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好,以後咱們就是夥伴了,你跟隨我,我會照顧好你!」葉焱再度開口笑道。

隨即直接伸出手掌。

小傢伙倒是不怕生,直接一閃,出現在葉焱手掌上,沒有任何敵意,也沒有任何防備之心,對葉焱信任之極。

彷彿葉焱就是它的親人一般。

不一會,兩者熟絡了不少,這隻黃金鳥不斷的在葉焱周身飛個不停,顯得頗為高興。

這一幕,看在其他人眼中,早已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靈珂也完全愣住了。

這算什麼?

兒子就這麼不知不覺中收服了一隻黃金鳥?

這可不是凡品!

直到這個時候,其他人才走上前來,紛紛好奇的打量著這隻黃金鳥。

雖然是一階妖獸,但體型很小,渾身金黃,看起來很是可愛的模樣,惹得葉小仙顧玲瓏等一群少女們大愛不已。

「哇,好可愛啊,我也想摸摸。」葉小仙上前,伸手就要去觸碰。

不過一瞬間,這隻黃金鳥身形一閃,直接躲開了葉小仙的小手。

再然後,更是發出一股股凶意。

不讓葉小仙觸碰!

上古異種的黃金鳥,雖然對葉焱很友好,那是因為它的幼小心底有著特殊的聲音告訴它葉焱是親人,它願意去親近,願意去跟隨。

但其他人不同。

妖獸,有凶性!

「乖,她是我的親人朋友,這群人都是我的親人朋友,他們也不會傷害你的。」葉焱見狀連忙制止了小傢伙的凶性,然後開口解釋道。

頓時,小傢伙才稍微收起了身上的凶意。

「我可以摸摸?」葉小仙再度上前,一臉期待的看向小傢伙。

葉焱見狀輕笑一聲,親手將小傢伙送到葉小仙面前,在小傢伙不怎麼情願之下,被葉小仙摸了一把。

頓時,葉小仙更是不客氣了,直接抱在懷中。

「哇……太可愛了,我也好想要一隻。」葉小仙激動的不行。

女孩,就喜歡這種東西。

緊接著顧玲瓏等一群少女們紛紛上前,圍繞著小傢伙嘰嘰喳喳不行,更有人拿出了隨身攜帶的靈丹靈果遞了上去。

果然,小傢伙再度暴露出了吃貨的一面。

不一會,便和一群少女們熟絡了起來,圍繞著一群人玩的不亦說乎。

葉焱見狀,也是輕笑不已。

這隻黃金鳥的突兀出現,太意外了。

「焱兒,我總覺得哪裡不對勁。」靈珂的聲音在葉焱耳邊響起。

做撒旦的情人 這隻黃金鳥,出現的太不對勁。

葉焱微微點頭,他自然不傻。

環顧一周,他實在看不出什麼,主要是實力太弱。

但他隱約間有著一些猜測。

拱手,葉焱看向周圍。

「感謝前輩信任,將它送到我身邊,日後定不負期望!」葉焱嘴角微微自語道了一聲。

他相信,或許有人能夠聽到。 與此同時,山巔位置,兩位大妖王聽到了葉焱的喃喃自語。

這一刻,他們更加確認無疑了。

這個少年,不一般!

這一刻葉焱的表現,也讓他們滿意。

「既然如此,那就再送他一處機緣吧,當年的葉氏那處寶地,估計他們自己都忘記了,該給他們了。」中年男子輕笑道。

老者也輕笑點頭。

那是葉氏的東西,存放在他們這裡太久了。

剎那間,一道威壓的聲音直接在葉焱耳邊響起。

「記得你的承諾,當年妖族與葉氏皇族有淵源,現在與你也有了淵源,葉氏當年在山中的祖地,今日也正式交還與你!」

頓時,葉焱微楞,臉上隨即露出狂喜之色。

這一刻,徹底證實了自己的猜想,同時也再度給自己帶來了意想不到的收穫。

黃金鳥就算了,他算是徹底知道了這延綿大山妖族的態度了,更是對這道聲音中的葉氏祖地充滿了興緻。

這可是真正的好地方!

