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被形容為張牙舞爪小白兔的慕歌,此時已經順著原路回到了御花園中。

只是剛剛還挺多人的御花園,此刻竟一人沒有了?

這什麼情況?

慕歌有些懵,自己不過就離開了一下下而已,怎麼人都不見了?

「歌兒姐姐……」

慕歌正猶豫著要去哪找人的時候,冷如蓮那怯生生的嗓音自身後響起。

慕歌回身便看到冷如蓮自遠處小碎步跑過來,臉上還帶著一層細密的汗珠,「歌兒姐姐你跑哪去了?將軍大人都快急死了……」

「啊?我爹爹在哪啊?」慕歌聽聞爹爹著急了,心裡一咯噔,這可是皇宮啊,爹爹別為了找自己鬧出點什麼亂子來。

「將軍大人如今正跪在舉辦宮宴的金玉殿中,與太子殿下……哎?歌兒姐姐你慢點跑啊……」冷如蓮話還沒說完,慕歌轉身就開始往金玉殿的方向跑。

來時候她特意詢問過金玉殿的位置,無歡還十分給力的弄來了御花園到金玉殿的路線圖,慕歌找起來並不難。

等她以最快的速度趕到,正看到其他大臣與女眷坐立不安的在兩側的席位之上,而金玉殿的正中間,自己爹爹直挺挺的跪在地上,朝著上方正中間的皇帝,字字堅定慷鏘有力的開口,「請皇上下令,讓太子殿下交出微臣的女兒!」

爹爹每說一句,就彎腰扣頭一次,慕歌不知道爹爹這樣持續了有多久,只是聽著那一聲聲堅定又執著的請求和扣頭聲,眼中淚水忍不住奪眶而出!

「蕭愛卿!你起來說話!」高坐上方的皇帝皺眉沉聲開口。

蕭連城猶如沒聽到一般,依舊執拗的扣頭請求,「請皇上下令,讓太子殿下交出微臣的女兒!」

「蕭將軍!本宮說過了,根本就沒見過蕭慕歌,你當著父皇的面如此污衊本宮,到底是為何意?」太子同樣跪在一旁,眼中止不住的氣惱火大。

自己不過剛到御花園,準備去給母后請安,就被蕭連城給攔住,一路到了父皇這裡,還控告自己抓走了他那傻女兒?

你為了那傻貨不管不顧了,能別牽扯本太子成嗎?你這樣在父皇面前污衊本太子,日後讓本太子顏面何存?

太子簡直就要氣死了,黑著臉與蕭連城解釋完后見他依舊不為所動,正氣的要收回目光,餘光剛好瞄見殿外站著的蕭慕歌!

頓時叫道,「父皇,您看,那不就是蕭將軍的女兒?兒臣都說了,蕭將軍的女兒小孩兒心性,許是自己在宮中亂跑,蕭將軍還不相信,這不是自己又找回來了?父皇,兒臣受如此冤屈,還請父皇為兒臣做主!」 第064章幕後黑手又出現

蕭連城顧不得太子的告狀,只是聽到太子的話后立馬扭身,看到慕歌一身亂糟糟髒兮兮的果真站在殿外時候,眼中爆出一抹失而復得的驚喜,猛的起身就跑過來,卻因為跪的久了,腿上一軟,踉蹌了下,卻還是立馬站穩跑過來,一把將慕歌攬入懷中,「歌兒,我的歌兒,快讓爹爹看看……」

沒有指責怨怪慕歌亂跑,蕭連城看到女兒的這一刻,滿滿的都是欣喜。

「蕭將軍,既然人找到了,是不是該給本宮一個說法了?」太子再次開口,一臉不悅盯著殿門口的父女倆。

蕭連城驚喜過後,收斂了因為失而復得略顯激動失控的情緒,寬大的手掌牽過女兒的小手,沉穩的帶著慕歌進入大殿之中。

先朝著上方的皇帝跪地請罪,「皇上,微臣因為女兒走失,擾亂了北安老王爺的接風宴,實乃微臣之罪,請皇上責罰!」

「王叔,這是朕為你辦的接風宴,你意下如何?」皇帝沒有直接治罪蕭連城,而是看向下方左手邊的北安老王爺。


慕歌順著皇帝的視線看過去,左側的那一席應該就是北安王府一眾人,只是其中竟沒有看到南宮玉的身影?

