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燈啊…

他早已對這個大蛋糕眼饞了好久好久。

但他不能現在下場,沒看其他巨頭也都還處在觀望狀態嗎?

再有一個月…

煤油公司就能有自己的電燈、電線以及發電機了!

到時候。

憑藉陳家幾百年來的底蘊(資金)。

陳新奎就不信,還不能從通天電氣手中搶到蛋糕?

即使顧凡已經先一步搶佔了市場。

但他不怕,甚至有信心和通天電氣「」南北分治!」

就在他心中思緒紛飛時,辦公室的門被敲響。

「咚…咚…咚…」

「進來。」

陳新奎睜開銳利的眼睛,心中暗道。

「是該解決冬條國際了!」

……

冬條迅在秘書的恭敬帶領下進入辦公室。

待看見辦公室後面的陳新奎時,他頓時鞠躬問候道。

「新奎桑,真是好久不見!」

「冬條君,請坐。」

陳新奎沒有太多表情,只是淡淡揚手示意道。

相比之前他的卑微。

在有了電燈這個底氣在後,他就已經恢復作為一家巨頭公司的總裁權威了!

冬條迅雖然心中疑惑,但還是依言坐下。

雖然他不明白一個有求無他的人,究竟有什麼底氣能夠和他這副姿態?

難道是想要再訂購一批新式煤油,但因為怕他加價,所以故意如此?

想到這裏。

冬條迅頓時開口道。

「新奎桑,不知你叫我來為的是什麼事?難道是還想再訂購一批新式煤油?」

「實在抱歉,新式煤油現在在國際市場上非常緊俏,您若是想要的話,得……」

得加錢!

冬條迅笑眯眯。

70元一桶,是國際市場的幾倍之巨。

但他依然不滿足,能多褥褥華人市場的羊毛就多褥!

因為在他看來。

煤油公司已經堅持不了多久了!

未來…

是電燈的天下! 不知名精神力源的崩解讓熊起暗嘆可惜的同時更感凜然。

如果說先前它只是有七成把握這一切是人為佈局,現在這種把握則是達到了九成!