「多謝前輩!」葉焱臉色布滿鄭重之色,雙手抱拳,嘴角喃喃自語了一聲。

其他人大都沒有發覺,注意力完全集中在黃金鳥身上,唯獨靈珂這一刻臉色微變,發現了葉焱的異常。

「焱兒?」靈珂開口。

葉焱轉頭,臉上帶著狂喜之色,先是對靈珂點點頭,而後大笑一聲。

「所有人,跟我來!」

剎那間,葉焱一馬當先,充滿了極大的期待,直接快速再度深入其中。

黃金鳥見葉焱走了,身形一閃,化作一道金光快速追了上去,穩穩落到葉焱肩頭。

身後,一群少男少女再度組成各自戰陣,緊隨其後。

靈珂更是有些擔心,不知道兒子這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葯,又是暗暗在和什麼人打招呼。

然而,葉焱根本不曾停下,認準了一個方向,一路橫衝而去。

短短十分鐘的時間,一群人再度沖入數里遠,這裡的妖獸更多了,三階妖獸都成群。

一群人數次被數十頭妖獸圍堵葉焱為首,一路衝殺。

認準了一個方向,不曾停止。

儘管殺到渾身是血,也一樣不放手,充滿了希冀。

「焱兒!」靈珂的聲音再度在葉焱耳邊響起。

此刻深入的太多了,這裡不乏四階妖獸存在,太危險了,屬於以前的禁區,連她和老村長都不曾深入過。

「娘,相信我,繼續前行!」葉焱一手抹去臉上的血跡,開口對靈珂說道。

「要去哪??」靈珂開口。

「寶地!」葉焱繼續開口說道。

而後看了眾人一眼。

「不要停,馬上就要到了!」

身後,一群少男少女早已完全以葉焱為首,哪怕是葉焱讓他們去赴死,一些人可能也不會猶豫。

靈珂見狀,只能無奈搖頭,同時也充滿了好奇。

在這山林之中,到底是什麼人能和兒子如此交流。

而自己,絲毫沒有察覺?

兒子背後還有其他神秘強者?

這一點,他們真沒有發現,也沒有聽到兒子說過。

一路前行,再度衝殺十幾分鐘,前後深入危險區域四五十里的位置,正常而言,一群人早該堅持不住。

在這裡,靈珂能明顯的感應到四階妖獸的存在,就在他們周圍不遠處。

但是,竟然沒有撲殺而來。

圍殺葉焱等人的,依舊是一階二階三階妖獸!

數量雖然不少,但對葉焱等人並沒有造成什麼致命的威脅。

終於,葉焱站在一處懸崖峭壁前停了下來。

乍一看,沒有任何特殊之處,甚至沒有道路可以直接下去。

「這是哪?」靈珂出現在葉焱身邊,到了這她也不能眼看著,變得極為警惕。

「寶地!」葉焱微微一笑。

這個山谷,正是山中的妖王告訴葉焱的葉氏一族的祖地,葉焱不需要懷疑它的真偽。

必然是真的!

看似平常的懸崖,前面就是萬丈深淵,其他人看不出什麼,但葉焱看的出來。

有一座隱蔽大陣遮掩。

眼前看到的,不一定為真!

