敵人在香星來了後,相續離開這裏,四周還殘留着明顯的戰鬥痕跡。

崩壞的大地,深淺不一的坑窪裂縫,有不少地方還有清晰可見的圓形烏黑印記,那是夜鶯的青火球砸到地面時,所殘留下來的焦痕。

附近的地面上還有幾十條縱橫交錯的小溝,那小溝只有兩個巴掌寬,才十多釐米深,最重要的是,那溝裏面還隱隱可見一些像是梅花的印痕。

起初我沒想明白,究竟是誰,纔能有如此特別的戰鬥方式,居然還能留下梅花印。

待我見到麗薇兒身邊的小豬時,恍然大悟,敢情那些小溝是這小豬在進行超高速移動的時候造成的。

看來這豬還沒法好好控制自身的速度,不然也不會留下這麼多小溝壑了。

很奇怪,香星在聽到麗薇兒的花後,只是看了一眼天上懸浮着的水球,還是沒有動靜。


話說我們要怎麼離開這地方,還有菱和叶韻心在水球裏呆了快十分鐘了,也不知她們怎麼樣了。

但香星還是很淡定,叶韻心的傷勢暫時有菱看着,應該問題不大。

要儘快趕回海皇總部的話,起碼要一架飛機啊,可目前別說飛機了,小車都沒一輛,難不成我們還得走回去不成?

這也太坑爹了,載着夜鶯她們來的飛機早就不知所蹤,也不知還能不能叫HU國派飛機給我們。

“是了,我就說忘了什麼事,你們再等等,我們很快就可以回去了。”


香星一拍額頭,貌似她先前真的把很重要的事給忘了。

我還在想着這老妖婆忘了什麼事,四周就狂風大作,吹得我眼角都難以睜開。

這風吹了足足有五分多鐘,正當閉着眼睛的我疲乏的快要打瞌睡時,就傳來了喧鬧的聲音。

怎麼好像突然許多人似的,我睜開眼環顧四周,就見到了一個眼熟的軍妞,還有老鬼李和公蘊強,以及那一大幫的傭兵,甚至那被我救出的百多個前來傭兵工會僱人的各國軍方要員。

香星竟然用風把這些人都吹來了這裏,她想幹嘛……. 原本四周還挺吵鬧的,特別是跟在老鬼李身後的一大票傭兵,他們的精神很是亢奮,說話異常大聲,明顯是刺激過度。

我聽到有人在談論什麼海嘯,什麼紙遮天空,青火焚天,還有人在說見到大大的火鳳凰在天上亂飛。

也有人在在談論當那驚天海嘯迎面席捲過來的時候,自己居然沒事,是否受到了上天的眷顧。

更多的人是在說今天的安蒂亞之都很怪,吹了兩次很不正常的狂風。

數千人的聲音夾在在一起,很是熱鬧。

話說我身體累得不行,那衆多傭兵的聲音交織在一塊,交談的內容也不盡相同,可我在短短几秒內,不但能聽到他們在說話,還能很清晰的分辨出話裏的內容,感覺挺怪的。

看來老鬼李他們被香星的風吹到這裏後,一時間還沒反應過來,數秒過後,待這幫人看清周圍的情況,立馬全啞了火,再也說不出話。

瞧他們的神情,震驚,彷徨,驚恐,迷惘,不一而足,我想他們至今都沒搞清楚,爲何一陣風颳過,人就突然來到這裏。

見到老鬼李他們還活着,我心中一寬,本以爲他們被犬蛇殺掉了,沒想到還活得好好的,也不知先前他們躲在哪。

雲跟那一百來個被犬蛇催眠打劫各國軍方要員也還活着,不過那軍妞的其中一個哥哥已經掛了,屍首還被犬蛇拿來當了容器,等下要不要告訴她呢?

“喂,那不是海皇的隊長冰嗎?他竟然還沒死!”

“還有那個躺在地上,紅頭髮的女人,好像在哪見過。”

“她是紅魔夜鶯啊,海皇第五編隊的隊長,爲什麼她會出現在這裏,還在地上睡着了。”

“她旁邊那個金色頭髮的女人,該不會就是千道雲鎖白姬吧?”

“誰能告訴我,躺在紅魔另一邊的小不點女孩是誰?”


“不知道,大概是個無名小卒吧,看她那套在外面怎麼看都不合身的衣服,連衣服都不會穿,應該是個連生活都不能自理的可憐孩子。”

“你們是蠢蛋嗎?現在不是關心她們是誰的時候,比起這個,我更想知道,爲什麼一陣風過後,那三個海皇的隊長就來到我們面前,我們的藏身之地被他們找到了?”

