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行雲道:“畢竟打打殺殺不是女孩子的事情,所以我全選的男生。”

龍皓笑着道:“你小子!!哈哈!!你挺偏心的,是怕你的幾個女朋友受到傷害吧!”

龍行雲笑了笑也不答話,他確實不想讓幾女前去參加比武,畢竟這次比武干係太大,誰知道各個國家爲了取勝會採取什麼手段,而且參賽的人也肯定都是告訴。他可不想四女去冒險,不冒險的最好辦法就是不去參加比武。

一老一小在校長辦公室商量,最後終於把參賽名單給定了下來,十個人是:龍行雲自己、趙雄、張雷、雷霆、林風、陸恆、徐立、洪峯、顏勝、凌風,十個人清一色的男同胞,前面六人不用說,後面四人也都是龍虎門第一批子弟中佼佼者。龍行雲沒有挑選許艱、達克、冷言也是有原因的,因爲他們都要留下繼續主持大局,只有他們都在龍行雲才能放心。帶隊的是龍行雲和一位叫華寒楓的老師,華寒楓嚴厲、能幹是出了名的,華寒楓又是龍行雲的班導,校長讓他去帶隊,用意很明顯,希望他能時刻提醒龍行雲,也免出現偏差。這次校長可是給足了龍行雲面子,人員都是由龍行雲挑選的,他沒有左右龍行雲的意見。本來他還打算讓王霸天去參加的,不過一想到他與龍行雲的不和,校長也就打消了這個念頭。名單選出來後,龍行雲急急忙忙離開了,他還有回去彙報一聲,因爲他已經和校長商量好,明天正午就出發了。

龍行雲離開後,校長馬上把名單公佈了出去,雖然名單上的人不是經過比武挑選出來的,可大多數人都贊同他們去參加比賽,只有少數人頗有微辭,不過都不能影響定局。當然這也得歸功於龍虎門弟子在學院的名氣,先不說龍行雲是年輕人中第一高手,是大多數學院崇拜的偶像,光龍虎門的弟子,哪個在學院不是盛名霍霍,何況龍行雲選出的人又都是其中的佼佼者。他們在學院都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實力都是堪比老師的存在,這還是因爲龍行雲一再要求他們低調處事,不然還不知道名氣有多大。

晚上,趙雄等人都回到了基地,他們都知道了參賽人員名單。進入名單的人都很高興,可也有些非常不滿的,四女就是如此了,她們原本以爲這次比武一定有她們的份,可結果卻是這樣,她們都知道是龍行雲搞的鬼,所以她們找龍行雲鬧騰去了。

“哥哥,你爲什麼不讓我們去參加比武?你給我們說出個一二三來,要不然要你好看。哼!” 四女衝進龍行雲的房間,陳雨劈頭就問,她們顯然很生氣。

龍行雲知道會這樣,所以他不慌不忙道:“不要你們參加也是爲你們好,這次比武是很殘酷的,我是怕你們受到傷害。” 他一臉的委屈相。

四女一看就有些心軟了,雷雪道:“我不管,反正我們都想去傲天公國的都城陵都玩,你要帶我們去,不然我們不依。”

龍行雲道:“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帶你們去,這就要問校長了,要是能帶人的話,我一定帶你們去的。”

雷雪道:“好吧,你一定要去問,不過,要是不能帶,你最好求校長也要讓他答應讓我們跟去看比武,要不然我們也是不依的。”

龍行雲無奈道:“好!我盡力而爲了,應該會讓帶的。不過,去了陵都,你們萬事都要小心。這次去真是危機重重。”


四女高興道:“我們知道了!” 大家都把票個我的新書《九本道》吧,如能上榜,感激不盡!書號:11123

有龍行雲出面,四女跟去的事情水到渠成,本來紫芸也是要嚷着去的,可龍行雲看他功力實在太低,沒有自保的能力,而此行又危機暗伏、兇險無比。所以無論紫芸如何相求,龍行雲也沒有答應讓他跟去。

