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閃身到了殿外,整座大殿因為被觸動大陣開始做出反應一道道紅霞之光拔地而起直衝雲霄,一陣陣嗡嗡的波動向四方激蕩。

「不好!」三人同時大驚失色,哪裡想到這出葬龍穴的守陣中竟然還有這等示警陣法。

「走!」

這種時候不需要誰解釋,已經暴露行蹤的三人沒有絲毫的猶豫。

「想走?」

三人臉色再變,這聲沉悶的聲音便在他們身後。

索菲心中狂喜無比的看著三個渾身上下都是白色晶粉的人類修士,哪裡想到不過稍稍耽誤了一些時間,竟然讓他們這一隊碰上了這麼一出。

「黑魔龍族!」赫劍雄抬頭一臉的陰冷,望著空中懸浮的五頭巨龍眼角微微的抽搐。

索菲的心情很好,一雙火目閃爍巨口微張:「不得不說,你們很聰明。」僅僅一瞬索菲便已經想清楚其中的前因後果,三人的小聰明瞬間化作一份從天而降的大功勞,而且還是將他砸個正著啊。

「我得感謝你們!」索菲隆重的說道,然後龍口大張一道龍息噴了出去將赫劍雄三人籠罩過去。

索菲的同伴自然不甘落後,四道火龍緊隨其後將整座宮殿都籠罩起來。


不過,說也奇怪。

肆虐的龍息竟然對這片宮殿毫無傷害,倒是猛烈的熱浪火焰將赫劍雄等人困在其中不得脫困。 龍息火焰將整片宮殿包裹籠罩,宮殿群內的溫度驟然升高。

儘管宮殿不受龍息的摧殘,但四周的那些花木荒草卻在瞬間自燃,到處都是一片烈火焚天的景象,就像一場天火從天而降。

暗紅色的火焰之中,一道由劍光組成的劍龍自火焰中遊走盤旋。一道道沙牆被火焰融化之後不斷凝聚,將那炙熱的火苗擋在外面。同時,更有一道妖艷的火炬在宮殿上方綻放與那龍息相抗拒。

天空中隆隆而響,兩道落雷劈在宮殿上方。

轉眼間天空的雲霧中由衝下五道龍影,龐大的龍軀呼嘯起烈風,在落到地面的一瞬間爬升,一道道風刃向那妖艷的火炬撕去。

嘭!

火炬五道風刃摧殘而碎,一道火紅的影子跌落向地面。四周暗紅色的火焰立時席捲過去,眼看就要將那紅色影子淹沒,旁邊忽然閃出一道沙幔將那紅影一纏拉入了沙牆之後。

「可惡!」索菲看到功虧一簣怒不可遏,抬頭看向尼奧丹尼很是不滿道:「你們為何不出手?」

「出手?」尼奧丹尼看著索菲淡淡道:「難道你們沒看到使我們將那妖火起切割開來的,要是你們還不知道僵持多久。」

「如果剛才你們使出火翼,那人在已經死了!」索菲嘶吼道。

剛才尼奧丹尼等人明明有比風刃,更加厲害的能力。卻是沒用才使得火鈺被黎夬就走,這樣明顯的私怨作為怎能不讓他怒火中燒。

索菲看著空中的尼奧丹尼陰沉道:「尼奧丹尼,如果你因私怨壞我族大事。你永遠也別想得到菲利雅的芳心,就連你身為我族年輕一代第一勇士榮譽也會蒙羞!」

尼奧丹尼龍目中的火焰一縮,一股狂躁的情緒從心頭升起。

尊嚴、榮譽、乃是黑魔龍戰士不容絲毫辱沒的逆鱗。而尼奧丹尼此前剛經歷了被羅天封禁的恥辱,索菲這番說次雖然是在斥責尼奧丹尼的徇私,但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恰恰刺到了尼奧丹尼的痛楚。

