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子!!!”

麒麟主島之上的江過龍被嚇的魂飛天外。

他做主散去四階神陣的影像,便表示要各退一步,與江沉和談。

結果,江沉這個瘋子竟然駕着大船朝着麒麟主島撞了過來。

這傢伙難道沒有腦子嗎?

這裏是麒麟世家啊!

諸天萬界第一世家,一家鎮兩界的神州皇族!

更重要的是,麒麟主島下面,封印着通向地獄的通道。

他不想活了嗎!

但江沉想不想活,江過龍不知道,他只知道,現在若是被江沉一頭撞過來的話,第一個死的絕對是他們。

“開陣!”

“快開陣!!!”

江過龍要瘋了。

他怎麼也沒想到,他算計的竟然是個瘋子。

沒錯,他派江帝舵去神州大地和江沉搶爹的那一刻,他就算計到江沉會來。

江沉這個江鴻歌的獨子,江乾坤的唯一嫡孫若是不來,麒麟世界的好戲還怎麼開幕?

但是,江沉來了。

可一切都脫離他的掌控了。

諸神大學的高材生,竟然被一個人間的小紈絝逼迫的如此狼狽。

麒麟主島上的武者比江過龍的反應更快,就在海王大艦撞過來的前一個瞬間,一道黑色的光幕升起,將海王大艦頂了回去。

這是麒麟主島之上的防禦大陣。


也是整個麒麟羣島最後一道防線。

當然,沒有人認爲有誰能打到這裏來,所以麒麟世家對於這座大陣也並不是那般上心。

真的打到這裏,那麼也便意味着麒麟世家滅門之禍就在眼前,族人都死了九成九了。

留着這座大陣也沒什麼意義。

而且,能覆滅麒麟世家的,唯有主島之下的地獄強者……神州?把神州那些天階宗門加在一起,也不夠一個麒麟世家打的。


麒麟世家滅族,意味着神界的麒麟世家也滅族了,不僅僅是神界的麒麟世家,神界的麒麟神獸一族也該滅族了。

所以……

現在就發生了這樣戲劇性的一幕。

一個小紈絝,駕駛着神界很常見,人間很無敵的大船,一路橫衝直撞的就撞到了這裏。

同樣也是四階防禦大陣,將海王大艦頂了回去。

但是江沉可不是一個喜歡認輸的人,被頂回去了一次,那就兩次,三次,四次,五次……

撞碎爲止!

於是,方纔往天上撞的那一幕重現,不過這一次是往下面撞了。

……

“江過龍那個白癡,竟然輕而易舉的放開了四階神陣。”

距離麒麟主島不遠處的一座小島上,一個溫柔似水的少女,正擡頭遙望着這邊的好戲。

少女身着白衫,面目清秀可人,但是她的眉宇間,卻閃爍着一抹不一樣的英氣。

“這可是朕一直想要做的事情,結果被江沉做了。”

過了小半天,少女低頭,吧嗒了一下嘴巴。

“陛下,咱們還是回去吧,萬一被神界的那些人臻破了您的真身……”

跟在少女身旁的辛林林一邊擦着汗水,一邊苦笑不已。

這少女……赫然就是大御人皇司馬御。

女的。

“切,只要你不說,誰知道我是人皇?”

司馬御撇了撇嘴,道:“全天下都知道人皇是男的,可我是女的啊。”

說話之間,司馬御拿過桌子上的一個茶杯,一寸一寸的捏碎。

從某個時刻開始,人皇陛下就迷戀上了捏碎茶杯,捏碎茶壺這種運動,每天不捏碎十幾個二十幾個茶杯,就全身難受。

辛林林擦着汗,又給司馬御遞過來一個茶杯。

“那江過龍是不是個蠢材廢物?”

司馬御繼續說道:“好好的四階麒麟陣圖,非要放開了,真以爲江沉那個混蛋那麼好說話?”

“現在吃虧了吧?被江沉打到大本營了吧?”

司馬御一臉幸災樂禍:“不愧是朕親自冊封的大御江南侯!幹了朕一直想幹的事情!”

“陛下,大乾王朝那邊的提議……”

辛林林苦笑着問道。

“諸神大學分校校長?”

司馬御歪着腦袋,她撲哧一笑,道:“諸神大學只會被神界掌控,當個掛名校長有什麼用?”

“不用理會他們……等朕一統神州之後,定然要在神州大地上開設一所神州大學,將諸神大學比下去!”

司馬御驕傲的擡頭。

“不過現在……得想辦法打開通向地獄的門。”

司馬御摸着自己那光潔且尖尖的下巴,若有所思道:“地獄的那羣混蛋不是好東西,但朕還得仰仗他們的力量。”

“頭疼。”

上一次潛入麒麟羣島的時候,她明明找到打開地獄封印的鑰匙,可是這一次,這鑰匙竟然沒用了。

“江沉——”

就在司馬御沉思之間,一聲憤怒的咆哮遠遠傳來。


於是,女皇陛下繼續看戲。

“這裏是你的本家,難道你真的要拼的魚死網破嗎!”

江過龍憤怒的咆哮。

周圍羣島上的武者都在看戲,沒有插手的餘地。

方纔那座麒麟影像被散去,想要重新凝結,也不是一朝一夕的。

而眼前守護麒麟主島的大陣,已經被海王大艦撞開了一個缺口。

江過龍也顧不得什麼顏面什麼矜持什麼大局,對着江沉就怒聲咆哮。

而且,到了這個時候,江過龍也看清楚了一些現實。

麒麟世家的很多人,很多強者……都在冷眼旁觀。

除了剛剛出關,腦袋還不太靈光的三目麒麟子江麒麟之外,這一路上……竟然沒有神武的強者阻攔江沉。


否則,憑藉區區一艘飛行大艦,根本就闖不到這裏。

江過龍,被賣了。

這個出身神州麒麟世家,長在神界的諸神大學高材生,在麒麟世家本族中,並不受待見。


至少,你不能騎在我們的頭上發號施令。

…… 234

江過龍在咆哮,指着江沉破口大罵。

之前那雍容華貴,天資卓越的天才少年模樣散盡,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罵街潑婦。

諸葛簫捂着臉,朝着一旁挪了幾步。

江沉沒搭理他,依舊在瘋狂的撞擊。

他看到了自己的爹孃,也看到了爹孃背後屋子裏那個只剩下一口氣的老人。

更像是軟禁。

江沉生氣了。

那個只剩下一口氣的老人,應該就是自己的爺爺吧?

雖然沒有見過,更談不上什麼感情,但他怎麼也是江大紈絝的爺爺!

生氣了,就要發泄。

本來,剛剛發泄一通的怒火,現在又被點燃了。

江沉幾乎失去理智,瘋狂的撞擊着麒麟主島之外的大陣。

海王大艦的船頭,都浮現出一絲裂紋。

“這艘傳要碎了?”

江過龍當然也看到了那道裂紋,他不禁大喜過望。

碎了就好!

本來,他還想方設法要將江沉引出來,奪取這艘大船。但是現在他不想了,只想讓江沉停下,或者弄死江沉。

可麒麟世家的強者都在裝聾作啞,或者乾脆在一旁看戲,根本就不願意聽他調遣。

現在海王大艦裂開,自然是最好的結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