傲天公國在自由聯盟以北,東邊與騰龍帝國有密西西里河相隔,西邊與萊西帝國相接,面積廣闊,轄內多高山。因此傲天公國騎兵很少,大多數爲步兵。而傲天公國的人大多數修煉鬥氣,擅長劍法,洗練魔法的人卻很少。

陵都位於整個傲天公國中部偏北,陵都城周圍三面有高山環繞,北面有達加斯山脈,西面有富離山脈,東面有倫薩山脈,三條大山脈屏障天成,險峻無比,人不可渡,只有南邊可以通行。要想攻銜陵都城,只有攻打南面,而南面傲天公國修築了高達百米的城牆,並派有重兵防護,由此陵都城成了一座易守難攻的城市,也是全大陸防禦最強的城市。

正午,陽光燦爛,耀眼生花,照在人的身上暖烘烘的。

華寒楓帶着龍行雲、趙雄、張雷、雷霆、林風、陸恆、徐立、洪峯、顏勝、凌風、雷雪、陳雨、陳飛燕、芬妮一行人在日麗光燦的正午坐傳送陣到達了傲天劍士學院。他們受到了傲天劍士學院管理者的熱情招待,並把他們安排在了一個別院裏面,裏面只有他們十幾人。

華寒楓道:“龍行雲,比賽要在後天上午才舉行,你們現在可以出去到處轉轉,不過要小心一些,千萬不要惹是生非。”

龍行雲道:“我們正想好好去看看陵都城是什麼樣子,我們現在就去,老師,你不和我們一起出去嗎?”

華寒楓道;“我幾不出去了,我去看看比賽是怎麼安排的,等你們回來再告訴你們。”

龍行雲道:“那好吧,我們出去了。”

華寒楓道:“你們自行去吧,事事小心謹慎,不要招惹是非。”

龍行雲等人齊聲道:“我們知道了,謝謝老師!!”

傲天劍士學院和騰龍魔武學院一樣,都擁有悠久大歷史,而且都一般的寬敞宏偉。龍行雲一行人走了許久,問了好幾個學生纔出得校門。

陳雨笑着道:“啊!我們終於出來了,沒想到傲天劍士學院還真大啊,差點找不到出來的路了。哥哥,我們接下來去哪玩?” 他們一行人不是的小弟就是龍行雲的徒弟,剩下的即使de 女朋友,所以他們都以龍行雲馬首是瞻,龍行雲說一不二,說什麼他們都會照辦的。

龍行雲從華寒楓那裏瞭解到傲天劍士學院位於陵都城的之間地段,北邊是皇宮所在,東面是達官貴人住的地方,西面是商業街,南面有軍隊駐紮,往哪裏走都一樣的繁華,他一時也拿不定主意。思索良久,道:“要不,我們往北面去,去看看傲天公國的皇宮比之騰龍帝國的皇宮如何,你們覺得怎麼樣?”

龍行雲的話就是命令,所有的人都欣然接受,所以他們一行人向北面去了。

龍行雲一行人爲了沿途觀察陵都城的繁榮景象,所以他們都沒有僱傭馬車,正徒步而行。

陵都城的街道和嘯天城的街道同樣繁華忙碌,行人匆匆,來來往往、車水馬龍,不絕於行。街道兩旁商店的生意紅紅火火,一片繁榮昌盛的景象。

龍行雲感嘆道:“可惜啊!可惜……” 他一邊感嘆還一邊不住搖頭。

雷雪道:“這麼美麗繁華的地方,還有什麼可惜的呢?”

芬妮道:“大哥一定是在感嘆戰爭的殘酷吧!”

