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汐一直注意著韓鈺,他一動靈汐就發現了,她上前一步,抓起韓鈺的手。

只見韓鈺食指上有一個小點點,不大,但有點奇怪。

「這是什麼?」

韓鈺想把手從靈汐手裡抽出來,但靈汐抓得很緊,韓鈺沒抽出來。

抽不出來他就放棄了,收了力氣,讓手臂自然的垂下來。

看到韓鈺這副樣子,靈汐都不知道要怎麼對他了。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我出去了。」說完,靈汐就放開韓鈺,離開房間。

靈汐放開韓鈺手的時候,是有放慢速度的,她想著韓鈺只要抓住她開口說,不管是什麼,她都會信的。

可是沒有,韓鈺就這麼讓她走了。

靈汐出了房門,就趴在門口聽裡面的動靜,但裡面很安靜,什麼都沒有傳出來。

「汐汐你幹嘛呢?」

靈汐被嚇了一跳,回過頭來就看見全魏好奇的盯著她看。

「沒。」靈汐搖搖頭,轉身去了旁邊的房間,這是全魏給韓鈺準備的。

本來他是想讓人帶著韓鈺去韓家的,但靈汐直接把人拉家裡了,全魏沒有辦法,只能給他準備一個房間。

靈汐回到房間后就開始回憶,韓鈺到底是怎麼時候不對勁的,她為什麼沒有及時發現呢?

可是靈汐回憶了一圈,都沒有發現有什麼問題,韓鈺一直都是跟她待在一起的呀。

靈汐雖然很想知道韓鈺到底有什麼事情瞞著自己,但她並每一用法術去窺視韓鈺,她不想這樣做。

對韓鈺,靈汐有絕對的尊重。

韓鈺在靈汐出去后,就後悔了,但他始終沒有勇氣叫住靈汐,那件事他真的沒有勇氣開口。

接下來的幾天,韓鈺跟靈汐兩人就像是鬧了彆扭一樣,碰面了什麼都不說,韓鈺每次看到靈汐就低著頭走掉了。

靈汐當時就驚呆了,她都還沒有說什麼呢,韓鈺反而挺拽。

靈汐覺得自己對韓鈺可能是太好了,所以他現在一點也不怕自己了,靈汐覺得這樣不行,她得離開幾天,讓韓鈺知道她的重要。

靈汐決定先去解決賈世霖,再不去她到時候把這個人給忘記了怎麼辦。

靈汐出去的那天,韓鈺並不知道,他像往常一樣出門,想偶遇靈汐,他就是想看看靈汐而已,但今天,他出門后,並沒有遇到靈汐。

韓鈺跟全家的人都不熟,所以沒有人告訴他靈汐出門了。

韓鈺回到房間,想著靈汐是不是發現了自己的小心思,所以才錯開了跟他遇見的時間點。

但過了兩天,韓鈺還是沒有見到靈汐后,終於覺得不對勁了,他問了每天給他送飯菜的那個阿姨,阿姨告訴韓鈺,靈汐兩天前就出門了。

至於靈汐去做什麼了,這就不是她知道的事情了。

韓鈺後悔了,這次他是真的後悔了,他不該放任這件事的,他該跟汐汐解釋的,她走了,她是不是不要自己了?

韓鈺開始胡思亂想,他很想叫自己不要亂想的,但他控制不住自己的腦子。

韓鈺的樣子被全魏看在眼裡,他當然知道靈汐並沒有放棄韓鈺的意思,不過就是出去冷靜幾天而已。

但他就是不想告訴韓鈺,讓他那麼欺負汐汐,活該。

靈汐找到賈世霖在的地方,看了看賈世霖住的地方,發現竟然還挺好的嘛。

靈汐挑眉,她記得賈世霖本事一般,怎麼能夠住在這樣的地方呢?

帶著這樣的疑問,靈汐來到了賈世霖的房子外,到了這裡,靈汐才想起來她沒有想好借口,等會要怎麼開口呢?

