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的氣魔么?

刷!

葉浮生的一刀子,直接就是朝着魔王的身上這麼的呼嘯而至的就招呼了上來。

想來,我就來!

想攻擊就朝着你的身上招呼,落空也行呢,命中也行,隨意,不是很當做是一回事!

是不是很生氣啊?

感覺腦瓜子真的是又嗡嗡的了吧?

這就對了呀!

就得是要讓你腦瓜子嗡嗡的才行呀,你要是腦瓜子嗡嗡的他就達到了目的呀,就得是要這樣,他喜歡這樣子。

「你,一定是要這麼的故意的招惹我?我給你一個機會,你跟我好好說!」

「我一定!」

這一刻,知道繼續的迴避沒有意思,好,這是直接就是給你斬釘截鐵的答案,嗯,我就是,一定要這麼的招惹你下去,有毛病么?

氣人,氣瘋了誰啊,這個該死的狗東西……

「你,死定了!」

「你是要使用出來什麼手段么?」

「哈!」

大魔王大喝。

這不,這魔珠之上綻放着黑色的光芒,好像是有着魔力正在波動一樣。

不一會的功夫,魔珠上的能量波動就達到了一定的程度,這是要展現出來十分之可怕的速度來!

只是,這速度不是為了攻擊,而是為了逃離。

隨着這魔王一把就是抓住了魔珠,這不,魔珠瞬間的功夫就是加速之下帶着魔王從這裏逃離。

真的是想追都是追不上的這麼一種感覺,讓人無力。 張合將紅髮青年最後剩下的一團精血直接收進空間,埋進土裡。

原地還剩下傲烏的一些家當,都被他撿起,收進空間里,將現場自己留下的痕迹處理了一下,這才再次鑽入地下消失不見。

在離開戰場之後,他才重新鑽出地面,向大都城飛去。

算起來他跟傲烏一共就見過兩次面,對方就死了兩次,也許是兩人八字不合,或者是自己命里克傲烏吧。

雖說傲烏死的是傀儡之身,但對本體而言,絕對是一筆很大的損失。

僅僅是兩次所損失的大量傀儡,就是一筆巨大的財富,一般的貴族家庭得傾家蕩產了。

隨著傀儡一起湮滅的一部分神識,對本體也會造成不小的損失,神識損失,想要恢復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張合回到城裡,將傲烏的遺物整理了一下,又得到一個超大儲物袋,裡面起碼有百丈方圓。