龍行雲道:“是啊!一旦戰爭爆發,這一切將不復存在,什麼都變成空幻,一切都消失了。” 戰爭帶來的永遠是毀滅,是破壞,但是戰爭又從來沒有停頓過,是戰爭引導了歷史的進步,引導了人類的發展。龍行雲不是不知道這一切,可他還是忍不住要感嘆一翻。本來修真講求的是忘卻俗世、忘卻塵緣,追求天道自然,戰爭的爆發與戰後的重建,人類的繁衍死亡,這些在修真者眼裏本應該都是過眼雲煙。可龍行雲沒有忘卻着一切,他忘不了親情、友情、愛情,他是抱入世的觀念修真的。所以他把自己陷入這莽莽紅塵之中,不斷追求更高的境界。也正因爲如此龍行雲才進步得這麼快,短短十多年,就修煉到元嬰後期,這簡直是奇蹟,雖然他得到了靈藥的襄助,可心境不是靠靈藥幾可以提升的,只有真正確確的感應到了那個境界才行。所以說入世修煉也是有很大好處的。

趙雄道:“誰說不是呢!不過話說回來要是沒有仗打,我們學得武功就沒有用武之地了。”

張雷道:“就是,我學本事就是爲了變得更強大,以便能參加戰鬥,保衛家園,大展雄風。”

龍行雲笑着道:“看來你們都是一羣戰爭分子,惟恐天下不亂。不過要是沒有不斷的戰鬥,我們的武技也很難提高。所以,我一向就說一旦有機會,就要不停戰鬥、鍛鍊,提升自己的武技和境界。”戰鬥是很好提升境界的方法,只有面臨危險、死亡的時候,才能發揮出最大的潛力,而且說不定能有一絲明悟,那樣的話對修真者境界的提高非常有幫助。不僅如此,武技也需經過不斷戰鬥才能熟練運用並找出不足之處,這樣才能加以改進,以求更進一步。縱觀古今,無一高手不是在血與火中闖出來的。 麻雀要翻身 ,,修煉武功也是一個道理,不和別人戰鬥,怎知自己達到了什麼程度,不和別人交流,又如何明白那些不明白之處呢!。

“謝謝大哥教誨!” “謝謝龍哥提點!” “謝謝師傅!!”


衆人都虛心受教,要知道得到龍行雲親自教誨可很不容易,除了最早跟龍行雲的人,得到過他親自指點外,其他人很難見到龍行雲,更別說讓他傳授武功了。

洪峯道:“師傅,如果在戰鬥時遇到一個功力高過自己很多的人,該如何是好?” 洪峯是一個小個,但很精幹,他是來自貧民家庭,非常聰明,加上修煉非常努力,所以在衆多龍虎門弟子里名列前茅。

龍行雲道:“遇到這樣的人,首先千萬不能喪失鬥志,一旦鬥志沒了就不用打了。所以不但不能喪失鬥志,反而應該鬥志高昂,這樣纔能有一拼的機會。其次是保持冷靜的頭腦,要找到對手的弱點,針對對方的弱點下手。當然實在不敵的話,也不要打腫臉充胖子,要麼認輸,要麼溜之大吉,再圖後計。千萬不要冒冒失失的去送死,也不要氣餒傷心。勝敗乃兵家常事,只要保持一顆鬥志不歇和一顆平常的心,你早晚有超越對手的時候。當然要想在功力上有所提高,努力修煉是必不可少的,天道酬勤,只有不斷修煉才能讓自己達到更高的境界。”

洪峯鞠躬道:“謝師傅指教!”

陳雨不滿道:“誒!你們是出來玩的,還是出來討論武學的?真是的,掃興之極!姐妹們,我們去前面的那間大店鋪看看,如果有什麼喜歡的東西也好買回去,不要在這裏聽幾個大男人講大道理。你們說好是不好?” 她的提議馬上得到其他三女的贊同,四女手拉手,歡喜的跑進了前面的一間大店鋪。

四女一走,龍行雲等十個大***在街道上也覺得很是無趣,只得也向那個店鋪走去。這個店鋪佔地很廣,門面都有五十多米寬,紅木大門頂上有一塊大匾,上面寫着‘一品居’三個金字,在陽光底下閃閃發光。龍行雲打量了一眼,讚歎道:“不愧爲傲天公國第一商團,隨便一個店鋪就這麼氣派,少見啊!一品居?不知道里面買的些什麼東西,我們也進去看看。” 其實不用龍行雲說,趙雄等人的腳已經踏進去了。

