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可能?」蕭萬壽的妻子宋清韻不可置信的看向蕭震赫。一切都安排的天衣無縫,她還親自遠程觀看了警察驗屍。他怎麼可能有命出現在宴會大廳,宋清韻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著台上的「蕭震赫」滿頭的紗布,連臉都快看不清了,會不會是有人頂包?宋清韻不免多疑。但誰又會無端做這些事情呢,看來這個野種的實力遠遠超出了她的想象。

「既然能活著回來,那就物盡其用吧!」蕭家長子蕭震霆猛酌一杯烈酒。這一舉動被傾心遠距離的捕捉到,她急忙的擠上前去,別的記者都是圍繞今天的主人公蕭家二少爺轉,而她卻是急著想一睹蕭家大少爺的風采。

蕭震赫的歸來,衝擊最大的可能就要數他這個同父異母的哥哥蕭震霆。目前偽裝下的「蕭震赫」各方面的能力看起來雖不盡如人意,但存在本身就是一種威脅。坐享其成這樣的美事對於蕭震霆來說已開始漸行漸遠。

宋清韻是蕭震霆的母親,也是蕭萬壽的結髮妻子,她頂著正室的光環,心裡的苦卻無從訴說。雖說蕭震赫的母親是小三上位,但實屬蕭萬壽的摯愛,怪只怪她紅顏薄命,無福消受罷了。

守護不了愛情,那就守護好兒子的未來。這是宋清韻目前唯一的動力。

自從母親去世后,蕭震赫就都跟隨著蕭萬壽生活在蕭家,他從小就明白自己的身份不光彩,家族裡所有人都不喜歡他,但他也並沒有怨天尤人,反而不爭不搶很是理解大家對自己的冷漠。 天,烏沉沉的,風,席捲著地上的落葉,肆意的刮著,天跡邊偶爾伴隨著轟鳴的雷聲,路上鮮少的行人都神色匆匆的踏入歸途。

「奢靡的房間內,女人的身體彷彿被千萬隻螞蟻侵蝕著,痛燥炸裂。空氣中瀰漫著深暗無光的旖旎。她未著寸縷,被陌生男人荷爾蒙強烈的氣息所包圍………」

又,是固定橋段,石錦兒疲憊的放下手機,關掉了第一百零一本小說鏈接。雖說網路小說中霸道總裁與灰姑娘的開場白總是如出一轍,但就是能屢試不爽的吸引著廣大女性讀者。即便已是被現實生活敲打的遍體鱗傷的石錦兒亦不例外。

一代懶仙 破爛的吉普車停靠在樹林邊,車窗內,石錦兒已不眠不休的連續幾日駐守在此,似乎想要在這閃電雷鳴之間見證著天兵天將的存在。實則如若再無創收,她即將會被房東大媽掃地出門了。

車門忽的被打開,「使勁兒姐,已經三天了三夜了,別等了。」實習記者高泰一邊遞過去了一個三明治,一邊有些無奈的勸解著。

「嗯,嗯,你先回去吧。」

「使勁兒」是石錦兒的別稱,因為名字起的太諧音,亦或是石錦兒自以為,老天也在鞭策著自己想要活著就得不斷地使勁兒。總之她頭都懶得回,直接接過三明治,啃了起來。

立志成為一名優秀記者的她,秉承著懲惡揚善的職業理念,卻不料半年都沒開張了,再這樣下去,報社恐怕就要待不下去了,房租也拖欠了兩個多月,最重要的是她的理想也可能就此幻滅,所以這次的行動,只需成功不許失敗,她可是要半年不開張,開張頂半年的!

「哎…」實習記者高泰不解的嘆著氣,一個挺好的小姑娘怎麼如此的作踐自己呢,竟幹些男人都嫌棄的活,高泰抬眼看了看前方那一座黑漆漆的高樓,怎麼看都不像是有新聞的地方,黑燈瞎火的,了無人氣。

「放心,有結果了算你一份兒!」石錦兒兩三口便吞掉了整個三明治,順手拿起一瓶礦泉水,咕嚕咕嚕的一飲而盡,隨後再用手擦了擦嘴巴,將殘渣兒扒拉在外套上。高泰臉上的嫌惡之情盡顯,不過聽石錦兒這麼一說,仍喜出望外,這個月要是再沒什麼成績,他轉正的希望估計就要泡湯了,幸虧還有石錦兒這麼一個不太靠譜的保障。