這種大儲物袋可是很難得的,價值不菲。

煉製儲物法寶的難度很高,而且材料也很昂貴,目前虎牙他們還沒能掌握這門技術。

他打算扔給文勝的商隊使用,運輸一些珍稀物資的時候,就不用暴露在外了。

另外還收穫了4000多塊二階靈石,和一大堆亂七八糟的煉器材料。

在住所休息了一天,第二天他又約了梅映雪一起去參加交易會。

經過前幾天的預熱,今天的交易會顯得熱鬧了許多。

大家都拿出自己壓箱底的好東西,擺出來交易。

張合也從空間里取出十多株千年靈藥一字排開,對於他而言,賣靈石,或者是交換其他珍稀靈物都可以。

梅映雪則拿出一件法寶,擺在張合旁邊。

兩人就這樣隨意地支起一個小攤,搬出小板凳,並排著坐在擺位後面。

閑來無事張合乾脆拿出一壺百花靈酒,一份小點心,兩人就這樣有一口沒一口地喝著,偶爾還閑聊幾句。

今天張合的生意不錯,只用了半天,就把這十多株千年靈藥全部出手,換了幾株靈藥,和一大堆靈石。

梅映雪擺出來的那件法寶卻一直未能賣出去,她也不以為意,反正她醉翁之意不在酒。

「我的靈藥都賣完準備收攤了,你還接著賣嗎?」

「我也不賣了。」梅映雪伸手就將面前的法寶收進儲物袋。

「大都城中有一家醉仙樓,那裡的酒菜可是大都城中一絕,我姑奶奶以前帶我去吃過。」

「好!今天也賺了些靈石,咱們收攤就去醉仙樓吃飯。」

當兩人收起行頭正要離開的時候,一名乾瘦的修士急急忙忙地向這裡跑來。

「這位道友請稍等片刻!」

張合聞言抬頭看了一眼,順手將地上的板凳收進儲物袋,「你有何事?」

「道友,我剛才看到你這裡有一株千年白玉參,還有嗎?」

這名乾瘦修士剛才從此地經過時,看到張合攤位上的千年白玉參正是他所需之物,只是詢價之後,他口袋裡靈石不夠。

這才急匆匆地回到家族,挖了一株珍稀靈植想要交換。

只是,他好像來晚了一步。

「沒有了,已經賣完了。」

張合揮一揮手就要與梅映雪離開,兩人約會吃飯的事情要緊,千年白玉參這種療傷靈藥,他根本就不愁賣。

「道友!你再找找看,也許在儲物袋角落裡,還不小心落下一兩根也說不定呢,在下願用此物進行交易。」

千年白玉參又不是雜草,怎麼可能有落下的。

不過,當乾瘦修士從儲物袋裡拿出一物時,張合覺得乾瘦修士說得很有道理。

也許在某個不起眼的角落裡,真有一株被遺漏的千年白玉參也說不定。

乾瘦修士手裡拿著一團盤繞在一起的木藤,上面還貼著封禁符籙。

「這是嗜血藤?」

張合在典籍中見過關於嗜血藤的描述,只是還從未見到實物。

「道友好眼力,這正是我家族中傳承下來的一株嗜血藤,至今已有千餘年,用來交換道友的千年白玉參,應該不至於讓道友吃虧。」

「道友且容我再找找,也許儲物袋裡真的遺漏下一株也說不定。」

原本打算收攤走人的張合,這時候把手伸進儲物袋裡很敷衍地假裝找了一下,然後就真的掏出一株千年白玉參來。

「道友真乃神人也,沒想到我儲物袋裡還真的遺漏下這麼大的一株白玉參。」

梅映雪一直站在旁邊,冷眼看著這兩個男人在虛偽且笨拙的表演下,終於完成交易。

姑奶奶說的一點也沒錯,天下最不可信的就是男人那張嘴,千萬別太當真。

「走,咱們吃飯去。」

剛剛又交易到一株稀有靈物,張合的心情很不錯,拉著梅映雪的手就往外走。

嗜血藤被他扔進空間,小骷髏已經拿起鋤頭,準備將其種下。

這種靈植沒有什麼藥理功效,是一種很罕見的木屬性煉器材料。

嗜血藤渾身長滿尖刺,盤旋於密林之中,一旦有活物誤入其領地,就會暴起主動纏繞攻擊,將獵物纏住。

藤上尖刺刺進入侵者體內,會往裡面注入麻痹性毒素,這種毒素不會致死,卻使獵物全身無力,失去掙扎逃生能力。

然後這些尖刺就會慢慢地吸取血獵物血液。

一旦被嗜血藤纏住,將是一場惡夢般的死法,自己失去任何抵抗力,只能眼睜睜看著自身的血液慢慢地被吸干。

以一個人的體量,差不多要好幾天才會徹底死去,這期間將會經歷痛苦,絕望,無助等各種負面情緒。

嗜血藤模樣醜陋,但其開的花朵卻是嬌艷動人,其花香能飄散出很遠。