一進門,他們就被裏面的華麗富貴驚呆了,地上鋪的是白玉石,牆壁上掛的是精美圖畫以及名人名句,屋頂上鑲嵌的是夜明珠照明。整個一品居里裏外外又不知道分成了多少和房間,房間都是相通的,每個房間所買的物品都個不相同。裏面人來人往,顧客如流,而服務員也是衆多,清一色的美麗女人,都一律身着紅色長袍,看上去非常喜氣,她們忙活不停,笑容滿面,招呼着往來的客人。象龍行雲、趙雄、林風、雷霆等人也都是見過世面的人,可如此豪華巨大的店鋪還是第一次有幸得見,初一見都不由得驚訝當場,過了好一會才清醒過來,他們這才往裏面走去,搜尋四女的倩影。 大家去支持我的新書吧,別的不能保證,我只能保證新書比龍騰更精彩,風格是一樣的,奇遇更多多。

《九本道》 書號:11123 喜歡我的龍騰的人都去收藏 、投票,把票都投給新書吧,小弟在這裏謝謝大家了!!

“大哥,我們在這裏,快過來啊!” 一聲甜美柔潤的聲音傳來,是雷雪。她正在給龍行雲一行人招手,她那潔白如玉的面容在珠光下更顯光彩,嬌俏的身影婀娜多姿,讓人遐想叢生。一品居里本來人很多,也很嘈雜,可雷雪那如仙樂般的聲音還是被一品居里面大多數人聽見了。他們尋聲望去,看見四女各有千秋的美麗靚影,目光再也不能移開,有的站在過道上一動不動,有的手裏拿着東西呆滯在空中,還有的快撞上人了還不自知。

龍行雲咳嗽一聲,衆人才驚醒,發覺自己的失態,不過還是忍不住望向四女的方向。龍行雲一行人走到四女的身邊,陳雨拉着龍行雲,道;“哥哥,這個一品居好大,好豪華啊!而且裏面的東西也都是一流品質,我們多買一些回去吧。”

龍行雲道:“這個一品居是一品商團的,一品商團不愧爲傲天公國第一商團!你們要買什麼不用問,儘管買吧,反正不怕沒地方放!” 他對錢和物慾都沒有太大的需求,也不怎麼在意,再說他的錢多得花不完,每次出去遇到歡喜的東西,不管有用與否,他都會買下來,特別是那些特產,他都會買回去讓大家共同開開眼界。

陳雨歡笑道:“好呢!我們去挑選好東西了。” 說着拉着其他三女就離開了,到處觀看挑選物品去了。

龍行雲道:“你們都到處看看,遇到喜歡的都買下來,今天我付帳,千萬不要客氣。”

雷霆道:“好啊!難得大哥付帳,我們得狠宰你一頓才行,走,我們去大搶購吧!” 說完,就走開了,所有的人都分散開去,各自挑選自己心儀的物品去了。龍行雲對買東西不是很感興趣,他朝四女去的方向走去,他一邊走一邊觀看一品居里面物品的陳設。

“這個不是五彩靈狐的皮毛做成的嗎?還真是精美啊!!” 龍行雲正拿着一件漂亮的皮毛衣服在反覆觀看,自言自語道,“做工很精細,不過價格似乎太貴了一點,這麼一件五彩靈狐做的衣服就賣兩千多金幣,能買得起的都是大富大貴之人吧。不過也忒黑了一些,這件衣服的成本才一百金幣不到啊!啊!我明白了,五彩靈狐生長在死亡森林,這裏沒有這種東西,所以物以稀爲貴。生意就是這樣,把這裏有的東西賣到沒有這種物品的地方,然後換取當地的特產,如此賺取更多利潤。” 他旁邊一服務員還想介紹,可看見龍行雲知道得比自己還多,她也不好說什麼了,只有尷尬的站在一邊。龍行雲報以微笑,把衣服放下轉身離去了。那服務員還算漂亮的臉蛋微微泛紅,癡呆地看着龍行雲裏去的背影。