此時慕歌的心思在爹爹身上,只掃了一眼並未過多去想。

北安老王爺頭髮灰白,紅光滿面,看起來很是硬朗,聽到皇帝的問話,直接爽利的哈哈一笑,「皇上,老臣以為關心兒女實屬人之常情,更何況蕭家的小丫頭情況特殊,蕭將軍憂心更是情有可原,老臣不介意的!」

「王叔大度,蕭愛卿,還不快謝過王叔不計較?」皇帝看了蕭連城一眼。

蕭連城立馬中規中矩的沖著老王爺抱拳,「蕭某謝過老王爺!」

老王爺擺擺手,竟然一副很是慈祥的樣子,看了蕭連城一眼,笑著說了句無妨了事。

被忽略在一邊的太子眼中閃過不悅,沉著臉開口,「蕭將軍,北安老王爺不計較你擾亂宴會,是老王爺大度,但是你污衊本宮一事又當如何說?」

不等蕭連城開口,太子又跪地對著皇帝叫屈,「父皇,兒臣無辜受牽連,請父皇定要為兒臣做主!」

「太子皇兄,北安老王爺都不計較的事情,你又何須耿耿於懷?日後傳出去說皇兄你心胸狹窄不能容人可就不好了!」說話的乃是三皇子慕炎熙。


這話不說還好,一說太子心中越發憤憤,他蕭連城誣陷本宮的時候,沒人為本宮說一句話,這會兒很明顯本宮是被冤枉了,竟有人跳出來為蕭連城說話?

敢情自己堂堂太子竟不如一個大臣有地位不成?

而且這事是說不計較就不計較的嗎?

北安老王爺不過就是耽誤了他一會兒接風宴,並不影響,但是本宮不同,蕭連城污衊本宮抓了他女兒,這是對本宮的名譽有著嚴重的損傷,能同日而語嗎?

本就是他蕭連城的錯,本宮還不能追究了?追究了就是心胸狹窄?

本就惱火的太子,這一刻可以說把蕭連城嫉恨到了極點!哪怕蕭連城現在跪地道歉,太子也不可能此事就這麼算了的!

「太子哥哥,不是說好了要在湖邊帶歌兒玩嗎?歌兒等了你好久都沒有等到,你去哪了呀?」就在太子積鬱到快要原地爆炸的時候,慕歌一臉天真無邪的突然問出了聲。

這讓滿心怨氣的太子整個人都怔住。

片刻后越發惱怒的瞪著蕭慕歌,若非顧念此刻在宮中,上方父皇還在看著,太子簡直都想直接掐死慕歌不行,「本宮何時說過要帶你去湖邊玩了?本宮自進宮便沒見過你!蕭慕歌,當著父皇的面,你還敢說謊不成?」

蕭慕歌單純的大眼睛中閃過不解,「為何要說謊呢?太子哥哥你怎麼好像不大開心?難道那個帶我去湖邊說太子哥哥正等著歌兒的人不是太子哥哥你的人嗎?」

「你說有人冒充本宮的人帶你去湖邊?」好在太子還不算蠢到家,聽了慕歌的話,眉頭一緊,看了蕭連城一眼。

「冒充是什麼意思呀?歌兒只知道,那人帶歌兒去湖邊是找太子哥哥你的呀!」慕歌眨巴著眼睛小臉上全都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為何你們都這麼緊張的不解樣子。

蕭連城聞言,也微微蹙眉,「太子殿下,微臣之所以向皇上請命找你要人,便是因為有人給微臣傳訊,說看到你帶走了歌兒!」

慕歌聽到蕭連城說出此話后,心中鬆了口氣。

還好,果然如自己所想的一般,真的有人假傳了消息給爹爹,想設計陷害爹爹徹底與太子撕破臉,還抓住了爹爹關心自己的心裡,讓爹爹在宮宴時候請命,不僅讓皇帝不快,同樣也得罪了北安王府!

只要自己一出現,這出陷害便算成功了!

畢竟自己並沒有被太子所抓,爹爹先前的誣陷可謂是成立了的!

所以,慕歌一點都不遲疑的將計就計,就說自己是被人以太子的名義給騙走了,把這次的陷害挑撥事件直接放到明處!

這樣一來,只要不是個傻子,都能看出來,這是一場針對爹爹和太子的局!

就如現在的太子一般,剛還惱恨爹爹誣陷他,非要討個說法,而現在則開始思慮事情可能另有內情了!

「父皇,有人想陷害兒臣和蕭將軍!」太子結合著慕歌的話還有蕭連城的話,果斷一臉憤憤的找皇帝老爹傾訴,他一點都沒有懷疑慕歌會隨口扯謊話,畢竟慕歌的確是剛剛出現,而且還是個傻子,在他心裡,一個傻子怎麼可能想得到隨便扯句謊話給爹爹解圍呢?

不止是太子,所有的人此刻都是這般想法,全都認為這是有人在幕後搗鬼,無一人懷疑到慕歌胡說身上來!