“閉嘴,你纔是真正的蠢蛋,好好看清楚,我們已不在原來的地方了!”

“還有那個背對着我們的,一身黑紗的女人是誰,連數小時前的不少僱主和雲將軍的女兒也在。”

短暫的沉默後,周圍的人羣爆發出各種聲音,聽得我很是無語。

“羅裏吧嗦的吵死人了,你們就不能安靜點嗎?”

真是受不了了,他們再這樣沒完沒了的吵下去 ,我真的會被煩死。

看向白姬那邊,見她不知什麼時候已戴上了金黃色假髮,她不是累的無法動彈了嗎,怎麼還能給自己戴上假髮?

而且我記得她的假髮在之前去幫化身爲火鳳凰的夜鶯恢復清醒意識的時候,就隨手丟掉了,難道白姬還有備用的假髮,她就這麼不喜歡讓人看見她的銀髮嗎?

我覺得她那長長的銀髮挺好看的,起碼比她戴着的金黃色的假髮好看多了。

聽到我的花後,那幫然總算沉默了下來,可沒過一會,就有人開始竊竊私語。

“沒錯,你們實在太煩人了,我是海皇十三編隊的隊長啊,年紀比冰還大,可不是什麼小孩子,居然連我都不認識,真的很過分!”

麗薇兒勉強從地上爬了起來,坐在地上,頗有些不岔的對那羣正逐漸議論開來的傭兵喊了起來。

我囧,你這娃娃臉還是算了吧,身體差成這樣就別和人鬥氣了。

況且他們不認識你也不奇怪,在我沒架入海皇的時候,壓根就沒聽過麗薇兒的名字,更別說知道你就是海皇十三編隊的隊長了。

雖然麗薇兒鼓起勇氣,認真戰鬥的話,實力也不錯,但她的外表,真的很容易讓人忽略她那小小的拳頭潛藏着的巨大破壞力。

在離我幾百米開外的地方,還可以見到鮫被麗薇兒擊飛後,重重砸在地面上所留下的痕跡。

那百米範圍內崩壞的大地,堪比我一拳直擊地面造成的破壞力。

可麗薇兒不是直接用拳頭狠砸地面,而是把人打飛後,撞在地上所造成的破壞,就能與我相提並論。

單論拳勁的話,變強百倍後的我跟連吃三顆增強實力藥物的麗薇兒相比,還是差的太遠。

可惜那羣傭兵並不知道麗薇兒拳頭的可怕,娃娃臉話音剛落,人羣中就爆發出一陣響亮的笑聲。

“那小女孩說她是海皇的隊長,海皇什麼時候淪落到要請小孩子當隊長了?”

“看她的臉,紅的不像樣子,是被我們揭穿謊言後,太過羞愧才變成這樣的嗎?”

“笨蛋,我一開始見到她的時候,她的臉就紅成那樣了。”

那些傭兵你一言我一言的在議論麗薇兒的外表,還未等他們說完,香星就略微磚頭瞥了他們一眼:“你們這些路人甲乙丙丁,再多說一句試試!”

臥槽,香星你這老妖婆應該早點喝止他們,沒見麗薇兒到被他們數落的眼角噙淚,都快要哭了,還把那些人稱爲甲乙丙丁,儘管他們大多數都是無名之輩,但這樣說確實挺傷人自尊的。

想起上次叶韻心那笨妞說麗薇兒的胸小的都快凹進去了,結果搞得娃娃臉當場大哭不止,女人就真這麼在意別人評論她的外表嗎?

不過麗薇兒的皮膚顏色仍是紅的緊,都過了段時間了,怎麼膚色還沒變回正常,要是一直都是紅通通的,那就好玩了。

在香星的魔鬼威壓下,周圍的人俱都變得噤若寒蟬,沒一個人敢說話。

哎,什麼時候我也能像香星一樣,王八之氣一發,就無人敢跟你唱反調。

“你究竟是誰?”

在香星把魔鬼氣勢撤去後,雲那邊,總算有個人率先開口說話了。

那詢問香星的人是某國的軍方要員,看年紀,和HU國的雲將軍差不多。

這些各國的軍方要員被香星的風轉移到這裏後,都在沉默着,,跟那些經歷數次變故後,顯得略微浮躁的傭兵不同。

“她是我們的老大,跟她說話的時候,請注意你的語氣。”

久未說話的白姬突然說了這麼一句,還向我伸出手,示意我拉她一把。

白姬的話明顯讓附近的的人吃了一驚,頓時人羣騷動起來。

雖說我的身體很是睏乏,但拉下她的話,還是可以做到的。

“謝謝你了,臨時多了這麼多男人,讓我躺着很不舒服。”

在我拉起白姬後,她輕輕的向我說道。

白姬爲啥這麼討厭成年男性呢,我看那些傭兵都離她蠻遠的,這樣也能礙着她躺地下?