「那我先走一步,祝你成功!」高泰仍不太可信的期盼著。

「嗯!」石錦兒隨手將喝空的礦泉水瓶向後一置。

高泰定晴一看,後排座位上已經密密麻麻的鋪滿了空瓶子。

「這是要爭當業界公認的拚命十三娘啊!」高泰腹誹著。

石錦兒無所謂的擺擺手,心裡想著燕雀焉知鴻鵠之志,示意高泰要走趕快走。高泰移步前再次的左右看了看,眼前除了一座還未投入使用的高樓以外,就是一片鬱鬱蔥蔥的樹木,毫無任何新聞蹤跡可言,他索性離開。

夜漸漸地降臨,遠處的霓虹燈爭相閃亮,車子里越來越冷,石錦兒緊了緊身上的衣服,為了防止自己睡著,再次打開了小說鏈接。

……

傳言,令人聞風喪膽的黑暗帝國首領魅爵近日會蒞臨A國。

半年前,就在這個位置,遠離塵囂,一座高樓拔地而起,神秘而隱匿,近幾日更是加快了內部裝修的速度。

石錦兒曾偷偷的用無人機進行過拍攝。大樓頂部專門修建了一個停機坪,初步估計可同時容納十多架直升飛機。

樓內裝潢更是考究,光從扔出來的建築垃圾,就可判斷所用材料均價格不菲。

石錦兒直覺推斷,這座大樓的主人一定來頭不小,甚至與人們口中殺伐決斷,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魅爵有關。

空氣格外的安靜,遠處漸漸的傳來了螺旋槳的聲音,由遠及近,轟鳴聲漸漸變大,引起了石錦兒的注意,她扔下手機不顧小說中男女主人公的激情澎湃,快速的下了車,舉起了高倍照相機,連續抓拍。

一共十架直升機同時降落在大樓頂部,瞬間,整個大樓燈火通明。石錦兒換了相機的內存卡,興奮不已,孤身一人繼續貼近大樓。

整個大樓毫無安保人員,但紅外線卻密不透風的環繞在大樓外側。

「爵爺,有情況!」貼身侍衛陳升手持平板電腦,走向剛剛落座的魅爵。

刀刻一般的側臉,凝眉掃了一眼屏幕,一個頭戴鴨舌帽,手持照相機的人正鬼鬼祟祟的在他們所在的大樓附近盤繞,似乎想要尋找入口。

石錦兒前前後後的轉了一圈,一無所獲。安全起見,還是決定先走為妙,先保住自己已有的資料,略加潤色,真假參半應該可以引爆明天的頭版頭條。

魅爵正準備引君入瓮,人已經消失在屏幕里,只見他嘴角一撇,倒也不以為然,畢竟此次的回歸,定會驚動外界。

……

石錦兒連夜趕工,隔天,各大報紙頭版分別刊登了疑似神秘組織首領魅爵已抵達A國的消息,昨夜的大樓被莫名冠以「黑色旋風」的名字。數架飛機盤旋於樓頂的照片一時間風靡於街頭巷尾。

「可以啊,使勁兒姐,這新聞絕對勁爆!」一大早,日報社裡的同事們便佩服的稱讚道。

「我也是沾了高泰的光。」 美型惡男在我家 石錦兒抿了一小口咖啡,若無其事的應道。雖說照片是真的,但魅爵確是石錦兒意想出來的,鬼知道那是個什麼人物,只是這新聞半真半假,石錦兒覺的還是低調點好,萬一激怒了有關人等,怕是小命不保。

高泰一從主編的辦公室出來,就被同事們圍堵在茶水間里,連連被抱怨他有好消息也不和大家分享。高泰一臉懵逼,他也是福從天降,又是轉正,又是加薪,高泰一時間覺得自己有些消受不起。 重生重徵娛樂圈 只好應稱著,一定請客答謝大家。

衛生間內,石錦兒剛解手出來,褲子還沒提好,就被嚇了一激靈,只見高泰站在洗手池旁,笑臉盈盈。

「變態吧你?這是女廁所。」石錦兒一臉嫌惡的斥責著高泰。

「呵呵,這裡人少,謝謝你啊,使勁兒姐,我能轉正,還多虧了你!」高泰滿含羞愧的訴說著,他心知自己沒做什麼,這功勞是石錦兒的,而他卻白撿了便宜,他的名字甚至還排在了石錦兒的前面。

石錦兒一把推開他,懶得搭理,直接打開了水龍頭,沖洗著。話說石錦兒可不是個磨磨唧唧的人,做了就做了,不喜歡事後再多說什麼,更何況,是先前承諾過高泰的,算他一份兒,說到做到嘛,畢竟一旦有任何不妥,高泰還得第一時間出來背鍋……所以這感謝就還是免了吧。