引得無數不懂事的妖獸或人,大老遠地尋過來,主動為嗜血藤加餐。

嗜血藤的花粉,是一種上好的香料,得到眾多女修的青睞,一直都供不應求。

以如今的市價,一錢嗜血藤花粉,能賣1000塊靈石,而且還不一定能買得到。

當張合和梅映雪走到醉仙樓的時候,空間里,小骷髏已經將嗜血藤種下。

小骷髏將封禁符籙撕下的那一刻,這株嗜血藤立即就活了過來,藤蔓如遊走的長蛇,向小骷髏席捲而來。

其速度之快,角度之刁鑽,讓久經戰陣的小骷髏也著了道,被一根藤蔓纏住了肋骨。

藤蔓上的尖刺立即就向小骷髏的肋骨刺去。

只是小骷髏渾身沒肉,只有硬梆梆的骨頭架子,刺不進去,無法釋放毒素,更無法吸收到血液。

沒有毒素相助,這一條纏住肋骨的藤蔓對於小骷髏而言,構不成任何危險。

小骷髏用力一扯,直接把這根藤蔓連同肋骨一起扯下來了。

然後繼續跟沒事人一樣,提著一隻水桶給嗜血藤澆了一桶靈泉水。

當他離開嗜血藤範圍之後,那根被扯下的肋骨「嗖」地一下就飛回到小骷髏身上。

由於骷髏結構,骨頭結構不穩定,容易掉,有時候晃一晃腦袋,卻因為用力過猛把腦袋甩飛出去,還得大老遠去把腦袋撿回來安上,甚是麻煩。

只能說是每家都有一本難念的經。

小骷髏充分發揮出自身的主觀能動性,把他身上的每一塊骨頭全都煉製了一遍,每一塊骨頭都相當於一件法器,能夠隨意飛出去攻擊敵人。

在澆完嗜血藤之後,小骷髏又提著鋤頭去靈田裡忙活。

就在小骷髏累死累活種地的時候,張合和梅映雪兩人在醉仙樓靠窗的位坐下,點了一大桌美食。

這醉仙樓做的靈食菜肴果然名不虛傳,每一道都是精心挑選靈材,由專業的靈廚烹制。

就是價格有點貴,隨隨便便的一道菜,就得數十塊靈石起步,他們倆點的這一桌,價值數千靈石,可不是普通修士能吃得起的,普通百姓就算聞一口氣的資格都沒有。

僅僅是這桌上的一道什錦小拼盤,就以八種珍稀靈果擺盤拼成,價值600靈石。

一般的築基小家族,這一道菜就能把他吃窮,甚至是傾家蕩產。

張合琢磨著,等以後空間面積大了,他還可以多種點水果蔬菜樹自己吃,目前只有靈桃,偶爾還會和一兩株西瓜。

「你嘗嘗這個小香魚,這是他們家的特色菜,別的地方找不到這種魚。」

梅映雪對這家酒樓的菜比較熟悉,很熱情地向張合介紹這桌上的每一道菜。

張合在心裡感嘆,梅映雪作為一名仙二代,這小日子過得比起尋常修士強多了。

夾起一條三寸長的金黃色小魚扔進嘴裡,咀嚼了兩下,魚肉香酥,咸鮮辣三種味道完美地融合在一起,確實比寧靖縣廚子做得好吃多了。

接下來他又將其他幾種菜都品嘗了一遍,都做得很好吃,不負他花的這幾千靈石。

「他們家的酒就差了點,沒有你釀的百花靈酒好喝。」

梅映雪幫張合倒上一小杯靈酒,張合品了一口,確實比他的酒差了很多。

其實他的空間里有很多靈酒,梅映雪比較喜歡花酒,其餘的酒他就沒拿出來。

他自釀的靈酒,選用的都是上等靈材,又放在空間里長期陳釀,吸收空間里的濃郁靈氣,與普通的靈酒自是大不相同。

「我這裡除了百花釀,還有一種靈桃酒,你要不要試試?」

「好啊,當然要試試。」

張合拿出一隻小酒罈,分別為二人各倒上一杯。

這壇桃子酒被他放在空間里陳釀了數十年,偶爾他還會用靈泉水在上面澆一遍,現在一倒出來,頓時滿室生香,飄散到酒樓的各個角落。

酒樓中許多食客頓時被這股酒香吸引,不斷聳動著鼻子,貪婪地吸著空氣中的酒香味。

「掌柜的,你這裡藏著好酒卻捨不得賣給我喝,是怕我給不起靈石咋的?」

一名壯漢的怒吼聲響起,緊接著整個酒樓到處都響起類似的聲音,喝罵聲此起彼伏。

能夠來這裡消費的修士,都是貴族中的佼佼者,店家有好酒賣給別人,卻不賣給自己,這在他們看來,簡直就是赤果果的侮辱。

這一下把店掌柜給急得抓耳撓腮,連忙讓店夥計尋找酒香味的來源。

過了片刻醉仙樓掌柜滿臉堆笑地走到張合面前拱手作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