龍行雲不再東看西看,他決定直接去找四女,跟在四女身邊算了,反正他也麼想要買東西。而且她害怕四女惹出什麼麻煩來,他到不怕四女受到什麼傷害或者吃虧,以四女現在的實力,即使是老一輩的高手要想傷害他們也上不能。他是怕因爲四女實在太美,惹出麻煩來,就象上次在自由城一樣。四女都很傲氣,不喜歡那些男子如同蒼蠅一般圍着她們轉來轉去,而且惹急了是會不顧後果的,就象他們上次一樣,把別人金家二公子給廢了。想到這些,龍行雲加快了腳步,他穿過幾間賣不同物品的房間,終於在一個賣小飾品的房間裏找到了四女。女人始終是喜歡一些比較漂亮的物品,也不管那東西有用無用,只要好看就行。

“哥哥,你來了,你看這支髮簪漂亮嗎?” 陳雨手裏拿着一支髮簪,上面有許多珠花,透明的,很漂亮,也不知道是什麼做成的。只見她嬌面如花,笑容燦爛,在珠光下翌耀發光,龍行雲都不由得有些癡了。

“哥哥,我在問你話呢!” 陳雨嘟隆個嘴道,神情嬌嗔。

龍行雲回過神來,道:“好看好看,不過還是沒有雨兒漂亮,髮簪配上你就更好看了。” 陳雨馬上轉怒爲喜,心裏甜蜜蜜的。

陳雨滿心歡喜的把東西收起來,又去挑選其他的飾品去了。

陳飛燕不再挑選東西,走到龍行雲身邊,道:“大哥,你怎麼不買東西去啊。” 她還是一幅冷若冰霜的樣子,很少能看到她的笑容,只有經常和她在一起的人和她的家人才有幸見過,不過,她笑起來很美,有一笑傾城之貌。

龍行雲笑着道:“你們買吧,我不想買什麼東西,我在這裏看着就好。”

陳飛燕道:“也好,我們一會去幫你挑選一些。”

“師傅!你在這裏啊!我們正在找你呢!你快跟我去吧,凌風惹麻煩了。” 洪峯急匆匆的跑進來,着急道。

龍行雲道:“ 你急什麼啊。天塌不下來,帶我去看看吧!”

洪峯道:“是,師傅!跟我來。” 他當先領路,龍行雲跟在後面亦步亦趨。

芬妮道:“大哥,等等我們,我們跟你一起去。”

龍行雲不在說什麼,幾人在洪峯的帶領下,穿過了好幾間房屋,到了一間賣武器的房間。房間中間正有一羣人圍在那裏,裏面顯然有凌風、徐立、趙雄、林風幾人,好象正和什麼人起了爭執。在他們周圍還圍了一羣看熱鬧的人,以及一些服務員。 龍行雲幾人穿過人羣,走到裏面趙雄身邊。看見凌風正在和一個年紀和他差不多大的英俊小夥子推讓爭吵,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龍行雲道:“凌風因何和對方起了爭執,對方是什麼來頭?”


洪峯道:“我和凌風在這裏看武器,突然走進來四個和我們差不多大的小夥子,他們硬是要凌風手裏拿的一把長劍,凌風不肯,就這樣起了爭執。聽他們說,他們好象是來自天聖騎士學院,和我們一樣,也是來參加四大學院比武的。爭執剛起,趙雄師叔就來了,他叫我去找師傅您,於是我就去了。”

龍行雲道:“既然他們是天聖騎士學院的人,我們就不要惹不必要的麻煩了,把武器讓給他們吧,反正要這些武器也沒有什麼用。”

