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之上,兩個人影落下,一個是執法長老孟不凡,一個則是傳功長老肖春秋,兩人皆血染戰袍,剛才的一戰同樣是慘烈的一戰。

「你們一起來吧……」龍天罡忽然對楚天歌等人說道。

「龍天罡,你太看得起自己了……」楚天歌不悅道,不過很快楚天歌就閉嘴了,因為龍天罡身後浮現出一片朦朧的藍光,從骨子裡,他感受到這種淡淡的柔和藍光很不好對付。

一種如夢如幻的感覺開始瀰漫,所有人都彷彿入墜夢境之中。


「不好,這是天罡三劍第三招夢之劍!」孟不凡如夢初醒,大聲喝道,他臉上寫滿了恐懼和絕望。

天罡三劍之中的最後一招,也是威力最強大的一招,夢之劍!

就算是天罡劍派歷代掌門人,多數也沒有能力學到此劍,孟不凡從來沒有想到龍天罡居然連這一招也能用出來,按理說這一招已經失傳了才對!

楚天歌如臨大敵,納蘭楚才掙扎地坐起來,孟不凡臉色鐵青,韓劍滿臉的絕望……這就是天罡三劍之夢之劍的震懾力,劍未出,天下已動!

楚天歌退後幾步,打算逃走,他知道這是龍天罡的最後一擊了,將這一招避開才是王道,這個時候沒有必要硬抗這一擊。

「王爺慢走,這一招只能面對,不能逃避,因為這是在夢境之中發動的一擊,根本無路可走!」關鍵時刻,納蘭楚才開口阻止,作為地煞宗的掌門人,他對天罡三劍的了解絲毫不比一眾天罡劍派長老差!

「什麼?夢境之中的一擊?」楚天歌一陣意外,沒有想到天下還有這樣的攻擊方式,簡直是匪夷所思啊!

一陣幽藍色的光芒籠罩了楚天歌幾人,幾人眼睛緊閉,額頭上冷汗連連……

「還不快走?」龍天罡一聲大喝,回頭對武浩等人說道。

武浩如夢方醒,龍天罡之所以將楚天歌、納蘭楚才、孟不凡、韓劍四人籠罩在夢之劍的攻擊範圍之內,就是為了給武浩等人營造出一個逃命的機會。

「快走!」傳功長老肖春秋一聲大喝,率先帶人突圍,孟不凡一脈的五長老、七長老趕緊阻止,但是少了頂級高手的牽制,肖春秋等人還是在包圍之中撕開了一個口子,向著天罡劍派的南方飛去!

南方多山川,只有進了山林,這些人才有逃命的機會。

「此路不通……」楚國七雄之一的納蘭沖飛天而起,帶領上百個地煞宗弟子擋在了眾人面前。

馬若愚等人一陣絕望,面前這些地煞宗的弟子都是地煞宗的佼佼者,就算是一對一,疲憊不堪的眾人都不是對手,更別說眾寡懸殊了。

難道天罡劍派最後的精華也要損失殆盡了嗎?

「殺!」肖春秋一聲怒吼,一道海藍色的巨劍浮現在天空之中,而後像是開天闢地的戰斧一樣斬下,納蘭沖立刻有多遠滾多遠!

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嗎?天罡三劍的名頭實在是太駭人了!

納蘭沖可以跑,但是地煞宗的其他弟子可是跑不了,三分之二以上的地煞宗弟子在海之劍之下化成了灰燼……

「你們快走,我留下來擋住納蘭沖!」肖春秋冷聲說道。

「師傅……你帶著眾人走,我留下來對付納蘭沖!」劍痴開口,這個時候誰留下來誰,誰就意味著放棄了生的希望!