「我的榮譽自有我自己的維護,何須你來指手畫腳!」尼奧丹尼非常憤怒,但他不能對索菲出手。

兩人本就是本族,族內競爭是被允許的,只有在競爭中才能夠快速的成長,甚至某些規則里黑魔龍一族的內部競爭更加殘酷,往往會以失敗的一方身死為代價。

但是,在面對外部壓力時。無論多大的仇怨都必須放下,如果有族人想要出賣本族利益來獲得某些東西。那麼,他將被整個族人唾棄皆可殺之。

尼奧丹尼自然知道其中的甚微之處,本來他剛才帶著自己的人已經搜索了這處宮殿。卻沒想到赫劍雄竟然使了奸計,讓他在索菲面前丟了個大臉。

在競爭對手面前丟臉,那比他被羅天禁制還要讓他鬱悶。

這才有了剛才可以殺了火鈺卻故意放水的一幕。

尼奧丹尼龍翼一旋龐大的龍軀自空中落下,一個個暗紅色的火球從他的火翼中落下砸向地面,隨著一聲聲尖利的刺鳴地面瞬間被爆炸籠罩。

那暗紅色的火球顯然和羅天對戰時的火球大不一樣,這些火球就像是岩漿的聚合體,落到地面爆炸開來便會向四周濺射炙熱的粘液,無論什麼觸之便融。

那道擋住了龍息火焰的沙牆,便在這火球雨下被腐蝕的千瘡百孔,不到一盞茶的功夫便崩碎瓦解。

空中的尼奧丹尼的夥伴黑魔龍看到這樣的畫面,立時嘶吼吶喊喝彩。便連索菲這邊的黑魔龍眼中也露出的驚駭的表情,顯然沒有想到擋住了他們許久的沙牆,竟這般輕鬆的被破解了。

這豈不是說,尼奧丹尼一人便比他們五龍合力還強……

「上!」

化龍真身的索菲看不出那巨大龍頭上的表情,只見他目中冷光閃閃一聲嘶吼,帶領著自己的夥伴向地面撲去。自身下探出的利爪上寒光閃閃,一層火焰在龍爪上形成竟如刀刃一般散發著利芒。


錚!

一聲輕吟自下方黑煙滾滾的宮殿廣場上傳出,萬千劍芒拔地而起。

尼奧丹尼因為破了沙牆距離地面可說是最近的,萬千劍芒首當其衝。當輕吟響起時,他便敏銳的察覺到了那道鋒銳的讓他心顫的銳意。當下也不戀戰乘勝追擊,火翼急顫翻滾著向一旁的山澗急落而去。

劍光自下而上,想要飛入高空躲避顯然是不明智的。而且,時間上也根本來不及,那劍芒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劍芒之鋒利能讓尼奧丹尼感到畏懼,自然也令其他黑魔龍感到畏懼。

尼奧丹尼雖然見機不妙躲避的很快,但畢竟距離劍芒只在太近。

在他向山澗落去的時候,將忙已經到了他的近前,哪怕他及時以火翼護住了自己的軀幹,但終究體型過於龐大顧頭不顧尾。

當他落到山澗終於出了劍芒陣時,他的龍尾已經被斬去尾節,一股股赤紅色高溫的龍血從空中潑灑而去。而在他的身後更有一聲驚呼得意非常:

「這可是龍血啊,雖然不是真龍血。但依然是珍貴,不能浪費不能浪費。」

能在這時候這地點喊出這般話的只有黎夬,黎夬就像一個守財奴一般的跟隨在尼奧丹尼背後,那潑灑空中的黑魔龍血到有一大半被他收進了手裡的寶葫蘆中。

尼奧丹尼怒火中燒被人這般毫無忌憚的回收鮮血,看得他險些昏倒過去。

可等他控制身軀想要一口龍息噴死黎夬時,只見黎夬腳下忽然冒出一團黃沙輕輕一點便向上空飛去,就這般每當黎夬落腳便有黃沙可以踏步,眨眼便消失不見落到了那山巒上方的宮殿群中,看得他心中一股老血有時差點吐出來。

若說尼奧丹尼靠的近也多躲得快,那麼迎面衝下來的索菲等黑魔龍可就是直愣愣有些傻不拉幾的一頭撞進劍網之中。


儘管他們及時的發現不對並且和尼奧丹尼一樣,以火翼化作火盾護身。可再好的盾也架不住矛多,護得住腦袋卻護不住下腹。

不過數息功夫,索菲等身上護體的火翼盾便千瘡百孔。

索菲還好仗著實力強橫還能抵擋一二,可他那些隨他一起衝下的同伴就不同了;雖然也是化神境的實力,可各般龍族法能都還不強。特別是赫劍雄的劍氣本就有著無甲不破的威能,對於龍族鱗甲真可謂如割紙一般輕鬆。

索菲眼見自己的同伴就要支持不住,心中惱怒焦急。

嗷…

索菲只聽身邊一聲嘶吼,他身旁的一名同伴便向地面跌落下去。眨眼間便被數不清的劍芒淹沒,只在空中留下一片血色熱氣。

「比利!?」索菲無能為力的看著自己的同伴被劍光吞噬,心頭的懊悔連成一片。

如果,不是他一句話帶著他們衝下來……

如果,不是他為了在尼奧丹尼面前扳回面子……

如果,他能想到人類修士會設下埋伏……

嗷!

又是一聲嘶吼,又是一頭巨龍再也堅持不住被劍芒直接在空中肢解。

慘!

太慘了!

索菲從沒有想過他會在一天之內,並且相隔不到一盞茶的功夫連續失去兩位同伴。

然而,實時便是如此。

劍芒終於稍懈也許是那操縱劍陣的修士有些後力不繼了,剎那索菲便向肢解俯衝下去將那修士撕得粉碎。可轉眼他便看到自己僅剩的兩位同伴,那一身浴血搖搖欲墜的樣子。

憤怒瞬間冷卻,一股冰涼在他心頭劃過。

人類修士多是奸詐,他可以設下一次埋伏。那麼,第二次呢?第三次呢?連環埋伏不正是人類修士以前用來對付族人的好戲么?