洪峯道:“凌風,師傅叫你不要和他們掙了,把武器讓給他們。” 凌風雖然有些倔強,可對龍行雲還是會聽的,聞言把手中的劍放開了。

和凌風爭執之人得到了劍,尖聲尖氣道:“喲!你師傅來了,讓本少爺看看到底是誰不開眼,教出這麼大膽的徒弟,竟然敢和哦掙東西。”

凌風和洪峯異口同聲道:“你說什麼,找打!” 他們 二人青筋暴露,怒火中燒,馬上就要動手。本來,即使對方侮辱自己,他們也不會這麼憤怒,可對方竟然對自己敬若天人的師傅出言不遜,他們如何能不發怒,如何能不生氣。

到是龍行雲,一秒年 不生氣,道:“凌風、洪峯,你們住手。” 兩人聞言只有怏怏退下,龍行雲接着道:“我就是他們的師傅,你們是天聖騎士學院的吧?” 他是一臉 的和顏悅色,彷彿在和朋友攀談一樣。

那人得意道:“不錯,我們是天聖騎士學院的學生,這次來陵都城是爲了參加四大學院大賽的。原來你就是他的師傅,我就說嘛,怎麼會教出如此大膽的徒弟,原來有一個比自己還小的徒弟。呵呵!!” 他的神情囂張無比。

凌風、洪峯又忍不住要出言相譏,可被龍行雲阻止了,龍行雲微笑着道:“你叫什麼名字?”

那人道:“我叫萊恩*修特,我爲什麼要告訴你啊!”

龍行雲微笑,其實他在說話間用上了迷惑人神志的法術,所以對方纔毫不猶豫的告訴他姓名,他不理尷尬的萊恩*修特,道:“你叫萊恩*修特,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一句話,那就是‘達者爲師’,不知道就別亂說,沒有那個實力就別亂放臭屁,要不然你也去收幾個徒弟來看看。” 龍行雲說話可謂毫不留情、刻薄尖酸之極,氣得萊恩*修特臉色發青,渾身索索發抖,牙齒咬得咯甭響,雙眼冒火,彷彿要吃人一般。萊恩*修特是天聖騎士學院的佼佼者,不然也輪不到他來參加比武大賽了。一直一來他都很聰明,學習起鬥氣來比別人進步快很多,長期受人吹捧,養成了他驕橫的性格,何曾受過如此大的氣。

龍行雲笑容依舊,道:“難道我說的不是嗎?你要是厲害,也教出幾個厲害的徒弟出來看看。哎!你別發怒啊!你難不成想在這裏動手,你可想好了,這裏是一品商團的地方,你想打架也得看看地方,別說我沒提醒你,這裏的老闆可不是好招惹的。” 今天第二章奉上,大力支持新書《九本道》 書號:11123

“各位,各位客觀千萬不要在這裏打架啊!有什麼事情好商量,我是一品居的掌櫃明華*裏古拉。” 一個頭發花白的老頭在人羣外面大聲叫到。

萊恩*修特氣得說不出話來,一臉鐵青,他的三個同伴都拉則他,勸他不要動手,他雖然怒氣攻心,但還知道好歹,不敢在一品居出手,他咬牙道:“有本事我們出去較量一翻,不去的是孬種。” 他的三個夥伴盯着龍行雲,拉着他往外走。

“哎!沒有意思,本來想看一場好戲,誰知道光說不練,真是掃興!” 聚然一個猶如天籟般的聲音在人羣中響起。

萊恩*修特四人也不走了,目露兇光,四處搜索聲音是隨發出來的,所有的人都在尋找。這時候,人羣分開一條道路來,只見四個高大的中年男子保護着一個女子走了進來,只聽見那女子道:“你們不用找了,話是本小姐說的,難道你們愛能吃了我不成?我看你們都是一羣懦夫,要打就打,爽快一些,怎麼連個大姑娘都不如。”

