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瑞舉著槍,緊張的走在隊伍之中,防毒面具限制了他的視野,他不停的用手電筒照射著任何可疑的地方,彷彿下一刻就會有莫名的生物從黑暗中鑽出,讓他的神經崩得極緊。

他承認他低估了這次任務的難度。

這樣的環境對於人的心理是種極大的負擔,而且呆得時間越久負擔也就越大,很容易導致過激反應,甚至發生意外。

等到隊伍來到車庫地下二層的出入口時,邱瑞不得不讓隊伍停下來放鬆一下。

稍稍緩解了一些緊張情緒后,隊伍繼續向負二層搜索。

但所有人在進入負二層的一剎那,一股渾濁悶熱的感覺撲面而來,讓他們有種正在往地獄前行的錯覺,神經崩得比負一層更緊。

啪塔啪塔……

突然,一陣腳步聲從前方的黑暗中傳出,整支隊伍的光線下意識的就朝那個方向射去。

邱瑞察覺到不妥,立即出聲道:「不要把光線都集中到前方,注意兩側和身後!」

士兵們這才反應過來,趕緊轉移光線。

但經過來回搜索,士兵仍然沒有發現變異體的蹤跡,因為地下車庫看似開闊,但仍有許多死角無法看見,例如各種立柱以及樓梯通道。

「真是見了鬼了!」邱瑞心中暗罵,這樣的環境下他實在不敢讓隊伍散開搜索,尤其是有變異體的的情況下。

「注意兩側和身後!」

突然,一道聲音從黑暗裡傳出,眾人為之一愣。

因為這個聲音像極了邱瑞剛才的語氣,邱瑞身邊的幾名士兵紛紛看向了他。

邱瑞警覺立即拉滿,朝眾人喊道:「那是變異體偽裝我的聲音,注意警戒!」

「注意兩側!」

「注意身後!」

「注意警戒!」

「那是變異體偽裝我的聲音!」

一陣陣模仿邱瑞的叫喊聲不停的從周圍的黑暗中傳出,周圍的士兵全都慌了神,光柱四處亂掃,企圖找出那個發聲的來源。

一名士兵在搜索時突然看見一條尾巴一晃而過,他當即緊張的大叫道:「在這邊!」

嘭、嘭、嘭……

士兵朝著黑暗中可能存在變異體的地方開槍了。

周圍的士兵本就高度緊張,聽見這聲槍響后,也跟著胡亂的朝著四周開槍。

「在這邊!」

「注意身後!」

「嘭!!」

恰在此時,各種模仿的聲音不斷的從四周傳來,與整隻隊伍發出的聲音混在了一起,分不清彼此…… 從喬遷走出營帳后,營帳裏面就只剩下了賈琅和著孫傳庭二人。

兩者面面相覷,賈琅是就這麼看着孫傳庭將喬遷派了出去,獨留他們二人在這空蕩蕩的營帳里過着二人世界。

壓抑的氣氛逐漸在營帳里蔓延起來,微妙的感覺不斷升起。

這沉默的氣氛最終由我們的督師孫傳庭打破了,孫傳庭還是坐在營帳內的主位之上,賈琅則是站於下首。

孫傳庭在這微妙的氣氛之中對着賈琅笑着,然後開口說道:「說吧,賈生你來我這軍營里到底所謂何事,有何目的?」

笑着問了一下后的孫傳庭又定睛望向賈琅質問著道:「我早就看出來了,你從進營帳以來就不像是個有重要情報和我說的。」

「從頭至尾話題也只在瘟疫之說上,若是有重要情報與我說的人是不會管我在主導話題的,他會自己找機會說出自己的情報。」

賈琅聽着孫傳庭的話,表示為難,他的確是有意將話題引向瘟疫之說,那是為了能提前讓吳又可入營,制止有更多的人的傷亡。

而且賈琅覺得在孫傳庭這動不動就言『殺』的人的面前,就算是真真正正有情報彙報的人也會被嚇到顧此失彼吧。

這下的孫傳庭卻是失策了,賈琅還真就有着情報彙報與他。

位於孫傳庭下首的賈琅,當下就從容不迫的開口說道:「孫前輩,還請放心,晚學來着軍營里所謂的的確只是有事提醒你罷了。」

「晚學是沒有其他的心思,只是江山存亡之際盡一盡自己的綿薄之力。」

隨即賈琅對着孫傳庭拱手拜了拜,接着恭敬的說道:「孫前輩,晚學對你能在家國存亡之際站出來甚是佩服。」

「今日前來正是為了助您一臂之力。」

孫傳庭聽了賈琅的話不禁貽笑大方起來,就賈琅這麼一個看着毛都還沒長齊的小娃娃,能助他什麼呢!

哦,不對,若是賈琅所言瘟疫之事屬實,吳又可之事也實屬的話的卻是助了他一臂之力。

隨即孫傳庭的臉上的不屑之情稍微顯露了一點,轉瞬即逝。

賈琅見了孫傳庭倒是清楚為何如此,自己的外表的確是有些稚嫩了,這也是孫傳庭敢將他獨自和賈琅二人留在營帳中的理由。

不過該說的還是得說,於是賈琅先是對着孫傳庭說道:「孫前輩,前輩此戰我說有三不勝。」

說着的賈琅還比出三個手指頭,寓意著三不勝,接着就沒說話了,坐等著孫傳庭提問。

孫傳庭見此好奇心也是被賈琅勾了起來,想聽一聽這毛頭小子有何高見。

於是孫傳庭就饒有興趣地看着賈琅,笑道:「你且說來聽聽,老夫有那三不勝。」

等到了孫傳庭問話的賈琅滿臉高深莫測的說道:「這三不勝,首先的就是陛下對孫前輩的不信任。如今多有傭兵自重的先例,當今陛下疑心也是較重,孫前輩遲遲不出兵,想必陛下已經很不耐煩了吧。」