「不過,使勁兒姐,昨天方圓幾里就你一個記者,怎麼今天各大報紙都有消息啊?」高泰小聲的詢問著,內心充滿了好奇。

石錦兒鄙夷的看了他一眼,放著烘乾機不用,大幅度的甩了甩手上的水珠,濺的高泰滿臉都是。

「我賣的消息。」石錦兒平淡的看著高泰說道。

高泰一臉驚訝,日報社有明文規定社內記者所得新聞版權歸報社所有,不得買賣新聞消息。一經發現就會被辭退,而且在業內也會被封殺,哪家報社都不會聘用沒有職業操守的記者。

「我絕對不會說出去的!」高泰膽顫的說道,也算是滴水之恩,湧泉相報。

「切…」石錦兒根本不屑一顧高泰的承諾,更何況這條新聞究竟帶來的是福還是禍,還言之過早。所以趁熱打鐵換些錢來倒是真的。畢竟這種八卦新聞只能充當人們茶餘飯後的談資,沒什麼價值,掛誰的名都尚可。

咚咚,咚咚,咚……衛生間外,有人在急迫的敲著門,「誰在裡面啊?幹嘛反鎖門啊?」

石錦兒冷漠的看向高泰,高泰瞬間窘迫的藏也不是,出去也不是。

「哎呦,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啊!」石錦兒索性打開門大大方方的走了出去,面對著女同事不解的眼神,順便解釋了一嘴:「廁所堵了,高泰在裡面正修著呢!」

「真的假的啊?」女同事捏著鼻子,索性忍了回去,也不進去了。高泰囧迫的探出頭來,見沒人趕緊跑了出去。

……

石錦兒掂量著兜里賣消息賺來的六千元,交了房租好歹還能湊合幾日,也算暫且安康。總之,想要發達那是一時半會兒沒戲的事兒。石錦兒很是納悶,小說里一夜暴富的事怎麼就落不到自己頭上呢?再不濟也湊乎著給她安排個霸道總裁也成啊,哪怕是缺胳膊少腿,好懶也有個依靠不是。這日子過得,卯足了勁頭仍是捉襟見肘。早知道這樣,就懶得管他媽的自尊自愛了,隨便跟了哪個老頭不都得給她個百八十萬啊。

石錦兒猛然抬頭一看,路邊的電線杆上赫然貼了一張尋找代孕媽媽的廣告,賞金一百萬。石錦兒一把撕了下來,嘿嘿,這可是你自己撞了槍口上的哦! 沈浩不知道系統會通過什麼辦法來收回那些錢。

但他知道,既然系統這樣說,那肯定是百分之百能做到的。

因爲系統本身的存在,已經是最不可思議的了。

既然都能有系統出現了,那麼它再怎麼神通廣大,都不爲過……

其實網絡神豪體驗卡,提供的這些資金,從長遠來看,沈浩並不是很在乎。

現在的他,光是系統獎勵的錢,就已經日入十萬,年入三千多萬了。

想要掙到兩張體驗卡加起來的九個億,需要……

好吧,需要挺長時間的!

但只要系統再次升級後,哪怕升到五級,按照規律,沈浩一年就可以收入一點五億!

升到六級後,那他一年就是七點五億以上的收入了。

烈焰帝少:炙戀冷情寶貝 這樣來看,神豪體驗卡的那些資金,對他來說並不算什麼。

所以他不願意爲了那些錢,而讓林小檸承擔任何的不可知的後果。

目前他給林小檸刷的錢,那次三千萬世紀大戰可以不算,因爲那筆錢,林小檸已經說過,要捐出去做公益了。

剩下雜七雜八加起來,也就兩百萬不到吧,林小檸分到手的,六七十萬的樣子。

這些錢沈浩倒是不擔心,因爲數目比較小。

如果他真的和林小檸關係有了突破,他只需要在林小檸卡上準備好一定數額的資金。

就讓系統想辦法收回去好了。

只要不是數額太大,估計到時系統也不會搞出多大的動靜。

總之,沈浩打定主意,以後儘量不要給林小檸大刷,小刷倒是沒有關係的。

如果真要大刷的話,那乾脆就用自己的錢好了。

用自己的錢刷禮物,無論刷多少,系統都是管不着的,而且還會有經驗值可拿。

…………

林小檸下播後,又約了沈浩吃夜宵。

兩人剛挑明關係,自然是恨不得每天都見面。

哪怕什麼都不做,一起吃個飯,聊聊天,心情都是愉快的。

本來林小檸約沈浩時,脫口而出又是老地方。

不過沈浩笑着說換個地方吃好了,那家茶餐廳的菜都吃了好幾遍了,實在沒什麼可吃的了。

沈浩選擇的,是御林華府旁邊的一家飯店。

這邊也有不少飯店,而且無論檔次還是環境還是菜品口味,肯定要比桂廟新村裏面的那些要強很多。

他換了住處的事情,也可以告訴林小檸了。

沈浩在飯店外面等到了林小檸。

“哇,這家店看起來好氣派啊,確實比那家茶餐廳看起來好多了。不過價格應該挺貴的吧?”