可知道了這些也沒用,它根本弄不清楚這局是誰佈下的。

甚至不知道佈局者有何意圖,是善是惡。

「呼—」

熊起吐出一口氣。

因氣中有水分,迅速被凍結為細密的冰霜,匯入周圍的冰霧中。

「我們該回去了。」熊起扭頭對白雪、聶雪瓊道,「我在此處獲得了補天秘法的傳承,必須回去儘快搜索所需寶物,才能早日修補這處世界漏洞。」

白雪仰頭看了看天空持續垂落的冰瀑,才又看向熊起,問:「有把握嗎?」

熊起搖頭,「沒多大把握,但必須一試。」

白雪嘆道:「沒想到你會為了救世如此儘力。」

以白雪的眼界和見識,如何不曉得,即便這個世界生靈滅絕,熊起也不會死。

所以熊起救世可以說基本出於心善。

熊起笑笑不接話。

自家事自家清楚。

它哪裏是心善,完全就是不想老巢環境改變,順手為之。

施展這補天秘法又不需要它犧牲什麼,也就是耗費些時間、精力而已。

大概白雪不知道這些吧。

它也懶得解釋。

隨後兩熊一人向南走,往冰霧外面走。

等到了冰霧外,熊起便對白雪、聶雪瓊道:「你們慢慢走,我先一步趕回去。」

算算時間,它和聶雪瓊出來也差不多有十來天了,等趕回去估計就接近半個月。

這麼長時間,大雲還不知道因大雪災變成了什麼樣。

熊起懷疑它若是長時間不回去,才建立沒幾年的大雲帝國說不定會崩。

和白雪、聶雪瓊分開,熊起便以最快的速度趕路,如風似電。

不到一天的時間,它便出現在雍地。

它在天空中發現,這裏也變得如大草原一般白茫茫一邊,連城市的蹤影都看不見了。

奇怪之下,熊起落入一座城池中查看,這才發現城中人都已經離開,許多東西都被搬走了。

『看來大雲已經在進行南遷了。』

熊起想到。

它覺得這是個聰明的、穩妥的決定。

在熊起離開前,大雪災就殃及十九省之地。

若要南遷,決不能十九省一起南遷,肯定是從最北邊的開始遷移。

而事實上,在熊起離開時,大雲靠北邊的一些區域百姓已經難以存活下去,都在苟延殘喘。

可以想像,即便熊起一去到極北之地就解決掉了大雪災的成因,這些大雲最北邊的區域也撐不過化雪期。

這麼大的雪災,如此多的積雪,即便是請來如司馬德炎那般的火系神府境製造火類天災,想要積雪融化到一定程度也需要至少七八天的時間。

何況利用火系天災迅速融化積雪還有可能釀成洪災。

畢竟利用一種災害化解另一種災害的方法,都沒有史書記載過,人族也沒什麼經驗,一時間很難較好的實踐。

綜合上述種種因素,先將北部一些區域的百姓南遷就成了必然。

果然,熊起繼續往南走,等到了原雲國地界,便瞧見了一些遷徙的隊伍。

哪怕有熊起指導出的一些發明,大雲帝國如今在生產力上也只能算封建時期。

即便是帝國準備充足,吏治清明,律法嚴厲,也難以保證每個遷徙百姓的安全。

因此熊起匆匆一望,便瞧見遷徙百姓中有不少體弱之人直接倒斃在路上。

也虧得如今已經是大靈潮起后七八年,尋常百姓體質也得到了極大增強,否則凍斃在路上的人只會更多。

這樣的小事熊起管得了,卻沒時間去管。

它加快速度,半個時辰不到便進了莜都。

相較於半個月前,莜都人氣要旺一些。

因為不少南遷隊伍將莜都當成了一個大的中轉站。

另外這個初生的帝國也開始漸漸適應了這場大雪災——人類的適應力之強在眾生之中絕對能排入前列,前世今生的許多例子都證明了這一點。

再可怕的災難,只要無法一次將人滅絕,人便有可能適應它,甚至在將來戰勝它!

熊起悄無聲息的現身在資政殿外,便聽見裏面傳出雲瑤冷肅的聲音。

「朕三令五申,南遷乃當前我大雲頭等大事,任何官吏膽敢貪墨相關物資一絲一毫,皆斬不赦。

大員縣竟然還敢頂風作案,如此情況還有什麼可說情的?再有求情者一律下牢審辦!」

「臣等遵命!」

『有這樣的氣場和決斷,當初那個少女是真的成長為一代女帝了。』

心中如此感嘆了一句,熊起便閃身進入了資政殿。

熊起的突然出現讓雲瑤和幾位重臣都愣了下。

旋即雲瑤就露出喜色,直奔下玉階,來到熊起面前,仰著頭道:「熊大人!」

大約不知道該說什麼,她只激動地叫了一聲。

熊起則直接道:「我已在極北之地查探得大雪災的成因,此時一言兩語難以說清。

但若想解決,或者說緩解大雪災,須得施展補天秘法。

此秘法需要很多寶物作為輔助材料,你可令人立即去着手搜集,越快搜集到越好。」

「嗯。」雲瑤應了聲,然後就偏頭喊,「筆墨伺候!」

「不必。」

熊起說了一聲,雲瑤御案上的筆墨紙便在一股清風縈繞下動了起來,以常人肉眼難辨的速度書寫起來。

只過了片刻,就書寫完幾大張宣紙。

筆落下,熊起這才道:「我都寫在了上面,令人分抄即可。」

雲瑤立即吩咐了下去。

接着,熊起才向雲瑤及趙柄等大雲重臣講述了大雪災成因。

當然,它並沒有將所有的事都講出來。

其中與簽到系統、玄卿有關的它都沒講,也沒說那個恐怖的猜測。

因為若將那猜測說出來,傳出去恐怕會讓整個大雲都人心浮動,進而釀成人禍。

它只需讓雲瑤等人大概明白為何要補天就行了。

雲瑤聽完如何想且不說。

趙柄等重臣不論是信不信,都沒有異議。

因為能呆在這資政殿議政的都是真正的聰明人,很清楚一件事——沒有熊起就沒有今日的大雲。

甚至,只要熊起想,今日的大雲也可以消失。

所以熊起讓做什麼他們照辦就是了。

無力反抗,那就躺平享受嘛。

【第二更。】 「媽呀!這位是?」高薇薇故意提高聲聲調,引起父母注意過來看。

「她是若馨,跟妳長得有點像的女孩。」

聽父母這口氣像是認識,還有那個樊紀天的怎麼拿著別人照片跟她對比,原來是因為她們長像有點相似!

可這又怎麼回事,為什麼父母安然無恙的在這,通常不是應該受傷躺在病床嗎?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Post rating: 0 from 5 (according 0 vo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