「小汐?」

靈汐回頭一看,竟然是韓鈺的爸媽,站在他們身邊的人竟然是賈世霖,有意思了。

「叔叔阿姨,你們什麼時候來這的?」靈汐假裝很驚訝的看著韓爸爸韓媽媽。

韓爸爸韓媽媽也很意外竟然在這裡遇到靈汐了,然後就看了看周圍,「阿鈺呢?」

「他在家,不,在我爸那。」

韓爸爸去開門,讓靈汐進來說。

靈汐進門的時候發現,賈世霖竟然有一雙自己的拖鞋,她看了韓爸爸他們一眼,「他是?」

韓爸爸他們這才想起還沒有介紹賈世霖給靈汐認識。

「這是世霖。」韓爸爸簡單的介紹了一下賈世霖的名字就沒再多說。

「小汐啊,你們這一路上可還好?」

「挺好的,本來我們想著先來安全區看看,然後再回去接你們,沒想到你們也來了。」

這是靈汐來之前就已經想好要對韓鈺爸媽的說辭了。

韓鈺爸媽就對靈汐說他們在靈汐跟韓鈺走後的事情,他們一直待在家裡,後來有安全區的人來找,他們就留了信在家裡,然後來到這邊。

靈汐點點頭,她看了看韓爸爸他們住的地方,也是一個二層小樓,房間應該是夠的,但應該不太方便吧。

「叔叔阿姨,我先回去了。」

靈汐要走,韓媽媽就讓靈汐乾脆帶他們去看看韓鈺,順便接他回來住。

靈汐聽了搖搖頭,「阿姨,你們這三個人住,韓鈺回來應該不方便吧。」

韓媽媽楞了一下,然後才反應過來,靈汐這是不高興了?

「小汐你這是覺得阿姨把世霖帶回家對阿鈺不好嗎?」

靈汐搖搖頭,但也不開口說些什麼,她當然知道韓媽媽他們並沒有這樣的想法,她不過就是不想賈世霖過的太好。

而且韓鈺也不可能跟著他們住,那就更加不能給賈世霖住在這裡的機會來討好他們。

韓媽媽以為靈汐是不好意思說,笑了笑拉著靈汐的手坐到一旁的石頭上。

「世霖這孩子在路上很照顧我們老兩口,我們也就給他個住的地方。」

靈汐笑了笑拍拍韓媽媽的手,「我先回去了。」

韓媽媽看看靈汐,不懂她這是懂自己的意思了還是沒有懂。

靈汐跟韓媽媽出去后,賈世霖就一直關注著她們。

他一直想找機會單獨跟靈汐說說話,現在靈汐來到基地,他知道,靈汐一定是遇到了她父親。

那可是一個最好的背景啊,賈世霖覺得只要跟靈汐搭上,那他就真的是走上人生巔峰了。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男人三十最新章節、男人三十霧裏看花、男人三十全文閱讀、男人三十txt下載、男人三十免費閱讀、男人三十霧裏看花

霧裏看花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閨門醫香:悍妃養夫守則、男人三十、涅槃毒后:冷帝心尖寵、冷帝心尖寵、

。 蘇遠離開了客廳,重新走進了過道里,朝着通往二樓方向的樓梯位置走去。

然而他所不知道的是,在客廳的推拉門被關上之後,沒換多久,昏暗的客廳里突然閃亮起了一抹幽幽的光芒。

那是擺放在客廳里的那台老舊的黑白色電視機突然亮了起來。

電視機里的畫面是黑白色的,並沒有播放什麼內容,只是出現了這樣的一副畫面。

一個昏暗的客廳里,一個看不見正面的老人正端坐在沙發上看着電視,電視機上一片黑白,上面什麼都沒有。

客廳里異常的昏暗,沒有燈光,只有電視那慘白的燈光勉強照亮着周圍。

當然,若是能仔細去看就能發現,電視機畫面里的客廳的擺設基本和這間屋子的客廳的擺設一模一樣,區別只是在於電視機的畫面之中多出了一個老人,而現實之中的屋子裏沒有。

並且在電視機里,牆壁上掛着的時鐘上面的時間是走動的,然而在現實中的卻是一動不動。

一切都顯得很不尋常,充滿了詭異與驚悚。

驀然間,電視機畫面里的老人動了動,也不知道是從哪裏摸出來了一個老式的那種手搖電話,電話整體都是黑色的,僅僅只是看着,便給人一種不詳的感覺,讓人心中不安,充滿陰翳。