這就是陣法的玄妙之處。

「這算什麼寶地?」葉小仙葉浩等人也一個個的上前,實在看不出什麼。

葉焱也不多說,這幾年葉焱可不單單修為的增加,陣法的專研同樣沒有停下,憑藉著前世的積累,眼力更是毒辣,能看出不少。

「你們在這裡等我!」葉焱開口說道。

一句話說完,還未等靈珂囑咐一句,剎那間葉焱已然一步對著眼前的萬丈懸崖一步邁了出去。

「焱兒!」靈珂見狀臉色大變。

「焱哥哥!」

前夫,愛你不休 「老大!」

一群人見狀,頓時一個個臉色大變,連忙開口喊叫道。

然而剎那間,還未等到葉焱回復,一步踏出的葉焱竟然直接消失在眾人眼前,沒入到懸崖之中。

不是跌落下去,而後憑空消失。

「嗯?」頓時,其他人一個個的也都發現了其中的問題來。

「另有玄機?」

靈珂秀眉微皺,一瞬間強大神識展露而出,一絲絲的搜尋著這裡的一點蛛絲馬跡。

片刻后,有了判斷。

「有隱蔽大陣遮掩!」

「乾娘,那焱哥哥不會有危險吧?」葉小仙開口叫道,這些年葉小仙早已認了靈珂為乾娘。

靈珂也是完全當成未過門的兒媳婦來疼愛。

這一刻她也擔心,但眼下沒有辦法,他們也不敢貿然進去,只能按照葉焱所言的,等待下去。

「等著吧,應該沒事的。」

轉眼間,十幾分鐘過去,一群人越發的著急了,靈珂秀眉上滿是擔憂。

誰也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這地方位於山林深處,周圍有著那麼多的妖獸,天知道裡面有什麼。

農家小福女 葉小仙看上去最為擔心。

若非靈珂攔住,情急之下都準備直接跟著闖進去看看。

其他人也是著急不已。

「要不然咱們也去看看?」有人開口,葉焱是他們的首領,他們都害怕出事,這比讓他們去和三階乃至四階妖獸拚命還著急。

「對,一起衝進去,老大真有危險,咱們一起殺過去!」

一群少男少女激憤,齊齊準備開動。

就在這一刻,陡然間一道人影突兀的從懸崖之中閃現而出,出現在眾人眼前。

葉焱回來了! 看到葉焱的出現,安然無恙,一群人頓時鬆了一口氣。

「你這孩子,怎麼一點都不聽話,那麼貿然進去。」靈珂還是忍不住教訓了一聲,葉焱這突然間的闖入,太危險了一些。

葉焱聞言輕笑一聲。

「焱哥哥,裡面到底有什麼?」葉小仙開口問道,其他所有人都滿是好奇。

看起來,就是一個懸崖峭壁,下方就是萬丈深淵。

不是膽子足夠大,一般人真不敢如此踏入其中。

葉焱神秘一笑。

「都說了是寶地,這一次咱們葉氏一族,該真正崛起了!」葉焱笑道,即便是他臉上也難掩的激動。

「通知老村長他們,帶領人馬一起趕來!」

葉焱在這裡賣關子,更是吸引眾人的注意。

他們迫切的想知道這裡到底有什麼。

靈珂白了一眼兒子,但還是悄然間發出一道特殊傳訊。

虛界之中,傳訊方面相對而言處於原始階段。

並沒有外界的那種特殊傳訊器,人手一份的那種,在這裡只能依靠一些特殊的法術進行傳訊。

即便是虛界一些大人物間的傳訊,也是依靠一些特殊祭煉的特殊寶物傳訊。

受距離限制,而且價值連城,根本不是普通修真者所能擁有的。

元嬰期高手,相距數十里之間,哪怕沒有傳訊器,也是能夠通過特殊手段傳遞信號的。

靈珂這邊傳訊,一瞬間相隔數十里之外的老村長等人得到消息。

此刻一群人同樣深入到危險區域內。

雖然沒有葉焱的統領,但也有著一群少年天驕,實力同樣不可小覷,斬殺諸多三階妖獸。

「所有人立刻跟我走!」老村長得到消息的時候,臉色微微一變,直接開口沉喝了一聲。

他不知道那邊發生了什麼,得到的傳訊內容是讓他們火速趕往。

老村長為此不敢耽擱。

當即,一群人認準了方向,快速趕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