龍行雲並沒有在意她在說什麼,只是在自詡打量她旁邊的四人,直覺告訴他,這四個人非常危險,讓人有心驚肉跳的感覺,龍行雲在打量他們,他們也似乎有所覺,四雙凌厲的眼光同時望向龍行雲,好象他們也有和龍行雲同樣的感覺,卻怎麼也估量不出龍行雲的深淺來,他們更加小心的提防着,生怕龍行雲出手偷襲。龍行雲暗自驚訝,眼前四人,他雖然不能看出他們的具體實力,可也知道對方不比自己差多少,可他們卻對中間的女子如此敬畏,如此防衛。讓龍行雲猜測不粗他們是什麼來頭,即使他苦思冥想也毫無結果。他不由得多看了中間女子幾眼,這一看更讓他驚訝無比,他發現這個女子竟然是一個大美人兒,而且容貌比四女更勝一籌。本來聽聲音,龍行雲就猜到她是一個美女,可他也沒有想到世上竟然有如此美麗的女人,要說四女已經是天資國色、世間少有,可她比之四女還要美,還要高貴,還要有氣質,她的美不能用言語來形容。如此,龍行雲看得不由得有些癡老人了。

陳雨老給他來了個美女第二招:掐神功,龍行雲馬上清醒過來,而且比什麼時候都清醒,他差點大叫出聲,哭着臉道:“小雨,你幹什麼呢?疼死我了。”

陳雨嬌嗔道:“疼死活該,誰叫你看見美女就色於授魂,你眼裏還有沒有我們四姐妹啊!” 四女同仇敵愾,死盯着龍行雲,盯得龍行雲心裏發毛,渾身發冷。

龍行雲嬉笑道:“我冤枉啊!我只不過看了一眼而已,你看他們都還癡癡呆呆的。”

雷雪白了龍行雲一眼,道:“要不是雨姐掐你,你還不是和他們一樣。”

那女子天籟般的聲音再起,道;“我是不是很漂亮啊?” 說完,還轉了一圈,身資嫋娜,美妙無比。這下,很多人再也受不了了,有的鼻血猶如噴泉,一下噴出來了。

龍行雲不想多待,道:“我們先離開吧。” 說完就往外擠,可人羣密集,而且所有的人都被那那女人迷了心志,雷打不動,龍行雲幾女無論如何也走不出去。

那女人道:“你們誰都不要走,快打架給本小姐看。” 她說話雖然微微有些發怒,可還是那麼動人心魂,讓人迷失其中。

陳雨大聲道:“你是誰啊?我們爲什麼要聽你的?” 她可是天不怕地不怕,何況那女人竟然讓她的心上人龍行雲失魂落魄,差點迷失,她沒有當場就發怒已經算是客氣的了。

現在局面可謂很尷尬,萊恩*修特四人以及龍行雲一行人站在最中間,外面圍了一大羣人,龍行雲等人想離開也走不動,而外面還有一個美貌女子相激。萊恩*修特四人已經從迷失中清醒過來,也有些手足無措,不知道是該留下,還是要離開。他們四人都目不轉睛盯着那女子,神情有些激動,雙眼有些泛紅。

那女子前面的一個大漢道:“我們是誰,你管不着,我們小姐既然發話讓你們打架,你們就打給我們小姐看,如若不然,我們就……”

陳雨打斷他的話語,道:“不然怎麼樣?難道你還想殺了我們不成。” 她對那大漢的話很是不屑,嗤之以鼻。


那大漢渾身發出一股強大的氣勢,頭髮根根直立,如同一頭髮狂的雄獅。他正要出手,被他旁邊的大漢拉住了,那大漢道:“不要惹是生非,惹出事端回去無法交代。”

想動手的人也不動手了,怏怏退下,道:“知道了,老大!”

那個叫老大的人道:“小姐,我們走吧,再看下去也沒有什麼意思。”

那女子道:“好吧,我們走!真無聊!” 她在四個壯漢的護衛下離開了。

明華*裏古拉道:“好了,大家都散了吧,去挑選自己喜歡的貨物,本店今天一律打9.5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