老人拿出了電話之後,又獃滯了許久,然後才開始撥打起了號碼,時不時停頓了片刻,像是在隨機篩選,又像是在觸發着某種靈異的規律。

然而對於這一切,蘇遠卻絲毫不知。

此刻他正追尋着方才那突兀出現的聲音前往二樓。

走了一段路,蘇遠看見了通往二樓的樓梯。

沒有絲毫的猶豫,他直接踏了上去,這一腳踩上去,木質的樓梯,頓時發出了嘎吱嘎吱的聲音,聲音在這死寂而又昏暗、逼仄的環境裏回蕩起來了。

「嗯?不對勁!」

然而沒走幾步,蘇遠忽的神色一動,停下腳步。

而這個時候,另一個嘎吱嘎吱的聲音竟然從他的頭頂上傳來了。

彷彿有一個人同樣也正在沿着木質樓梯在下樓,但是隨着蘇遠的腳步聲停止,這個聲音很快又消失了,似乎有個人停在了樓上的某處。

「並不是迴音。」蘇遠眼睛一眯,抬頭往上看。

這角度什麼都看不清楚,昏暗一片,甚至不確定那個腳步聲是在幾樓。

發現了這不對勁的地方,蘇遠意識到了這腳步聲的主人很有可能就是自己找了許久的鬼。

或許就是屋子裏的鬼?

「得先確定一下情況。」蘇遠目光閃動,然後他往前踩了一節樓梯,更上一層。

可怕的情況出現了。

木質的地面發出了一聲嘎吱的聲響。

但緊接着樓上也同樣傳來了一聲嘎吱的聲響,似乎做出了回應,又好像有一隻鬼正在從樓上走下來。

蘇遠心中一凜。

「這樓梯有問題,有隻鬼盤踞在樓梯上?它的殺人規律是什麼?」

現在的情況,已經能夠讓人清晰得意識到,樓上的絕對不可能會是人,因為人不會跟着自己的腳步聲走路,只有可能是鬼。

這老舊的木質樓梯上下徘徊者一隻未知的鬼。

這鬼會跟着上下樓梯的人活動。

也就是說,蘇遠在踩上這樓梯的一瞬間就已經驚動了樓梯上的鬼。

然後鬼要下樓。

而他卻要上樓。

按照這種情況的話在某個瞬間鬼和人是一定會在這樓梯間碰到的。

「有鬼?有鬼也沒關係,或者說正如我所願。」

蘇遠的臉上不見任何的懼色,他很平靜,這種平靜就像是暴風雨下的安寧,他的一隻手牽着俊雄,另外一隻手中卻出現了一枚銹跡斑斑的棺材釘。

「如果真的有鬼出現,正好可以直接釘死它。」

懷揣著這樣的想法,蘇遠繼續朝着樓梯上走去,但是從人類的心理而言,會下意識的放輕了步伐,但是作用並不大。

嘎吱,嘎吱。

腳踩在這老舊的木質樓梯上,那聲音又響了起來,儘管蘇遠已經很小心了,可是當一個人的重量壓在一層台階上的時候,聲音還是不可避免的發了出來。

聲音回蕩在寂靜的樓房裏。

很快,樓上那個詭異的腳步聲也同樣響起。

嘎吱,嘎吱……腳步聲是沿着樓梯在往下走。

然而沒走出兩層台階,蘇遠卻不得不停下了腳步。

並不是他不想上去,而是有東西阻攔了他的繼續前行。

是俊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