皇帝剛還看上去挺和善的容顏瞬間變得威儀起來,「在朕的皇宮中竟敢有人挑撥我朝重臣和儲君?今日必須要查清楚那膽大包天之人是誰!蕭愛卿,是誰給你傳的訊?」 第065章自此後平步青雲

「回皇上,是一小太監給微臣遞的紙條!」蕭連城說著自袖中摸出一張紙條,皇帝身邊的大太監立馬上前將紙條接過呈給皇帝看。

皇帝掃了一眼又問,「可記得那太監是誰?」

蕭連城皺眉想了下,搖頭,「他全程低著頭,微臣因為著急尋找女兒,並未在意他的長相!」

「蕭慕歌,你可記得是誰帶你去的湖邊?」太子突然問慕歌。

慕歌一臉迷茫的點頭,「就是一個人啊……」

「……」太子無語了片刻繼續問,「他長什麼樣子,你可記得?」

「就跟他們一個樣子呀!」慕歌隨手指了指宮宴兩邊候著的太監們。

「具體是誰可能找出來?」太子耐著性子接著問。

慕歌翻翻白眼瞅他一眼,小臉上有些不耐煩,「都穿的一樣,怎麼可能認得出來嘛?」

太子好不容易強忍著跟蕭慕歌說話,卻不料幾句話下來差點被氣個半死,關鍵問題是,還一句有用的都沒有!

沒有絲毫線索,如何去找那背後之人?

皇帝剛發話今日必須要查清楚,轉眼他跟太子兩人的問詢皆沒有結果,場面一度十分尷尬。

「皇上,今日可是北安王府老王爺一家人入京的好日子,這接風宴都準備好了,總不能晾著去查案吧?不若把這事交給太子,接風宴結束後去查便是,咱們這宴會繼續如何?」

與皇帝同坐的皇後娘娘很和適宜的出言,頓時解了圍。

皇帝一聽,立馬一拍手,「多虧皇后提醒,朕差點就忘了正事!這查案的事情就由太子你接手吧,這接風宴耽誤了這麼一會兒,已經十分愧對北安王叔了!」

「皇上您可別折煞老臣,若非皇上顧念老臣,老臣此生怕都找不到女兒,死不能瞑目啊!」北安老王爺起身拜謝,順道提起了自己的女兒。

此言一出,其他參宴之人皆為之一怔。

女兒?

北安老王爺這意思是,此次進京是找女兒的?

而且還找到了?就在京都?

會是誰呢?突然從一個普通人變成北安老王爺的女兒,這絕對是平步青雲了啊!

不少人都開始紛紛猜測這個即將平步青雲的女子會是誰。

北安老王爺卻看向了蕭連城。

此時蕭連城正一臉寵溺的給慕歌整理皺巴的衣裙,並未注意到北安老王爺的目光。

而在一邊因為慕歌走失一直不敢吭聲的蕭慕雨,心裡同樣嫉妒的感嘆了下那即將被認親的女子命運之好,然後怯怯的走過來幫著慕歌梳理亂糟糟的頭髮。

北安老王爺看到蕭連城並不激動甚至不怎麼在意自己即將成位他岳父的模樣,心中略有不滿,卻在看到蕭慕雨時候,眼中露出一抹慈愛。

蕭連城聞聲,這才抬眼沖著迷茫的大女兒點點頭,「連城,那位便是府上的大小姐嗎?」

連城?叫的如此親昵?難不成……那些個心思活絡的大臣們,互相給了個眼神,不動聲色的看下去。

蕭慕雨不知北安老王爺為何會突然點到自己,有些不安的上前一步,恭謹有禮的微微彎腰,「慕雨見過北安老王爺!」

「乖孩子,過來……」北安老王爺招招手。

蕭慕雨見狀,心裡突然有了個幾乎能讓她興奮到發狂的念頭,卻不敢肯定,只是回頭看了自己父親一眼。

蕭連城點頭示意她過去吧。

蕭慕雨低著頭心跳的極快,在這一眾人或驚訝或狐疑或不可置信或嫉妒的各種眼神之中,一步步走到北安老王爺面前。

「孩子,你娘呢?」在北安老王爺身邊坐著的老王妃眼中含著淚,顫抖著一下子站起來握了蕭慕雨的手問道。

蕭慕雨心中的那股預感愈發濃烈,強壓住激動,輕聲開口,「娘親本是要隨父親同來的,今晨突然感覺不適,便沒有過來……」

「什麼?你娘親她不舒服?找大夫看了沒有?現下如何?」老王妃頓時擔憂的問道。

「慕雨替娘親謝過老王妃的關懷,已經看過了,是吃壞了肚子,歇一日調養下便好了……」

蕭慕雨話沒說完,老王妃一聲嗔怪道,「傻孩子,叫什麼老王妃?你娘親是老身的女兒,老身是你的外祖母啊!」


老王妃的一句話可謂是激起了千層浪!


在場之人有想過,老王爺的女兒應該是嫁在京都,卻無人能想到,竟是大將軍蕭連城的妾室?

要知道蕭連城手握重兵,軍功顯赫,本就權勢極大,如今又有了北安王府這個連襟,且北安王府掌有業北邊境大軍兵權,兩府相加地位可不只是一加一那般簡單,簡直勢不可擋!

看來日後朝政之上,要避著蕭連城的鋒芒了!這是男人們的想法……