「壞了,武浩大哥呢?」蕭靈兒忽然開口說道。 原本算計著會讓徐府大為難堪的玉佩,此時此刻卻是讓林夫人嘗到了苦果。

「娘,別為難遠哥哥,是瑩瑩自己不好,不關於遠哥哥的事。」張瑩快步走到了柳茹身邊,拉著柳茹的手一邊用眼角瞄著林遠,一邊小聲的哀求道。


林遠聽到張瑩的話,頓時就對張瑩的印象大為提升。

看著就算是處於傷心難堪之中,也依然為他著想的張瑩,他的心裡不禁湧起一道暖流,覺得自己並沒有看錯人,張瑩果然是個好姑娘。

「瑩瑩你糊塗了!」柳茹氣憤的看向了張瑩,恨鐵不成鋼的道,「被林府這麼一鬧,你的清譽都沒了,要是不讓他們給個交代,你今後該怎麼辦?」

「是瑩瑩命不好。」張瑩再次流淚。

「我可憐的女兒!」柳茹反手重新將張瑩給摟進了懷中,悲痛欲絕的哭喊著。

柳茹母女倆的哭喊聲不停地傳進林夫人的耳朵,氣的她的臉一會兒青一會兒紅的,胸膛劇烈的上下起伏著。

此時,主戰場已經移交到了柳茹母女和林夫人手中,徐府的人自然是待在一邊看戲,半點插嘴的意思都沒有。

往日徐大太太最是厭惡柳茹母女那番哭哭啼啼惺惺作態的樣子,可今天看到林夫人在這樣的把戲面前吃癟,徐大太太心裡也不由大為暢快。

果然惡人自有惡人磨,林府不要臉的做出那種齷蹉事兒,自然是得承擔後果才是。

一想到前幾天張閣老那邊派系的人居然明裡暗裡的給徐大老爺施壓,暗示徐大老爺同意林徐兩家的親事,她就是一肚子的火。

哼,敢對徐府動歪腦筋,讓你們吃不了兜著走!

「徐大老爺,這就是你們徐家的態度?」林夫人氣得不輕,滿臉怒氣的看著一直沒有開口的徐大老爺。

「這是林家和張家的事情,與我們徐家何干?」徐大老爺慢悠悠的說道。

「好好好!」林夫人怒極反笑。

張瑩看著林夫人實在是氣得不輕,淚眼婆娑的對著林遠道:「遠哥哥,你們快走吧,瑩瑩沒有關係的。」

「徐……張妹妹……」林遠張了張嘴,不知道該說什麼。

林夫人瞧見都到了這個時候,張瑩居然還敢恬不知恥的當著她的面勾引林遠,瞬間怒火就衝破了理智,怒道:「少在這裡惺惺作態!遠兒你還愣著幹什麼,趕緊走!」


「遠哥哥,瑩瑩身份低微,配不上將軍府的門第,你回去吧,之前是瑩瑩錯了……」張瑩絲毫不被林夫人影響,望著林遠的眼神,有憂傷,有自卑,更有濃濃的不舍。

林遠不過是個十五歲的熱血少年,他原本對張瑩的印象就十分之好,要不然也不會提議讓林夫人來徐府提親。

雖說過程曲折了點,真相也讓他大為驚訝,可面對著這樣的張瑩,他實在是做不出就這麼離去的決定來。

他看了一眼柳茹手上依然緊握著的玉佩,心中做出了決斷,對著林夫人道:「娘,我想娶張妹妹。」

「什麼?」林夫人一聽,似乎是受不了這個刺激,兩眼一翻,終於暈了過去。

林夫人畢竟是有著朝廷誥命的將軍夫人,她這麼一暈,徐府上下自然又是忙亂了一通,徐明菲看著暈厥過去的林夫人,藏在寬大袖子下的手指不禁動了動。

要不是她年紀太小,此時時機也不對,她真想上前去給林夫人扎兩針,保證林夫人立馬就能清醒過來。

最後,林夫人是被林遠給抱著上了馬車,急匆匆的回林府醫治的。

他們雖然走了,但是事情還沒有完,不過半天的功夫,錦州城裡的人都知道,林府的小公子看上了暫居徐家的張瑩,親自上門提親了。

得知城中出現了這樣的傳言,柳茹真是歡喜得不知如何是好,拉著張瑩就是一通誇讚:「瑩瑩,你今天做得好極了,反正紙是包不住火的,早晚林家的人都會知道他們認錯了人,今兒他們主動上門來提親,咱們先這麼鬧一通,不管怎麼樣,這徐明菲是絕對不可能嫁去林府了。」