「對此孫前輩可有不同的看法?」

賈琅的這一番話正中孫傳庭的內心,這些時日裏來陛下的一條條催促出兵的指令,以他對陛下的了解,的確是賈琅所說的這樣子了。

隨即孫傳庭沖着賈琅搖了搖頭示意自己沒有其他的看法。

賈琅見了孫傳庭搖了搖,知道了孫傳庭沒有其他看法,繼續開口說着道:「這二不勝,就是潼關士卒糧餉不足,這潼關經過這多年來上下之間的中飽私囊,糧餉是不夠一戰的。」

「此說,孫前輩想必也是知道的吧。」

孫傳庭還是對着賈琅示意道自己知曉此事,最近幾日裏士卒演練,糧倉徹查的結果的確是如賈琅所說的那樣。

聽着賈琅這幾條不勝之說,孫傳庭的神色也不像先前那番的不重視了,賈琅這幾句話的確是說到了要點,不像是個毛頭小子之言。

有着上帝視角的賈琅表示這算什麼。

隨即孫傳庭就示意賈琅繼續說下去,這毛頭小子的確是有點出乎他的意料,之前瘟疫防範之言以為有着醫道大家的指點,所以對賈琅不是很看中。

說完二不勝的賈琅,繼續在孫傳庭的示意之下說着第三不勝:「這三不勝,據我所知孫前輩的士卒大多缺乏訓練,軍備也並不良好。」

「這可謂之三不勝。」

說完了三不勝的賈琅就閉口不言了起來。

孫傳庭見賈琅說完了三不勝后再無多言了,還以為着賈琅能說出解決辦法來呢,到頭來也只是說了些空頭話,不過能說到這些,孫傳庭對賈琅還是高看了一眼。

隨即孫傳庭就沖着賈琅問道:「你說了三不勝,卻沒有說出解決辦法。」

孫傳庭用着激將的語氣對着賈琅問道:「這又是從何說起的助我一臂之力?」

賈琅聽着孫傳庭的激將也是心知肚明,當即就開口回著孫傳庭道:「孫前輩,這三不勝,我的確是沒什麼解決辦法。」

「但是,我知道孫前輩絕不會坐以待斃,這糧餉之事恐怕心裏早就有了定數。」

「孫前輩,可是要對着潼關的世家豪族動手了,以備糧餉。」

孫傳庭聽了賈琅說道了世家豪族,對着賈琅的見識又是有了幾分高看。

隨即孫傳庭就對着賈琅開口說道:「你見識不淺,我的確正有此意。」

說着說着孫傳庭的語氣變得憤懣了起來:「這些人平日裏作威作福、大魚大肉的過習慣,這臨近大明存亡之際都不知道為國奉獻一番。」

「難不成他們不知道,李自成攻入潼關他們什麼都守不住嗎?」

「唇亡齒寒的道理都不懂,不拿他們開刀拿誰開刀。」

「這種大明的吸血蟲早早除了才好。」

聽着孫傳庭憤懣的話語,賈琅也是能感受到孫傳庭的無奈,這大明危機之際還有這這樣的豬隊友,孫傳庭氣憤也是有理了。

隨即賈琅就對着孫傳庭開口道:「孫前輩,我此來正是為了提醒你的世家豪族之事。」

賈琅對着氣憤的孫傳庭開了口說道。。「太多?」侯青丹不確定道。

「嗯,妙高山回來就夠了,挑起兩宗衝突的事再辦成,聖姑便該徹底定心。」

「聖姑失了靈核,少了重要手段,本就不該試探,讓薛原去雪源城。」

侯青丹失靈核一事,僅薛通與老嫗知曉,絕禁外傳。

老嫗嘆了口氣,又道:「或許薛原此刻正與那倆艷姬翻

《仙途煙雲錄》第三百八十六章霞山大會 茫茫星際中,無邊無際,宇宙浩瀚無垠,星海璀璨,一片混沌

混沌中有一顆金色珠子正靜靜的飄着,

這顆珠子在茫茫宇宙中顯得是那麼的渺小,就這樣珠子悠閑的飄在宇宙中,

突然後面傳來一聲爆炸的聲音

「澎」

好幾顆星球在一瞬間爆炸開來,

爆炸那一片空間直接粉碎……,出現一個個黑洞發出恐怖的氣息……

好幾道劍光從爆炸的星球里飛了出來,劍光所過之處空間直接炸裂,露出一道道恐怖的空間裂縫,

金色珠子打了個哆嗦,罵罵咧咧的說道!你祖宗的………

本大爺惹你了,

我是偷看你老婆洗澡了!還是挖你家祖墳了,

都追了老子千年了,還追,珠子突然加速,躲過了一道劍光,

想我英明好幾世,今天既然落到這個地步,

珠子一個沒注意,就被劍光斬了個結實,被斬住的金色珠子叫了一聲,啊,……金光瞬間有些暗淡了,,

珠子唉嘆了一聲,

「唉」,還是要這樣嗎?一道劍氣打在珠子上,珠子被那道劍光打飛,珠子被劍光淹沒………珠子被打進空間裂縫中,

空間裂縫消失后,一人出現在珠子消失的地方,這人只看得見背影…男人雙手背負,看着眼前的裂縫沉思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