剎那間醒來的索菲不再猶豫,讓心頭的仇恨深埋心底火翼倒扇一股澎湃的火焰力道向地面轟去,倒飛而回的他以及夾帶風勁將自己的同伴向高空帶去。

索菲火翼展開的火焰不過普通的熔岩地火,這時被尼奧丹尼焱球融釋的沙牆再次冒出,將那火焰擋了下來。

沙牆后黎夬一面滿足的抱著自己懷裡的寶葫蘆,遺憾道:「可惜了,跑了兩個。唉,劍雄你在加把力就把他們留下啦。」

盤膝而坐的火鈺翻翻白眼很不爽道:「站著說話不腰疼,你當萬劍流是你那不值錢的沙子?」

「不值錢?」黎夬猛地跳起指著火鈺厲聲道:「我那時普通的沙子么?那可是我尋遍大江南北弄來的沙精,可是用一點少一點。今日一戰我變損失了三分之二的沙子,這的何年何月才能在補充回來?」

黎夬一陣搶白說完,不陰不陽的看了一眼火鈺然後不肖一顧的道:「還有臉說別人,也不知道某人是誰救的。也不知道誰一個照面就被干趴下了。」

「你!有種和我大戰三百回合!」火鈺怒吼。

黎夬也不甘示弱吼的不比火鈺低:「來就來,怕你不成。」

看著兩人瞪眼抽鼻子眼看就要幹上,一旁面色稍顯蒼白的赫劍雄知道自己不能再沉默了。這兩人的脾氣他太了解了,一旦鬧騰起來可不管上面還有幾條黑魔龍盤旋著呢。

「停!停!停!」赫劍雄一陣急喝,卻不見兩人停下的打算便一道輕吟劍光射去。被劍光凌冽的煞氣一逼,兩人這才醒悟過來現在的形式。

「你們這是窩裡反,不怕讓龍笑話!丟人都丟到種族之外了!」

赫劍雄臉上的蒼白因為強行催劍再白幾分,臉上無奈的表情淡淡的看著兩人,又看看頭頂高空處已經聚在一起的黑魔龍族。 高空幾乎觸摸到籠罩著魔龍島黑色煙雲的地方,尼奧丹尼看著狼狽不堪損失慘重的索菲沉默了。

兩名菲利雅的競爭者沒有爭吵,沒有冷嘲熱諷。眼神都很平淡的互看一眼,便向地面那處已經變了摸樣被黃沙遮蔽的宮殿群。

「我們大意了。」

良久尼奧丹尼嘆息道,看著索菲火目中一絲不忍。

索菲的損失很慘重,小隊五條巨龍竟然一個回合便死去了兩頭。黑魔龍族儘管內部競爭激烈,但彼此同伴間的關係確實非常融洽的,所以對於同伴黑魔龍的感情都很深厚,尼奧丹尼能夠理解索菲心中的惱怒和懊惱。

「是的,我們大意了!」索菲雙目火苗閃爍肯定道。

尼奧丹尼對索菲的表現並不驚訝,互相對視一眼火目中具是逐漸冰冷的殺意。

兩頭年青一代黑魔龍族勇士中排名第一位的尼奧丹尼、第二位的索菲在凄慘的損失面前,終於第一次正眼看向對方,也標誌著那絲隱隱的競爭排斥自此煙消雲散,他們的眼中只留下任務、以及恥辱。

索菲僅剩的兩位同伴,其中一位因傷勢過重只能自行離去回到魔龍山族內療傷;而剩下的最後一位輕傷的同伴則和索菲一道,開始和尼奧丹尼的小隊重編。

兩隻小隊同仇敵愾,這次將不會有任何疏忽大意。他們的計劃目的很簡單,以數量以絕對的優勢碾壓地面躲避在宮殿群中的赫劍雄等人。

膽敢侵入魔龍島,並且劫掠藏龍谷,殺死黑魔龍族人——必須死!

地面之上,赫劍雄三人一直關注著黑魔龍一族的動向。

當他們看到一頭受傷的黑魔龍離開的剎那,三人便明白後面更加殘酷的戰鬥就要來了。當空中的黑魔龍重新編隊,看起來隨時都要俯衝下來時,三人知道這場廝殺變得更加艱難,也許他們誰都不可能或者離開了。

三人從沒想過要逃離此處,因為他們知道在黑魔龍族憤怒的追殺下。他們不可能逃出黑魔龍的追擊,儘管他們自信自己的速度;但他們更清楚黑魔龍一族的速度,那不是修士的遁速可以比擬的,至少他們三人沒有自信。

「劍雄,你還要多久?」黎夬站了起來起來,在他身下一道道黃沙自他腳邊向四周流動漫開,融入四周越來越厚的沙牆。

赫劍雄臉上的蒼白經過休息稍稍淡去,在他四周此刻正被堆得小山般的晶石包圍,一道道乳白色的微光向他聚攏。閉目感受了一會赫劍雄深呼一口冷氣道:「要想全部恢復,恐怕還的一個時辰。要想再發動一次萬劍流,恐怕就得一個半時辰……」


「兩個時辰,我想我們兩個堅持得住。」火鈺彈去紅色盔甲上的晶粉也站了起來,在他的四周儘是已經失去靈力的粉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