「可是娘,林小公子真的會娶我嗎?」張瑩在林夫人面前狠狠的演了一通戲,當時還覺得沒什麼,這會兒回過了神來,雙腿還有些不自覺的顫抖。

「看他今天那個樣子,機會極大。」柳茹看著張瑩,正色道,「接下來你也不能閑著,你得想辦法繼續勾著林遠,只要他堅持娶你,林家也是沒有辦法的……」

柳茹和張瑩母女倆在屋子裡商討著大計,正房中徐大太太也難得的在表揚著她們母女倆。

「這次的事情可真是多虧了柳茹母女了,要不是她們母女這番鬧騰,我還得頭疼該怎麼拒絕林府的求親。老二,你這通房,總算是沒有白收,關鍵時刻總還是出了一點力。」徐大太太一想到林夫人居然被氣暈了,就忍不住開懷大笑。

「大哥大嫂,林夫人就怎麼被氣暈了,林威將軍那邊,怕是不好交代。」與徐大太太相反,徐二老爺臉上有些訕訕的。

沒辦法,雖說這件事情一弄出來,順利的解決了林府想要求娶徐明菲事情,但事情始終和柳茹有關係,他完全沒有想到平日看著乖乖巧巧的張瑩,居然有膽子做出這麼大的事情來,這一時半會兒的,心中自然是有些不能釋懷。

「有什麼不好交代的?」徐大太太止住了笑聲,瞥了徐二老爺一眼,「收下林遠的玉佩,和林遠一起出去私會的人可不是我們明菲,他們林府就算是說破了天那跟我們徐府也是扯不上半點關係。」

「可是……」徐二老爺猶豫了片刻,還是開口道,「林遠說要娶張瑩的事情,又該怎麼辦?」

「該怎麼辦就怎麼辦,這話是林遠自己說出來的,又不是我們逼他的。」徐大太太臉上露出了一個嘲諷的笑容,「要是柳茹母女真的能夠讓林府的人來向她們提親,那也是張瑩的造化,也算是沒有讓她們母女倆白忙活這一陣。」

「林家根本就不可能同意張瑩進門。」徐二老爺無奈的道。

這林家之所以想要求娶徐明菲,為的是將徐大老爺拉上張閣老的那艘船,張瑩一不是徐家的女兒,二沒有顯赫的身份,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會被林家接受的。

林遠這會兒會說出娶張瑩的話,也不過是一時衝動而已,等林遠慢慢的回過了神,肯定會後悔萬分。

「所以我說,這事情要是成了,那就是張瑩的造化,要是成不了……」徐大太太拉長了聲音,「那也不過是竹籃打水一場空,都是命! 就當眾人殺出重圍,好不容易看到勝利曙光的時候,武浩居然不見了……

肖春秋臉上一片黯淡,他知道,這些人之中龍天罡最看重的就是武浩,天罡劍派能否再震雄風,很大的原因就在於武浩能不能逃出升天。

他是天罡劍派的種子,是劍派的希望!

武浩不見了……有兩種可能,其一是已經戰死,第二則是武浩掉隊了,而在這種四面皆敵的情況下,掉隊和死亡幾乎是可以划等號的。

「我去找他……」肖春秋堅定地說.

武浩要是沒了,天罡劍派也就沒有希望了,因此就算拼了命,他也要將武浩救出來。

「我也去。」劍痴冷酷地說道。

「不行!」肖春秋斬釘截鐵地拒絕道,「你必須走,必須帶領剩下的人逃出升天,記住,逃走之後立刻分散開來,而後隱姓埋名,不過發生什麼,堅決不能暴露行藏,天罡劍派的未來就在你們身上呢,尤其是你,劍痴,在成為天武者之前絕對不能暴露自己的行藏!」


就像魯劍一直把魯平當成兒子來養一樣,傳功長老肖春秋也一直將劍痴當成兒子的,所以他不能容忍劍痴有事。

況且劍痴的資質僅僅弱於武浩,一旦武浩真的身死了,那劍痴就是天罡劍派最大的希望,也是最後的希望!