但白姬的手還真滑的,白白嫩嫩,興許是大戰後我的觸感沒那麼靈敏了,爲了驗證一下自己的感覺是否有錯,我決定再摸幾下!

“冰,你想回海皇總部後,讓我用銀鏈吊你一整天嗎?”

白姬的手還被我捏着,說話的聲音更小了,但她說要用銀鏈吊我,我卻是聽得清楚。

你妹啊,不就是多摸了幾下你的手,至於這樣麼,我可沒有被人吊的嗜好,還是被女人吊,太坑爹了。

我急忙收回了手,就聽到有人向香星問道:“你就是海皇現今的掌權人嗎?”

香星輕哼一聲,望了一眼那邊正想開口說話的傭兵,他們全都果斷閉了嘴,轉而對剛纔向她問話的人說道:“你們可否知道,自己爲何還活着?”

“這個,詳細情況我聽人說過了,得要感謝你們海皇的冰隊長,是他把我們從一個廢棄的地鐵站了救出來的,對於他的救命之恩,我們會好好報答的。”

那位某國的軍方要員在跟香星說話的同時,還不斷飆汗。

這是當然的,老妖婆就算不用魔鬼氣勢欺負人,給人的壓力也不是一般的大,以前MT國的總統比其爾和香星進行影像通話時,都難免有些緊張。

只能說香星的氣場很強大,說難聽點,她一點都不親民。

“你們確實得好好感謝我們海皇,如你們所見,今天我們海皇出動了五位隊長,不顧生死的與敵人戰鬥,還付出了不小的代價,才把你們救了下來,不但使你們免於海嘯之禍,從天而降的火球也沒有傷你們分毫!”

香星說道這裏,頓了一下,掃了一眼那神色各異的上百個各國軍方要員:“我知道這麼多年來,有很多國家對我們海皇不滿,欲將海皇除之而後快的國家不在少數,其中就包括了你們的國家。”

老妖婆說着說着,就有一股驚人的魔鬼威壓從身上散發出來,剎那間,四周靜的可怕,可憐那幫人全被她震懾的都沒法呼吸了。

我心中一樂,看着別人被欺負就是爽啊,以往我可吃夠了香星的苦頭,今天就讓你們這些人也嚐嚐這種內心顫慄,窒息痛苦的感覺。

“我就在這裏把話明說了,若是有人認爲海皇損失多位隊長後,總體實力大不如前,可以隨意來找海皇的麻煩,那就大錯特錯!海皇無意與世界爲敵,但若有哪個國家不開眼,想對海皇不利,妨礙我們做事的話,我們海皇不介意跟那些國家開戰!”

香星的話擲地有聲,恍如平地一聲雷,震驚四座,完全不像是在說笑…… 香星的話把周遭的人嚇得不輕,包括我。

以海皇如今的實力,跟一兩個國家開戰或許沒什麼問題,但要有十來個國家一起來攻打海皇的話,我肯定海皇會被打出翔。

香星當着上百個其他國家的軍方要員放狠話,瞧瞧那些人的神情,在聽到香星的話後,猶如吃了屎蒼蠅一樣,臉色難看至極。

這很正常,沒有人會喜歡被威脅,更何況香星威脅的不是人,而是一百多個國家。

假如這百來個國家聯合起來一同對付海皇的話,憑海皇現今殘存的戰力,說不定海皇總部,亞爾喬塔聖地就會從地球上消失了。

真不知道香星是怎麼想的,國家不同於個人或者組織,哪是那麼容易應付的。

我混了這麼多年,從來沒聽過有人主動向國家挑釁的,相比起來,天曉組織就低調多了。

他們給區爾洲帶來的很大的騷動,也在MT國製造麻煩,不過那幫人都是暗中做好了準備,才行動的。

儘管天曉組織做的事已經觸怒了不少國家,但該組織也從未對外放話說要跟某國開戰雲雲。

而香星倒好,居然放出哪個國家妨礙我,我就扁哪個國家的驚人言論。

要是這些話是從別人口中說出來的,我定會認爲那人不是傻逼就是瘋子,可偏偏是老妖婆親口說的,這就很讓我不解了。

難道她特意來安蒂亞之都,最終目的就是警告那些對海皇懷有敵意的國家安分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