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也沒想到,事情會發生這麼大的變化。


葉一凡雷厲風行,直接將林建龍給報銷了。

“啊!沒呼吸了,怎麼回事?”


樓下傳來一聲驚叫,這更讓二樓的衆人爲之震驚。

“葉一凡,你是不是些過了?”

寧桃上前提醒道。

“這世界上,沒有人能可以讓李欣怡流淚。”

冷漠的看了看寧桃,葉一凡也懶得理會在場的衆人。

走到驚呆了的李欣怡身邊,牽住李欣怡的手,離開了現場。

衆人一直看着葉一凡和李欣怡徹底消失,這才一個個的回過神來。

“這傢伙,到底什麼來頭,出手這麼狠辣!!”

“簡直雷厲風行。”

“林建龍就這麼被報銷了?”

很顯然,衆人還沒有回過神來,仍然處於極度的震驚之中。

人羣之中,徐志宇目光閃爍,他一直在靜悄悄的看着這一幕,心中不寒而慄“葉一凡,我知道你是狠人,沒想到你這麼狠,連林建龍這等人物,也說幹掉就幹掉,甚至沒有任何的拖泥帶水!”

而不遠處。

另一個對手,李成明,他更是有些顫抖。

“李成明,你沒事吧?”

女人安慰道。

“沒……沒事,我能有什麼事,葉一凡就算再厲害,他也不敢動我李成明!”

李成明心虛的說道。

嘴上說着不怕,可是心底裏早就已經開始顫抖,想着自己和葉一凡這樣的作對,居然能活到現在,簡直是個奇蹟。

“那我們回去吧?”

女人拉着李成明的手說道。

“走……這件事我必須回去向爺爺報告才行。”

李成明點頭。

來到一樓的時候,看着倒在廢墟之中的林建龍,李成明深吸了一口氣。

“葉一凡,不管這五年發生了什麼,你動了林建龍,他的家族不會放過你,這件事,有你好受的!”

……


另一頭。

樓上的一個包間裏。

寧桃拿出了電話,給正在國外的龍雨恆打了電話。

“總裁……事情的經過就是這樣的。”

龍雨恆在電話裏抱怨道“我纔剛離開,葉一凡就鬧出這麼大的事情,這該死的葉一凡,我就知道他不是省油的燈。”

“總裁,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寧桃問道。

“還能怎麼辦,這件事只能我來善後。”

龍雨恆不爽的說道。

“總裁,一個林建龍好善後,可是林建龍的背後,可是牽扯到了那個人!”

寧桃言道。


“這……”

電話裏,龍雨恆猶豫了一下,說道“這樣吧,這件事情暫時先壓着,等我回來請示我爺爺,至於後面該怎麼做,一切讓我爺爺來決定吧。”

“只怕壓不住,現場很多人都看到了。”

寧桃直言道。

“我立刻回國。”

龍雨恆叫道……

另一頭。

葉一凡帶着李欣怡,坐在回去的車上。

李欣怡一直處於呆愣之中。

海賊之波塞冬 還在想這件事?”

葉一凡問道。

李欣怡沉默不語,顯然還沒有回過神來,葉一凡之前的一番操作,簡直太霸道,太強勢了,同時,這件事也必然會帶來一定的後果!

這是李欣怡無法接受的事情。

“有掌門在,一切都不算事,你大可以放心。”

前面開車的雷震天無所謂的笑道。

“下車!”

李欣怡看了看車內的葉一凡和雷震天,忽然要求下車。

車子停在了一個小公園旁邊。

李欣怡走下車,一個人走向了黑漆漆的公園裏。

“你先回去吧,我去看看。”

葉一凡示意雷震天離開,他則是快速的追了上去,找到了李欣怡。

見到李欣怡一個人坐在涼亭裏,葉一凡走來坐下。

沉默了許久。

李欣怡終於說話了,她轉身看向葉一凡,抱怨道“本來只是一件小事,你爲什麼要那麼衝動。”

“因爲你流淚了。”

葉一凡淡淡說道。

“你……”

李欣怡幾乎無話可說,這話差點讓李欣怡內心都融化了,身爲一個女人,被男人這般寵愛和照顧,甚至不容許有一滴眼淚。

這般溫暖,足可以融化冰川。

閃婚老公不靠譜 ,她這些年來,從未感覺到這樣的溫暖,這樣被人保護的感覺。

下一瞬間,李欣怡再次落淚了。

心情矛盾和複雜。

“又哭?”

葉一凡看了看李欣怡笑道“你不是挺堅強的嗎?今天怎麼老是哭呢?”

“你是個笨蛋!”

李欣怡哭着對葉一凡罵道“就算你想保護我,想要彌補這五年來的愧疚,你也不能這麼衝動!”

“現在你爲了我,惹出這麼大的麻煩,我看你以後還怎麼在天海市立足?!”

看着李欣怡不斷地抱怨責罵,葉一凡笑了。

“都這個時候了,你還能笑得出口?”

李欣怡責罵道。

“你是在關心我嗎?”

葉一凡微笑。

“才才……纔沒有呢。”

李欣怡低頭說道。

“那你這麼激動,比我還不淡定。”

葉一凡笑道。

“我是恨你,你就會給我惹麻煩,這件事雖然是你做的,但事情是我引起的,所以我也脫不了關係,葉一凡,你再次連累了我,你知道嗎?”

李欣怡看着葉一凡叫道。

“真的只是這樣?”

葉一凡再次看着李欣怡,問道。

“還……還能怎麼樣?你以爲我會關心你嗎?”

李欣怡的聲音如同蚊子一般“絕對不可能的,我怎麼可能會關心你的安危呢,我擔心的只有我自己……”

“真這麼想?”

葉一凡再次笑道。

“當……當然……”

李欣怡點頭,但是看起來有些心虛,說話都結巴了。

“那就太好了,本來我還怕你擔心我呢。”

葉一凡忽然拍了拍李欣怡的肩膀笑道“你如果擔心我,我還有些不適應,既然你心裏面擔心的是你自己,那我可就放心了。”

“葉一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