林小檸仰頭看着眼前的飯店。

大門上方的“粵海食府”招牌,霓虹燈在閃耀。

這家店她倒是聽說過,據說是學校附近最貴的一家飯店,人均消費都要幾百塊呢。

顯然,她是從來沒有來過。

“還好,我們進去吧。”沈浩微笑着說道。

吃飯的開銷,現在對他來說只能說是微不足道的了。

在迎賓小姐的帶領下,找了個安靜的小包廂,兩人坐了下來。

林小檸看了半天菜譜,那些什麼鮑魚海蔘大龍蝦的價格貴得讓她咋舌。

而且現在只是吃個夜宵,沒必要點那些東西。

看了好一會,她才點了兩個比較清淡的菜品,價格也是相對比較便宜的。

沈浩並沒有爲了展示自己的實力,就去另外點更貴的菜。

只是讓服務員加了兩個冰糖血燕雪梨盅,每份198元。

笑着解釋道:“這個甜品味道不錯,對你這種唱歌說話比較多的工作來說,還能護嗓潤肺。”

看到沈浩這麼關心體貼自己,雖然還沒吃到他點的甜品,但林小檸心裏已經感覺甜蜜蜜的了。

…………

一邊吃飯一邊聊天。

林小檸突然說道:“我不想做主播了。”

沈浩愣了一下,問道:“怎麼了?你不是做得好好的嗎,是不是找到更好的工作了?”

如果論賺錢,林小檸現在應該是同齡人羨慕的對象了。

她這個月的收入,無論怎麼算,都不會少於五十萬。

怎麼突然就不想做主播了呢?

輕輕咬了咬嘴脣,林小檸似乎挺困擾的,她自己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

過了好一會,才說道:“我感覺……感覺這個行業,來錢太快!這樣,很容易會迷失自己的。”

這是什麼理由啊……

沈浩有點哭笑不得,反問道:“賺錢容易應該是件好事吧?”

林小檸拿着勺子戳了戳自己面前的碟子,發出“叮叮噹噹”的聲音。

“其實也不是這個原因……,怎麼說呢,女主播,尤其是有大哥支持的女主播,名聲都不會好,很多人會胡說八道的,你應該明白……”

沈浩這才明白,原來是這個原因啊。

林小檸這是怕自己誤會了,她和夢哥的關係。

所以爲了讓自己安心,寧願放棄做主播,放棄一個月幾十萬的收入。

他心中一暖,有點感動。

雙眼盯着林小檸,誠懇地說道:

“你放心吧,我不會亂想的。

我也經常看直播,明白這個行業雖然比較亂,但依然有像你這樣潔身自好的主播。

而且,夢哥那個人看他說話做事,人家也不是奔着女主播來的,估計也就是圖個開心,消遣一下。

閃婚獨寵:總裁老公太難纏 不然的話,他支持禿子野豬他們爲了什麼啊?

再說了,夢哥去你直播間次數也不多啊,另外也沒說過什麼不適當的話吧。”

林小檸點點頭,“這倒是,雖然我也加了夢哥的微信,但夢哥都沒在微信上和我說過話。”

這一點,不用她說,沈浩自己就知道……

…………

吃過飯,林小檸回到宿舍。

或許是因爲把這段時間一直在糾結的事情,和沈浩說清楚了,林小檸心情十分舒暢。

嘴裏哼着小曲,走路都蹦蹦跳跳的。

好朋友二姐看到了,狐疑地上下打量了一番林小檸,“你今天……好像不對勁啊。”

“嘻嘻,怎麼不對勁了?”林小檸笑問道。

二姐晃了晃頭,“說不出來,反正就是不對勁!你是不是和那個沈浩……”

“嗯,他現在是我男朋友了。”林小檸大大方方地承認道。

二姐頓時瞪大了眼睛。

驚訝地說道:“你認真的嗎?

雖然你一直說他多努力,但我感覺這小子可不是最好的選擇啊。

別說我勢利眼,咱們學校裏追你的那幾個,哪個條件不比沈浩好太多了?

就說張凱吧,人家可是鵬城本地人,家裏兩棟樓在收租,沈浩拿什麼和他比啊?

長得帥?

拜託,我們可不是小女生了,長相又不能當飯吃。”

二姐雖然說話很直,但說得也挺有道理的,出發點也是爲林小檸考慮。

但是,林小檸是有自己主見的女孩子,如果只是看錢選擇的話,她也不會都想着不直播了。

像夢哥、霸王哥這樣的,豈不是更有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