大步跟上,「葉卿楊,你走反了,你這是去哪兒?那是去行營外面的方向,停下來。」

葉卿楊繼續走,嘴裏還在罵罵咧咧,結果一個打滑,葉卿楊雙臂亂揮,手裏的聽診器都差點被她扔出去,一個後仰,「啊啊啊……」的幾聲哀嚎,葉卿楊就穩穩地倒在了一個結實的懷裏。

葉卿楊自然知道是趙南貞,可她還是一通揮手拍打,「放開我,臭流氓。」

趙南貞從身後把人抱緊,「冷不冷,嗯?」

葉卿楊忽然想到,趙南貞剛才貌似沒戴口罩,一個着急就喊道,「趙南貞,你沒戴口罩,快放開我,我給你拿個口罩戴上。我才從重病區出來,身上有細菌……」

「細菌早都被凍死了好么!」趙南貞抱着她道。

「不行,你必須戴口罩,我才給大家下了死命令,你要配合我的工作。」

「好!」趙南貞說着就把人鬆開,搬轉過來,看着她的眼睛,「受的住這天氣嗎?」

葉卿楊低頭在白大褂口袋裏給他掏口罩,「我說受不了這鬼天氣,你好像可以把我立馬送回去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