「六長老、八長老,我給你們斷後,你們無論如何都要將最後的這些弟子帶出去,明白嗎?」肖春秋看著第六、第八兩位長老說道。

「是,我們明白。」六長老和八長老對視一眼,而後鄭重地點了點頭。

為了這群充滿希望的年輕人,為了給天罡劍派留下在未來重新雄起的種子,為了給天罡劍派留下不滅的傳承,留下希望,落葉已經戰死,龍天罡冒著必死的危險以一敵四,現在肖春秋也要冒死斷後了,所有人都心頭沉重!

天罡山上,武浩和魯平的戰鬥已經白熱化了!

不得不說,魯劍重點培養的弟子在實力上果然霸道,同樣是天罡四傑,魯平絕對比人魔和狂龍難對付,魯平此人居然已經領悟到了悟道境界!

殺……

殺……

武浩怒吼,盛夏五龍劍、逐月之劍、天罡步……武浩已經將自己掌握的所有攻擊都傾瀉到了魯平的身上,但是依舊不能徹底擊敗魯平,戰鬥的兩人已經成為了血葫蘆,每個人身上都至少也有十幾處的傷口。

武浩鬱悶,魯平更加鬱悶,他已經將吃奶、便秘、洞房的力氣都用上了,可還是不能擊敗武浩,甚至還被武浩壓著打!

身為天罡四傑,身為天罡劍派重點培養的下一代接班人,他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鬱悶?他從來沒有將武浩放在眼裡,可結果居然被武浩壓著打,是可忍孰不可忍?

「是你逼我的……」魯平怒吼,手中的佩劍忽然爆發出一股令武浩心驚膽戰的氣息。

地級神兵,魯平手中的是一柄靈魂覺醒的地級神兵!

「我本來沒想依靠這柄劍,可你既然逼我,那就去死吧。」魯平猛的揮動手中的劍,地級神兵的龐大威壓落到了武浩身上,武浩艱難地將赤炎劍和正氣劍的二合一版本擋在面前,但是依舊被魯平擊飛。

魯平是魯劍寄予厚望的接班人,魯劍在龍天罡預測到這次危機之後,擔心魯平缺乏自保的手段,所以費盡心力為他打造了一柄地級神兵。

結果沒有想到魯平居然選擇了背叛,白白浪費了他一片心血,這柄耗盡魯劍心血的神兵反而成了助紂為虐的幫凶!

叛徒的可惡和可恨之處就在這裡,也許上一刻你還琢磨著和他並肩作戰,替他擋刀攔劍,結果下一刻他就在你背後捅下了最狠的一劍!

虛空之中,光芒消散,龍天罡身體裡面衝出一道亮光,像是流星撞擊地球一樣轟向了楚天歌,同時他的身體像是一片落葉一樣從虛空之中飄落下來……

若有若無的嘆息之聲響起,像是蒼天在哭泣,一代人傑龍天罡努力睜大眼睛,可惜,他已經什麼都看不到了……

「師傅……」虛空之中響起了魯劍的怒吼,魯劍好恨,他恨韓劍,恨楚天歌,更恨自己,正是自己寄予厚望的弟子魯平用龍血毒暗害了龍天罡,不然的話,龍天罡也許還有逆轉的機會!

一代人傑龍天罡就此隕落!


楚天歌等人臉色蒼白,沒有人比他們四個明白剛才較量的可怕,只差一點,只差一點龍天罡就逆襲成功,天罡三劍之中的夢之劍實在是如同鬼魅一樣可怕。

這一刻,再也沒有人懷疑龍天罡的實力,哪怕在身中劇毒,且身受重傷的情況下,他依然差一點用出傳說之中的夢之劍,如果他真的完整地用出此劍,也許戰鬥的結果就會是另外一種結局了。

雖然沒有完整地用出夢之劍,但是他也成功地拖住了楚天歌等四大高手,為門下弟子的突圍和逃生創造了條件。

「掌門……」正在和納蘭衝激戰的肖春秋髮出了一聲怒吼,手中的長劍蕩漾出幾十丈光芒,打算逼退納蘭沖,搶奪龍天罡的身體,奈何此時已經成了強弩之末的肖春秋只能不穿縞素了,非但沒有擊退納蘭沖,反而是被納蘭沖震得大口吐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